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江宗秀非正常死亡案工作报告——贵州桐梓之行纪要]
看雲舒雲卷
·2008年11月11日 贪  
·2008/11/6海边想想
·小妇人
·2008/10/6姑息与忍耐
·2008年9月25日
·2008/9/7不以善小
·2008/9/4吃苦与否
·2008/8/19敬业乐业
·2008年8月16日阿文以及泪
·2008年8月11日 同工
·2008/8/6八号
·2008/8/3乡音
·2008/8/2 我们需要神迹?!
·2008/7/30祖母
·7月26日 约
·7月17日明天
·2008年7月14日爱
·2008/7/8岛民杂记
·2008年6月10日   又闯一关:试衫
·2008年5月25日:对象
·2008年5月2日 味道
·寻找张大卫的故事
·2月21日 青文
·2008/1/23出发前
·2008/1/18 冬冷时......
·2008/1/17但愿人长久
·2008/1/11  真正
·2008年1月10日 遇上
·2008/1/1 满是感恩地说
·2007年12月24日 仍然很感动的一首歌
·2007年11月29日 节录--非凡的敬拜
·2007/11/16业余基督徒
·2007/11/8 一碗田冠草水
·2007/11/4 Pass it on
·2007/10/31 耳闻目睹
·2007/10/16关于外婆
·2007/9/26两相接受
·2007/9/23双福小组第一击(直击报导)
·2007年9月21日继续......
·2007/9/20向着一条蜈蚣说感恩
·美国国务院2007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
·2007/9/18 九一八
·2007/9/13 日子的智慧
· 2007/9/7素未谋面的泪
·滕张佳音:基督门徒福音会是异端吗?《可兰经》等同《圣经》的默示吗?
·2007年9月5日 200年前的他(转贴)
· 9月2日 视 & 听
·9月1日种菜的婆婆
·8月31日 旁观者
·8月29日 新生活札记
·2007.8.28 劳动.重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宗秀非正常死亡案工作报告——贵州桐梓之行纪要

   由范亞峰發表

   (一)8月10日—12日2005年8月10日,为了承办江宗秀非正常死亡一案,在范亚峰博士的安排下,由北京基督徒唐英华姊妹送行,北京市京鼎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星水律师、杜兆勇顾问以及张星水律师的助理周敏律师一行三人乘坐北京开往重庆的T9次火车,历经26小时,于11日下午18:00到达重庆。出站后,与接站的张正平先生会合。晚饭后,我们乘坐当日20:00开往桐梓的火车,于12日凌晨1:30分到达桐梓(中途张正华先生从赶水站上车与我们会合),并入住桐梓县县政府招待所娄山宾馆。在张星水主任安排好我们第二天的具体工作计划后,大约夜里3点我们各自回房休息。

   (二)8月12日(工作第一天)12日上午10点,按照计划行程安排,我们一行五人先来到桐梓县殡葬管理所(以下简称殡管所),由工作人员罗利琴女士出面接待。张星水律师代表张正华、张正平先生谈了此行的目的:一是对宾馆所的长期的保管表示谢意;二是希望宾馆所为家属瞻仰死者江宗秀的遗容提供方便;三是希望将死者江宗秀的遗体运回老家綦江,按照当地风俗火化安葬。罗女士回答:一、娄见义所长不在馆内,其只是工作人员,对上述要求不能立即答复,只能代为转告;二、由于死者江宗秀的家属已有将近九个月未交尸体保管费,根据合同,未交费则不能瞻仰死者遗容;三、由于没有交保管费,且尸体当时是由桐梓县公安局送来,故家属瞻仰死者遗容必须经过公安局对此表示同意或者得到殡管所的上级单位——桐梓县民政局的同意后方可进行。

