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七年之癢]
胡志伟文集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1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9
·徐繼泰堅貞不屈 公審後大卸八塊
·庹貢庭發誓攻下重慶 迎蔣公重回大陸故土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2
·張夢還名著"蜀道青天"中的蕭步鵬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4
·鄂友三突襲石家莊 毛澤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1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11
·中國人多愛崇拜歷史上失敗的英雄
·紀念黃埔22期張擴強將軍逝世12周年
·仰望青天期盼反攻 深入虎穴救助同胞
·王蒙與玉蒲團
·抨擊政治變色龍阮銘
·胡耀邦說:「都去愛文學,我們會亡國」
·《花花公子》刊登毛詩詞
·批判劉賓雁「反貪官不反皇帝」
·章詒和與〈搜孤救孤〉
·王蒙在一九八九
·中共阻撓王蒙赴瑞導致北島落選諾獎
·坦承自己生活在罪惡深重的國度
·見證了榮耀與艱難,荒唐與坎坷
·驚嘆文革造反派陰魂未散
·揶揄極左份子欲與全世界血戰
·揶揄極左份子欲與全世界血戰
·名人死後多年 才能蓋棺論定
·李沛瑶之死
·周培源因支持民運 葬禮降至最低規格
·黃順興不甘心充當花瓶
·《戚本禹回憶錄》初探
·第一本描述文革殘酷景象之自傳體小說
·戚本禹是毛澤
·劉少奇批鬥朱德心恨手辣 
·劉少奇喪心病狂殺恩人
·高崗玩女人不計其數
·彭真窮奢極侈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穆欣是軍統特務
·浮誇風始作俑者是劉鄧
·劉少奇鄧小平合伙搞掉了饒漱石」
·戚本禹對陳鼓應評價很差,認為此人無啥學問,不堪信任
·戚本禹勞改十八年未變一成
·古書預測今事很準
·介紹近代中國最偉大的外交家 顧維鈞回憶錄
·使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延長了廿一年
·顧維鈞深受中華民國八任總統器重
·顧維鈞深受中華民國八任總統器重
·民初總統月俸十萬元
·曹錕以文盲布販而當選總統
·被毛澤
·在巴黎和會舌戰倭酋馳譽中外
·顧維鈞借到法國政府兩
·勸說英國同意開闢滇緬公路
·維護中國對西藏、香港的領土主權
·捍衛中國對西藏的主權
·巧妙利用大國博弈 爭得美英法蘇援助
·韓素英丈夫唐寶管黃戰死於四平街
·悼念青年遠征軍最後一位老兵徐伯陽
·悼念青年遠征軍最後一位老兵徐伯陽
·逃出家參加青年遠征軍
·徐悲鴻受刺激英年早逝
·因青年遠征軍抗日經歷背上「歷反」包袱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從狗官劉文岛誣陷于百溪案回顧國民黨怎樣失去大陸
·于百溪是日本帝大經濟學部狀元
·赴台接收 漚心瀝血 廢寝忘食
·赴台接收 漚心瀝血 廢寝忘食
·艦隊抵達基隆 台胞歡呼聲震天
·艦隊抵達基隆 台胞歡呼聲震天
·某些清官比貪官更可惡
·劉文島遊山玩水之餘 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遊山玩水之餘 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遊山玩水之餘 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年之癢

   
   這個社會,可說是色情世界,無論到什麼的角落去,都布滿了色情的玩意兒。就將歷年的見聞,寫了這一篇的報導文章。可憐在黑暗的陰影下,這故事是有血有淚的,色情販子,為了賺錢,他們的做作可以說是滅絕人道!
   人體寫生擦鞋女郎廣告模特兒
   早在幾年前,人體寫生和擦鞋女郎的色情販子經已給警方大舉掃蕩而消聲匿跡了。但是色情販子花樣翻新,又弄出了一種廣告模特兒來。
   那是前年冬天的時候,我在酒家與朋友吃著火窩。我生平無甚嗜好,獨是對於杯中物,卻有太白遺風,隨時隨地都在渴酒。酒後談女人,更覺津津有味,這老友葉君,從懷中端出了幾張咭片,笑道:「我們飲罷了酒,去看看模特兒女郎,也是好消遣!」


   我接過咭片一看,印著一家廣告公司的名字,業務是代客招聘廣告模特女郎,只收手續費三元,便可由客選擇。我看清楚了內容,已經知道又是色情販子掛羊頭賣狗肉的勾當了。
   出了酒家,細雨紛霏,寒風刮面,我穿上了棉袍,也覺遍體生寒。我們按照了咭片刊出的地點,跨進了繁盛馬路的一所二樓。
   那是一層寫字間,那廣告公司佔了兩個房間,頭一個房間是辦事處,狹窄得只容五六人。一張小小的桌子是掛號處,我們繳費六元,各人簽了姓名在一張印就的約章上,手續便完。但是先我們一步來先聘廣告模特兒的人還在房中加意的選擇,我人得要等候片刻,立在一旁。我看見一個青年好像是職員似的,臉上露出了一股得意的神色,吹著口哨,親自送了一大疊咭片與我們。說道:「看過了滿意,請介紹親友!」
   我正要與他展開談話,卻見房門開處,早我們一步而來的選擇者,任務完畢,帶著了經鬆的心情走了!我的耳邊廂還隱隱的聞得其中一個人說:「三個女子中一個很妙,如果花五十塊錢銷魂一夕,也是值得的!」
   我們被一個職員請進去裏面另外一個小房間,房裏擺了五六張籐椅,有一道綠幔低垂,職員退了出去,我們坐在最前的兩張滕椅,一個管制燈色的職員將綠幔拉開,我們的眼簾便觸到一個全裸的女郎,披了一塊透明的薄紗,擺了一個斜坐的姿勢,左足盤屈,右足伸直,左手按著坐位,右手繞到了頭部。那女郎年約二十三四,管制燈色的職員,扳動機掣,燈色幻出了或紅或綠,或黃或藍,我們盡情地欣賞那個女郎的美的曲線,評頭品足,無所不談!
