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介紹王小波:《時代三部曲》]
胡志伟文集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的張發奎
·俠肝義腸 樂於助人
·張發奎下令槍決廣州暴動五百個縱火歹徒
·廣州暴動有五千七百平民被殺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李煦寰跪求余漢謀迷途知返
·黃紹竑遺棄一個又一個女人
·張發奎嚴以律己 脂膏不潤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宋楚瑜怎樣搞垮香港時報?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的文學價值
·古籍重印功德無量
·吳法憲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迫害幹部的罪魁是毛澤
·吳法憲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周恩來逼死林彪
·李震之死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特任官在香港聖保羅中學教文史課
·陳克文讚蔣介石剛毅堅定
·孔祥熙是中樞的主和派
·未開苞的臭丫頭居然處理國事
·未開苞的臭丫頭居然處理國事
·孔祥熙會做官會籠絡人心
·當事人證實孔宋家族確實貪賄
·魏道明因其妻鄭毓秀而富貴
·谷正綱一夜耗保險套六枚
·羅隆基調戲民女上法庭
·蔣介石說党部職員都是八旗子弟
·羅隆基妻子王右家閫德不修
·唐生智棄南京貪四十萬軍餉 李宗仁赴美國捲三十萬美金
·程滄波霸佔下屬端木露茜致使其夫儲安平投共
·抗戰前期國軍兵敗咎在中下級軍官指揮失宜
·李宗仁赴美捲走公帑三十萬美金
·「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湯恩伯摑掌蔡文治
·衛立煌的乘龍快婿潦倒難民營
·衛立煌的乘龍快婿潦倒難民營
·我所認識的吳敦義
·國民黨怎樣才能打翻身仗?
·“戰犯”吳敦義的老奸巨猾與貧嘴薄舌
·上海公安局長楊帆隻身赴港晤蔡文治
·長白山空投
·反特影片《寂靜的山林》演的是真人真事
·自由中國運動三年耗一
·張梦还傳
·組織川西反共縱隊
·仰望青天期盼反攻 深入虎穴救助同袍
·朱瘦菊傳
·中國電影事業的拓荒者
·當代司馬遷錢海岳
·南明史是廿八史之極品
·生為大明人 死為大明鬼
·明末的忠臣
·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王蒙在一九八九
·中共阻撓王蒙赴瑞導致北島落選諾獎
·中共阻撓王蒙赴瑞導致北島落選諾獎
·王蒙推薦北島、韓少功、鐵凝、王安憶
·文革造反派陰魂未散
·歷史絕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歷史人物的是非曲直須由歷史學家裁定
·秦皇的封建社會一去不返了
·依附草木者 其人格不足觀
·傳記文學若為政治服務就會變成速朽文學
·暗殺軍統在港澳的三名少將級特務
·《怎樣活到一百歲》序言
·日本發三千囚徒援助南明抗清
·鄭氏家族在日本的寄存百萬銀軍餉
·澳門葡萄牙當局發兵三百助南明反攻
·朱舜水七次渡海乞師
· 崇禎帝誤中後金的反間計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反清小說《鏡中影》重印版序
