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十字架——耶穌在中國》 (內有袁相忱牧師訪問稿)]
看雲舒雲卷
·2007/3/27楢山节考
·2007/3/26 一根火中的柴
·2007年3月25日 血气
·2007/3/24Christ center
·2007/3/23海豚的信
·2007/3/22鱼静
·2007/3/21舌
· 2007/3/20本无一物的坦然
·2007/3/19忍耐与投诉
·2007/3/18救
·2007/3/17 so what
·2007/3/16祭司的谨守
·2007/3/15经纬
·2007/3/14伴
·2007/3/13神的旨意
·2007/3/12情与理
·2007/3/11活出
·2007/3/10不再平淡
·2007/3/9出发点
·2007/3/8信与不信
·2007/3/7妒
·2007/3/6缝
·2007/3/5叮咛
·2007/3/4投
·2007/3/3 无花果
·2007/3/2又一次
·2007/3/1 盐
·2007/2/28体贴
·2007/2/27心
·2007/2/26 众人
·2007/2/25 结
·2007/2/24 一小步
·2007/2/23 风景
·2007/2/22 安息日
·2月21日 快与慢
·2007/2/16 恩
·2007/2/10 space
·2月9日 没有捷径
·2007年2月5日 爱
·2007/1/24 诗
·2007/1/23 finish well
·2007/1/19 一棵树
·2007年1月16日立约
·2007/1/12 勒着
·2007/1/11 忍耐的碗片
·2007年1月9日 绮君
·2007-01-05 鲁迅和核子人
·2007-01-04给亚伯拉罕
·2007年1月2日 真犹太人
·2006-12-23 保守
·2006年12月5日 未能入土为安
·2006-12-03感恩
·2006-11-12 我虽死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字架——耶穌在中國》 (內有袁相忱牧師訪問稿)

第二集《血種》

    (解說)十字架的故事,對中國人來說,曾經是那麽遙遠,仿佛在天的另一邊。如今這故事臨到了中國,就發生在我們中間。

    1900年, 中國爆發義和團運動。188名西方傳道士和兩萬多名中國基督徒被殺害。

    此後50年間,更多西方傳道士来到中國,創立大學13所,中小學6000多間,醫院900多座。中國基督徒也增長近10倍,達70多萬。

    中國共產黨認爲,這是帝國主義文化侵略的結果,於是攆走西方傳道士,改造中國傳道人,全面推行無神論教育。

    又過了50多年,今天,中國基督徒大約有7000萬,增長近100倍!

   (十字架­——耶穌在中國)

    (解說)在1900年殉道者的血泊中,悄悄孕育了三個嬰孩,他們的名字是:王明道、宋尚節、倪柝聲。

   王明道1900年生於北京,他二十歲開始傳道,二十七歲創辦《焓臣究贰1955年,王明道拒絕放棄信仰而被捕入獄。在刑訊利誘下,他一度軟弱,签了悔過書。

   出狱后,他心裡不平安,又帶著太太重新走回監獄,儘管這一次等待著他们的是無期徒刑。20年後,1977年,王太太獲釋出獄,王明道卻死也不肯走出牢門,直到兩年後官方將他騙了出來。

   (王明道見證)我雖住在黑暗里,耶和华卻作我的光。我要忍受耶和华的惱怒,因為我得罪了祂。

   1991和1992年,王明道夫妇相繼离世。

   宋尚節生於1901年,1926年在美國拿到化學博士學位,隨即進入紐約協和神學院就讀。院長把他當成瘋子,關進瘋人院193天,宋尚節用不同方法把聖經讀了40遍。出院歸國途中,他把象徵博士榮譽的金鑰匙扔進太平洋。此後十七年間,這位人稱宋瘋子的瘦小傳道人,就像一團熊熊燃燒的福音烈火,燒遍了中國和東南亞。1944年,43歲的宋尚節像一根幹柴,燒盡了自己的生命。

   倪柝聲生於1902年, 從28歲開始,發表大量中英文著述,影響遍及中外。他在上海建立的地方小群教會,又稱聚會所,很快蔓延到各地。1949年,他拒絕出國定居,1952年被定反革命罪。1972年刑滿出獄前夕,猝死在安徽白茅嶺監獄。

   1900年大逼迫前後出生的這些人,後來成為中國本土教會的一代奠基人。

   當二十世紀下半葉逼迫的風暴來臨時,基督教再也不能像唐朝、元朝和清朝一樣被連根拔起,反而更加茁壯茂盛了。

   從俐瑪竇﹑馬禮遜﹑戴德生﹐到1900年的殉道者們﹐成千上萬西方傳道士用鮮血和生命灑下的種子﹐終於在這塊古老堅硬的土地上紮下了根。

   (《十字架》第二集: 血種)

