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北港香爐之三]
胡志伟文集
·張發奎在全書中一貫對蔣介石尊稱為「蔣先生」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譯註後記(全文)
·喻舲居是什麼
·喻舲居是什麼
·現代版的張松獻地圖
·竊據國民黨香港機關報《香港時報》副社長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誘因是垂涎項英所帶
·喻舲居走後門滲入國民黨黨營的香港時報任副社長
·文工會副主任朱宗軻係喻的後台,這樣的國民党非垮台不可
·中國筆會則成立於一九三○年五月,由核心成員為蔡元培、胡適、徐志摩、林語
·沒有作品的「作家領袖」
·"BANDITS SPY 喻舲居" (全文)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從清末民初的扶乩、歃血、劈草人、看風水到上世紀中葉的人海戰術、思想改造
·沙進士葉德輝怒斥毛澤
·抗戰八年,中國軍民亡3200萬人,而日本軍民傷亡僅246萬人
·老毛說:「我這個人啊生得很賤,在家有飯吃,要生病;拿起槍當土匪,病就沒
·毛澤
·「這幾年我們對農民的掠奪比國民黨還厲害」是1961年毛在中共中央一次工作會
·「蘇聯與我們是父子、貓鼠關係」
·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很多領導人一邊罵美國,一邊把子女往美國送。反
·老毛說:「不知多少優秀人物犧牲了,我們這些人,是剩下的渣滓」
·「你罵我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是毛澤
·四川一個科級的宗教局長自稱是「所有神仙的父母官」,那是他對崇慶縣耶、佛
·「我毛澤
·「共產主義沒飯吃,天天搞共產,實際上是搶產
·林立果說「(中國的)國家機器是一個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今天是他(
·國家領導人成克杰打電話給住香港的情婦李平,說「共產黨早晚會垮臺,最多大
·「打仗靠那些流氓份子,他們不怕死!」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在刺刀尖下的「戰犯管理所」,放映紀錄片中出現蔣總統下飛機與檢閱軍隊這兩
·「相當多的高幹是右傾機會主義,惟恐天下不亂,幾包紙煙就能收買一個支部書
·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有的人一輩子在討伐別人的思想,其實他不曉得他
·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白崇禧太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近代史書刊的編輯人員大多不具備勘誤補遺能力
·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傳記文學空前繁榮
·兩岸的當政者,長期以來都習慣於將史料列為秘藏而禁止借閱
·海峽兩岸的當政者,長期以來都習慣於將史料列為秘藏而禁止借閱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真史戰勝偽史
·歷史是勝利者寫的,歷史書是知識份子按照勝利者的要求寫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港香爐之三

   在清楚意識,並蓄意要「不一樣」後,她明白她的過往足以造成的傷害。特別是發現自己在床上也只能與一般女人無異時,她頓覺無依並深自感到恐慌。
   她開始恨自己何以兩人初次被介紹認識的遊行是日,就讓他佔有了她(她都還不知道他有那樣濕糊糊的一雙汗手)。她原該與其時的一般女人一樣,先從拉小手,進到擁抱、接吻,最後才接受愛撫、插入,而且每個階段都要有充份的時間間隔,好讓男人知道她們的貞潔。
   懊惱自己缺乏這些階段與過程,這個林麗姿在一次燕好之後,畏畏縮縮的不敢抬頭,低垂下眼睛,囁囁嚅嚅的低聲問仍裸身躺於一旁的江明台:
   「你會不會覺得我很隨便?」
   男人顯然沒料到會有這樣的問話,稍一沉吟,然後不動聲色的道:


   「不會啊!我只是覺得你比較活潑。」
   她伸開雙臂,狠命的緊抱住身邊的男人,淚水真正是奪眶而出,哽咽中原還待說著什麼,一聽從喉嚨傾瀉出的聲音竟彷若呻吟,她警覺的立即止住出聲。
   (被四、五十根陽具操過的女人的胴體,究竟是怎樣的?
   聽說陽具一碰到陰戶口,連進去都還沒有進去,就開始哀哀叫。更不用講陽具一插進去,不管大的小的、粗的細的、軟的硬的,叫得可真慘烈,厝邊隔壁都聽到不說,搞不好幾條街外都聽得到。
   如果臺灣建國運動的理念,能藉著她的叫聲傳出去,搞不好,臺灣建國早就成功了。
   有人試過,說連哼都不哼一聲,哪里還會叫?
   敢有這種可能?親耳聽到四、五桌人中有人這樣講,不只是會叫,還一叫的時候,胸部就會隨叫聲上下起伏,叫聲間隔時還會大口喘氣,一叫、一喘息,兩粒奶子,隨著上上下下顫動作一團。
   聽說奶子本來就大,白糊糊一大球在胸前,中心兩顆龍眼乾子黑不窿咚,男人一面騎在上面幹,一面伸手搓那兩粒大奶,像擀麵團一樣,隨陽具前後抽送,一下子推向前,一下子搓到後,真是奇觀。
   聽說最愛被這樣正面壓著,下面陰戶被插,上面奶子被搓。
   曾經說過最愛趴著被從後面幹?
   管他的。不管喜歡從正面、背面幹,被這麼多陽具天天操,夜夜春宵需要量大,陰戶幹得早像布袋一樣,又鬆又垮,不管怎樣大的、長的、粗的、硬的陽具在裏面,都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在中間獨大呢!
