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浪子回頭的詩篇版──從《詩篇》七首悔罪詩看罪人如何由「失」到「得」]
看雲舒雲卷
·2007-01-04给亚伯拉罕
·2007年1月2日 真犹太人
·2006-12-23 保守
·2006年12月5日 未能入土为安
·2006-12-03感恩
·2006-11-12 我虽死去
·2006年10月21日 两年多
·2006-10-14 好
·2006-10-09 空间
·2006年9月27日 献
·2006/9/26 平安?
·2006/9/25忠勇
·2006/9/22 甜
·2006年9月18日  清
·2006/9/16 抓
·2006年9月11日 香
·2006/9/6 一
·2006/8/25 把握
·2006年8月23日 隔
·2006年8月22日 说
·2006年8月19日 不好意思
·2006年8月16日  俯首vs横眉
·2006年8月15日 疯狂的石头
·2006年8月10日  累与不累
·2006/8/9  拾
·2006年8月8日  忙中的乐
·2006/8/3给赖斯的“祷告”
·2006/8/2  光
·2006年8月1日 法国的公鸡
·2006/7/30  放
·2006年7月22日  农民的死
·2006年7月21日  奇妙
·2006/7/16 两个礼
·2006年7月15日 为讲道祷告
·2006/7/14 回乡
·6.28 八九点钟的太阳
·6月27日 荷遇
·2006/6/18 一起在天堂中玩!
·2006/6/17  平白无故
·6.15绿意的心间
·2006/6/12 见与不见
·2006/6/7 硬正
·6.2 & 6.3
·2006.6.1塑
·5月25日 不怕与不妨
·5月20日 医院中的一天
·5月18日 安排
·记念,回到天国的弟弟 2006年5月15日
·5.14 记
· 2006年5月13日 祷
·2006年5月4日平常心
·2006年5月2日 花
·2006-04-29巧
·4月21及22日 点滴
·2006年4月14日 用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浪子回頭的詩篇版──從《詩篇》七首悔罪詩看罪人如何由「失」到「得」

  人生苦短,卻總要面對不少的「失」,以致更顯得其苦與短。雖說諸如一些生離死別是無可避免的,但最可悲的是一些明知故犯惹來的「失」,就如《詩篇》中七首的悔罪詩,詩人所面對的眾叛親離,身心皆痛苦,卻是在自覺中陷入罪,惹來神的懲罰。筆者認為這種可悲的表現其實是人的共性,明知故犯的罪成了我們的常態,故冀研究悔罪詩看如何由「失」到「得」,亦盼望予己予人警醒,或避免重蹈覆轍,或浪子回頭,免得一「失」再「失」。

   一、悔罪詩的背景

   悔罪詩共有七首,包括第六篇、三十二篇、三十八篇、五十一篇、一O二篇、一三O篇及一四三篇。唐佑之在研究悔罪詩的專著中指出,直至中世紀才能確定它們的類別。

   觀其內容,如果說一百五十首的詩篇,可以讓「我們的崇拜找到了一個聲音。它們在我們無法表達內心所要說的話的時候幫助我們。」 那麼悔罪詩更深入地展現了「祈禱裡表達其謙卑的認罪的」,「內中都是個人蒙受赦免之經驗,用見證的方式向會眾說明,由於原身是祈禱,是詩人在神面前的切實悔改,所以就確實成為屬斓睦C。」

   二、人生中林林之「失」

   到底詩人們面對哪些「失」呢?我們可以從四個層面去看。

   1.個人的身心皆失

   從個人層面看,詩人在面臨身心俱苦的局面,簡直是翻版的約伯。我們可以看到在七篇悔罪詩中,有六篇均明顯提及身體的痛苦。其中在第六篇與第三十二篇中,詩人皆深受病魔擾害,甚至瀕臨死亡邊緣。由於痛苦難當,詩人寫道「¬我因唉哼而困乏」(六6),且每夜都淚流滿面,甚至很誇張地描述了淚水可以「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濕透。」(六6),連眼睛也變得「乾癟¬」。而三十二篇第三節所描述的「骨頭枯乾」更是一個對死亡栩栩如生的描述,自覺死期將至的無可奈何溢然紙上。一四三篇則提到被仇敵打倒時,雖未直接描寫身體上的痛楚,但卻用了明喻「像死了許久的人一樣」(3),不難想像其傷痕累累,錐心泣血之失。

