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生命禅院
[主页]->[宗教信仰]->[生命禅院]->[向传统开炮(2)夫妻是最丑陋的关系/雪峰]
生命禅院
·论生命禅院时代(1-8)
·微信群里大都是强奸犯/雪峰
·关于第二家园80问答(1-4)
·《生命禅院》的人性观: 真善美,人性的核心价值
·【禅院百科】偿还债务
·梦——在昭示着什么?
·【禅院问答】整个人类是在“虚幻”中顽固地生存着
·【禅院百科】新时代意识
·一切都是“虚幻”的,都是抓不住的
·没有量变的积累“奇迹”是不会发生的
·只要恢复自性如来,可“无为”无不为
·“无为”生存,随遇而安
·“无为”无不为,有为有不为
·【禅院百科】无神论者
·生命禅院破导游的哭诉和呐喊/雪峰
·【禅院百科】忏悔
·向传统开炮(1)家里人都是仇人/雪峰
·性格就是“本性”
·向传统开炮(2)夫妻是最丑陋的关系/雪峰
·“本性”是道性,入道得生命
·【禅院百科】自私 无私
·【禅院百科】宽恕
·【禅院百科】我执
·求证:若无益 便有害/雪峰
·穿越模糊沼泽地/雪峰
·【禅院百科】无我无相
·【禅院百科】脱凡骨禅定法
·【禅院百科】一对一特殊关系 夫妻关系
·【禅院百科】红尘
·不要把自己看成一碟菜/雪峰
·【禅院百科】仙性
·【禅院百科】随性 任性 性自由
·【禅院百科】自然之道
·【禅院百科】各尽所能,按需索取
·Daily Prayer against Plague God 008
·【禅院百科】一无所有,拥有一切
·【禅院百科】心中的神灯
·【禅院百科】初级修行
·【禅院百科】初级修炼
·再造神话 祝贺生命禅院生命绿洲诞生十一周年(雪峰
·【禅院百科】高级修行
·【禅院百科】天命
·【禅院百科】生命禅院
·【禅院百科】禅院草
·【禅院百科】导游雪峰
·【禅院百科】去天国路线图、导游路线图、人生和生命线路图
·【禅院百科】上帝、道、上帝之道
·【禅院百科】生命禅院时代(新时代)
·【禅院百科】极乐妙境、性感高潮
·【禅院百科】宇宙三要素
·【禅院百科】灵魂 灵觉 灵眼
【百草话雪峰】
·我眼中的导游雪峰/娇娥草
·【图说】生命禅院导游雪峰给四分院亲人们的新年“洗礼“ /同心草
·惜福惜缘,感恩遇见亲爱的雪峰导游(天际草)
·我为什么心甘情愿跟随导游雪峰/娇娥草
·我心中的雪峰导游/照明草
·跟随雪峰十二载/逸仙草
·跟随雪峰十五载
·我为什么相信雪峰导游/广法草
·上了生命禅院导游雪峰的贼船好幸福 (舒婕草)
·我心中的雪峰导游(寿佛草)
·一位家园88岁老人的心声(神慈草)
·我心中的导游雪峰(正信草)
·上帝使者在人间
·我为什么相信雪峰导游(百川草)
·【百草话雪峰】雪峰不是人,在我心中雪峰是神、是佛、是仙、、、、、、 (蓝
·死心塌地走上帝之道禅院之路(金慈草)
·死心塌地走上帝之道禅院之路(金慈草)
·小草眼中的雪峰(琼皇草)
·【强烈推荐 深度好文】我心中的导游雪峰(同心草)
·【百草话雪峰】雪峰就是贼(生命草)
·禅院之路 雪峰之上 天馨花开(天馨草)
·雪峰导游改变了我的意识(葱茏草)
·繁华似锦的童年时光(佩瑶草)
·81岁老人心中的导游雪峰(佛慈草)
·二十几岁小伙儿心中的导游雪峰(地球草)
·相伴十一载 悠悠雪峰情(娇仙草)
·我的心路历程及对生命禅院的见证(沧海草)
·雪峰下的连心草
·【百草话雪峰】凡居仙纪(曙明草)
·我的禅院简约历程 本真草
·我见证和体验了绿洲新生活模式的优越性(恒德草)
·这辈子和下辈子都要追的浑蛋-------雪峰(入灵草)
·十年亲历 幸遇雪峰的仙路奇缘(智师草)
·我在生命绿洲从童年少年到青年的成长历程(雪晴草)
·【深度好文】禅路漫漫化雪峰 至爱唯乐天仙成(神功草)
·My Resonance with Lifechanyuan 我与生命禅院的共鸣(Kaer Celestial)
·【集体成仙】禅院草已达到的境界(雪峰)
·【集体成仙】生命禅院八十三冠禅院草集体成仙(雪峰)
·这里有一批为人类幸福无私奉献的人(雪峰)
·乘着音乐的翅膀 ——回忆与导游雪峰相关的几个瞬间(皇天草)
·【百草话雪峰】人间小住开圣境 风雨兼程回故乡(宝娟草)
·生命禅院是自成体系的开放系统(雪峰)
·生命绿洲照顾老人的十八个细节(雪峰)
·【百草话雪峰】感恩雪峰带我走出无边的苦海(衷情草)
·【百草话雪峰】神仙环境——“伊甸园”(天灵草)
·生命绿洲照顾老人的十八个细节(雪峰)
·感恩生命奇迹中的雪峰——仙路奇缘(澈逸草)
·【百草话雪峰】我的禅院历程(妩茹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传统开炮(2)夫妻是最丑陋的关系/雪峰

