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北港香爐之六]
胡志伟文集
·南越副總統阮高祺曾係衣復恩將軍麾下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每一個機場迎接蔣公人潮千千萬萬,萬頭躦動
·傅作義讓共軍開進北平後不斷地自己掌嘴、摑臉
·全國人大香港代表廖瑤珠是衣復恩的乾女兒
· 介紹《國共名將風雲錄——抗戰篇》
·二戰美國運往海外的作戰物資,用於太平洋戰區者僅戰2%
·蘇軍將
·國際學術界不重視中國抗戰是由於政客們竄改史實
·中共不斷重復「國民黨消極抗戰妥協退讓」的讕言
·大陸修史往往小事清楚大事糊塗
·杜聿明父親是前清舉人
·研究近代史時,絕不能把過程略去不談
· 國民黨失大陸是由於現代版「蔣幹盜書」
·杜聿明病危住院揶揄郭汝瑰
·不唯上、不跟風、不給當權者抬轎
·國軍戰機進入大陸多達一萬五千餘架次
·大陸史著慣於譏諷國軍高官飯桶濃泡、一
·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的流產嚐試
·《第三勢力運動史》
·張發奎是唯一獲准攜槍抵港的前朝軍人
·李宗仁在美國公開宣稱他在華南有幾十萬遊擊隊
·空降海南島的卅多人,全部被俘處決
·反攻大陸的「總司令」竟變成對台統戰的馬前卒
·美軍轟炸機十七架誤炸六寨鎮死軍民七千
·十二萬美金收購李宗仁
·張發奎回憶錄對中國現代史的補充
·程的西裝口袋中裝著《性史》及春宮淫畫
·陳濟棠妻莫秀英在香港有九十八處鋪租收入
·淺論《陳君葆日記》
·日記中頻頻出現各界名人
·陳君葆生平事跡
·陳君葆日記一百冊千萬字
·若干秘聞正史從未提及
·斯大林對孫科說有朝一日中國強大起來,會把外蒙歸還給中國
·殖民地教育誤人子弟
·陳君葆欽佩蔣介石不為武力所壓
·陳君葆讚賞蔣介石對日不屈不撓
·讚賞蔣介石對日不屈不撓
·淪䧟三年零捌個月附逆
·陳君葆對附逆的經過語焉不詳
·陳君葆同日本憲兵特務酬酢頻繁
·陳君葆錯估世界形勢輕視人民力量
·陳君葆 日記尚有價值編校水準甚差
·《陳君葆日記》編校怠惰 佛頭著糞
·博士編輯不知雷鳴遠張蔭梧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海峽兩岸對曹汝霖均持貶辭
·曹汝霖謗滿天下實拜國定教科書之賜
·《一生之回憶》大部份尚近事實
·曹汝霖同日本的千絲萬
·曹汝霖 拒任偽職晚節可風
·英美公使逼迫老袁接受廿一條
·廿一條并非曹汝霖簽署
·西原借款日方血本無歸
·官修教科書舛錯甚多歪曲歷史
·巴黎和會前列強已訂密約損害中國
·許德珩等人回憶五四錯誤多多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反對廿一條最烈者是段祺瑞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曹汝霖回憶錄基本可信
·袁世凱稱帝係受英使朱爾典蠱惑
·王正廷昏
· 汪精衛的救命恩人是章宗祥
·侍郎是正二品,怎有三代加封一品之理?