·梟雄末日
·灑向人間盡是怨
·閻王不叫自己去
·帝王駕崩時一定要睡在皇宮
·昔日妲己毀一商,今朝艷妖舞翩躚
·翻江倒海民怨滔天
·六百多人死在棒下
·隕石預告暴君死亡
·八三四一紅日將落
·唐山強震天怒人怨
·氣若游絲托孤無人
·王佐在奈何橋索命
·袁文才要討回公道
·強姦孫維世
·扒灰劉松林
·剋死總統、首相近三十人
·公開陳列的一塊臘肉
·最古老史學著作是《尚書》
·《史記》是廿八史的龍頭
·《項羽本紀》像一幅巨大的油畫
· 生當作人傑 死亦為鬼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介紹王小波:《時代三部曲》


   王小波生於一九五二年,十六歲開始寫作,廿八歲發表第一篇小說。他曾在雲南插隊,到山東當民辦教師、在街道工廠做工、入中國人民大學習工、到美國讀文科碩士學位,一九八八年回國後在大學任教,一九九七年四月死於心臟病猝發。
   他一九八七年開始創作中篇小說《黃金時代》,描寫廿一歲的北京知青王二同廿六歲的女醫生陳清揚在雲南建設兵團的一段驚心動魄的戀情,寫出了純潔的心靈對暗無天日環境的抗爭。本書由三篇小說組成,《黃金時代》是穿插性描寫最多的一篇。作者認為生活就是這個樣子,無須掩飾,人們都是這樣一步步活過來的,還要這樣一步步活下去,因而這是最值得珍視的。然而當局卻視他為洪水猛獸,九五年七月,《黃金時代》出版不久就被禁售,但已在個體戶書攤上售出十萬多冊,還出了臺灣和香港版,榮獲臺灣聯合報系第十三屆中篇小說大獎,連人民日報都承認「這部小說無論在國內還是在海外留學生中偶一露面,總會造成排隊閱讀的局面」。作者突破了官方對性描寫的束縛,把性大膽直露,不媚俗地寫出來,這種新體驗是成功的。作者寫王二和陳醫生在別人道貌岸然又百般窺探的捉弄下,那種從容、坦然又不恥於言說的姿態,冷靜得瀟灑,洋溢著性體驗的美感。在王小波眼中,性不需要任何理由,它只是存在著,就如同那些反人性的荒謬不需要任何理由而存在著一樣。小說描寫性行為細緻到雙方的心理感覺,但讀者絕無閱讀金瓶梅的那種心理反感,而是孳生一種自然的生命體驗的美感。
   
     那天晚上我在後山上抽煙。雖然在夜裡,我能看見很遠的地方。因為月光很明亮,當地的空氣又很乾淨。我還能聽見遠處的狗叫聲。陳清揚一出十五隊我就看見了,白天未必能看這麼遠。雖然如此,還是和白天不一樣。也許是因為到處都沒人。

     我也說不準夜裡這片山上有人沒人,因為到處是銀灰色的一片。假如有人打著火把行路,那就是說,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在那裡。假如你不打火把,就如穿上了隱身衣,知道你在那裡的人能看見,不知道的人不能看見。我看見陳清揚慢慢走近,怦然心動,無師自通地想到,做那事之前應該親熱一番。
     陳清揚對此的反應是冷冰冰的。她的嘴唇冷冰冰,對愛撫也毫無反應。等到我毛手毛腳給她解扣子時,她把我推開,自己把衣服一件件脫下來,疊好放在一邊,自己直挺挺躺在草地上。
     陳清揚的裸體美極了。我趕緊脫了衣服爬過去,她又一把把我推開,遞給我一個東西說:「會用嗎?要不要我教你?」
     那是一個避孕套。我正在興頭上,對她這種口氣只微感不快,套上之後又爬到她身上去,心慌氣躁地好一陣亂弄,也沒弄對。忽然她冷冰冰地說:
     「喂!你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
