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修正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毕汝谐文集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纽约作家觅女知音
·降将之死 毕汝谐(纽约作家)
·九级浪 (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党内腐败的天字第一号受益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的一次绝无仅有的离奇艳遇 毕汝谐(纽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接过储安平的笔,新一代储安平在成长“! 毕汝谐(纽约 作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习近平势必对川普让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打响南京保卫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红朝帝王将相的心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戏答西岸、香椿树二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必将蹈30年前日本的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历史如此重复,中国的好运到头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高粱大豆是一面镜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鹤力挺中兴 有两点不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文革至今50年,单兵毕汝谐始终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 毕汝谐(作家
·习近平、金正恩拥有与生俱来的先天优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民运江湖的性罪错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妈妈走了! 毕汝谐
·刘鹤赴美处于两难境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无芯,中南海无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踢馆,习近平应一展攘外长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骑手失误 狂鞭骏马也枉然 毕汝谐(纽
·情诗一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厉害了,金氏政治经济学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世界警察是要有薪给的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挥双刃剑刺向中国经济的软肋 毕汝谐
·习主席也应以史为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北京连下两着外交错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东亚共荣圈与一带一路之比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主席的见识不及妇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敢不敢下令大屠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太阳看美中之差异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作家毕汝谐的政治预言为何远远超过职业政治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请中国爱国者从速奉献金银财宝 毕汝谐 (纽约作家)
·习近平是当儿皇帝还是当关门皇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卡舒吉为言论自由和爱情献出生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清查五·一六轶事(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清查​五·一六题材的小说) 毕
·旧金山大学终身教授毕克茜博士是寡廉鲜耻的大骗子! 毕汝谐(作家
·果然被毕汝谐不幸而言中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7个铁证 池 慧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8个铁证 池 慧
·答五步蛇网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刘鹤之父刘植岩因一本色情日记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川习会是试金石——川普是政治家还是资本家? 毕汝谐(
·洞房私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爱子步克的一封信(关于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级浪”的稿费) 毕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罗援将军要三思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脸乎?链乎?二者只能择一,无法两全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帝对毛泽东及中共大特务的历史恩情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体制内第一个高呼打倒习近平的人画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严家祺老师大力提(毕汝)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请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从不冒犯别人父母做起! 毕汝谐(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是男儿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全国政协其地其委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情诗一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十五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 纽约)
·几十个字能够道尽文革的可怕、毛泽东的魔力 毕汝谐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爱的宣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七至一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 零九 至一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修正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修正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这几天,何长工之孙媳开大奔进故宫,引起轰动;我不禁忆及文革前后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
   


   文革混乱,少男少女打破了男女界限,把大街当成社交场,是所谓拍婆子。其时,我仪表出众,丰采夺人,系公认的拍婆子大师。
   
   
   我的上帝,那年月,多少大家闺秀走出深闺,终日在北京的各条大街上闲荡;她们统一着装——国防绿上衣、蓝裤、懒鞋,借以向正值青春期的男孩发出强烈的招拍信号!
   
   谨此提供文革民俗学证言:国防绿上衣、蓝裤、懒鞋,系招拍女孩的直观证据。
   
   我洋洋得意地对铁哥们吕少军(公安巨头吕展之子、杨得志之内侄)宣称:别人一辈子碰不上一回的奇遇,我每个月能够碰上两三回!我是神射手,我的眼睛就是双筒猎枪!
   
   我曾经拍中一个羞涩、内向的美丽女孩(绰号兔子!)。出国前,听说她业已成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张震的儿媳,绰号兔子早已无人提起,由于她的长相酷肖日本电影明星中野良子,得一日式绰号小林慧子;我当面祝贺其嫁入豪门,回顾文革岁月,相视莞尔。
   
   还有一回,我与一位迎面走来的女孩对上了眼神,她用手势暗示后面有人,不便交谈,我看见远处有个颇具领导干部气派的中年男人,便会意地闪到一旁;我们相跟着走了几条街,好不容易才甩掉尾巴,她笑道:他是我爸爸,他不许我跟陌生男生说话。
   
   我随口问:你爸爸是谁?挺有范儿的。
   
   她反问:你知道团中央的三胡一王吗?
   
   我用全知全能的口吻道:当然知道——胡耀邦、胡克实、胡启立、王伟。
   
   她笑道:王伟是我爸爸;三胡都解放了,我爸爸还没解放;他整天看着我,我去哪儿他跟到哪儿,讨厌死了!
   
   大家闺秀具有与生俱来的、文革风雷也不能摧毁的近乎可怕的优越感;你就是约她们半夜12点在街头公园见面,她们也敢赴约!她们根本不相信有人敢于伤害她们!较之瞻前顾后、畏首畏尾的小家碧玉,实为九天九地。
   
   
   这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而后愈烈;随着国运昌隆,以习近平为首的红二代,将这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无限制地扩大化了。
   
   
   且说这天,我来到西单商场猎艳,见一个眉眼还勉强说得过去、气质高雅的女孩笑眯眯地望着我,知道机会来了,便单刀直入地道:同学,交个朋友吧。
   
   她矜持地只是微笑,不言语。我老练地以微笑迎对微笑,力图占居心理优势。
   
   她终于开口了,霸气地道:我是地质部的,我姓何!
   
