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2005/7/25閱報:中國的病]
看雲舒雲卷
·2007/7/11未敢忘记
·2007/7/9 浓
·2007年7月7日 巴斯德式奋斗
·2007年7月4日上班了
·2007/7/1忍不住要说
·2007/7/1 回归的记忆
·2007/6/28 人蛇.黑工
·2007/6/28 树虽无言
·2007/6/27忙
·2007/6/24道
·2007/6/23 建硕07
·2007/6/21在白如雪楼的最后一夜
·2007/6/20风雨
·2007/6/18书游
·2007/6/16放手
·2007/6/13 Grace
·2007/6/12松
·2007/6/9眼睛的故事
·2007/6/8骆驼屎
·2007/6/7上山下山
· 2007/6/6破口
·2007/6/5未能安睡时想到的
·2007/6/4恩
·2007/6/2守护
·2007/6/1择
·2007/5/31莲雾的诠释
·2007/5/30沉默
·2007/5/29算不得
·2007/5/28杂记
· 2007/5/27真利益
·2007/5/26无法何西阿
·2007/5/25许多
·2007/5/17-18起伏
·2007/5/16好牧人
·2007/5/15一年祭
·2007/5/14鼓劲
·2007/5/13十五支
·2007/5/12情愿
·2007/5/11 4P为戒
·2007/5/10 雅歌上邪
·2007/5/9立下文字
·2007/5/8月话
·2007/5/7 自我诠释
·2007/5/6听
·2007/5/5未知与必知
·2007/5/4五四的思想
·2007/5/3此时彼时
·2007/5/2何方
·5月1日 信与不信
·2007/4/30显明
·2007/4/29自我小警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5/7/25閱報:中國的病

   在W國時,認識了一名來自潮汕的年青人.他說自己以前試過在國內發生交通意外,被送到醫院途中,什麼貴重東西都給救護車上的人拿走了。他說幸好家人送錢來醫院送得快,不然可要在醫院中吃苦頭了。

   這位年青人憶述目睹有一病人,就是因為沒錢,所以連麻醉藥也沒上的時候,就給做手術把支撑物拔掉。

   我無法想像那種的痛,正如我無法明白中國的醫療制度為何一定要送”紅包”才得治,正如今天在網上看到一宗東北女孩在北京被延治,以致含冤離開人世的故事。  

   曲美娜,十九歲,她與朋友今年六月剛到北京打工,雖知這位美麗的姑娘,當晚就因在大排檔吃飯時,拒絕流氓調戲而遭刺傷。她身中兩刀,傷及肝、腎、十二指腸、小腸及兩根肋骨,手術中一側腎被摘除。

   北京晚報的記者用粗黑體寫道“ 7月8日,由於資金問題,曲美娜從重症監護病房轉到急診大廳的臨時病床。”

   是的,就是因為她的貧窮,因為她的“資金問題”,只能轉到臨時病床,但那時她是剛做了大手術十來天而已。

   7月12日,在北京晚報的關注下,兩天內曲美娜陸續接到社會各界捐款6萬餘元。

   7月14日,當記者親手扶著美娜的病床將她送入外科病房時,她的臉上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8天后,美娜離開了人世。

    ────────────────────────────漂亮女孩北京遭調戲被刺 睜著雙眼離開人世

   2005年07月22日 北京晚報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forum.xinhuanet.com/detail.jsp?id=20619134

      本報訊 (記者 劉琳) 昨天下午4時20分,19歲的曲美娜把她所有的夢想,永遠地留在了北京。離開人世的時候,她的雙眼仍沒有合上。她再也沒有機會告訴我們,來北京時她帶著怎樣的憧憬;在經歷了所有不幸後,她究竟有沒有失望……

      最好的藥仍無法止血

      昨天下午3時,記者來到重症監護病房外,美娜的父親和同學們都在現場。記者透過監控視頻看到了躺在病床上已經重度昏迷的曲美娜,她的臉上戴著呼吸面罩。美娜的同學們全都哭了,聲聲呼喚令人為之動容:“娜娜,你要堅持住!你說過等病好了和我們一起回東北,你不能就這樣一個人走了……”“娜娜,你能聽見爸爸說話嗎?能聽到就搖搖手。”美娜的父親強忍住就要奪眶而出的眼淚說。病房中的護士透過麥克風告訴他:“孩子沒有反應,聽不到說話。”

      美娜的主治醫生說,曲美娜的各項生命體徵十分微弱。“血仍然止不住,我們用了從巴西蝮蛇蛇毒中提取的止血藥都無法將血止住,這已是最好的止血藥。內臟大出血和腹腔炎症正在威脅著她的生命。”因為美娜的血壓不斷下降,醫生隨後關閉了監控視頻。

      最後一句話是“爸爸”

      美娜的父親幾度哽咽不語,流著淚說道:“自從她媽媽去世後,我一個人拉扯她長大,如今孩子長大了,可沒想到……這孩子坑了我了。”

      下午4時許,醫院緊急打來電話告知家屬:“孩子病危,馬上趕到病房。”守在醫院門口的曲先生立即跑向了位於5層的重症監護室,然而他還是沒能見到女兒最後一面。醫生說,醫護人員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全力搶救,仍然沒有挽留住美娜年輕的生命;下午4時20分,美娜平靜地走了。

      美娜的父親聽後雙手抱頭匆匆走出病房,隨後走廊的拐角處傳來一陣哭泣聲,他痛哭失聲地說:“她昏迷前,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就是小聲叫了我一聲‘爸爸’……”

      穿上最後一身漂亮衣服

      下午5時,美娜的父親匆匆到醫院附近的商場,為美娜買了一身漂亮的休閒服。“孩子生前就愛穿休閒服,就讓她按自己的心願走吧。”

      5時30分,美娜的父親為女兒換上了新衣。“娜娜,放心地走吧,不用擔心爸爸的後半輩子。”美娜的父親久久地凝望著女兒依然年輕美麗的臉龐,說什麼也不讓護工就這樣將美娜推入冰冷的冰櫃中。目前,美娜的遺體正等待警方屍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