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生命禅院
[主页]->[宗教信仰]->[生命禅院]->[【百草话雪峰】雪峰下的连心草(连载)]
生命禅院
·【禅院百科】情
·【禅院百科】心
·【禅院百科】灵魂
·【禅院百科】精神疾病 心灵疾病
·【禅院百科】灵觉
·【禅院百科】性感高潮
·【禅院百科】爱
·【禅院百科】宇宙三要素
·【禅院百科】上帝之道
·【禅院百科】道
·【禅院百科】心灵财富 精神财富 物质财富
·【禅院百科】上帝
·【禅院百科】意识
·【禅院百科】心灵出实像
·【禅院百科】灵性
·【禅院百科】性
·【禅院百科】结构
·【禅院百科】能量
·【禅院百科】意志
·【禅院百科】明心见性
·【禅院百科】自性 佛性 如来本性
·【禅院百科】天性 秉性 习性
·【禅院百科】人性
·【禅院百科】随性而动
·【禅院百科】情爱 性爱
·【禅院百科】生命
·【禅院百科】生命的起源
·【禅院百科】生命的特征
·【禅院百科】生命的轮回
·【禅院百科】生命的轨迹
·【禅院百科】生命的演化
·【禅院百科】生命不灭定律
·【禅院百科】生死
·【禅院百科】仙风道骨
·【禅院百科】知识 智慧 智
·【禅院百科】思维
·【禅院百科】反常思维
·【禅院百科】物质思维 形象思维 联想思维
·【禅院百科】迷幻思维
·【禅院百科】心像思维
·【禅院百科】太极思维
·【禅院百科】无相思维
·【禅院百科】混沌 浑沌
·【禅院百科】浑沌思维
·【禅院百科】浑沌元初
·【禅院百科】宇宙
·【禅院百科】情商 智商 灵商
·【禅院百科】时间
·【禅院百科】空间
·【禅院百科】时空
·【禅院百科】时空隧道
·【禅院百科】新时代意识
·【禅院百科】雪峰与上帝神佛仙对话系列
·生命禅院关于安乐死的观点和态度
·【禅院百科】物质 反物质
·【禅院百科】物质世界 反物质世界
·【禅院百科】反物质结构
·【禅院百科】法眼
·【禅院百科】20个平行世界
·【禅院百科】三十六维空间
·【禅院百科】天国(天堂)
·【禅院百科】千年界
·【禅院百科】万年界
·【禅院百科】极乐界
·【禅院百科】上帝的王国
·【禅院百科】人体(奇迹程序和奥秘)
·【禅院百科】人类起源
·【禅院百科】人类的意义和作用
·【禅院百科】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禅院百科】人生的价值、意义和目的
·【禅院百科】人群分类
·【禅院百科】人生十八品
·【禅院百科】人生观 价值观
·【禅院百科】无忧人生
·【禅院百科】返老还童(青春永驻 长生不老)
·【禅院百科】辩证法
·【禅院百科】三十六道八卦阵
·【禅院百科】善良 邪恶
·【禅院百科】花香蝶自来
·【禅院百科】缘(奥秘和真谛)
·【禅院百科】感恩(升华生命的第一要素)
·【禅院百科】真理
·【禅院百科】信
·【禅院百科】信仰
·【禅院百科】诚信(诚实、守信)
·【禅院百科】信任
·【禅院百科】坚守理念 信靠家园
·【禅院百科】宗教
·【禅院百科】道德
·【禅院百科】埋怨 抱怨
·【禅院百科】放下
·【禅院百科】放弃 超越
·【禅院百科】心灵的埃及地
·【禅院百科】夫妻 婚姻 家庭
·【禅院百科】国际大家庭
·【禅院百科】雪峰式共产主义
·【禅院百科】务实 务虚
·【禅院百科】养生
·【禅院百科】禅、无字天书、天启
·【禅院百科】梦、梦境
·【禅院百科】疾病、健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百草话雪峰】雪峰下的连心草(连载)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雪峰(雪峰下的连心草 一)

   

   

