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喜炫O「旗袍的力量」 ]
看雲舒雲卷
·6.4
·六四我可以为你做什么?(1999年)
·五载杜鹃花开花落──我的中大片段摄录
·5月 我的眼泪记录 6月 信心与关怀
·在忧伤中的片片励言
·6月 停不了的风浪 与 闯练
·我的见证1──一步一步,神的带领(在神学院的早会中的分享)
·我的见证2──我竟会踏上这条路(道硕蒙召见证)
·已离开的人呀!
·给:在庄宿修读零学分的同伴
·我的西瓜皮姑爹 <关于闽剧的少年记忆>  
操练
·2005.12.2关于祷告
为中国祷告
·为中国祷告2/12/2005
艾滋中国
·转贴:河南艾滋元凶曝光隐瞒疫情升官发财
中国边疆&伊斯兰
·2008年7月10日明报:警毙5疆独分子拘10人
·2007年12月6日明报:新疆教徒泄密判劳教
·2007年11月12日 3疆独判死3囚终身
·疆独组织向中国宣战
阅报栏
·2007年9月14日 国家级防腐局挂牌 拟设官员财产申报制
·2007年6月1日 明报:内地血癌童 九成家居曾装修
·“反腐书记”贪污囚终身 2005年11月11日
·一年又一年 阅读穿避弹衣的县委书记
·转贴:徐可:中国污染谁来承担
中国的教育
·余杰:无教育,毋宁死
·400学者抗议"学术腐败"凸现高校职称评定之弊
·莫让海归变海待--低龄留学生归国就业不易
·5类孩子最易染上“网瘾” 专家开出“处方”
·【校园动态】学生迷信“笔仙” 没那么邪乎
·2007年7月31日卢雪松:<普遍和解的前提:致胡温的一封信>
·卢雪松:送给我的一位“学生”的三句话
维权在中国
·2007年11月29日明报:前年296人 去年604 异见人士被囚倍增
·探寻“聂树斌案”真相 (转载)
·2007年8月25日 人权律师妻出国领奖被截 揭露一胎政策弊端 陈光诚狱中获奖
·高智晟颠覆罪被捕 2006年10月14日
·陈光诚辩护律师被阻出庭 2006年8月21日
·2006年8月19日明报:维权律师高智晟被捕
·2006年8月16日失明维权人士案后天开审
·失明维权人士遭刑拘 2006年6月12日
·2006年3月14日农民维权被捕开审
·中国律师呼吁协会关注律师被拘案
·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暴力计生事件的调查报告
·浩风:山东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8.11-8.15)
·浩风:山东临沂市野蛮计生调查手记(8.11-8.15)之二
·浩风:他们终于沉不住气了!--临沂市野蛮计生调查手记之三(8.11-8.15)
·王怡:大陆的人权律师和“政法系”的形成
·转贴:拘留期间突然死亡引发社会深层思考
·江宗秀非正常死亡案工作报告--贵州桐梓之行纪要
中国的传媒
·2008年1月12日 全国记协代表:以言获罪 舆论监督倒退
·1月26日《冰点》遭停刊斥当局卑鄙
·500记者领矿难掩口费 河南穷乡20万元应付传媒
·中国青年报总编辑李而亮回复李大同:我的几点意见
·中青报官僚情调复辟 体制内良心被迫出走
·李大同:就中国青年报新的考评办法致李而亮总编辑本届编委会的公开信
·贺延光:作答总编辑和编委会
中国的河山
·2007年7月4日明报:中国污染年均75万人早亡 金融时报指世银删敏感内容
·不满污染 闽村民捣乱工厂 2006年4月12日
民工在中国
·李强:玩具血汗工厂调查
中国的医疗
·淮生:中国农民的医疗卫生现状扫描
·2005/7/25阅报:中国的病
·补充:中国医疗制度大揭密
中国的吃
·广州腐蚀剂制咸菜 2006年8月5日
· 2005年8月22日 5种内地淡水鱼致癌
·致癌鳗鱼制品全国回收
中国旷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喜炫O「旗袍的力量」 