   中間獨大,就好比臺灣島獨大於臺灣海峽,臺灣不就獨立了?建國不就成功了?可見,同志大夥共同打拚、出生入死,真的能「兼善天下」嘛!
   說真的,被四、五十根陽具,從正面也操、背面也幹,還能彰顯「臺灣獨立」、「臺灣獨大」,這樣的女人胴體,究竟是怎樣的?)
   那蜷曲雙腿趴伏在床上的姿勢,時間一久後,再度失去鬆弛翻腸倒胃的痛感,整個身體內又傳來錐肝刺心的絞痛。
   她再止不住從喉嚨發出大聲呻吟,也不管聽來是否像叫床,她一面喘息、哼唉著,一面伸手去搓揉腹部。
   然後,那欲望清楚的湧現。
   他來道別時並沒有如往常要她,他衣著整齊坐在她小小房間大床上的床頭,不知為何讓她覺可笑,但他著意不看她,極為審慎的說:
   「我以為還是我自己來告訴你,比你從外面聽到好。」他稍一停頓:「我就要結婚了。」
   她沒有誤會他口中的「結婚」是和她,他們從不曾碰觸這個問題,雖然他每次要她,總強調他對她的人道關懷與照顧,是「疼惜一個被剝削的姐妹同志」,是「安慰一個被惡質男性強權傷害的女性」。
   這個林麗姿直到這時刻,仍不曾真正意識到絕望,雖然她一再企圖挽回。一陣陣眼淚、泣訴後,她仍直直的問:
   「你不是說隨時會被抓,不能結婚。現在能結婚,為什麼不娶我?」
   安撫了她大半個晚上的江明台,似終於下定決心,破釜沉舟的道:
   「老實講,我沒有辦法忍受。你知不知道外面盛傳,與你結婚的話,喜宴上,和你睡過的男人,坐坐沒有十來桌,也有五、六桌。這樣的婚我怎麼結?」
   「可是我跟你在一起時,就已經這樣,我不是問過你,覺不覺得我隨便,你還說我只是比較活潑。」
   江明台歪著嘴,無聲的笑了起來。
   「你連這樣的話也相信?床上什麼不會說?你這樣問,我還能怎樣答?」
   她看著他,那晚上第一次,她千真萬確的明白,她失去了他。
   模糊的有恐慌,真正的痛還未曾到來,心尚是一片平白,慾望卻是無聲無息的襲捲而上,波濤洶湧,並一發不可收拾。
   再做一次,就算是最後一次,到下個男人到來前,至少間隔時間會較短,毋須忍受那麼長時間。他上次要她是哪個時候?兩、三個星期前?再上一次是一個月前?他一直以忙、有關當局盯住他為由拖延,她居然相信他,也可以忍受並安心等待。那不虞有男人來睡她的無匱乏感覺,顯然使需要不致如此迫切。
   可是一當明知已然失去,那每一分、每一小時的等待,都有了致命的危機。就算做最後一次,她便能從是夜才開始等待,而毋須追述到兩、三個星期前他最後一次有她,至今已有如此長時間的空檔。只要再做一次,她至少可以有較長的時間再讓另個男人上身。她或還能從拉小手、接吻、擁抱、插入慢慢一樣一樣來,而男人或會對她有較多的真心。
   她趨前去擁抱他、吻他,一隻手往下探索。江明台顯然以為她是想藉此留住他不得脫身,冷淡的漠然道:
   「現在還想靠這個?沒有用的。」
   這個林麗姿往後想,是在江明台說這句話時,她決定應該讓他付出代價。
   她不會任他像過往的男人,從她身上說走就走。
   (被至少四、五十根「同志們」的陽具操過的女人胴體,究竟會是怎樣的?
   只要想一想,這個女人的下體,被至少四、五十根陽具,射入至少四、五十種不同的精液,而且夜夜春宵,每種男人的精液都大量進入她的體內。她的下體儲存四、五十種大量的不同男人精液,豈不是個「公共廁所」,你丟我撿,穢物全往裏面倒。
   不是說不同的男人的精液混在女人的下體內,比什麼都毒。子宮、陰道內,長期貯滿大量的不同男人射出的精液,在體內混合久了,子宮就不能受孕了。
   妓女不都是做一陣子後就不能生了嗎?
   同一個男人的精液適度的留在女人體內,能滋補強身,養顏美容,但如人多且雜、量又大,本該有損,她卻如此明豔肉感,聽說就是因為天賦異稟,天天被至少四、五十根不同的陽具輪流操插的結果。
   被至少四、五十根陽具操過的女人胴體,如果不憔悴粗損,又會是怎樣的?)
   她仍趴身在床上,雙腿蜷曲,穿過膝蓋墊高的空間,伸手進去搓揉疼痛的胃腹。然後,極為突然的,那慾望明顯的到來。
   她的手往下伸。
   「如果能做一下,會不會比較不痛?至少和緩一下。」呻吟中她迷亂的想。
   來道別那夜裏,他如若最後一次不拒絕她的索求,她是否像過往每一回,就此離去,至少再打打電話,嚐試要復合,雖然多半無效。
(2020/0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