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侯杰:这个圣诞不寻常——2004年北京家庭教会的圣诞晚会]
看雲舒雲卷
·8.13 吃味精的代价
·2007/8/10 风球下的小结
·2007/8/9飞
·2007/8/8饶恕,艰难地
·2007/8/7他们仍是人质
·8月6日 圣经文盲是如何炼成的?
·2007/8/6从基督门徒福音会出走的她
·2007/8/4慎
·2007/8/3回归
·2007/8/3蠢
·2007/8/2没有敬拜的敬拜
·2007/8/2大哥
·2007/8/1火热
·2007/8/1眼睛
·2007年7月26日 关于历史
·2007/7/25家人
·2007/7/23沉默与否
·2007/7/21不惧
·2007/7/20乐事
·2007/7/19翟辅民(Robert Alexander Jaffray)
·2007/7/17记录
·2007/7/15想飞
·2007/7/11未敢忘记
·2007/7/9 浓
·2007年7月7日 巴斯德式奋斗
·2007年7月4日上班了
·2007/7/1忍不住要说
·2007/7/1 回归的记忆
·2007/6/28 人蛇.黑工
·2007/6/28 树虽无言
·2007/6/27忙
·2007/6/24道
·2007/6/23 建硕07
·2007/6/21在白如雪楼的最后一夜
·2007/6/20风雨
·2007/6/18书游
·2007/6/16放手
·2007/6/13 Grace
·2007/6/12松
·2007/6/9眼睛的故事
·2007/6/8骆驼屎
·2007/6/7上山下山
· 2007/6/6破口
·2007/6/5未能安睡时想到的
·2007/6/4恩
·2007/6/2守护
·2007/6/1择
·2007/5/31莲雾的诠释
·2007/5/30沉默
·2007/5/29算不得
·2007/5/28杂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侯杰:这个圣诞不寻常——2004年北京家庭教会的圣诞晚会

   

   侯杰:这个圣诞不寻常——2004年北京家庭教会的圣诞晚会

   怎么也没想到2004年的圣诞平安夜是这样度过。中午接到朋友电话,几个家庭教会的朋友要在东四十条附近的一个礼堂组织一个平安夜文艺演出,请我参加。下午当我要出门的时候,忽然又接到电话,地点改在了位于丰台镇东大街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礼堂。演出的当天通知更改地点,这是我所经历的活动组织的奇迹。据说参加这个演出聚会的有千余人,要在半天的时间内通知这千余人改换演出地点、又不引起混乱,对于组织者来说,这是个考验。在赶往八一礼堂的路上我还抱怨:没见过这么组织活动的,当天更改地点当天发出通知;组织如此无方,简直不可思议。

   

   朋友通知说,八一礼堂是丰台镇东大街上标志性的建筑,宏伟的门脸、高高的台阶、宽大的广场,加上霓虹灯,在东大街上是很抢眼的建筑。但是,我们赶到朋友指引的位置却没看到什么抢眼的建筑,经向人打听,才发现路边一个铁栅栏后的黑漆漆的一片空地和一个黑乎乎的建筑,一点灯光也没有,和周边的海鲜火锅饭店和军队招待所耀眼的霓虹,成排的车队形成明显的反差。──八一礼堂在停电!而且是整条街上唯一一个停电的建筑!

   人们默默地走上台阶,进入礼堂前厅,按亮手机背景光做照明,摸索着在义务服务人员的引导下,走进礼堂,寻找座位。落座之后,我才发现,礼堂不仅没有电,而且没有暖气,整个礼堂里冷飕飕的。猛然间,我明白了当天更改演出地点的原因,也明白了八一礼堂停电的原因,更明白了在这漫天皆白的平安夜里、礼堂没有暖气的原因──因为这是个非“三自”基督教会的聚会。立时,心中对演出活动组织者的责难变成了钦佩:他们一定是遇到了难以想象的刁难,才在演出当天紧急更换演出场地,在1天的时间内成功租用到新的场地,并在极短的时间内通知所有的教友到位。对变故做出如此快速的反应,你只能赞叹他们的组织能力和应变能力之强。同时,我也对出阴招刁难者充满鄙夷:在演出当天通知演出的组织者更改地点,又用停电、停暖气来刁难,未免太小家子气了!

   

   黑暗中,平安夜歌声响起。歌声中,台上的合唱队和台下的人群晃动着打开了背景光的手机,相互应和。台下的人们看不到台上合唱的人群,也看不到指挥的身影,但是,台下的人们和台上的合唱队形成和谐的共鸣。一曲唱罢,几束照明光忽然照射到台上,每一束照明光都是3、5个手电筒捆绑在一起组成的。手电照明光中,主持祈祷的年轻牧师走上台,领着大家做祈祷。据介绍,年轻的牧师毕业于神学院。

   他的声音极富穿透力,在没有扬声器的礼堂里,竟能让在座的人都能清晰地听到他的布道声。他的布道坚定沉着,有条不紊,极富感染力,丝毫没有因为场地条件的恶劣而有丝毫的慌乱。他说,一直以来他有一个期望能做一次烛光布道;今天,在这个平安夜晚,竟然由于某种原因成就了他主持一次手电光布道的机遇。

   

   说实话,这是我所见到的唯一以手电筒做舞台照明光的晚会。这在八一礼堂的演出史上,恐怕也是空前的。某种势力对晚会的刁难没能阻止晚会的照常举行。在手电筒照明光中,舞蹈《耶稣》、赞美诗合唱,一切都按照事先的程序有条不紊进行。其间,我观察了一下整个礼堂,1,500人的礼堂几乎座无虚席。朋友介绍说,这是3个家庭教会共同组织的活动,而且这3个家庭教会的共同点是年轻人多、受高等教育的多。从演出现场看,基本和介绍相吻合。

   

   我不知道,基督教在知识化的青年一代中传播的程度如何。但是,从这些青年人对主的赞美、对危机的应变及处理,我明确感到他们内心的平和、充实、宽容与坦然。仅就这个演出而言,面临着如此多的刁难,大家并没有在心理和情绪上受到任何影响,大家都坦然从容地应对着眼前的手电筒和冷飕飕的风。我甚至没有听到对这些的抱怨,似乎一切都是那么地自然。是的,当青年的舞者在冷飕飕的礼堂舞台上再现耶稣受人嘲讽、受人鞭笞、受人戏弄,直至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时,大家在礼堂里所遭受的一切困难同耶稣比,又算得了什么呢?然而,这种忍耐、这种平和决不是人们一般所说的逆来顺受。从他们的平和心态,从容镇定的态度中,我感受到一种力量,一种鄙夷世俗的力量,一种能摧毁一切邪恶的力量。(2004年12月25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