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香港雜事》42.要是有一支槍……]
王先强著作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谁在颠覆中共
·香港人也宣讲爱国爱港
·这样的老司机╱散文
·瘟疫大温床
·邓小平独孙从美国回中国做官
·习近平在重庆那边吹的风
·怎么正衣冠,如何治治病
·逃生无门
·方向盘上的一滴泪/散文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官课搬上天,民童入学难
·香港人在走曼德拉等人的路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一、富人家庭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二、寻常百姓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三、社会变更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四、错综复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五、一塌糊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六、各走各路
·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七、重大事件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八、游行示威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九、美好在前
·香港的乱
·烧香拜毛泽东神龛
·害人杀人又遭害遭杀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中共在审判中共
·台钟╱散文
·香港怎么动乱
·占中冲击中共
·习近平的头很痛
·百姓的冤,知多少
·一棵小草╱散文
·一棵小草╱散文
·遍地皆「獨」
·習近平要打仗
·習近平在找死
·金正恩的「殘暴」和殘虐「」
·新疆的恐襲與香港的暴徒
·中共怎反安倍晋三參拜靖國神社
·製毒村與製毒國
·孤獨老人/散文
·中共于歲暮的特別關照
·戰爭開打,共軍必潰
·嘴邊的人民值幾錢
·軍隊不向民眾開槍
·赴死與砍人
·台灣人的驚覺
·習近平自己打自己嘴巴
·舉牌.聚眾.犯罪
·維人骨頭硬
·「果斷措施」怎「果斷」
·中共何以抓高瑜
·杭州餘杭區民眾抗暴
·抹黑博訊愚不可及
·習近平反恐
·中共反恐開新局
·淺談中共垮台前提
·香港人等着給人任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雜事》42.要是有一支槍……

   
    在香港,我认识了一个国民党老兵,姓韦,我叫他韦伯;讲起籍贯来,他也可算是我的乡邻。他的经历颇具传奇色彩,是个诙谐百出的小人物;他跟我很有得谈的,相互之间建立了很深的感情。我曾为他写了篇小文:《国民党老兵》,刊在网上。不过,后来,我可是好长时间见不到他,经查探,才得知他已经谢世,走了。我翻出那篇小文来看,他的音容笑貌,又跃然如见,历历在目,饶有情趣。我对小文略作增删,抄录在这里,以资对他追怀、纪念。──香港或许还很有一些这样的小人物!
   * * * *
    我有个乡里,住在隔邻楼;在屋邨的公园里,我们相见,相熟,讲谈甚欢。他当过国民党兵,如今快九十岁了;综述他的一生,最煊赫的是年轻时曾当过几个月蒋介石的护卫兵,日日夜夜跟随蒋介石出出入入,一时无两;最倒霉的却正是因护卫兵之事,而蹲了二十多年共产党的牢房,备受折磨,苦不堪言;几个月的荣光,换来二十多年的黑暗,令人唏嘘。他当下已是个吃闲饭的人。
    我每一次见到他,都只听得一句愤愤的话:要是有一支枪,我就打回去!他以国民党老兵自居,尽显军人本色,似乎仍然主动的肩负光复重任。看来,他又并不闲着。


    倘若他真的打回去,那可了不起,是件大事,震天动地的;我倒想沾他的光,跟在他后边,也去看看那个光景,或有机会,便也随便露一手,纪录点实情,权当一次记者,炫耀一下,吐气扬眉一回。然而,他虽然尚算健康,可毕竟是老态龙钟了,能打回去吗?莫说有一支枪,就是给他一架飞机一颗原子弹,他也该是莫能为力了。一个老朽,走路都艰难哩!
    因之每一次,我都只是报以一笑。
    你笑甚么?要是有一支枪,我就打回去!他还是认真的说。
    一天早晨,太阳还没有出来,可天是大亮了,一阵风吹过,树木花草就轮番的晃动;屋邨边偌大的花园里,散布了一班人,在跑步,在做操,在打太极拳,增添了那动感,乍看一片乱象……
    我走进花园门口,准备到场地上也手舞脚蹈一番,忽然一声喊,有人把我叫住了。我回过头一看,是他,我的乡里,坐在一张石櫈上,正微笑的对着我。我跟他打过招呼,走到他身边,也微笑着,说,你今天好像特别高兴的,是不是就快打回去了?
    独缺一支枪!他大声的回答道。
    聊了起来。我劝他不要老是想着那支枪了,打回去,谈何容易!他却坚持己见,耿耿一片心。我告诉他,当今的国民党老大,那个姓连的,就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携着特意打扮过的老婆和孩子,一家三口,带了一帮随从,满脸春风、前呼后拥的坐着飞机回去,在一片欢迎声中跟那边的老大握手言欢,以此为荣呢!你在这里发甚么白日梦?他很不以为然,说,当下那个姓连的几岁?可知当年战场上浴血苦战、牺牲了多少的弟兄?可知多少同僚后来被送进监狱,被处死了?这位姓连的叛逆、无耻,下场必可悲!他滔滔不绝,似乎都是肺腑之言,我说服不了他。
    我蓦然觉得,我的乡里坚持的也是一种信念,也是一种精神──他们的信念,他们的精神!
    一个垂垂老矣的国民党老兵!
    此后,我都只好专心聆听他的唠叨。
(2020/05/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