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張發奎回憶錄
·傅汝霖和李濟深
·顧孟餘待人深閉固拒,道貌岸然,架子十足
·第三勢力實
·黃宇人任聯合評論督印人
·黃宇人老父被軍閥囚死;幼弟年僅十二被軍閥拘捕入獄數年,不到四十,又被中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薛岳任第二路軍總指揮時率徒步之師追擊共軍二萬餘里
·香雅格問我是否認為蔣先生能重回大陸?
·張國燾妻楊子烈撰寫回憶錄《往事如煙》,哀嘆「我們做共產黨廿年,反共四十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左舜生被毛澤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美方共支付「自由中國運動」近一
·自由中國運動海陸空軍總司令部組織與人事表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葉少華在定安監獄印刷廠服刑時,有一天一台日式舊印刷機突然不規則跳動,原因不明,共幹誣陷檔車的一名國軍團長與一位教授之子是「搞破壞的反革命集團」,經過許多折磨後,把他倆槍斃了。
    在勞改廠礦刑滿留場的就業工人,待遇也不比犯人好。據陳奉孝回憶。一九七三年在內蒙烏蘭農場,有個剛釋放不久的哈爾濱人范汝愚,因為跟幹部頂嘴被吊了半夜,第二天他就喝拌稻種的農藥自殺了。同夥見他躺在炕上吐白沫,報告了共幹。殘忍的共幹派人將范拖到院子裏,撬開嘴巴用大勺子往嘴裏灌大糞湯,很快就死了,蛆蟲還在他臉上爬。其實宿舍離醫務室僅五十米遠,硬是被共幹誤了搶救的時效。在萬惡的共產黨眼中,刑滿留場的「二勞改」簡直連一條狗、一隻雞都不如!
    共產黨是特殊材料做成的,此言不虛。葉少華在看守所中遇見一個心理變態的看守所長,此人手上總是拿著一根藤條,無緣無故地用藤條抽犯人,隨心所欲地左右開弓,見到放風曬太陽的犯人,就亂抽一頓,還故意去廁所用藤條挑上糞便塗在蹲廁犯人的頭髮、臉上或身上。這樣的虐待狂,在獄吏中大有人在。
    男性獄吏姦淫女犯是司空見慣的,還有女性共幹逼姦男犯的。葉少華在荊門沙洋農場服刑時,從沿海解來幾千名政治犯,其中不乏廿歲上下的英俊青年,致使一些從未試過閩南菜色者想入非非。監獄中一個庶務長的老婆,同廚房一個勞改犯暗渡陳倉;有個女會計逼迫一名年青犯人共作枕上鴛鴦,她還用大口盅盛肉,慰勞那位精力逐漸欠佳的面首;有個隊長太太,脅迫一個在監外服役的囚犯侍寢;男女幹部之間實行共妻、換妻,也時有所聞,端的是一窩豬狗。這一類共幹佔主動的桃色事件,是從來不公佈的,一旦東窗事發,就把涉案幹部調走了事,被逼姦的犯人則往往被扣上「反改造言論」「破壞生產」等罪名,用加刑來殺一儆百。


   
    一九九五年尚建國在湖北沙河市東郊江南監獄服刑時,一名徐姓中隊長告訴他:「現在無論幹什麼事情都可以使用經濟手段。我給你算一筆賬吧:如果一次抓六個人,派出所可以放一個人,公安局可以放一個人,檢察院可以放一個人,法院可以放一個人,只要有關係有門路有錢,每一道司法程序上都可以放一個人,剩下兩個條件差一點的,好不容易送到監獄來了,其中還有一個能在監獄上層找到關係。於是,那個有關係的人就可以被安排到相對要好一些的單位,剩下這個最差的,才送到條件艱苦的農業中隊。」
(2020/04/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