· 丁中江說曹汝霖對自己頗多迴護
·蓋棺論定唐德剛
·李宗仁是一個口是心非、老奸巨滑、吃裏扒外、翻雲覆雨的濫小人
·李宗仁私通敵營
·李宗仁私通敵營
·李白與共軍相約夾擊中央軍
·李宗仁未在《國內和平協議》上簽字是迫於全體與會者均不同意
·利祿薰心 既不能命又不受命
·李宗仁既不能命又不受命,利祿薰心
·白崇禧遵中共指示不戰而退
·白崇禧阻止救援黃維杜聿明導致廿萬人被殲
·首鼠兩端 左右逢源 學風妄誕 永遠有理
·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人頭畜鳴 奸同鬼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港香爐之六

   「我要你詳細說出為什麼最怕坐姿。」
   「最怕一個人坐在你身上那一種姿勢。什麼原因,還用說嗎?」
   「我知道你為什麼怕,讓我來形容給你聽。那種姿勢使你整個的上身沒有任何倚靠、任何支援,整個的垂直暴露在空氣中,感到孤立無援。更可怕的是,又全部在我的視野之下,每當看到我的眼睛,就看到眼睛在欺凌著你,為了急著躲開我的視野,你俯下身來,但我的兩臂推起了你,不許貼在我胸上,而在我推開時,更趁機蹂躪了你的一對小奶,我伸直兩臂,兩手各自撫摸了你可愛的小奶。最最可怕的,是那種姿勢使它的蹂躪更為集中在那裏,尤其我以突落突起的向上打樁式的深入,使你躲無從躲、防不勝防。除了哀求我和兩手遮住我的眼睛,你已全無能力。所以,你最怕那種姿勢,對不對?」
   小葇邊聽邊搖手。「別講了!講這種事,真難為情。」
   「可是,有一點奇怪的是,那種姿勢你在上面,你的兩腿跪坐在我身上,那時候,只見你哀求,卻從不見你抽身,你只要抬起身體,自然就滑脫了。明明姿勢對你有利,你在上面,為什麼不脫離呢?」


   小葇羞紅了臉。「不不敢讓它滑脫出來,因為它需要我。」
   「你也需要它吧?」
   小葇溫柔的瞪我一眼。
   
   還有五個半小時(我就要入獄),我要對她說話,不斷的說話,用嘴巴對她說話,用身體對她說話,要瘋狂一點說話,要世紀末一點說話。我也要叫她瘋狂一點、世紀末一點,我要她為我做出每一種姿勢、要她從每一種姿勢裏享受深度和角度、長度和硬度,我要她清清楚楚知道她是為它而生的、為它而活的,並且每一次都是為它而死的、暫時死的,我要她呼喚它的名字、描寫它的形狀、敘述它的動作,並且用呼喚、描寫、敘述它的小嘴巴,吮吸它、惹它、逗它、舔它、輕咬它,像吹口琴、吹長笛一樣的引起它的迴響與絕響。我決定了,不需要其他的千言萬語了,一切交給它、歸於它,由它凌駕千言萬語、代替千言萬語,它本身就是千言萬語。言語對它只是附麗,它是基礎的、穩定的、強悍的、侵略的、伸縮自如也來去自如的,言語對它只是配音、只是伴奏、只是歡呼、只是讚美,像一個出場的格鬥武士,他訴諸的,只是肌肉、暴力與征服。至於有沒有垂憐,要看弱者取悅我的程度,事實上,我無法不垂憐小葇,在我面前,她永遠是弱者。
   在不知變化了多少種姿勢以後,我最後回歸基本面,回歸到那最基本的姿勢。「我們在做什麼?」我停下來,左手支起上身,右手分別撫摸她的小奶。
   「不是我們,我沒做什麼,是你做什麼。」小葇喘息方定,立刻慧黠的說。
   「我在做什麼?」
   「我不知道。」
   「不罰你是不行了。你知道什麼是『九淺一深』 嗎?」
   小葇搖搖頭。