   听完罗女士的答复,我们立即赶往桐梓县民政局。事不凑巧,我们没有找到民政局的主要工作人员,只看到一位女同志在工作。我们问其局里的其他负责人的去向,得到回答她只是负责打字、复印的工作人员,不知道领导的具体工作是如何安排的。就在我们向其了解情况时,有一男子突然在门口探出身子,依稀听到他带有浓重地方话的口音说:“跟我来,有人在殡仪馆等你们。”话音刚落,人就走了。那个女同志说:“刚才那位就是殡馆所的所长娄见义。”我们听后立即尾随着他下楼,但奇怪的是走到楼底却看不见那个男子了。我们倍感蹊跷,于是立即上5楼向那位女同志核实刚才说话人的身份,得到证实其确实是殡馆所的所长。我们见状立即向女同志要了娄所长的联系方式并立即和他取得联系。娄所长说他马上要下乡,有人在殡馆所等我们。听后我们立即赶到殡馆所,后来才知道等我们的人是公安局的负责人罗副局长(女)和派出所所长朱拥军。

   罗副局长出示了身份证,朱拥军出示了警官证。我们在向他们出示了各自的证件后,罗副局长记下了我们的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律师执业证号码。在相互介绍身份后,张星水律师和杜兆勇顾问代表死者家属向罗副局长提出了我们这次桐梓之行所希望达到的目的,罗副局长进行了认真的记录,同时表示上午的时间有限,希望我们下午到县政法委会议室座谈,我们对此表示同意。

   下午14:30左右,我们如约前往,只是座谈的地点改在桐梓县纪律检查委员会会议室。政法委刘书记、邵主任,公安局罗副局长、朱拥军所长、江警官(女)。刘书记查看了我们的律师执业证并记录下来,江警官核实了委托手续。

   会谈开始,张星水律师代表死者家属谈了以下几点意见。

   一、对政法委刘书记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关注此案表示感谢,刘书记亲自出席座谈表示对此案的重视;

   二、请求公安局同意对江宗秀尸体重新进行法医鉴定,以查明江宗秀的死因真相;

   三、请求公安局同意家属将死者的遗体运回老家(重庆綦江),入土为安;

   四、由于殡管所的工作人员强调家属瞻仰遗容必须得到公安机关的同意,故请求公安局批准家属此次能够瞻仰死者的遗容;

   五、公安局对于江宗秀的意外之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过错和责任;

   六、最后是关于公安局如何妥善处理死者的善后赔偿事宜,希望此次双方能够达成一些共识,以使此案最后能得到圆满的解决,不给双方留下任何遗憾。

   刘书记对以上五点要求答复如下:

   1、要求重新进行法医鉴定的请求即合情也合理,但必须按照规定的法律程序申请。由于第一次是由遵义市医学院进行鉴定,根据贵州省司法鉴定的有关规定,重新鉴定或异地鉴定需由省一级的鉴定委员会(即贵州省司法鉴定委员会)批准,因此死者的家属必需向其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

   2、对于家属欲将死者遗体运回老家安葬一事,则不符合《贵州省殡葬管理条例》的规定,根据该条例的规定,凡是在本地区死亡的人员,不得将遗体外运,必须在本地区火化;

   3、至于家属要求瞻仰死者的遗容,无需由公安局批准。在第一次死亡鉴定作出后,专家认为无需继续保存尸体,只是由于死者家属要求继续保留遗体,故公安局已将尸体移交给死者家属。家属已和殡管所达成了保管协议,因此家属要求瞻仰死者遗容一事需和殡管所及其上级主管单位民政局协商;

   4、本案事件发生后,省政法委、省公安厅组成了专案组前来调查此事,对该案已有明确结论:公安人员在办案过程中并没有违法之处,公安机关没有过错,因而不承担赔偿责任,但考虑到家属的实际困难,公安机关可以给予适当的补偿,这些事情双方可以进一步进行更为详细地商谈。

   在会谈过程中,朱所长不断拍照。在16:00左右,刘书记说还有重要会议要去参加,就结束了这次座谈。

   晚上,我们征求和听取了家属的最后意见:

   1、暂时放弃要求重新进行法医鉴定,因为家属担心第二次鉴定仍存在不公正的因素,可能导致不公正的结果,再次进行鉴定并无十分重要的意义;

   2、先暂时放弃对公安机关的索赔要求,也不马上要求公安机关给予死者家属的补偿,以免他人误会我们只是为钱而来;

   3、坚持向殡管所和民政局提出接亲属遗体回原籍老家火化安葬的正当要求。

   根据家属决定的意见,我们制定了以后几天的工作计划:

