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蔡楚作品选编]->[郭飞雄:我已出狱(图)]
蔡楚作品选编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蔡楚:倒习文章可能是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产物
·参与网主编蔡楚关于因习近平公开信被黑客攻击的声明
·蔡楚的手机和家庭座机受到每30秒一次的骚扰攻击(中英文)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蔡楚:裸体人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蔡楚:“卧底”董麻子
·蔡楚: 我被“野鸭子”抓捕的一夜
·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蔡楚:一首題在骨灰盒上的詩
·蔡楚:一张老照片—纪念老友张友岚(多图)
·蔡楚:油画《人》凸显毛氏红卫兵的血腥化恐怖化(图)
·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蔡楚:一位抗战时期儿童保育者的悲惨遭遇——纪念贺婆婆(图)
·蔡楚: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图)
·蔡楚:抢粮(多图)
·蔡楚:雅壶(图)
·蔡楚:在美闻鸡鸣(图)
·蔡楚:纪念贾题韬老师(图)
·蔡楚:追寻的灿烂——记邓垦二三事(多图)
·蔡楚:祭母文(多图)
·蔡楚: 吹泡泡的七彩年代和蒲公英的约定(多图)
·蔡楚:陈云飞被判刑,想起四川刘师亮(多图)
·蔡楚:成都《志古堂》传人的遭遇—纪念五姨妈和大表哥(图)
·蔡楚:“八酒六四酒” 我的故乡
·蔡楚:我所知道的刘晓波(图)
·蔡楚:中国地下文学与查禁——简述我参与的两个地下文学群落
·蔡楚:秋 (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不死的流亡者》(组图)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剧本:撕裂长夜的闪电
·京新、新和成两药厂污染调查:新昌县委宣传科长的“威胁”和绍兴市长的拒绝采访(组图)
·首届林樟旺案北京研讨会照片一束 (图)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春節,有人是這樣度過的、、.(组图)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 孩子们注视着我们的国旗庄严升起……(组图)
·太石可能就是民主化的小岗(组图)
·太石村核实罢免签名现场(图片新闻组图)
·【特警袭击太石村,48人被关押】(图)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事件(组图)
·郭飞雄被拘押在番禺看守所,呼吁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图)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组图)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组图)
·重庆一破产国企老工人:市长峰会民怒歌(组图)
·下岗工人施晓渝被重庆警方带走,请大家密切关注(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图)
·持续关注郭飞雄、施晓渝两位义士的安危!(图)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图)
·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在四川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飞雄:我已出狱(图)

   
   (博讯2005年12月28日)
   
   
郭飞雄:我已出狱(图)


郭飞雄先生

   
   
   
    (2005年12月28日)
   
      我于2005年12月27日下午4时被番禺区公安分局正式释放。之前,番禺区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向我宣布了《不起诉决定书》,上称我之“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名属实,太石村民长期占领村财会室,全系我一手指使、指挥、操纵;但情节轻微,不需判处刑罚。
      在12月27日当天,我和被关押的太石村民先后都被释放,毫无疑问,这是国内外正义舆论的胜利,是中国大陆自由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的胜利,也是中国各级政府内部开明派、改革派的胜利——但却是极少数从中央到地方的黑恶、僵化、极权势力的一次不小的失败。他们那套“扼杀在萌芽状态”的镇压方略已经不中用了,我们已经找到了它的克星,这就是——公开、合法、温和、担当、本土、底层、渐进、有序的维权运动。
      最近一年以来的时势业已证明,中国大陆维权力量正走上了一条模拟血酬、受难兴起的道路,自西方取经而来的自由主义业已与中国本土孔孟岳文的壮烈传统嫁接,这一代自由民主的信仰者将仿效基督徒征服罗马帝国的经验,去征服中华极权帝国。我们的目标非常明确:象“太石模式”昭示的那样,在中国大陆推动“法治下的政治改革”,渐进、有序地实施宪政民主。我们的手段也非常明确:“非暴力、无敌人、不流血”地扩张公民权利运动。
      但是,这些真诚的、表里如一的温和取向并非没有约束条件,约束条件之一便是:那些黑恶势力不要做得太过分,有些界限是你们绝对不要越过的。而且,只要你们真诚悔改,自由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的大门从来不会向你们关闭。
      经过此次炼狱,我的念头没有任何改变,温和依旧,坚决依旧。我将继续尽一己之力,去推动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进程。
      在此,我要向所有声援和支持我的战友们,各界朋友们,国内外媒体朋友们表示真挚的谢意。我的亲身经历让我一再感受到:全人类的心灵都是相通的!
   

