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中國人多愛崇拜歷史上失敗的英雄]
胡志伟文集
·中國政府戰後懲奸堪稱手軟
·上海千餘名漢奸中獲輕判者
·歷史的真相必須在無數的片面之辭中發掘出來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汪精衛遺書為自己洗刷污名
· 對日寇寬大對漢奸嚴懲是否失策?
·汪政權軍隊從未與中央軍打過仗
·汪政權為蔣介石留下五十萬兩黃金
·貪圖富貴榮華是大小漢奸的要害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蔣介石讀周佛海自首函潸然淚下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周佛海日記意外流落香港
·周佛海曾派遣葛蘭之父張彬人赴日試探
·大陸吹捧漢奸胡蘭成,是辜負抗日死難軍民
·為汪精衛辯護蒼白無力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全文)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余程萬死於警匪槍戰,並非被蔣介石槍斃
·明朝大學士張居正出席中國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
·
·兩千字的篇幅描寫了英雄在那短短四秒鐘內的思想活動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周作人著軍裝斜佩皮帶檢閱北平市數萬名「新民青少年團」,號召年青一代「齊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誤會」
·《新民會會歌》就是左派報紙常常謳歌的台籍作曲家江文也創作的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
·張文達是蔣介石的天子門生
·向反共鐵漢、反共小說《瘟君夢》作者何家驊下跪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張叔平查封金雄白豪宅
·張叔平在港窮困潦倒
·政治上的縱橫捭闔爐火純青,但在感情上卻是失敗者
·吟風弄月掉書袋引古詩懷念蘇杭揚州風景
·張文達的"庶母"張織云晚年淪為妓女
·封建統治階級的鷹犬世家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全文)
·──介紹夏菲爾新書《毛澤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煉獄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深圳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吳法憲臨終大罵毛澤
·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證明周恩來逼死林彪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人多愛崇拜歷史上失敗的英雄

   二十七年前我寫了一篇近兩萬字文章〈毛澤東欽點的四十三名『戰犯』今何在?〉,貿貿然投寄香港最著名的文史哲學術刊物《明報月刊》。那時「明月」的言論尺度相當寬鬆,外稿刊登與否僅取決於文章本身的學術價值與可讀性,並不受作者籍貫、政治背景等等因素的限止,字數也不設上限,所以素未謀面的張健波總編輯把拙文排在第二七一期的頭篇,我也確實高興了一陣。
   
   那時大陸已經有限度開放境外雜誌進口,明報月刊得以進入高等院校與社科院的圖書舘,所以拙文起到了拋磚引玉的作用——上世紀九十年代,大陸湧現了三種不同版本的同名專書,還都是上下冊。令人遺憾的是,由於政治框架的規限,那些書內容陳腐、立場偏頗。例如某些傳主一九四九年離開中國大陸,其傳記往往只寫某年「逃往台灣」,此後半生資料則付之闕如了。
   九十四年前,梁任公在清華大學講《中國歷史研究法》時,把「史德」排在「史家四長」的第一位。清代史學家章學誠(1738-1810)說,史德就是「著書者的心術」,——忠於職守,不畏權貴,據事直書;毫不偏私,善惡褒貶,務求公正,而不是「曲筆阿時,諛言媚主」。為了探頤索隱、撥亂反正,我參閱數百種共四億字文獻,增添了當年「陝北電台」公開宣告的第二批『戰犯』六十五人,撰寫了四十萬言的《毛澤東欽點的一○八名『戰犯』的歸宿》,二○○三年十月交付香港夏菲爾出版社印行,至今歷十三年仍不失為空谷足音。
   元老記者陸鏗稱讚此書「是出版界空前未有的壯舉,既富有歷史價值,又深具教育功能」。


   二○○九年,我在鳳凰電視見到一個取越南人姓氏、長著日本人腦瓜、受中華民國培養、現由中共豢養的台灣人阮次山大言不漸說:「中共從來不殺俘虜」,深感歷史不應該成為一個任人打扮的小女孩,便寫了一萬五千言的〈一百零九名在鎮反運動中被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名單〉,發表於臺北《傳記文學》五六五期。
   六年來,大陸上的華夏文摘、博客中國、百度貼巴、新浪博客等陸續登載了類似「被處決的國民黨高級將領」題材的長文十多篇,人數從一五九人至二百四二人不等。大凡此類網頁文章,粗製濫造者居多,時間地點謬誤,次序凌亂,前後重複,軍銜失實,編碼跳接,且其政治立場稱投共為「起義」,稱抗暴為「叛亂」,連姓名都舛錯不少。如張乃(廼)葳、沈開越(樾)等。在本文核校過程中發覺,中共官方編印的人物辭書,如《民國將領錄》、《民國廣東將領志》、《黃埔軍校將帥錄》、《中國國民黨百年人物全書》等,往往對這類內戰殺俘的不人道行逕閃爍其詞。例如歐陽珍、張鳳翔等近百人寫到一九四九年為止;周磬、谷炳奎等人的結局是「去台灣」;黃鎮中、蔣作均「移居美國」;彭勱、朱光祖等人「被俘」;崔世昌寫到「退役」為止。倪弼、張鼎銘、謝崇階、何大熙、徐繼泰等數十人分別交代是逝世、病逝、故、歿、病故;可憐徐繼泰是公審後大卸八塊處死,竟稱為「歿」;陳純一被推說「一九三八年在台兒莊殉國」;公審槍斃的田棟雲稱係「戰敗身亡」。僅僅兩成枉死者被坦承是「鎮反處決」,卻又捺造了許多「欺壓百姓、橫徴暴斂」之類的罪名。設若那些將領真的犯了死罪,為什麼時隔三份之二個世紀,還不能公開承認他們是「依法槍決」的呢?雖然其中有些人在八十年代被原判法院宣告平反,恢復名譽,然而人都枉死了,還能復生嗎?
   梁任公說:「有許多事情,從前人說錯了,我們不特不可以盲從,而且應當改正,此類事實,近代史尤其多」。當代史學大師錢穆也說過:「歷史是可以隨時翻新改寫的」「研究歷史,也隨著時代而不同。時代變了,治學的種種也會隨而變。我們須得自己有新研究,把研究所得來撰寫新歷史,來貢獻我們自己這個新社會。這是我們所需要的史學」。錢老夫子又說:「中國人多愛崇拜歷史上失敗的英雄,如岳飛、文天祥、袁崇煥、史可法等,雖然他們在事業上失敗了,反而更受後人敬仰崇拜。此係中國人的傳統史心與中國文化的傳統精神所在」。本文所頌揚的二百五十位被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他們雖然兵敗被殺,但其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當永垂青史、流芳萬古。
   國民黨留在大陸的上將,被俘後最幸運的是金漢鼎。鎮反時他被捕下獄,他在雲南講武堂的拜把兄弟朱德向毛澤東求情,追敘二十年前國軍剿共時,金漢鼎「明打暗助」,放紅軍一條活路。於是老毛投桃報李,釋放了金,還安排他在國務院任參事,一九六七年病故北京。次幸運的是兼四川省主席、省保安司令的王陵基上將。一九四九年冬在江安碼頭被俘,中共在重慶大田灣體育場召集鬥王大會,王上將以六七高齡受辱,一九六七年死於文革批鬥的惡浪中,尚算死在家中全屍而亡。另六位上將就沒那麼幸運了,都死於非命。
(2020/03/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