   1、13、14日是公休日(周六、周日),家属暂时返回重庆,而我们也到遵义休息,以减少家属的开支。

   2、15日即星期一中午大家在娄山宾馆碰头,下午去民政局继续找殡管所的上级主管领导协商谈判瞻仰遗容和接回遗体等事宜。

   (三)8月15日(第四天)

   下午2:30分我们来到桐梓县民政局,仍是上次的那个女同志接待我们,她说:局长去北京开会,三个副局长都在外面办事,两个主任4点左右回办公室。于是我们一直等待。16:00点左右一位张副主任来到办公室,我们向其讲明来意。她与主管此事的杜副局长取得联系后说,因杜副局长在乡下主持工作,所以一时半会回不来,让我们第二天再来。随后张星水律师主动与杜副局长通话,做了进一步努力,大家相约明天上午9:00在杜的办公室再详谈。

   (四)8月16日上午9:00(第五天)

   我们上午9时准时来到民政局,是由另一位令狐副局长接待我们,其告知杜局长临时接到通知到遵义开会,今天的会谈由他来主持。

   张星水律师代表家属向民政局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请民政局过问殡葬所拒绝家属瞻仰死者遗容之事;二是家属将遗体运送回老家一事的合理要求希望能得到民政局的许可。

   令狐副局长提出:对于瞻仰遗容之事,因殡仪馆属自负盈亏、自行核算的单位,保管尸体需要支付各项费用,而这些费用由殡仪馆自行承担,故家属应及时交付尸体的保管费,如不交费则不便瞻仰。且瞻仰一事需得到公安局的首肯。对于将遗体运出省外一事,根据《贵州省殡葬管理条例》的规定需得到贵州省民政厅的批准,且由殡仪馆负责将尸体运送至死者老家。

   张星水律师接着令狐副局长的话又说了以下几点:1、从中央提倡执政要以人为本的政策来说,民政部贯彻此项政策做的是比较完善的。从人道主义角度来说,家属提出上述两个要求是非常正当的。这个意外死亡事件给死者家属造成了巨大的创伤和损失,案发到现在已经将近九个月,相信家属也会变得理智,瞻仰遗容时也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我们律师也保证在此过程中家属绝对不会出现失控的状态。2、将遗体接回老家火化安葬,这完全符合中国传统社会的公序良俗,你们应根据实际情况予以充分考虑,如果能给我们一个照顾,家属将非常感激,但如果你们不能突破地方法律限制,我们也将依法定程序而行;3、死者家属希望瞻仰亲属遗容,这与拖欠殡仪馆的保管费完全是两回事,请不要混为一谈;4、死者家属经济十分困难,死者又系死因不明,目前家属没有得到任何赔偿。所以,关于保管费一事,请民政局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予以谅解。

   家属也发言谈了自己的想法。他们认为尸体保管费最终都是会交的,只要这个案件得到公正的处理后,如果该自己交费,即便是在自己经济困难的情况下,仍会借钱将全部费用交齐。现在只是想先看看亲属的遗体。张律师对他的话进行了补充,家属完全同意交费,但在交费前想确认一下遗体保管的程度如何,瞻仰过后,回家方可以筹措款项交费。

   令狐副局长听此番话后表示将和领导商谈后再做答复。令狐出去打电话,我们在等候。大约20分钟后,令狐回来,答复非常肯定,不容商量,“要瞻仰遗容必需先交钱”。张星水律师对此回答表示十分遗憾,张律师表示双方本应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来做这件事,律师作为代理人,一直都在做家属的工作,劝导他们依法理性维权,尽量削减家属和民政机关对立情绪,对于瞻仰一事,民政局不能允许,这实在是缺乏人道精神,因为死者家属属于弱势群体,对于家属这一点情理之中的正当要求有关部门都不能给予满足,将会逼迫痛失亲人的家属走向何方难以想象。令狐副局长说:“这些都不用说了,一定要先交费,再瞻仰,你们再商量一下吧。”话说至此,多说无益,我们半饷无语,怀着沉重、无奈、失望、悲伤的心情离开了民政局,当晚即离开桐梓县,第一阶段工作暂时告一段落。

   (注:上述内容由北京市京鼎律师事务所整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