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油油飯]
蔡楚作品选编
·人的权利
·礼拜堂内
·转移
·古隆中
·M像速写
·古长城
·荒凉
·岁月
·星空
·致岸
·黄色的悲哀
·微笑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答明辉兄
·再答明辉兄
·献给『野草之路』
·怀 想
·别 梦 成 灰
·致 大 海——流星的歌
·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油油飯

    油油飯是一種極鮮美的米飯﹐是我少年時期夢寐以求的佳餚。

   六十年代初期﹐鄰家的小伙伴如果端一碗油油飯在我身邊游走﹐我會饞得青口水長流﹐恨不得搶過碗來吞入腹內。

   記得是六一年三月初﹐我就讀的成都工農師範學校﹐舉校下到成都近郊的龍泉公社八一大隊去幫助農民春收春種。

   那時候﹐糧食﹑蔬菜﹑副食品﹐甚至鹽都是限量憑票証供應的。民眾中傳言說﹕“除了自來水不要票﹐其它都要票。”

   我們學生每人每月定量供應大米或麵粉30斤﹑(強制性“節約”2﹑5斤﹐故只剩下27﹑5斤)肉類半斤﹑菜油3兩﹑加上每人每天配給半斤蔬菜﹐如果說短期內用限量的食品來維持生命﹐這些配給還算勉強。但時間一長﹐由于缺乏副食品﹐年輕的生命要成長﹐就顯得營養不足﹐尤其不能進行大運動量的體育訓練或勞作。

   民以食為天。糧食﹑蔬菜原本產自農村﹐但那時地裡的草比麥子高﹐既然由糧店菜店配給了﹐就需要由城里往鄉下拉。送食品的工具是板板車﹐每週送2---3次﹐每次重量幾百斤不等。距離﹕到八一大隊單程約25公里﹐去路由城里到山上全是上坡的碎石路﹐還有5公里鄉間小路﹐道路崎嶇不平。由16歲左右的學生來承擔這樣的任務﹐其艱巨的程度是可想而知的。

   然而﹐命運選擇了我和劉元知同學。班上幾十個同學﹐男生不上十人﹐因此﹐我們義不容辭。一個月下來﹐以我1﹑72米的個頭﹐體重竟降至89市斤﹐雙腿開始微微發腫﹐拉起車來已感到力不從心。

   4月3日是我的生日﹐當天又要送食品。母親知道後﹐頭天晚上從家裡趕到學校﹐給我送來一個月牙形的鋁合金飯盒。那是一個有提手的雙層飯盒﹐上層裝菜﹐下層裝飯﹐據說還是父親在成都軍校時的軍用品﹐結實而美觀。我打開一看﹐上層是兩個雞蛋和一些菜﹐下層則裝滿了我夢寐以求的 油油飯。母親囑咐我不要馬上吃掉﹐要待到明天半路上﹐快到大面舖時再吃﹐因為大面舖的坡陡長﹐吃了可增添些力氣。

   那時﹐我並不懂得油鹽柴米的艱辛。但是﹐我知道當時每家人吃飯已經不是一鍋煮﹐而是流行蒸飯。因為蒸飯可以一人一個器皿﹐把每人的定量分開達到互不相涉。一家人為吃食的多寡而爭吵打架的情況﹐已經屢見不鮮。況且﹐我的配給在學校﹐而母親與弟妹們的配給在家中﹐為這兩個雞蛋和一盒 油油飯﹐母親不知道又要忍飢挨餓多少天﹗望著母親離去的背影﹐我的淚水不禁奪眶而出。

   六一年八月﹐學校從鄉間撤回。走時﹐我所在的生產小隊只剩下三戶沒有餓死人的完整人家。一戶是小隊長家﹐一戶是單身的會計家﹐另一戶則是“跳神”的觀仙婆母子倆。我親眼目睹農民們喝大鍋清水湯度日﹐親眼目睹每日新墳疊舊墳的悲慘景象﹐使我逐漸明白了社會與書本和報刊的距離。

   許多年過去了﹐每當母親的祭日或我的生日時﹐我總要想起那盒 油油飯﹐母親離去的背影又清晰地浮現在我的眼前﹐我的淚水總是潸然而下。雖然﹐以現今的眼光看﹐油油飯不過是非常簡單而粗糙的米飯﹐因為它只是用少許豬油和醬油與米飯拌合在一起的簡易食品。但在那個年代卻是一種佳餚﹐居然佔據了我少年時的夢。

    油油飯是那個荒唐年代的見證。油油飯是母愛的餽贈﹐伴我在漂泊的生涯裡堅韌前行。

   

   2003年2月27日於LAKE TAHOE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