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1月19及20日 突破 & 一門無法拒絕的課]
看雲舒雲卷
·2006/6/7 硬正
·6.2 & 6.3
·2006.6.1塑
·5月25日 不怕与不妨
·5月20日 医院中的一天
·5月18日 安排
·记念,回到天国的弟弟 2006年5月15日
·5.14 记
· 2006年5月13日 祷
·2006年5月4日平常心
·2006年5月2日 花
·2006-04-29巧
·4月21及22日 点滴
·2006年4月14日 用意
·2006/4/11 恩
·2006.4.9-10 得
·2006-04-04  惕
·2006年3月30日  畅
·2006-03-28  含笑
·2006.3.27 拉扯
·2006-03-24 重心
·3.20沉默
·2006-03-08 乒乓学
·2006-03-07 小儿科
·2006/3/5  在地铁中书写 
·3月4日 见证hei ling island
·2006.3.2 杂拌儿
·2006.2.29 渡海
·2006.2.27 饿
·擦身而过的逃狱
·2006-02-22 用心
·2006年2月19日 行动
·2006-02-14 安静的肚量
·2006.2.13  阴天中的书写
·2006-02-08 忙碌中的想想
·2006年1月28日  乱与不乱
·2006-01-26 如果打开了如意门
·1月23日 又思
·1月19及20日 突破 & 一门无法拒绝的课
·2006年1月17&18日 两天的杂感
·2006年1月13日 沧桑与桥梁
·2006/1/11 在山上时
·2006/1/9 无题
·2006年1月8日 代祷
·1月7日 冷与暖
·2006/1/6 纪念册
·2006/1/2 福音在中国的必须
·2005/12/31 因循,徇人
·2005/12/30 专心为祭
·2005年12月1日 简朴
·2005/11/29 礼物丰收日
·2005/11/16 彩虹,浪花与猛兽
·2005年11月16日 生死
·2005/11/15 凡人的……
·2005/11/14 梦中的蚂蚁
·2005年11月13日  一对夫妇以及一张桌子
·2005年11月11日 栽在溪水旁
·2005年11月7日 甜甜的
·2005/10/26  二人三足的题材
·2005/10/21 一场好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月19及20日 突破 & 一門無法拒絕的課

   2006-01-20 突破
     詩篇103篇提到人生如花草,轉眼是空,但神的愛卻是永恆的.
   
     今早翻掀讚美之泉詩集時,翻到自己還算熟悉的<我的心,你要稱頌耶和華>,與弟弟及媽媽一起唱.然後一起看了這首大衛寫的詩歌.
   

     還讀了幾篇煨扌∑方o弟弟看,他比我的記性好,當說起馬利亞獻香膏給耶穌,當門徒對此很不以然的時候,我倒忘了耶穌怎講,但弟弟卻很清楚地說是你們可以常幫助窮人,但卻不常有我.然後又看耶穌提及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弟弟也記得是講主人分配不同數額的銀兩給僕人的故事.原來,他在病床上,真的看了不少聖經.
   
     對我來說,今天也是一個突破,因為我是個走音老手,不會怎帶詩歌,但仍硬着頭皮唱,特別是媽媽的走音程度更高時,我只得盡量不受她影響,以致笑得唱不下去.
   
     剛才學姊也在電話中跟我禱告,自己也忍不住下淚.
   
     今天自己將去看腳,希望那位中醫師可以到我家看看弟弟的病,可以用針炙舒緩他的痛.弟弟卻說不要浪費錢了,我跟媽媽都說那不是問題,無論用多少錢,只希望可以幫助他.
   
     
   
   2006-01-19 一門無法拒絕的課
     上希伯來文課時,我出去打了兩次電話.
   
     媽媽在電話的那一端,聲音很是哀傷.弟弟左腳的報告,證實也是惡性的腫瘤.弟弟不想再呆在醫院了,媽媽不知怎辦好.
   
     那時候,我很鎮定地告訴媽媽其實心中有數,並著她查醫院的電話,看能否聯絡醫生.然後,我告訴她我很快坐船出來了.以往,當我說坐船出來時,媽常會說不用了,以免妨礙學習.此次,她卻沒有再說了.
   
     回到課室再上課時,我再也不敢抬起頭,因為淚水已再無法被咬緊的嘴唇所能控制.老師講了些什麼,我也聽不進去了.
   
     要趕十一時十五分的船出來,當同學們都要去禮堂參加早會時.我感到一陣無名的孤獨感,自己要快快收拾好,向碼頭趕去.
   
     一邊走,一邊在想,神啊,希望可以碰到同路人啊!
   
