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武汉病毒是“中国制造”的拳头产品]
谢选骏文集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武汉病毒是“中国制造”的拳头产品

谢选骏:武汉病毒是“中国制造”的拳头产品
   
   毒品的制造者——生产者、运输者、贩卖者,是有罪的。但是,毒品的消费者、吸食者、纵容这,也同样有罪。没有后者的“合作”和助纣为虐,前者的“邪恶”与阴谋诡计是无法得逞的。
   
   《肺炎疫情:iPhone、手游、贺岁档,疫情如何影响消费生活》(BBC 2020年2月6日)报道:

   
   “世界工厂”发生了新冠肺炎疫情,对整个世界的经济运行都将产生影响。作为生产者,中国制造业产值约占全球的30%;作为消费大国,2018年中国出境1.5亿人次,在境外买单1200亿美元。这样一个经济体的经济活动因疫情而冻结,对整个消费市场带来的冲击,已经显现。经济学家和分析师预测,中国GDP增速将下跌至5.6%,甚至跌破5%。GDP数据之外,一些消费市场的数字可能更容易被感知,对于另一些行业而言,甚至因祸得福,因疫情而大幅增长。
   
   70亿元票房——“颗粒无收”的电影贺岁档——过去一年多,中国电影行业刚刚经历查税风波和资本退潮,不少影视明星无戏可拍,在网上参与直播卖货。2020年春节的贺岁档本该是电影业打翻身仗的时候。1月初,中金公司根据往年数据推测,贺岁档票房增幅有望达到5.3%-29.5%,实现62.1亿元-76.4亿元的收入。然而,疫情来袭,原本争夺贺岁档“肥肉”的七部影片先后宣布撤档,70亿元的票房收入消失,行业还要承受前期宣传发行成本。
   
   七部影片之一的《囧妈》,撤档后,作为应对措施,转手6亿多元把影片卖给了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用户可以在字节跳动旗下的视频平台免费收看。此举引发影院的强烈不满,因为前期院线为这部影片投入的宣传成本,为别人做了嫁衣。不过,分析人士认为,这为中国的互联网流媒体颠覆传统影视行业开创了先例,可能是本次疫情一个意料之外的副作用。
   
   400万部iPhone——分析师预测苹果一季度销量下滑——贸易战中,苹果躲过一枪,美国针对中国制造的手机等产品的25%关税被一再延期,最终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签署后取消。这家制造基地在中国的美国公司,因此经历了一个收获季——2019年第四季度,苹果出货量达到7380万部,反超华为和三星,夺得全球第一。
   
   然而,由于疫情凶猛,iPhone在销售和生产两端都面临挑战。在销售端,苹果决定关闭中国大陆地区全部42家苹果直营店至2月9日,预计2月10日重新营业。同时,苹果还关闭了在中国大陆的所有办公室、零售店和呼叫中心。在生产端,行业分析师郭明錤称,苹果将在2020年一季度推出一款低价iPhone,进一步深化在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市场的市场占有。《纽约时报》报道,疫情将对这款本应该在2月量产的机型的生产将受到疫情的冲击。
   
   iPhone的代工企业富士康宣布在河南和上海的两家工厂将延迟到2月10日复工。路透社称,如果届时无法复工,iPhone将面临缺货。郭明錤直接发布报告预测,因为疫情冲击,对2020年第一季度iPhone出货量的预测下调了10%,至3600-4000万部。发愁的不仅仅是苹果,整个智能手机行业70%左右的手机都是在中国制造,而作为劳动密集型行业,如果冠状病毒疫情严重,将为整个行业带来压力。全球调研机构Strategy Analytics预测,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将比预期减少2%。
   
   3188只股票跌停——节后开盘即股灾——2月3日,是中国春节假期后第一个交易日,疫情的阴影依然笼罩。刚一开盘,近3000只个股跌停,上证指数低开8.73%,创造了中国股市23年来的纪录。最终,当日收盘后,沪指跌7.72%,深成指跌8.45%,两市合计跌停的股票达到3188只。其中,物流行业、文化旅游行业,以及刚刚经历了惨淡贺岁档的影视行业表现惨淡,大范围跌停。
   
   值得注意的是,在一片“跌跌不休”之中,当日有84只股票逆市涨停。几乎全为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材公司。特别中的特别是泰隆药业、人民同泰、哈药股份、珍宝岛,这四家企业因为生产的中药双黄连制剂意外走红而涨停。双黄连走红源于1月31日晚,中国官媒报道,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官媒背书下,第二天全民疯抢双黄连。其后,对于双黄连是否真的有效质疑声不断,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公开称,不要把双黄连视为治疗和预防新冠病毒肺炎,疗效还没有得到确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质疑声并不妨碍相关股票逆市涨停。
   
   中国大陆赴澳门游客大幅缩减——往年的春节,澳门的赌场和景区常是人头攒动的景象,今年却换了光景。根据澳门官方数据,今年春节七天假期,有14.9万内地游客赴澳门,同比下跌83.3%。澳门的酒店入驻率也从往年超过九成,跌至五成。新澳门博彩员工权益总裁赵克劳(Cloue Chao)称,澳门赌场客人数量已降至正常时期的10%左右,即使关闭赌场对经济也不会产生明显的负面效应,但可以保护员工。澳门特首贺一诚随后称,2月4日澳门确诊的第9例感染者在博彩企业工作,因此从2月5日开始博彩场所暂停营业半个月。
   
