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生命禅院
[主页]->[宗教信仰]->[生命禅院]->[雪峰下的连心草]
生命禅院
·认识浑沌原理的价值和意义(十)/乾坤草
·认识浑沌原理的价值和意义(十一) 浑沌是一个明明白白的境界(续)
·浑沌是一个明明白白的境界(续2)
·浑沌是一个明明白白的境界(续3)
·浑沌是一个明明白白的境界/乾坤草
【禅院问答】
·【禅院问答】人真有来世吗?
【禅院精品】
·禅宗七祖谈禅
·“天命”论/雪峰
·雪峰式共产主义
·无相思维
·证明上帝存在的例证——两性愉悦,不仅仅是为了传宗接代
·心像思维
·人再机巧多智,难逃“因果报应”
·“因果报应”,丝毫不爽
·人真有来世吗?
·雪峰给禅院草父母的公开信/雪峰
·宣告:不再为禅院草父母考虑其养老问题/雪峰
·生命篇序言/雪峰
·知音哪里找/雪峰
·打坐 静坐 脱凡骨禅定法 定静功夫
·生命绿洲八大文化建设
·论生命禅院时代(1-8)
·微信群里大都是强奸犯/雪峰
·关于第二家园80问答(1-4)
·《生命禅院》的人性观: 真善美,人性的核心价值
·【禅院百科】偿还债务
·梦——在昭示着什么?
·【禅院问答】整个人类是在“虚幻”中顽固地生存着
·【禅院百科】新时代意识
·一切都是“虚幻”的,都是抓不住的
·没有量变的积累“奇迹”是不会发生的
·只要恢复自性如来,可“无为”无不为
·“无为”生存,随遇而安
·“无为”无不为,有为有不为
·【禅院百科】无神论者
·生命禅院破导游的哭诉和呐喊/雪峰
·【禅院百科】忏悔
·向传统开炮(1)家里人都是仇人/雪峰
·性格就是“本性”
·向传统开炮(2)夫妻是最丑陋的关系/雪峰
·“本性”是道性,入道得生命
·【禅院百科】自私 无私
·【禅院百科】宽恕
·【禅院百科】我执
·求证:若无益 便有害/雪峰
·穿越模糊沼泽地/雪峰
·【禅院百科】无我无相
·【禅院百科】脱凡骨禅定法
·【禅院百科】一对一特殊关系 夫妻关系
·【禅院百科】红尘
·不要把自己看成一碟菜/雪峰
·【禅院百科】仙性
·【禅院百科】随性 任性 性自由
·【禅院百科】自然之道
·【禅院百科】各尽所能,按需索取
·Daily Prayer against Plague God 008
·【禅院百科】一无所有,拥有一切
·【禅院百科】心中的神灯
·【禅院百科】初级修行
·【禅院百科】初级修炼
·再造神话 祝贺生命禅院生命绿洲诞生十一周年(雪峰
·【禅院百科】高级修行
·【禅院百科】天命
·【禅院百科】生命禅院
·【禅院百科】禅院草
·【禅院百科】导游雪峰
·【禅院百科】去天国路线图、导游路线图、人生和生命线路图
·【禅院百科】上帝、道、上帝之道
·【禅院百科】生命禅院时代(新时代)
·【禅院百科】极乐妙境、性感高潮
·【禅院百科】宇宙三要素
·【禅院百科】灵魂 灵觉 灵眼
【百草话雪峰】
·我眼中的导游雪峰/娇娥草
·【图说】生命禅院导游雪峰给四分院亲人们的新年“洗礼“ /同心草
·惜福惜缘,感恩遇见亲爱的雪峰导游(天际草)
·我为什么心甘情愿跟随导游雪峰/娇娥草
·我心中的雪峰导游/照明草
·跟随雪峰十二载/逸仙草
·跟随雪峰十五载
·我为什么相信雪峰导游/广法草
·上了生命禅院导游雪峰的贼船好幸福 (舒婕草)
·我心中的雪峰导游(寿佛草)
·一位家园88岁老人的心声(神慈草)
·我心中的导游雪峰(正信草)
·上帝使者在人间
·我为什么相信雪峰导游(百川草)
·【百草话雪峰】雪峰不是人,在我心中雪峰是神、是佛、是仙、、、、、、 (蓝
·死心塌地走上帝之道禅院之路(金慈草)
·死心塌地走上帝之道禅院之路(金慈草)
·小草眼中的雪峰(琼皇草)
·【强烈推荐 深度好文】我心中的导游雪峰(同心草)
·【百草话雪峰】雪峰就是贼(生命草)
·禅院之路 雪峰之上 天馨花开(天馨草)
·雪峰导游改变了我的意识(葱茏草)
·繁华似锦的童年时光(佩瑶草)
·81岁老人心中的导游雪峰(佛慈草)
·二十几岁小伙儿心中的导游雪峰(地球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峰下的连心草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雪峰