   另外,第三十八篇對肉體的痛苦亦花了不少筆墨,「因我的愚眛,我的傷發臭流膿。我疼痛,大大拳曲,終日哀痛。我滿腰是火,我的肉無一完全。我被壓傷,身體疲倦;因心裡不安,我就唉哼。」(6~8)相信若非經歷其中刻骨銘心的痛楚,絕不能寫出像「滿腰是火」如斯誇張又到肉的描擬。

   除了個人身體之「失」外,心靈之「失」亦在所難免。我們看到七篇悔罪詩中共有六次提到「骨頭」,唐佑之在釋經書中指出「骨頭是指全人」 。其中在五十一篇提到「壓傷的骨頭」(8)。至於一零二篇中,詩人在面對國破家亡時,「我的骨頭,如火把燒著。」(5)「因我唉哼的聲音,我的肉緊貼骨頭。」(3)在此不難看出詩人身心俱苦。

     詩人也要面對心中的驚慌不安,「我心也大大的驚惶」(六3)以及「心裡不安」(卅八8)。憂愁傷心也是伴之而來,「我因憂愁眼睛乾癟」(六7),還提到「我的心被傷」(一O二4),猶如喫爐灰一樣(一O二9)。

     總結來說,七首悔罪詩把詩人身心皆「失」,皆受創的情景呈現在讀者眼前,以致更突出將來由「得」到「失」的對比,更突出其欣喜。

   2.人際關係的破裂

   人是群居的高等動物,故與人關係的破裂實是生命中的一大「失」,特別是當眾叛親離時,其中的痛苦實是筆墨難以形容的。

   在第三十八篇中,詩人寫道:「我的良朋密友,因我的災病都躲在旁邊站著;我的親戚本家,也遠遠地站立。」(11)這不禁令人想起約伯受試煉而全身長滿毒瘡時,他的妻子卻一點也不體諒他,反而落井下水。約伯的朋友雖有來探訪他,但無休止的爭辯,卻與詩人那些有難各自飛的良朋密友沒什麼分別。這些都是很要命的,詩人已處於身心的痛楚中,再加上眾叛親離的遭遇,就像飄落在駱駝身上的最後一根稻草,即若平日多堅強的人都要垮下來。

     除了親朋戚友的叛離外,詩人亦樹敵頗多。七篇悔罪詩中,「仇敵」及「敵人」共出現了七次,要「尋索我命」,且是「終日思想詭計」(卅八12)。就如第六篇中所出現的作孽的人,不斷地對他糾纏,令他的眼睛昏花。唐佑之指出在此篇第七節中的「一切的敵人¬指的是心內的仇敵,或因撒但的攻擊而使他患病,好似約伯的遭遇一樣」,而第八節提到「¬作孽的人」則是外在的 。換言之,詩人是腹背受敵,處於水深火熱中。

   3.家國之失

     除了個人之失,悔罪詩中亦見家國之失。在一O二篇中,詩人祈求神要「你必起來憐恤錫安,因現在是可憐她的時候,日期已經到了。你的僕人原來喜悅她的石頭,可憐她的塵土。」(13~14)昔日的聖城,只剩荒涼的石頭塵土。啟導本指出詩人「或為一位被擄巴比倫的猶大王」,「詩人的遭難或疾病與耶路撒冷的被毀和人民的被擄有關」。

