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顧孟餘同張君勱就意見不合]
胡志伟文集
·南明史是廿八史之極品
·生為大明人 死為大明鬼
·明末的忠臣
·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王蒙在一九八九
·中共阻撓王蒙赴瑞導致北島落選諾獎
·中共阻撓王蒙赴瑞導致北島落選諾獎
·王蒙推薦北島、韓少功、鐵凝、王安憶
·文革造反派陰魂未散
·歷史絕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歷史人物的是非曲直須由歷史學家裁定
·秦皇的封建社會一去不返了
·依附草木者 其人格不足觀
·傳記文學若為政治服務就會變成速朽文學
·暗殺軍統在港澳的三名少將級特務
·《怎樣活到一百歲》序言
·日本發三千囚徒援助南明抗清
·鄭氏家族在日本的寄存百萬銀軍餉
·澳門葡萄牙當局發兵三百助南明反攻
·朱舜水七次渡海乞師
· 崇禎帝誤中後金的反間計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反清小說《鏡中影》重印版序
·梟雄末日
·灑向人間盡是怨
·閻王不叫自己去
·帝王駕崩時一定要睡在皇宮
·昔日妲己毀一商,今朝艷妖舞翩躚
·翻江倒海民怨滔天
·六百多人死在棒下
·隕石預告暴君死亡
·八三四一紅日將落
·唐山強震天怒人怨
·氣若游絲托孤無人
·王佐在奈何橋索命
·袁文才要討回公道
·強姦孫維世
·扒灰劉松林
·剋死總統、首相近三十人
·公開陳列的一塊臘肉
·最古老史學著作是《尚書》
·《史記》是廿八史的龍頭
·《項羽本紀》像一幅巨大的油畫
· 生當作人傑 死亦為鬼雄
·垓下之戰
·五步之內以頸血濺大王
·蘇武堅持民族氣節
·蔡邕《范丹碑》是雜體傳記代表作
·曹操的自傳《讓縣自明本志令》
·曹植《王仲宣誄》傳誦千古
·嵇康任性而佻達
·大陸學者尊崇錢穆鄙視郭沫若范文瀾
·錢穆推崇孫文學說融會中西開創新局
·共軍渡江前錢穆號召知識份子人自為戰
·二十世紀學術思想史上的一座豐碑
·錢穆說「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
·馬列主義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反對民族虛無主義 維護中國歷史文化
·《國史大綱》風行全國
·譴責康有為罵盡中國全部歷史
·中國傳統政體有其善制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 鄧小平江澤民盡皆拾錢穆思想之牙慧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
·座上客常滿 樽中酒不空
·絕不給活人立傳
·痛斥學界敗類 反對竄改史實
·聯合國裡的華人
·顧維鈞曾任國家元首
·翟鳳陽召集了一千多次緊急會議
·賴璉在美組織千人反共大會
·虎報記者官至聯合國的司長
·聯合國是個超級間諜窩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陳炯明枉殺功臣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禍首都是胡漢民
·痛斥袁世凱戕同媚異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鯉魚門的霧》
·充滿血淚的紀錄
·火車上難民擠成沙汀魚罐
·泥獰、齷齪、死亡、傳染病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一幅險象環生的流民圖
·在危難中堅信抗戰一定勝利
·中日雙方力量對比懸殊
·舒巷城在美軍駐華機構任過譯員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陳孝威先生行述
·泰寧中將鎮守使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主張盟軍先擊敗日本會師
·義不帝秦,道宜存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顧孟餘同張君勱就意見不合

   張君勱立即離開是因為急於赴美,他參加了出席紐約聯合國大會的中華民國代表團。
   張君勱有沒有建議在他抵達美國之前就發表這份同盟宣言呢?
   是的,張君勱對美國之行的成果深具信心,但我們覺得準備工作尚未就緒,發表這篇宣言的時機尚未成熟。
   顧孟餘是否認為,以建立組織與鼓吹(反共反蔣)來代替少數可靠同志之間的精神合作尚為時過早呢?
   是的,顧孟餘是最謹慎小心的。


   是否從一開始,顧孟餘同張君勱就意見不合了?是的,他倆情緒化地成為對立面,顧孟餘在存疑的細節慣常是小心翼翼的,他對條件成熟之前成立正式組織抱有戒心。在另一個極端,張君勱則過於自信。
   最重要的分歧原因是張君勱甩不掉他的包袱,那就是民社黨。當孫寶剛等民社黨員出走並且反對張君勱時,他提出了「毀黨組黨」的口號。他說他要解散民社黨,重組一個新黨,但他一事無成。他絕不甘心斷絕自己同民社黨的聯繫,他說人們都知道民社黨主要是由他的學生們和親戚們所組成的。
   顧孟餘和我都是國民黨黨員,但祗能算是失聯黨員。在1950年,我們同盟中沒有任何人遵命辦理國民黨員重新登記。張國燾被中共開除後也算是無黨派人士了。第三黨(農工黨)的黨員也是如此。僅剩下民社黨還存在著黨組織。顧先生認為這一現象拖慢了我們建盟的進度。
   張君勱同顧孟餘早先有沒有交往呢?沒有,美國人對顧孟餘的重視遠甚於張君勱。他倆都是學者,然美國人似乎不太看重張國燾。
   李璜突然退盟,理由是「家庭責任」*(*據李璜回憶,他是1949年9月中自成都飛來香港的,「時張君勱先生在澳門,約談之後,亦勸我留在海外,再行集合同志,徐圖恢復。殊不料在香港一年有半,接觸下來,談到恢復祗有令人灰心喪氣。逃來香港之亡命客,除青少年外,多數舊習甚深,雖有仇恨,已失鬥志,不足與謀國事」「策士型(人物)中有一位霸才無礙的李微塵先生,卻為我所欣賞。我之得晤某院長(譯註:童冠賢),亦微塵強載我往。某院長居太平山頂之一別墅;入其座中,並無言及若何政治計劃,而遂以萬元美金支票付我,請我隨意去辦書刊,令我莫明其妙。茶點雖具,我無法耐坐,拂袖而去。微塵追出門外,驚問何故便去;我便以四字答之:『太不成話!』夜,微塵再來,向我道歉,我只以『霸才無主始憐君』七字安慰之,勸其自作長計,莫白負時光。自是,微塵不復來了……但感到如此混亂而且汙濁的環境,實令人難於安居。適韓戰因美國出兵直搗北韓,中共敗退,俄國有增援之謠,遂使香港富商恐懼。我之東道主人劉德譜兄約我去遊南洋,以作狡兔之謀,因於1951年夏初離港南遊,止於北婆羅洲,前後居住了七年,離開香港是非場所」(《學鈍室回憶錄》頁720,726—727)。
(2020/05/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