   

雪峰下的连心草(一)

   

   

   

    在2009年年底开创第一分院的时候,很艰苦,大家吃住都很简单,却干着简单繁重的体力活(其实解决温饱就很感恩了,艰苦只是和过去比较的贪婪)。雪峰在生活会上提出保证每人每天一个鸡蛋,还讨论出整个煮熟的方式能确保每个人吃上一个完整的鸡蛋。但由于个别禅院草不吃鸡蛋,每天就会多出一两个,于是食堂就把剩下的鸡蛋给雪峰送去,过几天又到星期五生活会,雪峰开始发飙了:“每个禅院草都是平等的,为什么食堂额外送鸡蛋给我,你们是送魔鬼的诱饵,送鸡蛋的禅院草是撒旦的魔子魔孙”,我的乖乖,送个鸡蛋就变成魔子魔孙了,谁还敢特殊照顾雪峰。(这是雪峰搬起的“石头”哈)

   

    2014年,一分院、三分院、四分院消失,我们转移到新疆建设家园,当时我在阿克苏的格莎尔分院,那时候家园的钱财都在一分院、三分院、四分院的建设中打水漂了,刚起步的新疆家园建设也正在被公安叫停,为了筹集资金想输送部分禅院草去国外建设家园实现我们的理想,大家起早贪黑的帮周围地主们摘棉花打枣赚工钱,虽然辛苦,但快乐着,经常边干活边笑边唱,特别是识真草、离愁草,我对她俩说:我不和你们在一起干活啦,老是笑的我肚子疼,第二天还在痛呢。那时候,雪峰也被公安禁足在格莎尔分院,雪峰看大家这样辛苦,提出吃一次牛肉汤犒劳犒劳,于是那天烧了一锅牛肉汤拌面条。大家好久没吃过如此美食,如风卷残云般吃完第一碗,看看还有,又来第二碗,等雪峰斯斯文文的吃完第一碗来到锅前,没了,他端着空空的碗盯着空空的锅自言自语:“没有了,我还想再喝碗牛肉汤呢。”那种眼巴巴的神情如同孩童,又好玩又心疼,至今是挥不去的记忆。(砸着了哈)

   

    雪峰为了家园程序有序运行,当时每个星期五都要开生活会,公开解决家园的各种问题。在四分院某次开生活会的时候,食堂提出总是有人很迟才来吃饭,妨碍收碗洗碗等结束程序,好像是说佛义院长,会中雪峰总结决定:以后食堂按照正点结束,不给任何晚到人员留饭,到点收拾摆放的饭菜,洗碗关门,让其自己解决吃饭问题并洗碗。后来多次看到雪峰因上网太投入,快错过了吃饭点,匆匆忙忙赶到食堂的情景。雪峰总是强调“不操别人的心,不管别人的事”,谁敢总提醒他吃饭呀。(又砸着了哈)

   

    我和娥皇草(雪峰法律上的妻子)因生长环境、年龄等很相似,比较喜欢泡到一起,她是一个善良精致美丽的女性,就是身体太差,还有心脏病,经常晕倒,在昆明茨坝的时候,居然晕倒在街上,幸亏有人认识她(她的美丽很独特,让人过目不忘),呼叫我们去的,万幸呀。还有一次在四分院自己在房间晕倒不能动弹,就躺在冰冷的地板几个小时,后来雪峰去她房间才发现。医院建议她手术治疗,她和雪峰决定放弃的。但是她天生艺术细胞发达,天生思考周密,对货物的品质鉴别能力强,经常被采购人员请求一起购物,四分院坐落在原始森林处,出门到县城采购很是周折,每次发病几乎都是出去采购累的。有一次又是采购回来病倒在床上不能动弹,我就去照顾她的起居,上午雪峰推门望着躺着的娥皇草,关切的说道:“以后天塌下来你也别出去。”回头就出门关门消失。没过几天,娥皇好多了,正坐在床上与我聊天,雪峰敲门进来,满脸堆笑的对娥皇说:“好多了吧,他们明天要采购一些装修材料,都不懂,你跟着去帮忙看看……”,雪峰出门后,我坏笑着对娥皇说:“以后天塌下来,你也别去。”,娥皇笑了,真是一个善良大度的女性呀。

