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五載杜鵑花開花落──我的中大片段攝錄]
看雲舒雲卷
·2006/7/30  放
·2006年7月22日  农民的死
·2006年7月21日  奇妙
·2006/7/16 两个礼
·2006年7月15日 为讲道祷告
·2006/7/14 回乡
·6.28 八九点钟的太阳
·6月27日 荷遇
·2006/6/18 一起在天堂中玩!
·2006/6/17  平白无故
·6.15绿意的心间
·2006/6/12 见与不见
·2006/6/7 硬正
·6.2 & 6.3
·2006.6.1塑
·5月25日 不怕与不妨
·5月20日 医院中的一天
·5月18日 安排
·记念,回到天国的弟弟 2006年5月15日
·5.14 记
· 2006年5月13日 祷
·2006年5月4日平常心
·2006年5月2日 花
·2006-04-29巧
·4月21及22日 点滴
·2006年4月14日 用意
·2006/4/11 恩
·2006.4.9-10 得
·2006-04-04  惕
·2006年3月30日  畅
·2006-03-28  含笑
·2006.3.27 拉扯
·2006-03-24 重心
·3.20沉默
·2006-03-08 乒乓学
·2006-03-07 小儿科
·2006/3/5  在地铁中书写 
·3月4日 见证hei ling island
·2006.3.2 杂拌儿
·2006.2.29 渡海
·2006.2.27 饿
·擦身而过的逃狱
·2006-02-22 用心
·2006年2月19日 行动
·2006-02-14 安静的肚量
·2006.2.13  阴天中的书写
·2006-02-08 忙碌中的想想
·2006年1月28日  乱与不乱
·2006-01-26 如果打开了如意门
·1月23日 又思
·1月19及20日 突破 & 一门无法拒绝的课
·2006年1月17&18日 两天的杂感
·2006年1月13日 沧桑与桥梁
·2006/1/11 在山上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載杜鵑花開花落──我的中大片段攝錄

    特別是又在電視中看見小思老師談為師之道,我的淚忍不住就流了下來,是因為對為師之道的共鳴,也想起了對老師的既敬且畏。仍記得,選修小思老師創作課時,可以坐在草地上獨自思索問題;仍記得,畢恭畢敬地聽老師逐字逐句幫我改文章字詞,然後還向不明所以的我示範何謂「蹺起二郎腿」。還有,還有,當年在報紙寫了數年的專欄,也是老師的介紹,以致創作的熱誠,仍生生不滅。

   承教的日子遠矣,在中大,我常覺得既熱鬧又孤獨。

   仍記得自己的獨來獨往,往往選取了圖書館中的「自蔽位」,很任性地蹺堂,蹺一些悶蛋得可以的必修課,然後在圖書館貪婪地看一些天南地北的書,甚至偷偷地開一罐粟米,伴著書中文字一股腦兒地勺著、吃著。有時,還坐幾站火車,跑去不是太遙遠的深圳,到當時還不是書城的新華書店背一些書回來。

   當年,吐露港畔仍未給填海奪去家園的白鷺,最曉得清晨六七時的我。坐在離宿舍十來分鐘路的岸邊浮板上,蕩漾著對生命對前路的思索。還有那路過偶爾打個招呼的狗尾草以及含羞草,都在我的年年月月中,成了生活的滴滴點點。

   我還可以寫些什麼?

   仍然忘卻不了就快畢業前的心亂如麻,整個人頹廢得要命,藏在被窩中,因為常糾纏在畢業論文的意義問題上──花一年時間撰寫究竟有何意義呢?是逃避,還是真的不屑呢?我仍記得那壓抑的一年,以致曾經事事如意的我,在中大明白了人可以是如此地呼吸,在青草的清香中,呼吸仍是空洞得很,困難得很。以致,我今天可以明白,至少理解一些「好頹」的人。

   還有呢?我可以忘記在碧秋樓中電腦的嗒嗒嘀嘀嗎?那時,還不太熟悉中文打字的朋友,帶著零食與水,在幫助從頹廢中甦醒過來的我,在打著畢業論文的數以萬字。我還可以說些什麼呢?從碧秋樓走回崇基宿舍的路上,小橋流水盡是晚上樹與樹的影影綽綽,有星,有友人,我還可以說些什麼?

   許許多多自由的時間與空間,我在中大塑造了自己的堅持,我在中大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同路者,有喜樂,有悲哀,有感動,有心如刀割,有頹廢,有甦醒,有闖練,有放縱,如此這般,中大的杜鵑花開花落,成了我在這兒的五圈年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