   地质部姓何的很多,敢于如此张扬的,必定是部长无疑!
   
   我有些惊讶地脱口道:哦,你是何长工的女儿!你家就住在西单附近!
   
   她黯然地道:搬家了,搬到花园村了。
   
   我知道,一些倒台的部长都搬到花园村的普通居民楼了,便道:我家的老朋友武衡(原国家科委副主任)也搬到花园村了,你认识他吗?
   
   她道:我们两家没来往。
   
   我卖弄地道:毛主席说过:我们要两条腿走路,不能像何长工那样用一条半腿走路(何长工是跛子)。
   
   当时,毛主席语录是最高指示,一言九鼎。
   
   我进一步道:何长工是老资格,可惜没当过中央委员;毛主席说过:中央委员会不是湖南同乡会(何长工是湖南人)。
   
   我们越谈越投机,交换了个人资料。那时候,我拍婆子都用黄伟伟这个假名,面对人脉广阔的何长工之女,我不想敬酒不吃吃罚酒,遂诚实地报出真名:我叫毕汝谐。
   
   
   
   
   只是,与她告别后,我继续在西单地区猎艳,大有斩获。
   
   过了半个月(我想杀杀她的傲气),我登门拜访;她开门后,竟然高兴地啊了一声,直抒胸臆地道:毕汝谐,你这么长时间没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她的房间里有架旧钢琴,她喜悦地给我弹奏重归索莲托;她姐姐闻声走过来,令其改弹莫扎特的土耳其进行曲;我暗忖:听说何长工言谈粗鄙,一口一个
   
   他妈的他娘的,其女儿还有几分艺术修养呢。
   
   为了显摆自己并非俗流,我直率地指出:有几个音不准,该请人调一调了。
   
   她道:彻底修一次,要一百多块呢,我家没钱了。这是抗战时期缴获的钢琴,凑合弹弹吧。
   
   我暗忖:一切缴获要归公,怎么到了你家呢。
   
   我从未见过何长工,这是一个属于禁忌的话题;何夫人卧病在床,经常见面。我相貌堂堂,举止斯文,家世清楚,很得何夫人的喜欢。有时,我就坐在病榻前与何夫人闲聊。
   
   她平平淡淡地道:我妈活不了几年了,这样的老红军,全国都不多了。
   
   她深深怀念昔日的荣华富贵,叹息世态炎凉,一家人饱受地质部军代表的冷眼;她与刘少奇王光美之女刘婷婷交好,同为所谓可教育好的子女。
   
   
   我在何家多次见过日后成为王岐山夫人的姚明珊,一个相貌平平、迟钝木讷的女孩。
   
   我还见过她的几个哥哥姐姐,何长工子女皆以光字排列。
   
   毕汝谐毕竟是毕汝谐,积习不改,我行我素;终于有一天,我在大街上拍婆子时被她撞了个正着,就此绝交了!
   
   文革结束,拨乱反正;我成为文化部直属中央歌剧院的编剧;本院举办声乐培训班,有个眉眼还勉强说得过去、气质高雅的女孩是何长工的孙女,我们谈得来;我欣喜地道:
   
   当年,我认识你姑姑,今天又认识你,我跟你们老何家就是有缘分!
   
   小何生冷不忌,霸气地道:不对,应该说是我们老何家跟你有缘分!
   
   何长工复出后,地位尊贵而无实权;据小何透露:在粟裕的追悼会上,何长工因受到冷落大发脾气,奈何?
   
   光阴如驶,我几乎把她和小何忘记了;不意何长工之孙媳突然成为新闻人物,又勾起许多陈年旧事,颇有隔世之感。
   
   
   前不久,我与一位著名商界女强人恢复联系;我在越洋电话里叹道:当年咱们多么年轻、多么单纯!咱们在百货大楼一见钟情,刚认识一小时就上床!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两情相悦;我不怀疑你是仙人跳,你不担心我是性变态——事后杀你灭口!今生今世,再也不会有这么单纯、这么美好的感情了!对了,你姐姐好吗?
   
   她:你怎么知道我有个姐姐?
   
   我:是你告诉我的呀;你说有个姐姐,我开玩笑说你姐姐就是我的大姨姐,你使劲掐我,掐得我很疼,疼得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有个姐姐!
   
   她笑道:今生今世,我再也不会掐你了。
   
   我深深怀念三百多位情人——
   
   哦,多少往事,多少秘密,只有天知、地知、彼知、我知!
   
   
   
   
(2020/0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