     面對家國之失,詩人更以不同的鳥類比喻自己的處境孤單,「我如同曠野的鵜鶘,我好像荒場的鴞鳥」(6)。鵜鶘和鴞鳥都是「與貓頭鷹同類不潔的野禽」,「詩人為人所棄,瀕臨死亡,這些夜間哀號於荒野的鳥正是他的寫照。」

   4.與神關係之失

   相信令詩人最悲哀的莫若與神關係上的「失」。在七篇悔罪詩中,神的「怒」共出現六次。詩人很擔心神因怒而離棄自己,並導致聖靈的離開,正如第五十一篇所述,「不要丟棄我,使我離開你的面;不要從我收回你的聖靈」(11)。啟導本指出聖靈在此「寓有神同在的意思」,「在新約時代,基督已應許屬祂的人,聖靈永遠與他們同在」 換言之,在詩篇第五十一篇中,詩人正在面對與神關係的裂痕,以致很憂心神的不再同在。

   此種「失」應屬眾失之首,因為神昔日與詩人的關係應該是甜蜜的,不然就不會有聖靈的同在,詩人也不會在一三O篇寫下「以色列阿,你當仰望耶和華,因他有慈愛,有豐盛的救恩。」(7)就是因為昔日關係之親密,以致如今因罪面對神的憤怒,擔憂神的離去時,詩人的痛失該是最深刻的,正如一O二第十節所述,「你把我拾起來,又把我摔下去」,這種由高高在上神的子民的尊貴,摔至面對神時無地自容的境界,相信最令詩人感到痛不欲生。

   三、造成這些「失」的因由

   面對種種的「失」,就要揪出其因由,到底是什麼造成如今面面俱失的局面呢?如果一言而蔽之的話,「悔罪詩」中的「罪」就是一個最好的答案。

   看詩人犯了什麼罪之前,先來看看「罪」的定義。神學詞典指出罪是「任何違反神律法或旨意的思想、行為、言語或狀態。罪斷絕了人與神之間的相交。」

   到底是哪些罪「斷絕」了人神的關係呢?七首悔罪詩中並不是每一首都明言,大概可分為以下數種:

   1. 奸淫與殺人

   在第五十一篇的題目中,詩人寫下「大衛與拔示巴同室以後,先知拿單來見他;他作這詩,交與伶長。」這不難知道講的就是當時大衛奪了烏利亞妻子拔示巴後,更利用詭計殺死烏利亞的事件。大衛犯了殺人與奸淫罪,後者更是早期教會傳統所認定的七宗罪之一,而這七宗罪是「其他罪惡的根源」 ,由是可見大衛雖犯之罪之重。

   2. 閉口不認罪

    在三十二篇中,身為其中一首悔罪詩,自然亦因為犯了罪,從第三節可看                   出詩人犯了罪,卻「閉口不認罪」,以致神的手「在我身上沉重」(卅二4),造成了陷入死亡邊緣的痛苦。

   張國定認為詩人閉口不認的罪,也屬上述的奸淫與殺人罪,「基於本詩之標題,使人聯想到大衛曾犯姦淫和殺人之罪行,他沒有承認所犯的罪,直到先知拿單明斥其罪,後來他與烏利亞妻子所生的孩子夭折(撒下十二1-23)。大衛才良知頓悟」

   古語有云「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但詩人如今卻「閉口不認罪」,相信亦可改改古語成為「罪莫大焉」。

   3. 舉國得罪神

     詩人在一O二篇中所面對的「失」十分艱巨,由個人層面擴至家國的興衰,這正因為舉國得罪神。啟導本指出詩人「或為一位被擄巴比倫的猶大王」,「詩人的遭難或疾病與耶路撒冷旳被毀和人民的被擄有關」,故在「自述苦況之後,繼之為國家和人民祈禱」,「切盼有一天能回歸家園;而國家的不幸也成了他身受的苦痛」。