附录一:无忧歌

   

郭飞雄(作于2005年10月26日晚,番禺看守所658仓)

   
    人生至险,唯战与囚。极端考验,方成风流。
    南国维权,陷入魔手。虎狼凶猛,罗网密周。
    我谓大乐,人谓我忧。歌咏言志,以记血酬:
    避食禁水,胃摧肾伤。地狱之火,炼铁成钢。
    哲学专业,研习死亡。绝命咸味,提前品尝。
    淡若平素,剑影刀光。英雄美学,于斯显彰。
    我性直道,至烈至刚。过刚易折,以烈补将。
    烈则升华,刚武飞扬。雄奇二重,奔腾弛张。
    虽至绝地,心无杂质。啸傲斗室,韵味自知。
    狂飙进取,步入沉静。不朽之业,从兹而始。
    梦见先人,老屋重聚。黄酒一碗,惜哉未饮。
    孔孟圣经,赖以立身。何忧何惧,已达天命。
    刚柔相摩,祸运互生。烈士不死,后起者胜。
   

附录二:关押期间简况介绍/郭飞雄

   
      9月13日下午,我在广州市区内一家网吧被番禺区国保抓走,当晚即被刑事拘留,关押在番禺区看守所658仓,在头三日内,法律文书和刑拘理由便换了三次。
      自9月13日至11月10日,我一直处于绝食绝水状态,总共59天。办案单位广东省公安厅和番禺区公安分局有意不将我送到医院治疗,由看守所卫生室长期用打点滴和竹筒灌食的方式维系我的生命,先是三日两次,后渐渐改为三日一次。其间约在9月21日左右和11月上旬两次出现了一些危险,到11月10日被送到羁押医院抢救时,体重约为108斤左右,比进所时的148斤减少了40斤左右,回到了高中时代的体重。
      我长期坚持绝食绝水的目的,首先是对中国大陆正猖獗一时的黑恶强权乱捕无辜的恶行表示坚决抗议;同时,我也考虑到,我坚持的时间越长,引起外界的关注越大,对被抓的村民的帮助可能就会越大;对于我们这些愿意献身于民主自由事业的人士来说,坐牢和判刑算不了什么,那是一种光荣。但会有更多的年轻人受到我们壮烈举动的激励,起而加入维权运动和自由民主运动。
    在我的理解中,为道义而绝食,是一种献身性行为,绝非所谓“自伤自残”可比拟。我从来不搞任何小动作,从来光明磊落,步向危险的过程渐进、透明、清晰、可控。我的义烈追求与对生命的热爱并行不悖。
      同上次在北京一样,办案人员未能从我这儿掏走一个字。
      9月25日晚,广东省公安厅对我实施了行刑逼供,使用极为肮脏的语言对我进行人身侮辱,并对绝食绝水已达半月、身体摇晃的我开大空调,以图冻伤我,意在摧毁我的意志。第二日我即向住所检察官举报,并当众斥责这些行刑逼供者。不久行刑逼供即告中止。
      11月10日晚,羁押医院对我实施鼻饲,次日上午我被迫终止绝食绝水。从11月12日凌晨至12月27日释放前,我一直处在武警战士们24小时的看管之下。
      现在身体基本健康,只是稍稍虚弱一些。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Modified on 2005/12/28) (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