                      

   「我的頭不痛了!剛進來時還痛的!」坐在香港喜熘薇O獄洗衣房旁的小房間內,穿著褐色囚衣的她,略有點憔悴,在訝異地告訴我,以及同桌的囚友。

   這是我第一次來到喜靈女監,從長洲碼頭坐周先生的小船顛簸半小時,在我們懲教部翠珊部長來巡視業務的「懼離心力」聲中,來到了喜靈洲,再坐十五分鐘左轉右拐的山路,來到了女監。

   一行十人,在elbo帶領的<最知心的朋友>聲中,我最有印象的是「告訴我當走的路,沒有滑向死亡線」,這些囚友雖多是逾期居留,但若沒有得到永生,豈不也是滑向死亡線嗎?

   詠儀用普通話講了耶穌醫好患病38年的病人,提到是主耶穌走過去,主動地問那個病人:「你要痊癒嗎?」我在想:主耶穌,願我們在這給鐵網圍住的地方,也像您的樣子!

   接下來是分組圍坐的麵粉花製作,一班喜靈女監的組員早在前一晚已向嘉恩學習弄麵粉紅蘿蔔,再加上綠綠的小葉子,可真可愛!而坐在我一旁的她,沒有什麼興趣撥弄這些小玩意,反倒談起若信耶穌,要先問過家人,然後又提到來了麵粉班四次,每次一進來就會頭痛。在詢問下,我知道她既拜觀音又拜佛,甚至還在為若信耶穌後,未能為耶穌添些香油錢而煩惱,我猜可能是一些「邪野」搞擾,於是就抓住她的手,奉耶穌的名驅取若在搞擾她的「邪野」,一祈完,她立即就說「我的頭不痛了!剛進來時還痛的!」坐在喜靈洲監獄洗衣房旁的小房間內,穿著褐色囚衣的她,訝異地告訴我,以及同桌的囚友。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祈禱的能力勝過「邪野」,心中真的興奮莫名,就告訴她:這是耶穌的力量啊!她就連連向同桌的囚友說著頭不再痛的事。而我因坐車坐船搞到「暈陀陀」的感覺,也彷彿不知跑了去哪裡。

   回程時,興奮地向組員說著此事,她們都為神的能力滿心欣喜,elbo還說起有位囚友的丈夫在內地,竟也信了主,還寫信告訴太太要祈禱,一旁在聽本對信仰提不起勁的另一囚友,聽著聽著也十分專注。而來了喜靈兩次的懷蓉就說看到囚友們的進步,對信仰也有了追求的心。

   在喜靈之旅的回程時,竟在遙遠看到往喜靈男監探訪組員的小船,彷彿佈道團宣傳那夜的話劇在真實版地上演。值得一提的是我們的船快要泊岸時,螺旋竟被東西纏壞了,詠儀說這是她往喜靈三年,首次發生的事,我倒記起來之前的祈禱:神啊!讓我可以在喜靈看到多些東西,不知這是否也是眾事之一呢?

   最後,真的是最後了,我們換了另一船回航時,看到美玲與禮賢來接船的身影,真的是很快樂啊!所以,你若有空,不妨在週五的五時,在小碼頭那邊揮動你熱情的手,來歡迎從喜悅的靈──喜靈歸來者吧!

   值得一提的後記:喜靈女監的凍檸檬水真的很好喝,特別是在要很大聲地分享完後。

   千萬不要在懲教署職員叫囚友站起點人頭時起立,可我這個新丁還是很不好意思地站了起來。

   事隔幾天,我要在教會中講自己的蒙召見證,我很高興可以將在喜靈女監中祈禱得力量一事向弟兄姊妹分享,希望他們毌忘祈禱。

   很好笑的一件事──當我用手提電話向一位未信的好朋友講此事時,她說聽了「祈禱的力量」很久,還以為什麼「旗袍的力量」。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