     我們可以把視線聚焦在第十四節中,詩人筆下「你的僕人原來喜悅她的石頭,可憐她的塵土」重現了耶路撒冷城由於被毀,變成了荒廢的「石頭」和「塵土」的荒蕪之景,但「在被擄的人民感情上,連剩下的石頭和塵土(那已逝的光榮),都是親切可愛的」。說實在的,滅城的結果絕非詩人個人的罪,乃是舉國得罪神,這也不難與被擄前的歷史扯上關係,百姓與君王皆無視先知的警告,迷信積習,得罪上帝,「耶和華公義的審判已經發動,耶路撒冷城在主前587年,為巴比倫攻陷。」

     至於一三O篇沒有明言個人犯了何罪,只見詩人在第八節強調「他必救贖以色列脫離一切的罪孽。」,筆者認為這也間接地反映了舉國得罪神,以致詩人才堅信神能救贖以色列全民之罪。

   4. 未有明言的罪

   七篇悔罪詩中有許多未有明言的罪,正如詩篇其他詩也「少有交代詩人實際情況的一些特別細節,因而更容易成為普及的讚美詩本,和神子民靈修的寶藏,在公眾和私人敬拜中都可使用,並且自歷代一直至今日亦然。」

   閱讀第六篇,啟導本指它是「病中禱告之詩」,「用疾病象徵痛苦不幸」。「詩人雖獲罪罹疾,但求神勿重責,免他死亡」 ,唐佑之亦稱之為「¬病患者之詩篇」 ,而張國定亦指出「因神的懲罰,詩人的身體深受疾病的折磨,而逐漸衰殘。」

     到底詩人犯了什麼罪呢?詩中並無指出,但應是不輕之罪,不然神不會變得「¬烈怒」,以致要「¬責備」與「¬懲罰」(六1)。而唐佑之則稱「必是破壞了與神所立的聖約 ¬」而康培.摩根則稱詩人了解受苦的原因,「¬知道這是來自神對罪的懲罰」

     至於第三十八篇,詩人在此用了誇張的手法形容自己所犯的罪「高過我的頭」,也是無法負荷的「重擔」(卅八4),以致神就像第六首所寫那樣「在烈怒中懲罰」。

     再看一O二篇,為何詩人面對「失」?從第十節「這都因你的惱恨與忿怒;你把我拾起來,又把我摔下去。」可見,由於神絕不會無緣無故去惱恨百姓,故詩人受的苦痛「可說是從犯罪招來」 。

     一三O篇是首上行之詩,詩人在「深處」向神祈求,唐佑之指出「深處」原為「深淵」,是「混亂與罪惡之處」,詩人是「受苦難的狂浪包圍了,也在死亡的威脅中」 ,這裡沒有明言個人犯了何罪。

     綜合以上所見,上述詩篇中詩人均無明言犯了何罪,只是看到罪帶來了疾病,這也反映了古人認為疾病必與罪有關,帶來身心靈的痛苦,但是這種觀念並不是解開疾病因由的萬能鎖。張國定指出信徒「應當知道並非所有患病的,都等於神的責備」,「健康的人也絕對不可以隨判定某人的病是因犯了罪,或是出於神的懲罰。」

   四、如何由「失」到「得」

   生活在罪的痛苦中,生活在國破家亡、眾叛親離的煎熬中,生活在與神隔絕的身心俱累中,詩人向我們啟示了如何由「失」到「得」的方法。

   1. 真誠的認罪悔改

     面對自己的罪時,真的感覺慘不忍睹,不想去面對,但這卻非除罪良方。因為只是止於一時的感覺,而欠了真正的改變。筆者認同唐佑之對於悔罪詩的看法,他指出「悔罪詩強調的真正悔改不只是懊悔。懊悔只是感到遺憾,皆因罪隱瞞不住,被暴露,就必須承受後果。真正的悔罪是為罪憂傷,願痛改前非,不再去犯,完全離開,向神順服,誓不再自甘墮落。真正的悔改是悔恨與悔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