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滕彪文集]->[靜靜燃燒的地火(四)]
滕彪文集
·憂間諜活動 美擬加強對中國留學生背景調查
·華為掌門女兒孟晚舟加國被捕 被指違美國對伊朗制裁令
·2007年法国人权奖
·Person of the Week
·广西维权律师建民间模拟法庭 力阻冤假错案
·RIGHTS GROUPS TURN UP PRESSURE ON GOOGLE OVER CHINA CENSORSHIP
·纪念零八宪章十周年研讨会-滕彪谈参与过程
·法律人士批中共新法要公民协助提供情报
·孟晚舟案:戴手铐违反人权?
·零八宪章十周年与改革开放四十年
·中国人权白皮书:仍强调“生存权”
·华为风暴中的人权与法律
·夢遊畫展 "Dream Wandering" Exhibition
·民運鬥士海波、滕彪 曼哈頓辦「夢游畫展」
·零八憲章十週年的回顧與意義
·中國古拉格/紀錄片
·声援佳士工人维权事件被抓捕的学生、热心公民及社会工作者联名信
·改革开放与经济奇迹的背后
·六四後北京加強監控 滕彪指現時離民主比1989年更遠
·Nearly 30 years after Tiananmen, China has tightened control
·紐約雅博國際藝術畫廊海波、滕彪博士《夢遊畫展》隆重開幕
·联国人权专家关注黄琦健康 维权人士斥无异慢性谋杀
·中国的完美独裁及其全球影响
·完美的獨裁:二十一世紀的中國
·Chinese rights lawyer fires his own state-appointed lawyer in a dramat
·美中建交40年 面臨前所未有轉捩點
·中国审查蔓延美国硅谷 八九学运前领袖领英帐号一度被封杀
·新疆模式扩展 阿拉伯文化成打击目标
·7位值得你关注的人权网红
·问题疫苗何时了
·CALL ON CHINA TO IMMEDIATELY RELEASE UYGHUR PROFESSOR ILHAM TOHTI 5YEA
·中共判加拿大人死刑 能换回孟晚舟吗?
·The fight for Chinese rights
·傀儡、盗贼和帮凶:最高人民法院的三张面孔
·法学教授遭举报,中共清查宪法学教材
·2018年中共对宗教的压迫
·习近平的反法律战争
·安排「中国商人」会见桂民海女儿 瑞典驻华大使丢职回国受查
·美中关系紧张是中国公关问题吗?
·中共官員要西方民主改革 網友:最佳笑話
·瑞典前驻华大使安排桂民海女儿与华商会面遭调查
·媒体审判与审判媒体
·紀錄片:中國的電視認罪
·国会听证会:全球威权崛起
·video:Congressional Hearing on Rise of Authoritarianism
·引渡听证加拿大,晚舟沉浮 雾锁美中起落?
·三个人的“人大”:申纪兰、姚立法与唐荆陵
·李克强求稳 华为反击 美中贸易休战无期?
·Should America Tackle All Authoritarian Governments?
·National security experts warn of rise in authoritarianism
·Explaining China’s ‘People’s Congress’ Through the Tales of Three
·致敬开启中国违宪审查首案的滕彪、许志永和俞江博士
·形形色色的黑监狱
·Human Rights Lawyer Teng Biao/Total Prestige Magazine
·中国反腐模式是制度失败的产物
·时事大家谈:敢言学者许章润遭撤职,习近平欲令天下无声?
·Open Recommendation to Conduct Constitutional Review on the “Law of t
·Xi's war on thought
·China's enforced disappearance
·教授因言获罪 学生告密 中国离文革有多远?
·中欧人权对话欧盟提出释放名单 中方取消与非政府组织的对话
·The Shadow of the “China Miracle”
·中国维权运动的起起落落 (上)
·如果张扣扣案发生在美国/VOA
·「人权观察」报告揭新疆公安用手机APP全方位监控穆斯林
·西方企业乃中共「高科技极权」帮凶
·不在場的倖存者 用維權記住六四
·北京的网络监控审查与西方公司的协助/VOA
·滕彪(下):维权运动的“政治化” 和“非政治化”
·中国黑监狱大观
·新疆维稳模式蔓延世界 引发人权担忧
·谢伦伯格和孟晚舟案的关联,死与不死,是个问题
·President Xi’s Effort To Remake Chinese Society
·国际刑警组织前主席孟宏伟的妻儿获法国政治庇护
·中共撕毁一国两制香港没抗争沦陷得更快
·天安門屠殺與高科技極權主義
·极权主义转型之路 中共学到什么?
·精神上的六四倖存者滕彪 投入維權終不悔
·你掉到黑洞就出不來
·特朗普会撼动北京高科技极权的牙齿吗?
·特朗普会撼动北京高科技极权的牙齿吗?
·Taiwanese President Tsai Ing-wen says Tiananmen crackdown highlights n
·台总统蔡英文会见中国异见人士
·六四临近30周年之际 台湾强调捍卫自身民主
·背靠中共助纣为虐,外企帮习近平建立暴政统治!
·Taiwan's President Meets With Tiananmen Massacre Veterans Ahead of Ann
·西藏团体与中国维权律师在印北达兰萨拉一同纪念六四屠杀
·在政治文明与公民社会方面中国应向藏人学习
· Avec le massacre de Tiananmen, le Parti communiste chinois a promu l
·China Since Tiananmen: Not a Dream but a Nightmare
·Teng Biao – His Tiananmen Awakening
·六四三0
·八九六四與西藏問題/專訪滕彪
·天安门屠杀与集中营
·What It's Like To Live With A Foot In China, Another In The U.S.
·E se Tiananmen fosse agora? Entrevista a quatro ativistas chineses
·China Since Tiananmen: Not a Dream but a Nightmare
·How the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Changed China Forever
·Human Rights Lawyer Fled China But Still Feels Its Influence
·HOW HAS CHINA CHANGED POLITICALLY SINCE THE ICONIC STUDENT PROTESTS?
·六四30周年 陸民運人士盼世界助中國民主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靜靜燃燒的地火(四)

