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暴力计生事件的调查报告]
看雲舒雲卷
· 9月2日 视 & 听
·9月1日种菜的婆婆
·8月31日 旁观者
·8月29日 新生活札记
·2007.8.28 劳动.重新
·2007/8/26义无反顾
·2007/8/24寻找
·2007/8/21祖母
·2007年8月18日 小心
·2007/8/16访石壁
·2007/8/15值
·2007/8/14读宣教士写的戈壁沙漠
·8.13 吃味精的代价
·2007/8/10 风球下的小结
·2007/8/9飞
·2007/8/8饶恕,艰难地
·2007/8/7他们仍是人质
·8月6日 圣经文盲是如何炼成的?
·2007/8/6从基督门徒福音会出走的她
·2007/8/4慎
·2007/8/3回归
·2007/8/3蠢
·2007/8/2没有敬拜的敬拜
·2007/8/2大哥
·2007/8/1火热
·2007/8/1眼睛
·2007年7月26日 关于历史
·2007/7/25家人
·2007/7/23沉默与否
·2007/7/21不惧
·2007/7/20乐事
·2007/7/19翟辅民(Robert Alexander Jaffray)
·2007/7/17记录
·2007/7/15想飞
·2007/7/11未敢忘记
·2007/7/9 浓
·2007年7月7日 巴斯德式奋斗
·2007年7月4日上班了
·2007/7/1忍不住要说
·2007/7/1 回归的记忆
·2007/6/28 人蛇.黑工
·2007/6/28 树虽无言
·2007/6/27忙
·2007/6/24道
·2007/6/23 建硕07
·2007/6/21在白如雪楼的最后一夜
·2007/6/20风雨
·2007/6/18书游
·2007/6/16放手
·2007/6/13 Grace
·2007/6/12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暴力计生事件的调查报告

《公民维权网》调字[2005]第1号

   山东省临沂市位于山东省的东南部,面积17186平方公里,人口1001万以上,户数为293.72万户以上,其中农业人口占82.7%,非农业人口占17.3%。现辖兰山、罗庄、河东3个区和郯城、苍山、莒南、沂水、蒙阴、平邑、费县、沂南、临沭等9个县,共计181个乡镇办事处,9549个行政村。

   
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暴力计生事件的调查报告
临沂市地图

   2005年4月下旬以来,陆续得到消息,称临沂市最近在实行计划生育工作中严重违法违规,出现了大量的大范围的问题,造成了对当地公民的种种严重侵权和伤害。为了查清事实和解决可能存在的问题,我们在2005年5月下旬对临沂市的部分地区进行了实地调查,通过对一些当事人的走访,取得了一些初步的证据和事实,具体案例如下:

   
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暴力计生事件的调查报告

   临沂费县新桥镇胡家庄村张贴的计生标语:一孩上 二孩扎 不扎就动法

   1

   姚明建,男,23岁,临沂沂南县苏村镇姚家官庄村农民。姚明菊,33岁,姚明建的姐姐,临沂沂南县苏村镇杨家庄农民。张士娟,54岁,姚明建和姚明菊的母亲,临沂沂南县苏村镇姚家官庄村农民。袁淑彩,23岁,姚明建的女友,村民。姚瑞玉,57岁,姚明建和姚明菊的父亲,张士娟的丈夫,临沂沂南县苏村镇姚家官庄村农民。

   2005年5月16日下午3点多,苏村镇的计生人员开着一辆车来到姚明建家,其中四人进到姚明建家中追问他的父母,看他们没在,就说“都没在家就逮你”并不顾其强烈质疑强行把他拽上车拉到苏村镇计划生育处,在此过程中,这几个人没有表明他们的任何身份。

   由于姚明建拒绝上车,在他们强行拉拽其上车的过程中,其中一个叫张明顺(音)的手被车门擦破,于是他在路上和到达后一再说“这是被这个狗咬的”。姚明建非常气愤,到达后就质问他们凭什么平白无故的抓人,还侮辱他的人格,并和他们争吵起来。为此,在计生主任的授意下,四个人就把他硬拽到办公室里,跟进去的大约七八个人,关上门他们就手脚并用把他一顿乱打至少七、八分钟直至趴在地上也不罢手,主要打的是后背、腿、耳朵后(注:他后来去医院看了伤,我们5月22日下午调查时还能看到其背部的隐约红肿和腿上的瘀伤),后来看到他屈服了才停止,并让他在屋里老实呆着。