     快走到碼頭時,忽然,有人叫了我一下.回頭看,原來是同學louis,他只是問了我是否出去,我應了一聲,就走了.心想,真的很感謝神,在看來沒可能碰到同學時,竟透過同學的簡單一句問候,讓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
   
     坐船時,打了電話給學姊,打了給母會的牧師,雖然邊說邊流淚,但也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走在中環地鐵站時,想起了要買一個毛公仔給弟弟.因為從未送過給他,送他,是希望他能堅強走下去,在我明年畢業時,可以送一個給我.在玩具店選了一會兒,選了一隻摸起來很舒服的猪.雖然挺貴,但心裡一點也沒有掙扎.
   
     帶着這隻猪,我先到醫院附近一間上海餐館吃了最愛吃的鱔糊客飯,吃了兩小碗的飯,仍記得學姊講過,要撐住,因為要經常出入長洲啊!帶着這隻猪,我坐在往伊利莎伯醫院的小巴中.旁邊坐的一位女子,在不斷地告訴電話中的另一端,在說原來有很多人在背後禱告啊!
   
     我只覺得感動,原來,許多人在做的許多事,竟可以不經意地帶了安慰給身邊的人.當然,這其實只是當事人的“不經意”,我感恩於神的“經意”.
   
     到病牀時,媽與弟的情緒都不太好.感謝神,那隻小猪很可愛,弟弟對牠愛不釋手,還有那尾巴,原來可以拉長一點的,我買的時候也沒有留意,媽媽也給牠逗得有些笑容.媽叫我去問護士可否約醫生見見,她說自己不懂得說.很感恩的是本在看症的醫生很快跑了上來,原來弟弟的腳已不宜做手術了,無法化療,只能電療,故回家也可以,只要定期回來電療也可.他說已沒太多東西可做了.問清楚了,我的心也安定下來,因為先前以為弟弟放棄了治療,其實他仍堅強,只是不想在呆在沉悶的醫院中.
   
     媽回家拿輪椅及衣物,我則與弟弟多了獨處的時間.我跟弟弟分享了自己面對害怕時,“耶和華的眼目遍察全地”,給了我很大的鼓勵,還分享了去泰北短宣,以及讀神學的見證.當然,早期教會史中許多為了堅持信仰而甘願赴湯蹈火的見證,以及遠藤周作《沉默》中被釘在十架,立在水中慢慢浸死的信徒,都成了我們的話題.
   
   如今方覺,原來這些東西,自己沒怎與弟弟講過.
   
     母會的牧師來了,他曾為院牧,與弟弟談時,弟弟常綻出笑容.問他相信自己會否上天堂,他也笑稱可以.
   
     牧師走時,把我叫了出去,他說弟弟仍樂觀.叫我可以問弟弟有沒有什麼心願,以及會否接受水禮.
   
     弟弟回我沒什麼心願,他也想在家中接受水禮,不過不想太多人來參加.我則語之水禮只不過是儀式,最主要是心中相信.然後,我還跟他說我會幫他買邀請咭,請他自己寫咭邀請朋友來參加.我還跟他說許多人都在為他禱告,當然也講了小巴上聽到的話語,還把儲了在電腦中,大家留下的鼓勵話語給他看.他一直在聽着,我說不要只是讓別人幫你禱告,我也會告訴你需要代禱的事情,你也可以付出的.
   
     媽媽回家拿東西來之前,我已幫忙拿了藥及交了住院費.可以做的不多,但我很感恩可以撇下下午的課,幫徬徨中的媽媽做了些東西,很感恩心亂時挑選的小猪,成了弟弟的寵物.回家時,睡在牀上的弟弟還抱着小猪,跟略長的猪鼻在碰着鼻子,在不知講些什麼.剛才,他還用掌上的電腦畫了我的樣子給我看,然後還叫我畫一張.媽媽在旁說當然是我畫的比他好,還說我以前就畫得很像,然後我才想起中學時曾有一次參加繪畫比賽,結果是名落孫山.
   
     許許多多的記錄,要祈禱的是自己的脾氣.回家時,有點變得像小孩子的祖母又買了麥記的快餐給弟弟吃,我一看到,氣就來了,因為已經叮嚀了許多次,不要再買這些垃圾食品,但她總是說豈不是很多人吃嗎?一氣之下,我把那些包丟進了垃圾桶,仿佛那些都是害弟弟生病的罪魁禍首,但祖母仍拾了起來,還生氣地跑了去朋友家.
   
     我要禱告的是求主幫助我可以心存溫柔,也幫助我可以有心力面對家中的情況.
   
     我也感恩的是可以與弟弟談得多些,感恩於身邊人的支持.我在想起老師說的打造性格,我想這門課的學費真貴,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也不想上.但既然課已開了,只得加油,只得加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