   

    还有一次也是娥皇病倒,我又去照顾娥皇,雪峰过来探望,满目心疼还带着焦虑说:“有这么好的环境,这么好的兄弟姐们,你怎么还生病?”,扭头就出门了,娥皇很是伤心,我是旁观者,知道雪峰对娥皇草的深情,对娥皇草说:“他看你难受,又无能为力帮你分担,导游能为那么多人指引幸福之路,却对你的病无力帮助,心里难受呀,就发脾气了,其实他是气自己呢”,“你们夫妻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导游多心高气傲的心?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爱人痛苦挣扎,急呀!”,娥皇这下才明白。过了几天,雪峰生病了:高烧,拉肚子。娥皇就去照顾他,我悄悄的对着娥皇草学雪峰的口气说“这么好的环境,这么好的兄弟姐们,你怎么还生病!”,哈哈!

   

    在四分院,大厅有一个大大的电视机,晚上很多人就聚集在大厅看连续剧,好像是《隋唐演义》,雪峰也是端一杯茶等着看连续剧的一员,大厅大呀,晚上会越来越冷,于是大家都带上军大衣防寒,这军大衣质量差,穿多了就内胆缩成一团,一次大家看完走了,雪峰最后一个走(不记得是不是和小姨子们打情骂俏,所以迟了),雪峰穿上军大衣,很委屈的说:“这不是我那件,袖子都空了半截,我那件没有空,还有我那件这儿没有这接缝……”,嘀嘀咕咕像个小怨妇,哈哈!

   

    雪峰的裤衩也很有意思。家园都是专人洗衣,但裤衩、袜子和鞋子是自己洗的,雪峰当然也要自己洗裤衩,但是他忙呀,就经常洗了晾出去后好几天才记得收,刚好我的房间离晾衣服的地方很近,于是就常常看着他那档上有很多洞洞的大裤衩在风中摇曳,不敢帮他收,因为雪峰太强调“不操别人的心,不管别人的事”,收了送去会挨批的。现在想想,雪峰为了禅院草废寝忘食,连性命都不在乎,挨批又算啥,唉,我太自私。这个事件也发生在四分院。

   

    另有一件我傻乎乎的事:在2014年初,四分院接近解散的尾声,家园已经没有多少人了,云南的临沧当地公安领导也天天来四分院观察督促,也天天和雪峰聊天,经常四处走走的聊天,没有任何禅院草的陪同,当时四分院处在四周荒无人烟的森林里,佛义院长很担心雪峰的安全,就叫我公安人员来了啥都别干,一定要盯着雪峰,保证雪峰的安全。我就这样边干活边盯着,好像雪峰的安全我真能负责,其实我是一个杀鱼都吓的割到自己,给我一支手枪都不会用,更不会任何武术的一个普通中年妇女,如何能保证雪峰的安全,是雪峰自己“把生命交给上帝”的坦然,还有神佛们的护佑罢了,我还真当回事的充当保镖,回想自己真是傻透顶啦,哈哈!后来佛义草、金慈草和我,在2014年3月17号,下午3点17分锁了四分院大门全体离开,雪峰是前一天离开,永别了美丽的四分院。

   

    我就是这样在糗事不断的雪峰边,告别过去的我,不断成长成为现在的我。

   

   

过去的我

   

雪峰下的连心草(二)

   

   

   

    我是一个军官的孩子,从小在部队长大,物质生活丰富,在物质匮乏交通不便的70年代,鸡鸭鱼肉蛋、甘蔗哈密瓜都吃过,苹果是一筐一筐的买,用布票买布的时代我还有一条天蓝色真丝背带裙,但看似优越的我却很不快乐,甚至痛苦。记得小小的时候,我就坐在自己家的阶梯上哭着抱怨自己:我真不该从石头里蹦出来呀!我真不该从石头里蹦出来呀!(大人说小孩子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我就信了)。母亲现在还当笑话说给别人听,无法理解我小小年纪就万念俱灰的痛心。在我童年的记忆中几乎不知道爱抚是什么,唯一记住的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士兵好像找父亲有事,他看见我这个幼稚园的小女孩,就微笑的抱起放在自己膝盖上让我坐着,问了我什么我忘记了,然后用长着络腮胡的脸亲了亲我的脸蛋,好扎人呀!从此,我见到长络腮胡的男人就特别亲近。