     我說當然知道。能不能勞你大駕躺過來一點?我要就著亮兒研究一下你的結構。只聽啪的一聲巨響,好似一聲耳邊雷,她給我一個大耳光。我跳起來,拿了自己的衣服,拔腿就走。
     那天晚上我沒走掉。陳清揚把我拽住,以偉大友誼的名義叫我留下來。她承認打我不對,也承認沒有好好待我,但是她說我的偉大友誼是假的,還說,我把她騙出來就是想研究她的結構。我說,既然我是假的,你信我幹嘛。我是想研究一下她的結構,這也是在她的許可之下。假如不樂意可以早說,動手就打不夠意思。後來她哈哈大笑了一陣說,她簡直見不得我身上那個東西。那東西傻頭傻腦,恬不知恥,見了它,她就不禁怒從心起。
     我們倆吵架時,仍然是不著一絲。我的小和尚依然直挺挺,在月光下披了一身塑膠,倒是閃閃發光。我聽了這話不高興,她也發現了。於是她用和解的口氣說:不管怎麼說,這東西醜得要命,你承不承認。
     這東西好像個發怒的眼鏡蛇一樣立在那裡,是不大好看。我說,既然你不願意見它,那就算了。我想穿上褲子,她又說,別這樣。於是我抽起煙來。等我抽完了一支咽,她抱住我。我們倆在草地上幹那件事。
     我過二十一歲生日以前,是一個童男子。那天晚上我引誘陳清揚和我到山上去,那一夜開頭有月光,後來月亮落下去,出來一天的星星,就像早上的露水一樣多。那天晚上沒有風,山上靜得很。我已經和陳清揚做過愛,不再是童男子了。但是我一點也不高興。因為我幹那事時,她一聲也不吭,頭枕雙臂,若有所思地看著我,所以從始至終就是我一個人在表演。其實我也沒持續多久,馬上就完了。事畢我既憤怒又沮喪。
     陳清揚說,她簡直不敢相信這件事是真的:我居然在她面前亮出了醜惡的男性生殖器,絲毫不感到慚愧。那玩藝也不感到慚愧,直挺挺地從她兩腿之間插了進來。因為女孩子身上有這麼個口子,男人就要使用她,這簡直沒有道理。以前她有個丈夫,天天對她做這件事。她一直不說話,等著他有一天自己感到慚愧,自己來解釋為什麼幹了這些。可是他什麼也沒說,直到進了監獄。這話我也不愛聽。所以我說:既然你不樂意,為什麼要答應。她說她不願被人看成小器鬼。我說你原本就是小器鬼。後來她說算了,別為這事吵架。她叫我晚上再來這裡,我們再試一遍。也許她會喜歡。我什麼也沒說。早上起霧以後,我和她分了手,下山去放牛。
   
     我在小屋裡也想過自己存不存在的問題。比方說,別人說我和陳清揚搞破鞋,這就是存在的證明。用羅小四的話來說,王二和陳清揚脫了褲子幹。其實他也沒看見。他想像的極限就是我們脫褲子。還有陳清揚說,我從山上下來,穿著黃軍裝,走得飛快。我自己並不知道我走路是不回頭的。因為這些事我無從想像,所以是我存在的證明。
     還有我的小和尚直挺挺,這件事也不是我想出來的。我始終盼著陳清揚來看我,但陳清揚始終沒有來。她來的時候,我沒有盼著她來。
     我曾經以為陳清揚在我進山后會立即來看我,但是我錯了。我等了很久,後來不再等了。我坐在小屋裡,聽著滿山樹葉嘩嘩響,終於到了物我兩忘的境界。我聽見浩浩蕩蕩的空氣大潮從我頭頂湧過,正是我靈魂裡潮興之時。正如深山裡花開,龍竹筍剝剝地爆去筍殼,直翹翹地向上。到潮退時我也安息,但潮興時要乘興而舞。正巧這時陳清揚來到草屋門口,她看見我赤條條坐在竹板床上,陽具就如剝了皮的免子,紅通通亮晶晶足有一尺長,直立在那裡,登時驚慌失措,叫了起來。
     陳清揚到山裡找我的事又可以簡述如下:我進山后兩個星期,她到山裡找我。當時是下午兩點鐘,可是她像那些午夜淫奔的婦人一樣,脫光了內衣,只穿一件白大褂,赤著腳走進山來。她就這樣走過陽光下的草地,走進了一條乾河溝,在河溝裡走了很久。這些河溝很亂,可是她連一個彎都沒轉錯。後來她又從河溝裡出來,走進一個向陽的山窪,看見一間新搭的草房。假如沒有一個王二告訴她這條路,她不可能在茫茫荒山裡找到一間草房。可是她走進草房,看到王二就坐在床上,小和尚直挺挺,卻嚇得尖叫起來。