   姚明建非常害怕,并担心他们还会打他,就利用上厕所的机会,于下午4点后爬墙跑了。由于跑时被他们发觉,所以没敢回家,躲到外面去了。

   在姚明健跑了十分钟后当地计生人员又开车到其家中强行将其母亲张士娟拖到车上抓到了苏村镇计划生育办给关了起来。

   张士娟的女儿姚明菊住在苏村镇的另外一个村子杨家庄,她育有两个女儿,都有正常的生育手续。去年,本来在苏村镇放环不需要花钱,但她却被要求去界湖放环,说那是从外国进口的“吉妮环”,还说不去放的话,超过那天就来抓人,她害怕就去放了(自己付了130块钱,有放环证),他们并许诺放了这种环就不再做结扎了。后来今年村里口头通知她们去做结扎,并说提前5天结扎还给200元,还给结扎费,出了这5天以后就不管了,还要自己承担手术费,并没有说不结扎就抓人,她就没有去。5月17日,在得知其母亲被计生的抓了去以后,就找到杨家庄的书记说你赶紧把俺娘放出来,自己去结扎。书记说我去上边给问问去,可是一连三天都拖着办不出来。张士娟在那里面叫他们弄得不好受,吃不进饭,气的心口疼,气的心跳病,姚明菊托人给她送药,他们还不让送进去。到了第四天(5月19日),被逼无奈的姚明菊只好自己去镇上找他们计生的,他们怕她使诈,就把她和她母亲一起拉到结扎的地方。经检查,都合格,只是还没结扎。因为姚明菊正来月经,身体也不好,就要求等月经过了再做,于是,他们又把她们拉回计生办,登记后一起关了起来。

   由于姚明菊家里还有个10个月的等着喝奶的婴儿,她就非常着急,一再向他们说明情况并要求回家照顾孩子,可是他们就是拒绝放人。一直到快黑天的7点来钟,他们才说得交5000元的押金,叫她月经过了再来结扎。因为一时没有办法筹到这么多钱,一再央求下,最后交了1000元钱(有收据),定了五天的期限,25号叫她必须得去节扎,否则,1000元钱不但不给了,而且还要再来抓她的母亲,这样才把她们母女放出来。回家后,小孩因为一天没喝奶,饿急了吃得过多,到晚上突然生病了,吐奶,发烧,打针到现在一直没好。母亲张士娟也因为惊吓和生气,心口疼,一直在吃药。

   张士娟被关押期间(4天),他们不给饭吃,都是由家人或亲戚送饭,但是谁送饭他们就扣谁。5月18日,姚明健的女朋友袁淑彩中午十二点左右去送饭,两个半小时以后才放出来,被关了两个半小时。另外,在被关押期间,张士娟看到有20来个人被关押。

   2005年5月25日,由于姚明菊没有去做结扎,当地计生人员又把她的父亲姚瑞玉从家里抓走关了起来。5月27日,他们又到姚明菊家中强行把她们母子三人(两个孩子,大的4岁,小的10个月)抓走,一直到傍晚给姚明菊强制做了结扎后才把姚瑞玉放了出来。姚明菊被强制结扎后,身体受到了伤害,打了7、8天点滴,到现在还没有好。

   2

   张明兰,女,68岁,临沂沂南县苏村镇邢家庄农民。邢爱霞,37岁,张明兰的女儿,临沂沂南县苏村镇邢家庄农民。

   2005年5月18日,数位苏村镇的计生人员在没有找到刑爱霞的情况下,到家强行把刑爱霞的母亲张明兰拉到计生办关了起来,以要挟和逼迫刑爱霞来做结扎。

   刑爱霞育有两个女儿,都有正常的生育手续,现和丈夫门志成远在甘肃兰州打工。最近村里一直打电话催她回来做结扎,这次又把她的母亲抓去,她不得不和丈夫千里迢迢赶回来。5月22日,他们把她拉去做检查并准备做结扎,但因她正好来月经,担心当时做留下后遗症,就坚决不做,他们就叫她交2000元的押金(最高5000元),并保证在3、4天内去做;或者必须她先去做结扎手术,把手术证鉴定一下才能放人。正在她准备去交押金时,他们把她母亲张明兰放了出来,并要求明天早上8点前还得和她女儿一起来交押金。由此,张明兰被他们关押了5天。

   后来我们得知,第二天她们没去,计生人员又来到他们家施加压力,经不起他们的纠缠,以及还得尽快回兰州打工,刑爱霞就“自愿”的做了结扎。

   3

   陈京玉,女,69岁,临沂沂南县苏村镇夏家庄农民。刘春华,36岁,陈京玉的女儿,临沂沂南县苏村镇夏家庄农民。

   据陈京玉的另一女婿李允森介绍:陈京玉的女儿刘春华育有两个女儿,都有正常的生育手续,和其丈夫现在外地海边船上打工,无法联系。当地抓计生的,为了迫使刘春华回来做结扎,2005年5月18日上午9、10点钟,背着当地的其他亲属,数名计生人员把独自在家的陈京玉抓去计生办关押起来。陈京玉病得很厉害,每年都少不了吃5、6千元药,村里都知道她的这个病,必须天天熬药吃,就在这种情况下,她的药,他们都不让捎,就是不让她吃药。另外,把她抓去关起来后,一天没吃饭,她自己要求出来买饭都不让去买。后来,李允森知道后,就赶去和他们理论,一直到当天晚上9、10点钟,才强把她要回来。