   (毛澤東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解說)1949年執政大陸的中囯共産黨人,是一群堅定的無神論者。雖然國家憲法公開寫著宗教自由,黨的内部綱領卻是要限制、改造、最終消滅一切宗教。

   1949到1953年間,至少有幾千名基督徒以反革命罪名被處決,幾萬名被監禁。與此同時,周恩來總理三次邀請吳耀宗等基督教人士協商,發起了一場“三自愛國運動”,要求中國基督徒加入自治、自養、自傳的“三自愛國教會”,也就是割斷同外國教會一切聯係、接受共產黨一元化領導的官方教會。

   (北京袁相忱見證)我坐牢的原因,就是因為拒絕参加“三自愛國運動”。

   (廈門楊心斐見證)我觉得我很愛國。我培养的學生是全国最好的鋼琴家,很有名,甚至出國。我也没有什么违反國家法律的事情。他們就要批判我。其实最主要還是我傳福音,不参加“三自”。

   (上海謝模善見證)我跟吴耀宗,“三自”的一個領導人,我跟他是很好的朋友。意想不到,这麽要好的朋友,他要我跟他一道起來,搞三自革新的運動,我拒絕了。我也知道我這樣拒絕以後,會被逮捕起來,會去勞改,我都想到了。後來到一九五六年五月二十八號的晚上,警察、公安局的人就把我带走了。

   (廣州林獻羔見證)一九五五年九月十四日,第一次坐牢,坐了十六個月;一九五八年,就判了二十年。五八年到七八年,我出來。

   (上海李天恩見證)我第一次被捕是在六零年。主要的罪名就是因爲不参加“三自運動”。

   (解說)爲什麽這些傳道人寧可坐牢也不願意加入政府建立的“三自教會”呢?

   (謝模善見證)我們相信基督是教會的頭,任何人、團體不是教會的頭。我們相信政治和宗教完全分開。如果政教一合一的話,教會要變質,教會變成政治的工具。

   (解說)這些人對吳耀宗等三自教會領袖的基本信仰也表示懷疑。

   (袁相忱太太見證)有一天我在跟他在一起吃飯的時候,我問到他,我說:你對基督的神跡,意思是基督所行的神跡,你是什麽看法?他說:這些东西我早就把它揚棄了。

   (北京袁相忱見證)這個吴耀宗和丁光訓,都是紐約協和神學院畢業的。他們都是現代派。我們給他起名叫“不信派”。他没有信仰,我们不能跟他合作。

   (解說)不到十年,幾乎所有不肯加入官方三自教會的傳道人都進了監獄或勞改農場。

   楊心斐女士,1957年畢業於上海音樂學院,不久被捕入獄,當時她27歲,在獄中度過了20個春秋。她回憶起被捕那天晚上,爸爸正重病在身……

   (廈門楊心斐見證)我就跟我爸爸說——爸爸已经在床上了,我跟爸爸說再見,我要離開家。還有,我叫媽媽來,我們離開家以前總是要禱告一下。我跟媽媽兩個人一起禱告。一個警察站這邊,一個警察站那邊。媽媽為我禱告我也禱告。媽媽禱告說:求主憐憫我的女兒,带她平安去也平安回來,主眷顧她,與她同在。那個時候,我就離開我的家,進了勞教。

   (解說)在這信仰的冬天裡,大地冰封了,寒氣肅殺,麥子却沒有死。冰雪之下,她們在扎根,在分糵,在等待著春天的來臨。

   (北京袁相忱見證)我在监獄服刑,二十一年零八個月,是在黑龍江,与蘇聯相近,非常冷。很多人死在黑龍江。在二十一年當中,一次也沒有病過,不但不死,一次病都沒有,我知道,這個工作还没有完,在我身上。

   (廈門楊心斐見證)我們這些女犯關在一間,吵吵鬧鬧不睡覺,没有辦法睡覺,最苦就是這一點。等到她們睡下去,我一定要禱告。我禱告我要跪下來禱告,不跪下來禱告我又睡不着,又要爬起來跪,等到大家睡了以后,我再偷偷起來,跪着禱告,那以後才睡。每一天就是這樣,一直到勞改完。

   (北京袁相忱見證)在被窩裏禱告啦,在被窩裏禱告。没有聖經,有一首詩影響了我,你也知道,那就是《古舊十架》。我要高舉宣扬主十架,直到在主台前见父面。那时听祂说忠心僕人,十字架可换公義冠冕……我就唱了又唱,来鼓勵我自己。