     陳清揚後來說,她沒法相信她所見到的每件事都是真的。真的事要有理由。當時她脫了衣服,坐在我的身邊,看著我的小和尚,只見它的顏色就像燒傷的疤痕。這時我的草房在風裡搖晃,好多陽光從房頂上漏下來,星星點點落在她身上。我伸手去觸她的乳頭,直到她臉上泛起紅暈,乳房堅挺。忽然她從迷夢裡醒來,羞得滿臉通紅。於是她緊緊地抱住我。
     我和陳清揚是第二次做愛,第一次做愛的很多細節當時我大惑不解,後來我才明白,她對被稱作破鞋一事,始終耿耿於懷。既然不能證明她不是破鞋,她就樂於成為真正的破鞋。就像那些被當場捉了姦的女人一樣,被人叫上臺去交待那些偷情的細節。等到那些人聽到情不能恃,醜態百出時,怪叫一聲:把她捆起來!就有人衝上臺去,用細麻繩把她五花大綁,她就這樣站在人前,受盡羞辱。這些事一點也不討厭。她也不怕被人剝得精赤條條,拴到一扇磨盤上,扔到水塘裡淹死。或者像以前達官貴人家的妻妾一樣,被強迫穿得整整齊齊,臉上貼上濕透的黃表紙,端坐著活活憋死。這些事都一點也不討厭。她絲毫也不怕成為破鞋,這比被人叫做破鞋而不是破鞋好得多。她所討厭的是使她成為破鞋那件事本身。
     我和陳清揚做愛時,一隻蜥蜴從牆縫裡爬了進來,走走停停地經過房中間的地面,忽然它受到驚動,飛快地出去,消失在門口的陽光裡。這時陳清揚的呻吟就像氾濫的洪水,在屋裡蔓延。我為此所驚,伏下身不動。可是她說,快,混蛋,還擰我的腿。等我「快」了以後,陣陣震顫就像從地心傳來。後來她說,她覺得自己罪孽深重,早晚要遭報應。
     她說自己要遭報應時,一道紅暈正從她的胸口褪去。那時我們的事情還沒完。但她的口氣是說,她只會為在此之前的事遭報應。忽然之間我從頭頂到尾骨一齊收緊,開始極其猛烈的射精。這事與她無關,大概只有我會為此遭報應。
   
     晚上我和陳清揚在小屋裡做愛。那時我對此事充滿了敬業精神,對每次親吻和愛撫都貫注了極大的熱情。無論是經典的傳教士式,後進式,側進式,女上位,我都能一絲不苟地完成。陳清揚對此極為滿意。我也極為滿意。在這種時候,我又覺得用不著去證明自己是存在的,從這些體會裡我得到一個結論,就是永遠別讓別人注意你。北京人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你千萬別讓人惦記上。
   
     最後我們被關了起來,寫了很長時間的交待材料。起初我是這麼寫的:我和陳清揚有不正當的關係。我幹了她很多回,她也樂意讓我幹。上面說,這樣寫缺少細節。後來又加上了這樣的細節:我們倆第四十次非法性交。地點是我在山上偷蓋的草房,那天不是陰曆十五就是陰曆十六,反正月亮很亮。陳清揚坐在竹床上,月光從門裡照進來,照在她身上。我站在地上,她用腿圈著我的腰。我們還聊了幾句,我說她的乳房不但圓,而且長的很端正,臍窩不但圓,而且很淺,這些都很好。她說是嗎,我自己不知道。後來月光移走了,我點了一根煙,抽到一半她拿走了,接著吸了幾口。她還捏過我的鼻子,因為本地有一種說法,說童男的鼻子很硬,而縱慾過度行將死去的人鼻子很軟,這些時候她懶懶地躺在床上,倚著竹板牆。其它的時間她像澳大利亞考拉熊一樣抱住我,往我臉上吹熱氣。最後月亮從門對面的窗子裡照進來,這時我和她分開。但是我寫這些材料,不是給軍代表看。他那時早就不是軍代表了,而且已經復員回家去,不管他是不是代表,反正犯了我們這種錯誤,總是要寫交待材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