   靜靜燃燒的地火(四)/在黑土地上作畫
   
   
   1931年前後,我的曾祖母帶著4個男孩兩個女孩,從山東蓬萊一路「闖關東」來到吉林,而其中1個男孩就是我爺爺。爺爺是老大,16歲,他挑著擔子,兩個籮筐裡裝的是他的弟弟妹妹。後來日本建立了滿洲國,為了養家糊口,他就給日本人打工。日本人走了之後,爺爺就種地為生。他是種地的好手,在南山開了不少荒地。後來爺爺生了病,腿腳不好,地裡的活幹不動了,他就推著兩輪車,到處去撿廢品。這在東北被稱作「撿破爛兒的」,不是那種走街串巷吆喝著「破爛兒換錢」的。我們姐弟四人平時走路看到廢紙殼、玻璃瓶、破銅爛鐵、牙膏皮等,也都撿回來,等攢到滿滿一車後,就和爺爺一起推車到縣城裡的廢品收購站賣掉,然後可以拿出幾毛錢買一點餅乾或糖果,或者買幾隻鉛筆,剩下的補貼家用。
   


   爺爺讀過書,會寫毛筆字,我還記得他給人畫過鬼符之類,某人家的孩子得了怪病(一種皮膚病),央求爺爺來寫。這在農村很普遍,雖然我只看到爺爺寫過這麼一次。隔壁姓馬的叔叔,就常給人「跳大神」,不知道那和東北的薩滿教有沒有關係。燒鬼符和跳大神當然治不了病,可窮人沒錢去醫院,就只能求神求鬼,碰巧有病好的,就更加劇了「迷信」的傳播。醫療條件、經濟條件都完全不具備的情況下,鬼神提供了心理安慰。爺爺一直和我們住在一起,後來他得了腦血栓和半身不遂,去世的時候76歲。
   
   家裡的小孩從來沒挨打 原來有一段辛酸緣由
   
   我們姐弟四人幾乎沒有受到父母的體罰和挨駡,這在那時的農村是極罕見的。直到去年,我和姐姐聊天時才知道,背後的原因竟然是一段非常心酸的家史:爺爺奶奶有三個孩子,除爸爸外還有一兒一女。女兒去世的早,我從來沒見過這個親姑姑;大兒子就是我爸爸的哥哥,十一、二歲的時候,因為淘氣受到爺爺一頓暴打,他就一直哭著睡著了,在睡夢中猝死。
   
   爸爸從煤窯屯考入樺甸老一中,每天騎自行車上學。他學習好,還是班裡的團支部書記,後來考上了位於長春的煤炭中專,學的是地質勘探。爸爸的哥哥死了之後,爸爸成了唯一的兒子,奶奶平時對他極為寵愛。爸爸遠走讀書,奶奶想他想的要發瘋,就一直哭,甚至到精神恍惚,幹活時失手點著了柴火垛。後來就發電報把爸爸叫回來了,爸爸孝順,看到這情況,就沒有再回去上學了。爸爸從早到晚鋤地、挑糞,滿手起泡,肩膀磨出血,奶奶看著心疼,有些後悔,就哭著說,你還是上學去吧。爸爸沒去。
   
   
   爸爸孝順,看到家裡情況,就沒有再回去上學了。(圖:Pixabay)
   
   爸爸有畫畫的天賦,農活之餘,他就拿著木棍在地裡練習畫畫。有人發現這是個有知識的孩子,就推薦他去煤窯小學當代課老師,爸爸就有更多的時間練習畫畫了。一個偶然的機會,樺甸文化館的一個美術大學生發現了爸爸的本領,就指導他畫畫,常送一些紙筆之類。他還把爸爸的作品送去參賽,第一次就獲得了 1971年吉林省農民畫會展的優秀獎。 1973年,爸爸畫的《今天早車送公糧》獲全國獎項,還在人民大會堂展出過。我沒看過,看題目就知道畫的是農民交公糧的喜悅場景。人民公社時期,送公糧是農村生產隊的一項最重要的任務。農民生產的糧食,除了交公糧、按指標賣餘糧、再留足種子糧之外,能分到的口糧所剩無幾了。爸爸還不知道那個殘暴的共產政權對農民敲骨吸髓的程度。
   
   不想逢迎拍馬 30年未曾獲提拔
   
   作品獲獎之後,爸爸就有機會「轉正」了。沒多久,蘇密溝人民公社(後來叫蘇密溝鄉)成立了文化站,爸爸成了首任站長。但爸爸老實巴交,他喜歡畫畫、寫書法、拉二胡、研究謎語、對聯和地方戲,對官場上的事情沒有興趣,對溜鬚拍馬那一套極為反感,所以他就在這個級別最低的位置上一幹就是30年,沒有得到任何提拔。
   
   每到春節時,家家戶戶要貼春聯,親戚鄰居們就拿著紅紙找爸爸寫。時間長了爸爸就想,何不多寫一些到縣城去賣,我家就成了縣裡第一個賣春聯的。前一天熬夜寫,第二天天剛亮就搭車去賣。爸爸寫的不夠賣了,我們姐弟也跟著寫,都能賣出去。有各種門聯、春條、福字、「抬頭見喜」、「出門見喜」、「金雞滿架」、「肥豬滿圈」等等。後來爸爸乾脆拿著筆墨,現場寫。若干年後市場上出現了印刷的春聯,就沒人買我們手寫的了。
(2020/05/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