   (解說)十字架的路,是一條用屈辱和痛苦舖成的路,走在這條路上的人,每一步都滴著自己的血和淚。

   (上海謝模善見證)我是二十三年多,這樣長的時間,我以前也想不到,要有這樣長的時間。如果一开始告訴我二十三年都這樣子,也許我也走不下去。開我的批鬥會,問我:你现在還信不信上帝了?你信不信耶穌?信就打。揪頭髮的、揪耳朵的、用拳头打的,打得倒在地下就用腳踢呀。最残忍的時候就是拉我的手銬,你信不信?信不信?就把我這個手銬子,這個銬子就在我的肉裏面,潰爛的皮肤肉裏面,陷了一半,銬子一半在肉裏面,就這樣陷在裏面拉來拉去,拉來拉去。我受不了啦,我受不了啦。我跟主禱告:主啊,我跟随你已经到了這個地步。天天批鬥我你也不得榮耀啊。我是你的僕人,是你的兒女,我天天被打被批鬥,你能够在天上得榮耀嗎?我藉著禱告,把我家裏的人全部交给主,我呢我就預備自殺了。我怎麽樣自殺呢,我戴着銬子?我就跳在炕上,从上面把電燈泡卸下來,趁著看我的兩個人出去打飯的時候,我就把電燈泡卸下來,我想用電把我觸死。可是呢,電力不够,後来人家告訴我:不是電力不够,是你手上戴的這個鐵器,戴的手銬子把這個電力分散了,所以我没有死。當我在上面觸電的時候,外面發現了:哎呀不得了!谢模善要自殺!政府把我喊了去,又把我教訓一顿:你想威脅政府,你要用自殺的方法來威脅政府啊?晚上我就在神的面前認罪,我說:天父啊,我太虧欠你的榮耀了。我怎麽勞改十二年都下來了,受的苦也很多,怎麽我想用自殺的方法来結束我的生命呢?我就不能依靠你到底麽?我太虧欠你了,我就求神赦免我。我聽到主的聲音對我說:孩子啊,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孩子啊,我的恩典夠你用的。第三次又親切地對我說:孩子啊,我的恩典夠你用的。主安慰了我。我就靠着天父的恩典,又活下來了。

   (解說)成千上萬的基督徒在監獄中接受著十字架的熬鍊,監獄外的風暴也一陣強過一陣。從1958年開始,當局以“聯合崇拜”的名義大量關閉教堂,北京66所只剩下4所,上海204所只剩下8所,廣州52所只剩下1所。霎時間,中國教會一片凋零。

   1966年,十年文化大革命開始,中國教會遇到滅頂之災。牧師被批鬥,教堂被搗毀,信徒被抄家,聖經被燒掉,連官方三自教會也不能幸免。江青說,中國的基督教已經進入歷史博物館了。

   

   (河南徐永澤見證)走在哪里,都是紅衛兵;走在哪里,都是棒子隊;走到哪里,都在盤查。有許多忠實愛主的人,只有暗暗地在流淚,暗暗地在流淚,在等候著,等候著天亮。

   (上海张恩杖見證)我記得蠻清楚的,六六年六月十六,最大的大字報寫出去:打倒帝國主義走狗、傳教士张玉培。我說:我信耶穌是不能改變的。他們說:哈,你這個花崗岩的腦袋,見上帝去了啊!他們就把我一把抓起來就拉出去。他們搭起臺來,在操場上搭了個大臺,學生都來開鬥爭大會。從這個時候開始,他們把我關進牛棚裏去了。

   (溫州章作達見證)我親眼看見那基督徒站在臺上,他們鬥他,說是迷信頭子。我们那邊有個老姊妹,她姓詹,詹天佑的詹。她到了那裏,就是呼口號:信耶穌!不怕死!就這樣。

   (河南馮叔見證)因著我信耶穌把我打成反革命,一直带上反革命的牌子,到處遊街、遊行。時常開大會批判。我們一家人都被群众批鬥,反革命家属嘛。

   (河南张荣亮見證)許多的教堂停止了,傳道人被抓起來了,甚至戴上高帽,畫上黑手,到大街逰街。誰也不敢再見誰。教会的生活完全地被破壞,被停止了。

   (解說)與此同時,一位時代強人走上了神壇。當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伴著海潮般的歡呼聲緩緩揮手的時候,他似乎已經佔有了每一個中國人的心靈和誠實。

   (紅衛兵宣言)敬爱的毛主席,我們向您保證,我們一定要做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紅色接班人。我們要跟着您,幹一辈子革命。我們要把舊世界砸個稀巴爛,建设一個無產階級的新世界。帝國主義、修正主義者妄想用和平演變,讓我們第二代,第三代改變颜色,這根本辦不到。我們一定要把伟大的毛澤東思想接過來,傳下去,傳遍全中國,傳遍全世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