   「這是中國房中術的一種,我教你,讓你知道,讓你說知道。」說著,我開始默數,用極慢動作的淺入,一次又一次的重新進入她身體,每次進入都是用巨大的頂端撐開、撐開,以交合點為中心點,正反做一百度以上的旋轉,正轉、反轉、反轉、正轉……一次又一次的,使她陷入無奈、無助、呻吟,而又渴望的狀態,當漫長的「九淺」過去以後,「一深」在突然間插入,那種突來的快速、那種突來的深度、那種粗大、那種殘忍,逼得小葇尖叫起來,她雙手推著我的肩膀、抓著我的肩膀,哀求著。
   
   而那種哀求,對我是無與倫比的滿足與欣喜。斯巴達式軍人蹂躪小女生的時候,小女生向總司令乞憐,總司令能做什麼呢?能做多少呢?實際上,總司令不是指揮者麼?不是幫兇麼?當然,總司令可以防範於先。但是,當斯巴達式軍人追隨你那麼多年,你能不酬庸他嗎?當酬庸開始的時候,你還能約束多少呢?那是一個沒有軍紀的狀態。他已經在裏面,已經不耐的在等總司令和小女生談話,但是,不管你們談多少、談多久,最後對他應該都是一樣的,就是,他的權益不得禁止,也禁止不了。他要強暴小女生,強暴小女生的裸體與下體、強暴小女生在陰毛叢中,它要聽到哀求、聽到呻吟、感到阻力、感到濕潤、感到滑潤、享受滋潤……最後,在進出的交替中、在一次又一次的塞進與拔出中、在一次又一次的挺進與抽出中,它完成了發射、發洩、蹂躪、征服、摧毀,最後,當它既滿足又滿意以後,它又躊躇滿志流連在戰利品上,它彷佛說,善後與安慰,是總司令的事,我只負責姦淫。平心說來,它是一條十足的無賴、十足的壞東西,可是,奇怪的是,往往它是被縱容的。
   「事實上,」我向小葇分析。「一旦它要你的時候,你呀,除了你聰明的小頭腦一貫反對外,其他器官都背叛了你,你的兩手洗淨了它、嘴巴吸硬了它、大腿不再為它緊併在一起、小陰部更以一片滑潤迎接了它,當它『強暴』你的時候,你的眼神、你的呻吟,全都屈從了它、順從了它、會合了它、配合了它,這證明了它們全都喜歡它。」
   「你亂說,」小葇嘟起小嘴。「不許你再說了。」
   香港的三毫子小說
   香港文壇祭酒劉以鬯先生的短篇小說名著《酒徒》,描繪了一個喜歡酗酒、為了餬口不得不寫黃色小說的作家。如今香港的人均國民產值已高達三萬美元,但是五十年代初期的香港,成百萬難民從大陸湧來,大批的知識份子包括部長、省府委員、廳長、專員、國大代表、立法委員、大中小學校長,學歷從滿清秀才舉人到留洋學生應有盡有,他們從天堂跌落地下,貧病交迫,無以為生,便進入了撰寫黃色小說這一行業;同時,一個四百平方英哩的飛地,驀地增加了數十萬勞動大軍,他們也有七情六慾,也需要性的慰藉,卻又無力娶妻或宿娼,於是三毫子一本的手淫小說便成行成市了,窮作家與苦力各得其所。
   三毫子小說包括偵探、武俠、擊技、神怪等等,手淫小說只是其中一種,其內容萬變不離其宗——豔遇、偷情、強姦、婚外情等等,儘量描述男歡女愛的活塞動作,拉長性交的過程,要論其文學價值,則參差不齊。
   不過,「三毫子小說」也陶冶出一批香港文壇的名家,如高雄(原名史得,筆名三蘇、經紀拉)、楊天成、方龍驤、鄭慧等。五六十年代香港出產的二百多部電影中,不少是從三毫子小說改編成劇本的,若干作家因而跨入電影界,當上了編輯或導演,脫貧致富。
   本書輯錄的是《七年之癢》與《暴雨梨花》,前者是介紹香港色情行業的形形色色,後者寫香港一家金舖老闆「父子同科」(按:唐人駱賓王討武則天檄文以禽獸聚麀比喻此類亂倫行逕)褻玩一名美貌女傭的軼事。作者的文筆是相當不錯的。
   從中可以看到五十年前香港的都市面貌與社會實景,這些小說大致都是一百二十多頁,泛黃的新聞紙,封面總是一個裸體或半裸女郎,藉以吸引讀者。人們可能想不到的是,三毫子小說的核心作者,日後竟成為太平山下赫赫有名的大文豪呢!
(2020/0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