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生命禅院
[主页]->[宗教信仰]->[生命禅院]->[我心中的雪峰导游/照明草]
生命禅院
·破坏升级!法律的权威在哪里/悠缘草
·致生命绿洲四分院所在地的村民们/雪峰
·生命禅院楚雄三分院被非法侵占全过程图解/逸仙草
·第二家园成员遭遇的系列迫害已构成侵犯人权犯罪
·活下来的禅院草不要忘了楚雄欠的债/雪峰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恒德草
·文明社区遭不测 呼吁中央政府来解决/苍茫草
·第二家园成员遭遇的迫害已构成故意伤害罪
·家园兄弟姐妹在迫害中成长/雪峰
·雪峰昨夜得一梦/雪峰
·12月5日暴徒骚扰四分院事件
·无我无相 走向涅槃/雪峰
·我的公开信——致所有我有缘相逢过的人/凤性草
·生命禅院破坏家庭了吗/雪峰
·性命攸关的请求和呼吁
·对生命禅院第二家园的欲加之名何患无辞
·致临沧市临翔区森林公安/雪峰
·祈愿上帝给家园恩赐几位善于外交的禅院草/雪峰
·三分院非暴力不合作实况报道后记/神功草
·友好的协谈/恒德草
·生命禅院的二十六个不动摇/雪峰
·毛主席的这些教导应当牢记/雪峰
·向地方政府道歉 请政府给我们指一条路/雪峰
·危机时期对家园的任何帮助弥足珍贵/雪峰
·中华民族难道不愿有位大思想家吗/悠缘草
·日本木之花代表Michiyo与雪峰交流及四分院生活照/同心草
·风物长宜放眼量/雪峰
·通告:接受政府指令 解散生命绿洲/雪峰
·解散家园步骤/雪峰
·希望政府千万不要逼得太急/雪峰
·请家园每一位陈述解散家园后的困难/雪峰
·政府不讲信用 欺人太甚/雪峰
·谨防地方政府阴谋/雪峰
·庄严宣告:生命绿洲不解散了/雪峰
·试问云南地方政府九个问题/雪峰
·致楚雄市原三分院房东的公开信/雪峰
·现阶段中国可否局部实行共产主义/雪峰
·我们不要政府同情怜悯 只要宪法赋予的权利/雪峰
·云南省副省长丁绍祥与生命绿洲遭受的迫害有关/雪峰
·原形毕露后的极品下作狗急跳墙/悠缘草
·保住共产主义生态社区的价值和意义/雪峰
·邀请媒体和专家学者来体验共产主义生活/雪峰
·打压第二家园者必将成为人类的千古罪人/雪峰
·法新社记者Tom 在生命绿洲体验及与创始人雪峰交流照片
·坚信严寒过去,就是春天/秋实草
·给临沧市临翔区忙畔乡政府的请求书/雪峰
·建议把第二家园纳入临沧生态文明典范计划/雪峰
·危机面前禅院草们为什么气定神闲/雪峰
·Invit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Largest Project in Human’s History
·Invitation to the Media, Experts, and Scholars Come and Experience the
·要求楚雄市地方政府还回我们的三分院/雪峰
·金钱激励和理想激励谁更有效/雪峰
·你敢有远大理想吗/雪峰
·猪活着到底为了什么 人呢/雪峰
·建设绿色中国,已迫在眉睫/秋实草
·Contrastive Photos : Before and After the Building(1)
·Contrastive Photos : Before and After the Building(2)
·The 3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NOW)
·The 4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BEFORE)
·The 4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NOW)
·2014当是翻天覆地的一年/雪峰
·森林公安车辆堵塞了家园通往外界的唯一道路/悠缘草
·森林公安限制了宪法赋予我们的自由/雪峰
·读万民草《新时代赋予的机遇与挑战》感受/雪峰
·森林公安用高音大喇叭向我们做法制宣传/ 袭黛草
·迫害升级 森林公安预谋杀人/雪峰
·共产主义的优越性将无与伦比/秋实草
·自始至终坚守文明法则/雪峰
·爱充满心间充满家园/雪峰
·新生事物的成长一定要经过艰难曲折/雪峰
·五蕴皆空 回归零态/雪峰
·这是整个人类的堕落——生命禅院告世人书/雪峰
·共产主义就是人间天堂/秋实草
·面对野蛮和违法 我的态度/雪峰
·一分院今天上午收到的通告
·有家可回的兄弟姐妹先回家吧/雪峰
·不懂法规的《通知》/娇娥
·生命禅院雪峰是不是太狂妄/娇娥
·为什么“没有雪峰,人类就没有希望”/百川草
·对雪峰“没有我雪峰,人类没有希望”的一点认识/逍遥草
·一分院面临全面断水断路断电/爱恋草
·对第二家园实施遣散的派出所信函内容/佛义草
·雪峰的反思 自贬 忏悔 道歉/雪峰
·深刻认识政府遣散第二家园的合理性/雪峰
·共产主义新生活模式一定要保留/秋实草
·上帝啊 你不管我们了吗/雪峰
·上帝啊 你不管我们了吗/雪峰
·向着净土圣地继续跋涉攀登/雪峰
·就生命禅院第二家园现状向全社会汇报/雪峰
·春天来啦/雪峰
·向世界各国寻求生存和发展之路/雪峰
·Re: Seek the Possibilities of Survival and Development
·从“雪峰肯定是要被抓的”谈起/雪峰
·人心善,人心美,就是天人合一/秋实草
·现阶段中国可否局部实行共产主义
·写给把生命禅院说成“邪教”的人们/ 雪峰
·就生命禅院第二家园现状向全社会汇报
·2014当是翻天覆地的一年
·即将离别桃花盛开的第二家园
·泪洒云南 /雪峰
【第二段历程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心中的雪峰导游/照明草