    在2009年年底开创第一分院的时候,很艰苦,大家吃住都很简单,却干着简单繁重的体力活(其实解决温饱就很感恩了,艰苦只是和过去比较的贪婪)。雪峰在生活会上提出保证每人每天一个鸡蛋,还讨论出整个煮熟的方式能确保每个人吃上一个完整的鸡蛋。但由于个别禅院草不吃鸡蛋,每天就会多出一两个,于是食堂就把剩下的鸡蛋给雪峰送去,过几天又到星期五生活会,雪峰开始发飙了:“每个禅院草都是平等的,为什么食堂额外送鸡蛋给我,你们是送魔鬼的诱饵,送鸡蛋的禅院草是撒旦的魔子魔孙”,我的乖乖,送个鸡蛋就变成魔子魔孙了,谁还敢特殊照顾雪峰。(这是雪峰搬起的“石头”哈)

   

    2014年,一分院、三分院、四分院消失,我们转移到新疆建设家园,当时我在阿克苏的格莎尔分院,那时候家园的钱财都在一分院、三分院、四分院的建设中打水漂了,刚起步的新疆家园建设也正在被公安叫停,为了筹集资金想输送部分禅院草去国外建设家园实现我们的理想,大家起早贪黑的帮周围地主们摘棉花打枣赚工钱,虽然辛苦,但快乐着,经常边干活边笑边唱,特别是识真草、离愁草,我对她俩说:我不和你们在一起干活啦,老是笑的我肚子疼,第二天还在痛呢。那时候,雪峰也被公安禁足在格莎尔分院,雪峰看大家这样辛苦,提出吃一次牛肉汤犒劳犒劳,于是那天烧了一锅牛肉汤拌面条。大家好久没吃过如此美食,如风卷残云般吃完第一碗,看看还有,又来第二碗,等雪峰斯斯文文的吃完第一碗来到锅前,没了,他端着空空的碗盯着空空的锅自言自语:“没有了,我还想再喝碗牛肉汤呢。”那种眼巴巴的神情如同孩童,又好玩又心疼,至今是挥不去的记忆。(砸着了哈)

   

    雪峰为了家园程序有序运行,当时每个星期五都要开生活会,公开解决家园的各种问题。在四分院某次开生活会的时候,食堂提出总是有人很迟才来吃饭,妨碍收碗洗碗等结束程序,好像是说佛义院长,会中雪峰总结决定:以后食堂按照正点结束,不给任何晚到人员留饭,到点收拾摆放的饭菜,洗碗关门,让其自己解决吃饭问题并洗碗。后来多次看到雪峰因上网太投入,快错过了吃饭点,匆匆忙忙赶到食堂的情景。雪峰总是强调“不操别人的心,不管别人的事”,谁敢总提醒他吃饭呀。(又砸着了哈)

   

    我和娥皇草(雪峰法律上的妻子)因生长环境、年龄等很相似,比较喜欢泡到一起,她是一个善良精致美丽的女性,就是身体太差,还有心脏病,经常晕倒,在昆明茨坝的时候,居然晕倒在街上,幸亏有人认识她(她的美丽很独特,让人过目不忘),呼叫我们去的,万幸呀。还有一次在四分院自己在房间晕倒不能动弹,就躺在冰冷的地板几个小时,后来雪峰去她房间才发现。医院建议她手术治疗,她和雪峰决定放弃的。但是她天生艺术细胞发达,天生思考周密,对货物的品质鉴别能力强,经常被采购人员请求一起购物,四分院坐落在原始森林处,出门到县城采购很是周折,每次发病几乎都是出去采购累的。有一次又是采购回来病倒在床上不能动弹,我就去照顾她的起居,上午雪峰推门望着躺着的娥皇草,关切的说道:“以后天塌下来你也别出去。”回头就出门关门消失。没过几天,娥皇好多了,正坐在床上与我聊天,雪峰敲门进来,满脸堆笑的对娥皇说:“好多了吧,他们明天要采购一些装修材料,都不懂,你跟着去帮忙看看……”,雪峰出门后,我坏笑着对娥皇说:“以后天塌下来,你也别去。”,娥皇笑了,真是一个善良大度的女性呀。

   

    还有一次也是娥皇病倒,我又去照顾娥皇,雪峰过来探望,满目心疼还带着焦虑说:“有这么好的环境,这么好的兄弟姐们,你怎么还生病?”,扭头就出门了,娥皇很是伤心,我是旁观者,知道雪峰对娥皇草的深情,对娥皇草说:“他看你难受,又无能为力帮你分担,导游能为那么多人指引幸福之路,却对你的病无力帮助,心里难受呀,就发脾气了,其实他是气自己呢”,“你们夫妻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导游多心高气傲的心?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爱人痛苦挣扎,急呀!”,娥皇这下才明白。过了几天,雪峰生病了:高烧,拉肚子。娥皇就去照顾他,我悄悄的对着娥皇草学雪峰的口气说“这么好的环境,这么好的兄弟姐们,你怎么还生病!”,哈哈!