   軟尺度胸圍大施祿山之爪
   五分鐘後,綠幔低垂,又換上了另一個女郎,那個人年紀長些,側立台前,她的生理更為成熟,雙峰皆挺,肉色雪白無瑕。但當燈色一變為澄紅色的時候,我突然聞得一陣噴嚏的聲音,我見她打了一個寒噤,全身的毛管起了雞眼。我才猛然省起那天氣溫是華氏表四十度左右,那室內又無電爐,她裸赤著了身體任人參觀,身上並無寸縷,怎能抵禦得寒流的襲擊,我心裏十分慨歎,人世間的慘酷事情太多了,在目前的一個遭受生活鞭撻的女郎,用血肉之軀抵禦寒流以謀升斗,真是人間地獄。不過,那些色情販子,只顧自己的荷包豐滿,絕不會照顧到為他們賺錢的裸女,他們要是買不起一具電爐,也該置幾個炭爐在室內,才是人道的所為!
   最後一幕是兩個裸體女子,一坐一立。那個坐的姿勢更妙,她雙手撐在後面,身體是斜斜的後傾,雙足是盤起分開,那樣,她最陰秘的部份,表露得纖毫畢露,輪廓齊全,可說眉清目朗。
   從她張開的陰戶來看,就可以知道她閱人甚多,她的陰唇黑得像墨似的,陰道口寬闊的孔兒也可以看得見,陰毛黑茸茸地很密,看來極不順眼。我一方面在欣賞立著的這個少女的玲瓏曲線,但心裏便起了一陣感慨,像那樣的色情勾當竟然公開的任人展覽,參觀的人是有定力的還可以控制得來,如是那輩子血氣方剛的人,他們一定會得到極不良的反響,很容易會走入歧途。
   當閉幕之後,我們走出了廣告公司,在門外已有幾個人等候著去參觀。我早就料到了那種色情的勾當決不會容許其永久的存在,他們給警方的掃蕩,只差是時間的問題。
   走到馬路,天容黯淡,冷雨紛飛,我感覺到一陣迷惘,心靈上有說不出的感慨!果然,不上幾天,那一家廣告公司就給警方掃蕩,那幾個色情販子,始終逃不出法律公正的裁判!在那家公司營業期中,卻有一件趣聞是值得一提的,就是有一個年約十八九歲的青年,全身是阿飛打扮,付費入內參觀。忽然,他霍的起來,走到了那裸女的身前,拿出了軟尺,在女郎的胸圍亂度,趁勢兒伸手撫摸,大施祿山之爪,那女郎大呼非禮。職員上前干涉,那青年瞠目道:「你們的公司做什麼生意,我到來聘廣告模特兒,如果我不度量所要聘請女郎的胸圍腰圍的尺碼,合我的需求與否?怎能交易,何得為之非禮!」
   那一番話,登時使那職員怔著,知道他是來搗蛋的,在道理上又說他不過,只好陪笑道歉,說了一大堆好話,請他不要搗亂,但是那青年一定不肯,務要個個女郎度量一番,方允罷手。其後,這廣告公司只好吃虧,璧回三元與他,才將這青年遣走。這插曲真是妙趣橫生,但是這青年能給想出這個道理來,也是對色情販子當頭一棒,使人鼓掌稱快!
   黑暗中我用手指跳舞
   用手指跳舞已不算是新鮮的新聞了,不過,其中也有許多可以記述的秘聞,由於近年來舞場冷淡,又給一些色情販子滲進裏面,便做出許多挑引舞客的玩意兒,手指跳舞,就是其中最色情的玩意兒。我平時絕不插足舞場,但我對於舞場近態並不陌生,我有許多朋友是到舞場去玩的,告訴我不少見聞。
   我記得那一夕是去年夏天的端午節。我去探候王君,原是打算到銅鑼小荔灣去遊河消遣的。但是王君卻約了兩個朋友,要到九龍跳手指舞,我初時很覺得奇怪,為什麼手指可以跳舞,王君拉著我便走,說道:「和你去開開眼界,包你不用花十塊錢,便可有美滿的收穫。」我為了好奇,只有隨著他們走,一行四眾,驅車到了九龍的一家小舞院,常我進入那間舞院的時候,便有異樣的感覺,那舞院一片黑漆,燈光黯弱得伸手不見五指,舞池裏沒有對對舞伴,舞院沒有冷氣,也沒有樂隊,那顯然是一家設備不甚好的舞院了。
   場務員將我們帶到了一個特設的座位,座位的靠背很高,看不見前面的人,也看不見後面的人。大班嘻嘻笑走來,低聲道:「我介紹油麻地噴火肉彈給你坐台,那個女郎很好招呼,也極隨便,你要她的身上什麼,她不會拒絕你的!」
   我根本沒有熟識的舞女,任由他介紹怎樣的人也好,一會兒,大班帶進了一個舞女來,果然修偉異常,身體高大,好像一座肉山,她一見便極其熱情的坐下來,笑笑:「請問先生貴姓名?難得今夕到來捧場。賞臉已極了!」我的鼻孔裏聞得一陣臭狐氣息,使人作嘔!四邊的窗子關得緊密,風扇的風力又不足,坐得絕不安樂。空氣惡濁,像那樣的叫做娛樂,簡直是貼錢買難受。誰知使人作嘔的舉動,更使人想像不及,我胡亂的答得我姓金三個字,便說不出話來。
   她帶我的手插入她的陰部插出插入
(2020/0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