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庚子时记(一)咕咕而咕]
东方安澜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庚子时记(一)咕咕而咕

   咕咕而咕

   早上惺惚中醒来,看了一下手机,时6:54。天色已亮。天地间生发出各种音色。我躺在床上,正思量着起床。忽闻屋后传来一阵的叫声,“咕咕而咕”,音质高亢浏亮,在各种音色之间独领风骚。引人注目。声音离的不远,估计是吴家泾芦苇窠中的野鸭叫。

   稍夷,从稍远处周老坛那边也传来“咕咕而咕”的叫声。开头的时候,两个叫声之间还有间隔,稍后就连在一起。这边的叫声即逝,那边的叫声随即起而呼应。起初,我以为野物像人类那样在晨起时彼此打招呼,没多在意。如此这般,持续了有一会时间,使我渐渐起意,它们此呼彼应,似有更上一层调情的意味。

   近处的这个声音有些沉闷,想来是只雄性,远处那只嗓音略带尖亮,想来是只雌性。这儿“咕咕而咕”,那儿马上接茬,也是“咕咕而咕”,两个声音连贯起来,音调起伏,颇有情致,美妙的天籁,给人予舒服的愉悦感。也使这个早晨充满了梦幻的色彩。虽然我不知道“咕咕而咕”是什么意思,但我相信,大地上生灵的天性是相通的。两只野鸭彼此唱和,音调里表现出“你侬我侬”的谐律,听着让人心里若有所动。

   如此“二人转”持续了有十来分钟,琴瑟和谐,让我确认确实有调情的那一份意思,我不禁莞尔。其后,更远处也传出“咕咕而咕”的叫声,这份叫声大煞风景,似乎是对它们旁若无人调情的一声挑战,打碎了这一对的春梦;再其后,“咕咕而咕”此起彼伏,似乎是对这一对情侣群起而攻之,声音来源已分不清哪儿是那,叫声杂沓,美感不再。

   “春江水暖鸭先知”,春情草意,雌雄交媾,万物萌动,自然有趣,感时而变化,使人欢然有喜。

   2020年2月18日

   囤米

   年初三的时候,因为疫情紧张,去超市囤了100kg大米。又因为接下来就是五月梅雨六月入暑,储藏的大米容易霉变生出虫子,所以又托铁匠兄买了50kg稻谷,老话说: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囤粮,也是迫不得已的应变之策吧。

   前天,去二院配药,顺便去练塘,把稻谷扛了回来。本来,稻谷放铁匠那儿,也没啥,但我胆小,似乎稻谷在眼皮子底下,心里才踏实。到了家里,从汽车上拎下来,知道我身体不好,母亲过来帮我,问我是什么东西,我说是稻谷,她随即说,“要稻谷来干什么”!

   我家在俗称的高乡,从生产队起一直种棉花,所以没有粮食加工所需的轧米机什么的配套设备。在母亲眼里,我买稻谷,纯粹是累赘。而我的想法,稻谷能存的久,为了应对现在的疫情,以备不时之需。

   母亲自从28年前被朱棺材退休以后,一直在家务农,每天就是围着“三个朗”——灶台朗、马桶朗、河滩朗转圈圈,哪儿也不去,接触外部世界的惟一渠道就是电视机。打理农事,张口闭口就是“中央台天气预报怎么怎么说”,所以她问我“要稻谷来干什么”,我没有回她。

   晚上的时候,我把稻谷扛里屋去,母亲看见,再一次问我,“嫩买稻谷来啥用场”?我用常熟方言打字,就是母亲这次问得语带嘲讽。好在我已不是当年爆豆子脾气的小青年了,但母亲依然是当年的那个母亲,看“新闻联播”每天没有间断过。“新闻联播”不变,母亲也坚持不变。

   母亲今年70出头,六零年时正好十来岁,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十来岁已经完全记事了。母亲自退休到现在也一直从事着春播秋收的农耕生活,没有退休金,白天还把自家的白菜拿三角墩去卖,劳碌的日子看来至死才会方休。贫瘠和苦难真的无法改变一个人的思想。所以,一个经历过饿肚子的人嘲笑一个从来没有饿肚子经历的人,你有什么好说的。

   对母亲的嘲讽,我采取了“吞咽”的方法。确实,疫情可能明天就过去了,事实会证明我做了一椿杞人忧天的傻事。母亲是对的,因为不管怎么样,稻谷最终还要拿到练塘轧米机上去脱谷。

   2020年2月19日

(2020/05/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