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2006年1月17&18日 兩天的雜感]
看雲舒雲卷
·2006-03-28  含笑
·2006.3.27 拉扯
·2006-03-24 重心
·3.20沉默
·2006-03-08 乒乓学
·2006-03-07 小儿科
·2006/3/5  在地铁中书写 
·3月4日 见证hei ling island
·2006.3.2 杂拌儿
·2006.2.29 渡海
·2006.2.27 饿
·擦身而过的逃狱
·2006-02-22 用心
·2006年2月19日 行动
·2006-02-14 安静的肚量
·2006.2.13  阴天中的书写
·2006-02-08 忙碌中的想想
·2006年1月28日  乱与不乱
·2006-01-26 如果打开了如意门
·1月23日 又思
·1月19及20日 突破 & 一门无法拒绝的课
·2006年1月17&18日 两天的杂感
·2006年1月13日 沧桑与桥梁
·2006/1/11 在山上时
·2006/1/9 无题
·2006年1月8日 代祷
·1月7日 冷与暖
·2006/1/6 纪念册
·2006/1/2 福音在中国的必须
·2005/12/31 因循,徇人
·2005/12/30 专心为祭
·2005年12月1日 简朴
·2005/11/29 礼物丰收日
·2005/11/16 彩虹,浪花与猛兽
·2005年11月16日 生死
·2005/11/15 凡人的……
·2005/11/14 梦中的蚂蚁
·2005年11月13日  一对夫妇以及一张桌子
·2005年11月11日 栽在溪水旁
·2005年11月7日 甜甜的
·2005/10/26  二人三足的题材
·2005/10/21 一场好戏
·2005/10/17  当了回浪子爸爸
·2005/10/17 spiritual man???
·2005/10/14 铁丝网中的美事
·2005年10月13日 风闻与亲见
·2005年10月12日 浪花中的spiritual life烀蛙1
·2005年10月7日 happiness in HE LING ISLAND
·2005年10月4日  下山
·2005/10/3 人道毁灭
·2005/10/1 数算资本
·2005/9/25 鲜嫩的草
·2005/9/21 忙碌中的忙于记录
·2005/9/18 九一八
·2005/9/13及15 刚好与为鉴 
·2005年9月12日 新的
·2005年9月4日 灭亡与有祸--读<我们是福清人>有感
·李国光:我们是福清人
·2005年8月30日 带着”炸弹”的生命
·2005年8月22日 启程往泰前
·8月21日 耶稣会的豪情奔放
·2005年8月20日 于是,故事也变得更丰富了!
·2005/8/19 驻足点
·2005年8月16日 零星的汇集
·8月14日  复和的看清
·8月10日 与日本和好?
·2005/8/8 寻找李洋洋
·2005/8/7 美丽的放心
·2005年8月6日 良药
·2005/8/3  示意
·2005年8月2日 不见天日的张目
·8月2日 面对突然死亡时的同路人
·2005/8/1  尊贵的球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6年1月17&18日 兩天的雜感

   2006年1月17日
     以淚洗面,是這兩三天的總結.總是以為流得一乾二淨了,卻總有可以下淚的空間.
   
     我想我流的淚算什麼呢?若相對躺在病牀中的弟弟,無法回家,連下牀也要幾個人幫忙時,我想對他的挑戰該是畢生最大的.
   

     醫生說如果切除右腳的話,那還可以有一年多的生命.我在想,一年多意味着什麼?他的人生該怎麼走下去呢?想到這裡的時候,我的淚又來了.如今才發覺,就像以前看的一篇講找房子的小說,女人總在找可以作為歸宿的房子,而今,可以哭得痛痛快快的空間,卻原來是那麼地艱難.
   
     坐船回宿舍的海上,我寫了一張書簽給弟弟,這段日子,總是收的多,自己寫的少.我想起了剛經過中環地鐵中的毛公仔,我寫道:原來自己真的沒怎麼買過,要麼是人家送的,要麼是抽簽抽中的.我想本週回家的途中,我會去買一個送給他.然後,明年是我畢業的日子,我希望他可以堅強地活到那時,可以送一個給我.
   
     以前,總不捨得買這些奢侈本,總是有着福建人的節儉.如今,只想如果身邊的人可以多一些快樂的話,那又何妨呢?
   
     總會忍不住哭,我想自己是感性超過理性的.我在問,究竟我要學些什麼呢?究竟為何要承受這些呢?苦難,據說有兩個原因,一是罪,二是試驗或者試煉(牧師說前者是承受不起,後者是可以承受).我也在想,就如奧古斯丁說的原罪,就因一人之罪而要眾人承受嗎?至於莫特曼他們說的人的驕傲,及無望帶來了罪,就是這些可以解釋嗎?至於試驗或試煉,神不是明知我們的脾性嗎?為何要有這些明知故作呢?是否又關乎預定論的討論呢?
   
     讀楊牧谷的復和神學首幾頁,他提到神學的反思是要放在當時的處境中.我很認同他所說的,到底苦難是什麼呢?人的自由意志卻顯然無法不選擇苦難,而只能選擇面對苦難的態度.牧師講道時提到人可以苦難或逆境中成長,但我可以選擇在順境中慢些成長嗎?
   
     反覆思量這些沒有答案的問題,歸根究柢,我是不想自己跟家人面對這一塊壓下來的大石頭.可以嗎?
   
     神卻無語.
   
     如今,我的祈求是專心一事,早點讀完三年的書.ml問我會否考慮暫休學以陪伴家人,我想的倒是專心讀好書,明年準時畢業,好好照顧家人.雖然弟弟的日子可能不多,但我想與其自己一看到他就會哭哭啼啼的,倒不如大家一起堅強些過.
     
   1月18日
   
     同學說怎麼沒有什麼表情,然後她在我的肩上拍了拍以示鼓勵.
    
     自己還是那麼愛哭,就算今天早上老師在課上很簡單的禱告,自己也忍不住滴了眼淚.
   
     知道弟弟明天就要做磁力共振了,我想心裡多少有了些底,祈盼神可以醫治他,但主權在神啊!學妹與她的同學一同為弟弟禁食祈禱,還四處向醫護同行打聽,總總,都是我的榜樣.
   
     學妹說她在祈禱的領受,是弟弟總要喜樂地過日子,神不會讓他鬱鬱而終,這也是我的祈盼.
   
     照常地生活,我想的是珍惜自己有的時間,專心!我也期待着週末,買一個抱起來很舒服的公仔,帶去病房給他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