向传统开炮(2)夫妻是最丑陋的关系

   

雪峰

   

   

    中国古人早就看透了,说“夫妻是冤家”,什么是“冤家”?“冤家”就是仇人。

   

    中国古人有智慧,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什么意思呢?意思是两个仇人不要结成冤家,也就是不要结婚成为夫妻,“不宜结”就是不要结合在一起的意思嘛!若万一不慎结成了夫妻,还是乘早离婚得了,“宜解”就是应当散伙,早点散伙,早点把捆绑双方的绳索“解”开,各自放飞。

   

    在社会各种关系中,最糟糕最丑陋的关系就是夫妻关系,人一生中遭受最多的烦恼和痛苦就来自于夫妻之间,“家暴”就来自于夫妻之间,“冷战”就来自于夫妻之间,夫妻之间埋怨最多,夫妻之间相互折磨最多,人一旦与某位异性结成夫妻,从此就掉入了悲苦的深渊,一生一世苦不堪言。

   

    天使一旦进入婚姻,从此将会成为魔鬼。圣人一旦走进婚姻,就将成为一个俗人凡人。

   

    百分之九十的男人婚后都戴着绿帽子行走,痛苦不?

   

    百分之九十的女人婚后都被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烦不烦?

   

    中华文化是神创文化,看看这个“婚”字就明白了一切,一个“女”头脑发“昏”了,就婚了,就结婚了,而“结婚”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是说一个男子与一个头脑发昏的女“结”在了一起。与一位头脑发昏的女子结成夫妻,这男子的头脑也肯定不清晰。

   

    有句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这八个字道尽了红尘中的奥妙,男子若有妻有妾,肯定更钟情于妾,但即使有三妻四妾,还是会“偷”,拥有了三妻四妾还要偷,为什么?因为偷来的情味道格外鲜美,格外引人入胜,格外令人荡气回肠,格外令人无限向往,干嘛不偷呢?傻子才不偷呢!

   

    好色不是罪,偷情不算贼,干嘛不偷呢?即使偷不着,也要心里想着,哪怕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哪怕饭食无味消得人憔悴,也是要想的,也是要蠢蠢欲动的,一旦逮着机会,绝对会上刀山下火海的,会奋不顾身赴汤蹈火的。

   

    这就是现实,人们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几千年了,这个现实一点没变化过,哪怕你道德说教讲得天花乱坠,哪怕你法律戒条多么严酷,哪怕人言多么可畏,哪怕粉身碎骨遗臭万年,偷情的人会络绎不绝前赴后继。

   

    既然这就是人性本然,既然这就是红尘真相,为啥要躲避?为啥不直面真相?

   

    天下的丈夫们,你休想阻止住你妻子偷情;天下的妻子们,你休想阻止住你丈夫偷情。

   

    若以前还能勉强挡住偷情的话,现今是网络化时代,一部手机在手,随时可以偷情,想死死地看住守住自己的丈夫或妻子,门都没有,任何的严防死守威胁利诱都挡不住偷情的洪流滚滚向前,红杏不出墙那肯定是狗尾巴花,红旗不飘扬那肯定是萎靡没风度。

   

    不要以为有权有钱对方就不偷,越有钱有权会越偷,不要以为自己长得如花似玉或英俊潇洒对方就不偷,再英俊的丈夫也不如偷来的傻瓜,再美貌的妻子也不如偷来的“骚货”。

   

    假如让天下已婚多年的男子说出心里话,他会说“人生最烦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妻子”;假如让天下已婚多年的女子说出心里话,她会说“我当初瞎了眼”。

   

    其实谁都没错,错的是走进了“苦海无边”的婚姻这个程序结成了夫妻。

   

    若佛陀释迦牟尼不走出夫妻这个关系网,他会成佛吗?

   

    若老子骑着青牛出关还带着自己的“黄脸婆”,他会成仙吗?会成为太上老君吗?

   

    若姜子牙助周文王周武王打江山时身边还有个妻子指点江山,殷纣王的江山会被推翻吗?

   

    若哥伦布有妻子“爱”着,还能发现“新大陆”吗?

   

    小时候看到婚礼上的男女,好羡慕;现在看到婚礼上的男女,觉得好可怜。

   

    小时候看到有媳妇的男子,觉得真威风;现在看到有媳妇的男人,好像看到了鬼。

   

    小时候看到有丈夫的女子,觉得好幸福;现在看到有丈夫的女人,好像看到了井底蛤蟆。

   

    夫妻之间本来很痛苦,但表面上却一个个装得好像很幸福;本来相互心里在说“这家伙怎么还不死”,嘴上却说“她(他)是我的最爱”,人就是这么善于表演的怪物。

   

    更奇怪的是,夫妻一生没过上几天幸福日子,知道进入婚姻成为夫妻是一生最大的错误,但好多父母却要逼自己的儿女走自己痛苦的老路,明明是一个火坑,却非要逼儿女往火坑里跳,你说这样的父母的心该有多狠,你说这天下还有活得真实的人吗?我翻来覆去想不通,最后只能说,凡是逼迫自己的儿女结婚的父母,估计是脑子被驴踢坏了,甚至是被骆驼给踢了,要么是脑子里进水了,要么是脑子里的哪根神经短路了,要么是一生下来就给吃了迷魂药了,此外再无法解释。

   

    那么,如果不结婚不要丈夫不要妻子上哪儿去?

   

    最理想最美的出路和风景在这里——生命禅院创建的生命绿洲。

   

    2020-03-24

(2020/03/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