   

    在四分院,大厅有一个大大的电视机,晚上很多人就聚集在大厅看连续剧,好像是《隋唐演义》,雪峰也是端一杯茶等着看连续剧的一员,大厅大呀,晚上会越来越冷,于是大家都带上军大衣防寒,这军大衣质量差,穿多了就内胆缩成一团,一次大家看完走了,雪峰最后一个走(不记得是不是和小姨子们打情骂俏,所以迟了),雪峰穿上军大衣,很委屈的说:“这不是我那件,袖子都空了半截,我那件没有空,还有我那件这儿没有这接缝……”,嘀嘀咕咕像个小怨妇,哈哈!

   

    雪峰的裤衩也很有意思。家园都是专人洗衣,但裤衩、袜子和鞋子是自己洗的,雪峰当然也要自己洗裤衩,但是他忙呀,就经常洗了晾出去后好几天才记得收,刚好我的房间离晾衣服的地方很近,于是就常常看着他那档上有很多洞洞的大裤衩在风中摇曳,不敢帮他收,因为雪峰太强调“不操别人的心,不管别人的事”,收了送去会挨批的。现在想想,雪峰为了禅院草废寝忘食,连性命都不在乎,挨批又算啥,唉,我太自私。这个事件也发生在四分院。

   

    另有一件我傻乎乎的事:在2014年初,四分院接近解散的尾声,家园已经没有多少人了,云南的临沧当地公安领导也天天来四分院观察督促,也天天和雪峰聊天,经常四处走走的聊天,没有任何禅院草的陪同,当时四分院处在四周荒无人烟的森林里,佛义院长很担心雪峰的安全,就叫我公安人员来了啥都别干,一定要盯着雪峰,保证雪峰的安全。我就这样边干活边盯着,好像雪峰的安全我真能负责,其实我是一个杀鱼都吓的割到自己,给我一支手枪都不会用,更不会任何武术的一个普通中年妇女,如何能保证雪峰的安全,是雪峰自己“把生命交给上帝”的坦然,还有神佛们的护佑罢了,我还真当回事的充当保镖,回想自己真是傻透顶啦,哈哈!后来佛义草、金慈草和我,在2014年3月17号,下午3点17分锁了四分院大门全体离开,雪峰是前一天离开,永别了美丽的四分院。

   

    我就是这样在糗事不断的雪峰边,告别过去的我,不断成长成为现在的我。

   

   2020年4月23日

   下一篇我再写

   

   《过去的我(雪峰下的连心草 二)》等等系列,慢慢叙述我在雪峰的引导下成长的过程。

   

   

   

   

   《过去的我(雪峰下的连心草 二)》

   

   

    我是一个军官的孩子,从小在部队长大,物质生活丰富,在物质匮乏交通不便的70年代,鸡鸭鱼肉蛋、甘蔗哈密瓜都吃过,苹果是一筐一筐的买,用布票买布的时代我还有一条天蓝色真丝背带裙,但看似优越的我却很不快乐,甚至痛苦。记得小小的时候,我就坐在自己家的阶梯上哭着抱怨自己:我真不该从石头里蹦出来呀!我真不该从石头里蹦出来呀!(大人说小孩子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我就信了)。母亲现在还当笑话说给别人听,无法理解我小小年纪就万念俱灰的痛心。在我童年的记忆中几乎不知道爱抚是什么,唯一记住的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士兵好像找父亲有事,他看见我这个幼稚园的小女孩,就微笑的抱起放在自己膝盖上让我坐着,问了我什么我忘记了,然后用长着络腮胡的脸亲了亲我的脸蛋,好扎人呀!从此,我见到长络腮胡的男人就特别亲近。