   澳门由于高度依赖旅游业,世界旅游及旅行理事会(WTTC)称旅游业带来的收入占澳门国内生产总值的30%左右,位居全球第三。对中国而言是整个旅游行业的冰封,中金公司称,目前,国内旅游已处于基本停滞状态,1月26日,文化和旅游部要求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旅游产品。根据ING forecast预测,疫情将使全球旅游行业下降三成。
   
   单日20亿元——除夕当日破纪录的手游——分析人士指出,中国最流行的手机游戏,在疫情封锁中迎来大丰收。手游《王者荣耀》在1月24日除夕当天峰值流水高达20亿元,去年同期为13亿元,同比攀升约50%。中文媒体报道,经过数据粗算,多位证券公司分析师表示,整体来看,重度头部游戏产品2020年春节当月月流水环比增长可能在20%-40%幅度。
   
   除了医药产业外,“宅家经济”是疫情封锁之中的另一收益行业。包括远程办公、远程医疗、在线教育、电子商务、无人配送、网络游戏等。比如,远程办公软件钉钉就表示,在2月3日一天全国有全国上千万家企业、近两亿人在家办公。早上9点,钉钉视频会议功能迎来历史流量高峰。此后一度出现网络限流。
   
   17年前的非典疫情,因为全面阻隔人员流动,使很多经济活动转移到网上。当时初创仅四年的阿里巴巴受益巨大,由于传统渠道受阻,当时阿里的主要的B2B业务飞速增长,甚至在非典疫情严重的5月10日,推出了针对个人用户的淘宝网。
   
   谢选骏指出:愚蠢的英国人,怀着一种隔岸观火的惬意欣赏着武汉病毒席卷中国大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英国自己很快就将成为武汉病毒的消费大户,在全球名列数一数二的鳌头!武汉病毒是“中国制造”的拳头产品,而英国吸血鬼首当其冲!
   
   《肺炎疫情: 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说法有无科学根据?》(BBC 2020年4月17日)报道:
   
   有报道指美国国务院外交电报显示,美国使馆官员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生化安全存有疑虑。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面对记者询问时回答,美国政府正在就新冠病毒的来源进行彻底核查。那么,新冠病毒可能是从实验室泄露的这种未经证实的说法是否有科学根据呢?
   
   外交电报说了什么?——美国《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报道引述美国国务院的外交电报指出,美国科学外交官多次前往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并曾两次警告武汉病毒研究所存在安全隐患。文章说,美国官员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生化安全和管理存有疑虑。文章还说,美国外交人员担心武汉病毒研究所对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的研究可能会引发新的类似萨斯(SARS)的大规模传染病。报道说,外交电报内容助长了美国政府最近关于新冠病毒是否可能源自于武汉病毒研究所或其他病毒实验室的讨论。
   
   美国有线电视福克斯新闻(Fox News)也有相关报道称,病毒最初是自然形成的,从蝙蝠转移到人类身上,而“零号病人”则是一名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工作人员。报道宣称,虽然病毒并非中国制造的生化武器,然而却是中国企图在病毒研究上赶超美国的结果。
   
   特朗普说美国政府正在就新冠病毒的来源进行彻底核查
   病毒研究所安全标准如何?研究病毒和细菌的实验室遵行一种名为“生物安全等级”(BSL)的标准系统,该系统根据研究的病毒或细菌的种类,以及病毒或细菌泄露的危险性分为四个安全等级。
   
   生物安全一级(BSL-1)是最初级的,实验室研究的是对人类没有威胁的生物制剂。生物安全四级(BSL-4)是研究最高危病毒的顶级实验室,这里研究的都是最危险的病原体,而且没有有效的疫苗或治疗特效药,例如埃博拉病毒,青猴病病毒(马尔堡病毒),天花病毒,等等。
   
   生物安全等级是国际化标准系统,但有些地方存在差异,例如俄罗斯的病毒实验室分级刚好相反,一级是最危险病毒,四级是最初级,但除此之外其他标准相同。
   
   不过生物安全等级并没有任何国际条约强制规定。英国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生物安全专家兰佐斯(Filippa Lentzos)表示,如果某国的病毒实验室参与国际项目,就必须符合国际化的生物安全等级;如果要提供病毒检测,也必须符合国际标准。
   
   武汉病毒研究所曾经与美国研究机构协作,也接受过美国的拨款。美国外交电报建议美国提供更多协助,提高安全标准。
   
   病毒实验室遵循生物安全等级有哪些安全纰漏隐患?——《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并没有提供具体的安全纰漏或失误信息,但是一般来说,处理生物制剂的实验室可能的安全纰漏主要有几种。据兰佐斯表示,可能发生安全纰漏的包括进出实验室的权限、研究和技术人员的培训和在职训练、登记操作、病原体详细目录盘点、意外通报机制和危机处理程序等。
   
   人为疏忽无法避免,生物安全级别较低的实验室发生人为疏失的情况,和安全级别高的相比要多,而且很多小的差错并没引起媒体大量报道。不过,达到生物安全四级的实验室数量并不多,全世界据信大约只有50个实验室属于这类最高级别的实验室,其中就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
   
   病毒是由实验室泄露的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从武汉爆发之初,就有许多关于新冠病毒来源的网络传言。
   
   其中一个早在一月时就出现的阴谋论指,新冠病毒是人工研发的生化武器,但是科学界多次否定这个说法,并指科学研究得出新冠病毒来自动物,最可能是蝙蝠。
   
   即使不是人工制造的生化武器,培育病毒也可能被用于基础科学研究的用途 上,例如研究病原体致病的能力,研究病毒未来变异的情形。但是美国加州的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对新冠病毒基因组的研究报告说,比较了现有的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可以确定,SARS-CoV-2是源自于自然发生的,没有迹象显示是人工培育制造出来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