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 重臨台灣 部屬相迎]
胡志伟文集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白崇禧太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近代史書刊的編輯人員大多不具備勘誤補遺能力
·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傳記文學空前繁榮
·兩岸的當政者,長期以來都習慣於將史料列為秘藏而禁止借閱
·海峽兩岸的當政者,長期以來都習慣於將史料列為秘藏而禁止借閱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真史戰勝偽史
·歷史是勝利者寫的,歷史書是知識份子按照勝利者的要求寫的
·全文註釋
·民國肇建後第一宗政治冤案——辛亥革命功臣黃世仲之死
·啟德機場七架飛機是誰炸毀的?
·宋祥雲隻身潛入機場一舉爆破七架飛機
·台灣總統府褒揚哪些香港名人?
·台灣總統府兩次褒揚董建華之父董浩雲
·總統一九八○年褒揚患肝病在香港養和醫院逝世之球王李惠堂
·總統頒令褒揚退役陸軍二級上將余柏泉,其七弟余叔韶是香港首位華人檢察官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副理事長董之英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人人書局創辦人余鑑明
·總統頒令褒揚香港珠海書院董事長江茂森,稱其「育才有方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人人書局創辦人余鑑明
·總統頒令褒揚香港珠海書院校長梁永燊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殷商何
·中共決策層頒布的諡號,是可以隨著黨內派系的升沉而「加膝墜淵」的
·郝柏村訪問記
·國軍巨炮並未向廈門發射原子彈
·國軍巨炮並未向廈門發射原子彈
·二四○巨炮造成共軍損失慘重,這才迫使毛澤
·九月三日一天,金門醫院就遭直接命中五十三次之多,傷患百餘人慘被炸死
·八吋榴的彈頭重二百多磅,二四○炮的彈頭重三百六十多磅
·金門炮戰這一幕歷史不可以再重演了!
·金門炮戰這一幕歷史不可以再重演了!
·毛澤
·閻海文擊落敵機後不幸被敵彈擊中,他跳傘落地後擊斃多個前去圍捕他的日寇,
·國民黨是以知識份子——記者、教師——為主體的政黨,她在基層工作、組織工
·台灣對大陸擁有的優勢仍在於政制民主化
·大陸學者尊崇錢穆鄙視郭沫若范文瀾
·錢穆推崇孫文學說能融會中西開創新局
·共軍渡江前錢穆號召知識份子人自為戰
·效法明末朱舜水流寓日本傳播中國文化
·怒斥「毛澤
·怒斥「毛澤
·二十世紀學術思想史上的一座豐碑
·把新亞書院辦成香港的一流大學
·馬列主義的強迫灌輸始終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馬列主義的強迫灌輸始終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一個熱愛中國民族歷史文化的心靈
·《國史大綱》增強民族凝聚力
·反對民族虛無主義 維護中國歷史文化
·《國史大綱》振奮國人抗戰必勝信念
· 譴責康有為罵盡中國全部歷史
·錢穆愛國家愛民族的堅定信心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鄧小平江澤民盡皆拾錢穆思想之牙慧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殘本重印價值
·黃世仲的小說作品比諸李伯元、吳趼人、曾樸等譴責小說更勝一籌
·《中外小說林》殘本經校勘修補後重印為廿冊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 黃嘉音死得冤枉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蔣介石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臨台灣 部屬相迎

   
   
    陳儀經台灣二二八事件,掛冠去職,卻初心未改,爱國家,爱人民。至於其求賢心切,愛才若渴的作風,甚令人感佩!一九八二年八月廿二日香港新晚報連載八日的于百溪長文〈我對陳儀的回憶〉,對陳儀經歷,情懷、節操有相當詳盡、深入的回顧與評價!中共人民日報及其他報刊書籍(如台北傳记文學),亦有轉載,節錄,頗為注目!
    于百溪在回憶錄中寫道:「陳儀在滬賦閒不到兩月,蔣介石又任命他為浙江省主席。幾次見面,陳都邀我再隨他去浙江。但我認為自己是一個無黨無派的書生,不慣於在派系鬥爭夾縫中工作。尤其經劉文島把我作為『老虎』而加以誣陷打擊後,已使我萬念俱灰,發誓不願再在蔣管區工作,故雖陳儀一再說教,我還是難於應命」。
    陳儀調任浙江省主席不滿一月,有一天新任杭州市長任顯群到上海來看我。由於他在台灣時任長官公署交通處長,同我是鄰居,經常接觸,彼此性格都很爽朗,所以一見面握手時就對我說:「老兄,你應該感謝我啊!老頭子念念不忘你。他總想要你去負責浙江興業銀行,好好整頓一番,但拿不準你是否能去?他先問秘書長張延哲,張未置可否。後來又問我,我很肯定地說:于某這個人,我很清楚,他早已決心不再幹公事,我相信他不會改變的。因此,老頭子才算斷念。假如我當時含糊其詞,他肯定會有函電來邀,那不使你很為難嗎?」


    「那我真正要感謝你啊!……」與很知己的任顯群緊緊握手!
    一九四七年七月,行政院長翕文灝偕時任美國剩餘物資處理委員會中國區主任委員繆雲台赴台灣考察,力邀于百溪同往,于 既已辭官脫離宦海,更無意再返傷心地,但經繆雲台再三邀約,無奈只好同行。就當捨命陪君子了。
    在台灣之行中,除一些共同的參觀、考察活動外,繆雲台、于百溪盡量避開與國府行政院翕文灝院長一道官方應酬。再錄于氏回憶錄如下:
(2020/03/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