   

    父母因感情问题太互相折磨,小小的我成了母亲的出气筒,我的童年是在小家庭的各种矛盾中成长:母亲的歇斯底里、父亲的望女成凤、大舅舅对舅母的深情款款,大舅母对丈夫的嫌弃,小舅舅的无奈、小舅母的势利、姨妈姨夫之间的恩恩怨怨(三姨夫上吊死去,二姨夫去住牛棚也不愿意与姨妈同床),亲戚们太多太多小家庭的彼此折磨,相互算计,万般无奈,真是一言难尽的酸苦,但他们又都是一群为小家庭鞠躬尽瘁的善良勤劳人。我在这种“营养”的土壤中成长,成为一个厌学、逆反、胆小、自卑、仇恨、斤斤计较、患得患失、嫉恶如仇、势利眼、嫉妒心等等的聚合体,也就是禅院理念说的心灵充满杂草。成年后按照常规结婚生子,又回到自己的小家庭,重演婚姻的痛苦,目睹太多的婚姻痛苦,我坚决的离婚,成为一个单身母亲。雨果的《九三年》说“女人是软弱的,母亲是强大的”,当我成为母亲后,我变了,我需要为了儿子撑起一片天,那就不能继续自暴自弃的沉沦,我要强大到能保护我的孩子!我如饥似渴的读各种书籍寻找通往人生美好的途径,越是寻找越是失望,最后我妄下结论的认为:人类太聪明和自私,最终人类必然消失,而且是自己灭掉自己的消失。也想到革命之路,可是革命的腥风血雨本身就是一个邪恶。“人之初性本恶”呀,就这样苟且偷生活一世吧,但每每看到儿子清纯可爱的眼睛,我不甘心,就是垂死挣扎也想给他一片蔚蓝的天空。我当时的信念就是想让我的儿子能有一片快乐自由的天地,他能像小鸟一样自由幸福的飞翔,虽然这理想太渺茫,我想试试看。

   

    有一次,那时儿子十岁大的样子,因受社会的影响也抱怨社会的种种不公正,我生气的说:“那你为这个社会的改良做过什么?先不说成功与否,你连行动都不曾有过,凭什么资格抱怨这个社会不好?”,孩子是否听进去我不知道,但我永远记住自己的话,对照自己的行为,这也是后来离开小家庭紧跟雪峰的原因之一。

   

   

   

   

   

   《人生的挚友:繁盛草(雪峰下的连心草 三)》

   

   

    由于父亲的关系网,我在黄山机场工作,在当时的小城市,是人人羡慕的工作,所以经济上独自抚养孩子是没问题的,父母对我儿子是“含在嘴里怕化,放在手里怕飞”的状态,他的日常生活也就安逸,就是孩子的教育方向一直让我思前虑后 游移不定,很是烦闷。后来一次偶尔的机会与同事小秦(后来的繁盛草)认识,我们一见如故,只要有机会就腻在一起,如胶似漆的形同恋人,她对我的关爱甚至超越她老公。有一次我们骑自行车去齐云山游玩,一路上笑呀说呀,回来的路上小秦说自己感冒了,我问为什么,她说“我嗓子和嘴唇好干,感冒的迹象”,我哈哈大笑:“你一直说个不停,嗓子嘴唇当然干。”,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好像在鲜花盛开的春天嬉戏,不知疲倦只有幸福。

   

   

    那时还不知道雪峰,我们都是彻彻底底的无神论者,经常一起互相探讨人生、教育、未来,当然也有八卦,多数都是我听她的指导,但不盲从,特别是孩子教育方面她的眼光非常独到,我受益匪浅。因小秦的工作与网络密不可分,所以她在网络上偶遇雪峰文章,并进入当时的生命禅院网与大家经常交流。小秦非常兴奋,并强烈推荐我进生命禅院网。当时小秦介绍雪峰时可有意思了,她一个劲夸雪峰,噼里啪啦说了很多,我心想着“再好也没你好”的很不在乎,就调侃:“雪峰被你说的这么神奇厉害,干脆把他像唐僧一样煮了大家分着吃了吧!”,小秦非常生气,好像还批评我了。就这样我开始在生命禅院网认识雪峰和其他禅院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