我心中的雪峰导游

   

照明草

   

   

   

    不知不觉间,认识导游也有十年了。在没有见面之前,就读过导游的一些文章,挺喜欢,但心想世界上说一套做一套的人太多了,理论很漂亮实践却不一定行,所以当时并没有死心塌地的相信。后来入驻第二家园之后,经过三个月的观察和接触,听了导游讲解理念,才算是彻底的信了,也决定义无反顾的追随这个难得一遇的贵人!

   

   

   

    接触越久,对导游的情也更深了。他的言谈举止,为人处事,对禅院草、对家园的关爱,无不令人敬佩。

   

   

   

    听导游讲,生命禅院开创之初他的身体是十分健康的,生命禅院诞生之后,每日都要坐在电脑前上网,有时甚至十几个小时,只有三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那么多的理念文章听说还都是“一指禅”打出来的,这该是多么艰巨的一项工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已经有十六年了吧。人都是肉长的,谁的身体能经得住这么长时间的消耗?现如今白发苍苍,也不过才六十出头呀,身体状况却似乎比一般人还差点。每当想起导游因为长时间看电脑而发红的眼睛,总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

   

   

   

    慢慢的有一天,导游的眼睛生病了,后来就失明了!说是跟高血压有关,恰好遇到家园建设中突发事件的刺激,就这样一只眼睛失明了。对于普通人来说悲痛不幸的事情,他却轻描淡写不肯给别人压力,自己还开玩笑说这样就“一目了然”了,多么的豁达与乐观!

   

   

   

    无论顺境或是逆境,导游的工作也从来都没有落下过,一直都在引领着禅院草攀登人生和生命的高峰,一直都在尽自己所能的为周围人带来正能量。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把建设家园的使命放在了第一位,“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是不折不扣的将自己的身、心、灵、意、力全部奉献出去了。

   

   

   

    好心好意做好事,还要被网上一些无知的人骂成骗子、邪魔等等。骗钱骗色?根本不可能呀。家园的财务是公开透明的,导游也根本不会骗什么钱,反倒是卖掉了自己在国外的别墅,几乎所有的钱都奉献给了家园。既没有留给自己的儿子,也没有留着“防老”,更没有用在自己身上奢侈浪费。况且,我个人认为,就凭导游的人品和智慧,不论到哪里,肯定会有人愿意供着、养着,根本不用要钱。至于骗色,我从来没有见到,也不那么认为。网上的打情骂俏多了,难免引起一些误会,加上有些人的恶意渲染和曲解,实在是叫人有口难辩呀!导游对别人的赞美和爱,总是要远胜过别人给导游的赞美和爱。我觉得导游的言行配得上一个“大彻大悟”者,——随性而动,从不会无端的给别人带来伤害,除非是事关大局迫于无奈,即便是这样也还是尽可能的口下留情。

   

   

   

    在家园生活中,也看到了每一位禅院草都有不可思议的变化,状态都得到了升华,原本认为不可能的事就那么神奇的发生了,这与导游尽职尽责的引导是分不开的。导游在家园里没有搞特殊化,也反对别人施加给他的特殊对待。虽然总是说独裁,但导游是最最尊重每一位禅院草的。想想导游以前在津国优裕的生活,而在家园创建初期的集体生活中与大家同甘共苦,依旧平和喜悦,真是“五星级宾馆住得,茅草屋也住得”。

   

   

   

    我在家园里犯过不少的错,大错小错都有,虽然自己也难受过,不理解过,但都是自己的不完美导致的,现在回想起来,导游的宽容大度叫人叹服,导游的爱胜过了父母和师长。在南华的时候,有一次在太阳底下打混凝土,我自己没有戴帽子的习惯,导游看见了就拿了顶草帽给我戴上了,想起来就暖暖的。

   

   

   

    敬爱的雪峰导游,人都用“大肚能容,笑口常开”来形容弥勒佛,我觉得您和弥勒佛是一样一样的,不论到哪里,您带给人的都是开心、快乐、自由、幸福,带给人的是光明和希望。

   

   

    感谢有你,上帝的使者,可亲、可敬、可靠、可信的雪峰导游!

   

   我心中的雪峰导游/照明草

   我心中的雪峰导游/照明草

   我心中的雪峰导游/照明草

   我心中的雪峰导游/照明草

   

   2020.4.14

(2020/04/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