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民国初年著名报人林白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东亚共荣圈与一带一路之比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主席的见识不及妇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敢不敢下令大屠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太阳看美中之差异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作家毕汝谐的政治预言为何远远超过职业政治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请中国爱国者从速奉献金银财宝 毕汝谐 (纽约作家)
·习近平是当儿皇帝还是当关门皇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卡舒吉为言论自由和爱情献出生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清查五·一六轶事(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清查​五·一六题材的小说) 毕
·旧金山大学终身教授毕克茜博士是寡廉鲜耻的大骗子! 毕汝谐(作家
·果然被毕汝谐不幸而言中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7个铁证 池 慧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8个铁证 池 慧
·答五步蛇网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刘鹤之父刘植岩因一本色情日记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川习会是试金石——川普是政治家还是资本家? 毕汝谐(
·洞房私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爱子步克的一封信(关于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级浪”的稿费) 毕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罗援将军要三思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脸乎?链乎?二者只能择一,无法两全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帝对毛泽东及中共大特务的历史恩情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体制内第一个高呼打倒习近平的人画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严家祺老师大力提(毕汝)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请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从不冒犯别人父母做起! 毕汝谐(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是男儿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全国政协其地其委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情诗一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十五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 纽约)
·几十个字能够道尽文革的可怕、毛泽东的魔力 毕汝谐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爱的宣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七至一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 零九 至一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一十五至一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一至一百二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 七至一百三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九至一百四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三至二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国初年著名报人林白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民国初年著名报人林白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林白水原名林獬,又名万里,中年以后才以“白水”为笔名,为《新社会报》、《社会日报》等报的时事评论员;其宣言为—— 
       “新闻记者应该说人话,不说鬼话;应该说真话,不说假话!”
   


    “这些官吏,他本是替我们百姓办事的。……天下是我们百姓的天下,那些事体,全是我们百姓的事体……倘使把我们这血汗换来的钱粮拿去三七二十一大家分去瞎用……又没有开个清账给我们百姓看看,做百姓的还是拼命的供给他们快活,那就万万不行的!"
   
    1904年2月16日,他在第七期“论说”栏发表《国民的意见》指出:“凡国民有出租税的,都应该得享各项权利,这权利叫自由权,如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
   
    如此嘉言,而今仍然掷地有声!
     1904年11月,清廷大肆筹办“万寿庆典”,为70岁的慈禧太后祝寿;林白水愤而写下一副对联,于《警钟日报》发表:
     
       今日幸西苑,明日幸颐和,何日再幸圆明园,四百兆骨髓全枯,只剩一人何有幸;
       五十失琉球,六十失台海,七十又失东三省,五万里版图弥蹙,每逢万寿必无疆!
     
       此联既出,令人拍案叫绝,上海乃至各省不少报刊无不争相转载,传诵一时。
   
   
   有人评价林白水的文章:每发端于苍蝇臭虫之微,而归结及于政局,针针见血,物无遁形;
   
   纽约作家毕汝谐每发端于古今中外群书,而归结及于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针针见血,物无遁形!
   
   史无前例的邱国权(巴山老狼)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点击量超过五千万!五千万乃是半个亿!
   
   
    作为陪衬人,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一开口就是下流话,
   
    而毕汝谐是清高人,视与邱国权(巴山老狼)之母交媾为奇耻大辱!宁死不辱!
   
   
    我愿意与诗歌爱好者探讨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的悲剧溯因 ;甚至,包括我的敌人半文盲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武大郎之子个头不高,妓女之子文化不高。
   
    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层次太低;但是,如果我因鄙视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放弃了真诚的学术追求,无异于丢了西瓜捡了芝麻,买椟还珠!
   
    众所周知,悲剧是戏剧王冠;早年,我曾经涉猎多种悲剧理论:亚里士多德、莱辛、席勒、叔本华、马克思和恩格斯以及朱光潜的悲剧理论。
   
   
    看过尽千帆皆不是,我独服膺黑格尔的悲剧理论;黑格尔认为悲剧冲突是两种片面的伦理实体的交锋;冲突的悲剧性在于:对立的双方各有理由,而同时每一方所坚持的理由,却只能是彻底否定同样有辩护理由的对方;这就造成了一种两难之境,而这种两难之境的解决,就是代表片面伦理力量的人物遭受痛苦或毁灭。
   
    就作品论作品,请看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正如自然界存在雌雄同体的奇异现象;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身上存在两种对立的伦理力量,第一种伦理力量是人类伦理,第二种伦理力量是生命安全;这两种伦理力量相安于日常生活,却决死于黑帮窝!
   
   
    毛泽东曰:大道理管着小道理。
   
   
    那么,在黑帮窝这样一个特定所在,人类伦理和生命安全,何者为大?何者为小?
   
    孟子有一段流芳千古的名言:“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如使人之所欲莫甚于生,则凡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恶莫甚于死者,则凡可以辟患者,何不为也?由是则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则可以辟患,而有不为也。是故,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非独贤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贤者能勿丧耳。”
   
   
    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而且是道德有亏的老百姓!),母子俩都是被侮辱被损害的怂人,绝不可能为任何形而上的东西牺牲生命;我们也无权用高尚贤者的伦理标准要求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我们只能面对一个可怕、可悲、可耻的既成事实: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在黑帮窝乱伦了!
   
    程朱理学提倡“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即便朱熹朱老夫子也承认“自世俗观之,诚为迂阔”;要求怂人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像英雄许唐枫江姐一样宁死不屈,比骆驼穿针还难!
   
    长期以来,中共以党员标准绳范普通百姓,荒乎其唐!
   
    这就引申出一个严肃的问题:怂人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在黑帮窝乱伦是否情有可原?
   
    悲剧就此产生——
   
   
    在黑帮窝,就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个人而言,他们的牺牲好像是无辜的,但就整个世界秩序而言,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的牺牲却是罪不可恕!因为邱国权(巴山老狼)母子悍然突破了人类伦理的底线!
   
   
   
    在这场悲剧中,甚至连黑帮老大为非作歹也有充分理由,连黑帮老大也是某种意义的受害者;开场诗说得明白:
   
   
    邱父设计仙人跳,
   
    对方竟然是黑道,
   
    雷厉风行施铁腕,
   
    三邱一同入地牢。
   
   
    我无意将旷古未见的乱伦悲剧降低为偷鸡不成蚀把米、打不着狐狸惹一身骚的黑吃黑闹剧;故对此并未着意渲染。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的悲剧在于:邱父邱母邱国权(巴山老狼)黑帮老大黑帮军师,都按照片面的伦理实体各行其是, 旷古未见的乱伦悲剧便不可避免!
   
   
    纽约 作家毕汝谐不是道德裁判,更不是主宰世界的上帝;众人是圣人,请广大读者判断吧!
   
   
    附: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产自二十世纪清华十大才女(其中包括林徽因杨绛韦君宜等)之腹;
    邱国权(巴山老狼)产自曾经受到治安处理的业余妓女之腹;
    毕汝谐一生下来,足尖便高过邱国权的脑袋!
    无论是邱国权(巴山老狼)的谩骂还是丘八的屠刀都无法改变阶层分野的铁的事实。
   
    而且,毕汝谐的上优的基因密码与邱国权(巴山老狼)的下劣的基因密码将一代一代往下传,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毕汝谐以邱国权(巴山老狼)家庭乱伦史为素材,创作史无前例的文学奇葩“邱国权(巴山老狼)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以文明诗篇回击反文明的下流话。
   
(2020/03/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