   

    父母因感情问题太互相折磨,小小的我成了母亲的出气筒,我的童年是在小家庭的各种矛盾中成长:母亲的歇斯底里、父亲的望女成凤、大舅舅对舅母的深情款款,大舅母对丈夫的嫌弃,小舅舅的无奈、小舅母的势利、姨妈姨夫之间的恩恩怨怨(三姨夫上吊死去,二姨夫去住牛棚也不愿意与姨妈同床),亲戚们太多太多小家庭的彼此折磨,相互算计,万般无奈,真是一言难尽的酸苦,但他们又都是一群为小家庭鞠躬尽瘁的善良勤劳人。我在这种“营养”的土壤中成长,成为一个厌学、逆反、胆小、自卑、仇恨、斤斤计较、患得患失、嫉恶如仇、势利眼、嫉妒心等等的聚合体,也就是禅院理念说的心灵充满杂草。成年后按照常规结婚生子,又回到自己的小家庭,重演婚姻的痛苦,目睹太多的婚姻痛苦,我坚决的离婚,成为一个单身母亲。雨果的《九三年》说“女人是软弱的,母亲是强大的”,当我成为母亲后,我变了,我需要为了儿子撑起一片天,那就不能继续自暴自弃的沉沦,我要强大到能保护我的孩子!我如饥似渴的读各种书籍寻找通往人生美好的途径,越是寻找越是失望,最后我妄下结论的认为:人类太聪明和自私,最终人类必然消失,而且是自己灭掉自己的消失。也想到革命之路,可是革命的腥风血雨本身就是一个邪恶。“人之初性本恶”呀,就这样苟且偷生活一世吧,但每每看到儿子清纯可爱的眼睛,我不甘心,就是垂死挣扎也想给他一片蔚蓝的天空。我当时的信念就是想让我的儿子能有一片快乐自由的天地,他能像小鸟一样自由幸福的飞翔,虽然这理想太渺茫,我想试试看。

   

    有一次,那时儿子十岁大的样子,因受社会的影响也抱怨社会的种种不公正,我生气的说:“那你为这个社会的改良做过什么?先不说成功与否,你连行动都不曾有过,凭什么资格抱怨这个社会不好?”,孩子是否听进去我不知道,但我永远记住自己的话,对照自己的行为,这也是后来离开小家庭紧跟雪峰的原因之一。

   

   

   

人生的挚友:繁盛草

   

雪峰下的连心草(三)

   

   

   

    由于父亲的关系网,我在黄山机场工作,在当时的小城市,是人人羡慕的工作,所以经济上独自抚养孩子是没问题的,父母对我儿子是“含在嘴里怕化,放在手里怕飞”的状态,他的日常生活也就安逸,就是孩子的教育方向一直让我思前虑后 游移不定,很是烦闷。后来一次偶尔的机会与同事小秦(后来的繁盛草)认识,我们一见如故,只要有机会就腻在一起,如胶似漆的形同恋人,她对我的关爱甚至超越她老公。有一次我们骑自行车去齐云山游玩,一路上笑呀说呀,回来的路上小秦说自己感冒了,我问为什么,她说“我嗓子和嘴唇好干,感冒的迹象”,我哈哈大笑:“你一直说个不停,嗓子嘴唇当然干。”,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好像在鲜花盛开的春天嬉戏,不知疲倦只有幸福。

   

    那时还不知道雪峰,我们都是彻彻底底的无神论者,经常一起互相探讨人生、教育、未来,当然也有八卦,多数都是我听她的指导,但不盲从,特别是孩子教育方面她的眼光非常独到,我受益匪浅。因小秦的工作与网络密不可分,所以她在网络上偶遇雪峰文章,并进入当时的生命禅院网与大家经常交流。小秦非常兴奋,并强烈推荐我进生命禅院网。当时小秦介绍雪峰时可有意思了,她一个劲夸雪峰,噼里啪啦说了很多,我心想着“再好也没你好”的很不在乎,就调侃:“雪峰被你说的这么神奇厉害,干脆把他像唐僧一样煮了大家分着吃了吧!”,小秦非常生气,好像还批评我了。就这样我开始在生命禅院网认识雪峰和其他禅院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