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傳記文學空前繁榮]
胡志伟文集
·真正的大貪污案,不一定見報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島衼人民徹底唾棄
· 重臨台灣 部屬相迎
·劉文島為渊驅魚為叢驅鳥
·劉文島為渊驅魚為叢驅鳥
· 于百溪夫人吳瓊英係中國第一位女飛行員
·《掃蕩報》少將主是中共地下黨成員
·于百溪案留給後世的教訓
·姑息奸臣是老蔣喪失大陸的主因之一
·陳儀對中共抱有奢望
· 勿讓青史盡成灰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你所不知道的銅鑼灣書店案真相
·黑道人士接管書店
·姑爺仔偷走金瓶梅
·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李波早就說阿海十年內出不來
·害人精黃康顯死前面無二兩肉形同骷髏
·李波関押在宁波
· 九個彪形大漢擄走李波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姑爺仔銷毀毛著
·姑爺仔銷毀毛著
·巨流電腦早已上繳
·《中央軍委大洗牌》洩露軍事秘密惹的禍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
·香港筆薈的美術總監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之三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4
· 神秘豪客 承包書店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6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7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8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9
·拒絕亂命 不賺髒錢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1
·航母之父一出手買五十本禁書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4
·桂民海有害人案底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7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8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9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0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1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2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7
·孔捷生稱阿海"樣衰加口臭"
·阿海竊密 惹出大禍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9
·
·銅鑼灣書店顧客眾生相
·軍方人士出手闊綽
·禁書作者多數在大陸
·大陸土豪說:這年頭還有誰再五講四美
·大陸土豪說:這年頭還有誰再五講四美
·共幹買書托運 害得店員坐牢
·「可惜這些書都帶不過海關,我就坐在這兒看個飽吧!」
·銅鑼灣書店顧客眾生相之九
·善有善報 惡有惡報
·人間有情 迴肠荡氣
·禁書是封建社會的產品
·疲兵孤戰捍天地 陸沉最後一將星
·第一戰區司令長官統率四個集團十六個軍)
·平息伊寧叛亂陣亡十員將官
·與十倍共軍浴血苦戰,死守成都
·胡宗南「擁兵百萬不抗日」嗎?
·血戰八晝夜收復官道口、西峽口
·孤軍力戰六小時,擊破孫傳芳主力,攻克杭州
·率三萬官兵苦戰松潘八個月
·松潘成為十萬共軍埋骨之所
·張戎為什麼仇恨胡宗南?
·毛澤
·在槍林彈雨硝煙瀰漫的戰場裏,只有我一個女同志陪著主席……」
·成都之役正副師長殉節九人
·胡宗南將軍「引虎入川」
·張戎父親縱容部下將俘虜處死後挖心臟下酒、強姦地主家庭妻女後割乳處死
·冤怨相報,永無休止
·張戎父母文革挨鬥是天道好還
·胡部將領頗多視死如歸,不成功,便成仁
·涇渭河谷戰役斃傷共軍兩萬七千人
·數千里赴援之胡宗南部制勝出奇全師保地
·小流氓小混混怎能冒充歷史學家?
·南京總統府軍用電話台有七人為中共地下黨員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毛澤
·毛澤
·葛佩琦晚年吐露真言:胡宗南愛才,疏於防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傳記文學空前繁榮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香港常被人稱爲文化沙漠,文藝小說的平均銷數是二百本,但是傳記作品卻一枝獨秀。從人文背景來看,香港近百年來一直是政治流亡者的天堂,光是一九四九年起,從大陸流亡到這一塊一千平方公里彈丸之地的國府黨政軍公教人員及其親屬就逾一百萬,僅以調景嶺難民營為例,一萬人的社區中,鬻文為生者就有五百多人,業餘寫稿者逾千人。以履歷而言,他們中間有官至省府委員、廳長、專員、縣市長、中將軍長、國大代表、立法委員、報社社長、電台台長、大中小學的校長、教授、公司廠礦的董事長、總經理、廠長、工程師,法院的院長、推事、檢察官,寺院的住持長老、教會的神甫牧師、辛亥首義功臣、國父侍衛等等;教育程度自遜清秀才舉人到留洋學生應有盡有。從整個香港來看,一百多萬高知識的人群一下子湧入彈丸之地,其中有錢人多數強龍不鬥地頭蛇,經不起幾個回合的投機買賣就室如懸磬,即使錦衣玉食,安富尊榮的前朝顯貴,在紙醉金迷、燈紅酒綠之餘也需要有個精神依託,有個抒發國破家亡之痛、銅駝荊棘之思的園地。清寒者更要將寫作當成謀生手段,所以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傳記文學空前繁榮,其佼佼者有:張贛萍的《彈雨餘生述》、《關麟徵將軍傳》、黃旭初的一百卅萬言回憶錄、姚立夫的《徐淮兵車行》、徐亮之的《亮齋隨筆》、丘國珍《大別山八年抗戰之回憶》、方寧《孫立人將軍與緬戰》、易左君《海角天涯十八年》、《張發奎將軍抗日戰爭回憶記》、陳存仁《銀元時代生活史》、《抗戰時代生活史》、曹聚仁《我與我的世界》、丁淼《我所認識的三十年代作家》、李璜《學鈍室回憶錄》、包天笑《釧影樓回憶錄》、左舜生《近三十年見聞雜記》、金雄白《民國政海搜秘》《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曹汝霖《一生之回憶》、高伯雨譯註《紫禁城的黃昏》等等。半個世紀以來,香港的出版市場陸續注入了海峽兩岸新血,有些不便在大陸、台灣出版的政治敏感書籍便移師香港推出,除了早年周作人《知堂回憶錄》、《雷震回憶錄》,江南《蔣經國傳》、近年有千家駒《七十年的經歷》、《王力反思錄》、《聶元梓回憶錄錄》、《陳伯達遺稿》、徐景賢《十年一夢》等等,以至於極左份子鄧力群也要利用香港的出版機構印行他的《十二個春秋》以抒發其獨特政見。
    香港的傳記作品,一出版就被外地書商抄襲翻印,從另一個角度表明了香港的資訊自由與出版素質。自七十年代初尼克松訪華以來,香港出版的許多中港臺名人傳記(例如第一部鄧小平傳、第一部江澤民傳都出自香港,銷數都逾兩萬冊,相當於在大陸賣四百萬冊),受到中外輿論的重視,被譯成各種外文版,被海峽兩岸與歐、美、日本的決策層內部刊物所轉載,成爲外國政府研究中國問題、決定對華政策以及兩岸政府制訂對台、對大陸政策的重要參考資料,這是香港傳記作者的無上光榮。在本人擔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藝術發展局委員暨文學委員會主席期間,曾撥款一百多萬港元舉辦羅斯—勞斯型的《香港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與《香港傳記文學學術研討會》,還主導編印了卅萬言的《香港傳記文學發展特色及其影響》,輯錄白樺、葉永烈、古遠清、姜義華、陸鏗等廿八位學者的專題論文。爲了推動香港的口述史學的發展,本人還撥款八萬九千二百五十元資助香港新婦女協進會從事《又哭又笑——阿婆口述歷史》一書的訪錄、編寫工作,對研究上世紀初香港中下層婦女的社會地位、生活情況不無小補。在香港,有些人將野史雜傳不加證實就引入傳記文學,另一些人則武斷地宣稱「傳記是政治、不是文學」,那是錯誤的兩個極端。在我任上,對香港文壇上文人相輕、忽視傳記文學以至多種《香港文學史》都漏列香港傳記作品的現象作了糾正,也催生了四十萬言的《香港傳記文學發展史》。(註21)
(2020/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