   4

   石明理,男,67岁。沈秀兰,62岁,石明理的妻子。石守强,40岁,石明理的长子。石峰,38岁,石明理的次子。石松,36岁,石明理的三子。英桂莲,36岁,石松的妻子。以上都是临沂费县探沂镇丰厚庄农民。石晓波,石明理的四子,军队某部现役连级军官。季开健,石明理的女婿,临沂费县探沂镇三南尹农民。季振刚,季开健的邻居,临沂费县探沂镇三南尹农民。

   石松前婚育有一女,离婚后判给他抚养;英桂莲前婚有一孩子,后夭亡;二人结婚后育有一女,后又怀孕,没有正常的生育手续。当地计生人员为了促使她把孩子打掉,就开始通过抓亲属的办法来胁迫。

   2005年4月23日晚上10点多钟,十来个计生人员(其中有位姓查的,另还有一个女的)来到石峰家,但是没敢给他带走,后晚上12点多钟又来到石明理家处,其中6个计生人员翻墙闯进石明理家,当时石明理和沈秀兰都已休息,他们强行把石明理抓到离本村6、7里远的大马山庄关了起来。

   政府说这是办学习班,实际上就是非法拘禁的监狱。石明理被关进去时,屋内已有60人左右,男女关在一起不让出来,吃饭由家人送,一天到晚至多坐着无法休息,每天还要交100元钱的学习费,一些年轻一些的人还被殴打。

   第二天,因为石明理在军队的四子石晓波打电话给当地计生委的人交涉,他们才不得不把他放了。

   2005年5月3日,计生人员又去三南尹抓石松的妹夫季开健(石松的妹妹已做了结扎),因他看见黑天来这么多人和车感觉不对,就从平房上跳到隔壁邻居季振刚家跑掉了。气急败坏的计生人员就以此为由把季振刚抓到大马山庄关了起来。

   5月4日,善良的石明理觉得因自己的孩子牵连别人不好,就到计生委要求替换季振刚,但他们不同意。

   5月6日晚上8点以后,季振刚的妻子和三南尹的两个干部赵培具(音)和李佳洪(音)一齐到丰厚村把石明理带走,目的是用石明理换回季振刚,但是计生委没人,晚上关着门不开门。接着,他们就把他拉到三南尹,在三南尹的大街上被他们骂了一顿,骂够了人家不管他了,他就自己一边哭着一边走7、8里路回来的。回来已经深夜十二点多了,怕再惊吓家人,也没敢叫门,在他大儿子的门楼低下蹲到天亮。

   第二天(5月7日)早上6点多,季振刚的妻子先是来到石峰家前骂,1个小时后因怕石峰打她就又转到石明理家前继续辱骂,说换不出来就骂死他们,还管他们要钱。几天来,她之所以一再来石家辱骂,据说是计生办的人给她说:“你勤着骂,使劲骂,早晚把她骂回来”。

   石明理夫妇受不了她的辱骂和纠缠,上午8点就再次叫村干部给计生办打电话要求赶紧把季振刚放回来,说人家又来骂了,我们去替。计生办说不行,还是不行,他娘也不行,他爹也不行,不管谁去顶也不行。后来,季振刚的二女婿说能托着人,拿一千块钱搭人情能换回来,沈秀兰就准备了一千块钱,季振刚的二女婿和女儿一块去的,但换人不叫换,别说一千块钱就是一万两万也不行。钱也不行,换也不行,石明理夫妇就越加没有盼头了。

   2005年5月7日上午10点左右,忠厚善良而又绝望无路的石明理在家外季振刚妻子的骂声中把300克有机磷杀虫剂的剧毒农药的绝大部分都喝了。等到亲人发现并叫120救护车来到时,石明理已经没有办法挽救,就这样含冤被逼自尽了!

   
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暴力计生事件的调查报告
家人供奉的石明理的遗像,旁边就是装着其所喝农药的瓶子

   出事后,石峰多次给中央和地方的相关部门打电话,意图讨还公道,除了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信访处说“这个绝对不允许”并让他找当地的公安部门解决之外,其他都没有任何反应,这些电话是: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信访处010-62046622、山东省的0531-2567724、临沂的0539-8308965、费县的0539-5222672和0539-5221669。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