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沈从文的妓女题材小说丈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7个铁证 池 慧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8个铁证 池 慧
·答五步蛇网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刘鹤之父刘植岩因一本色情日记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川习会是试金石——川普是政治家还是资本家? 毕汝谐(
·洞房私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爱子步克的一封信(关于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级浪”的稿费) 毕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罗援将军要三思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脸乎?链乎?二者只能择一,无法两全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帝对毛泽东及中共大特务的历史恩情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体制内第一个高呼打倒习近平的人画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严家祺老师大力提(毕汝)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请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从不冒犯别人父母做起! 毕汝谐(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是男儿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全国政协其地其委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情诗一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十五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 纽约)
·几十个字能够道尽文革的可怕、毛泽东的魔力 毕汝谐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爱的宣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七至一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 零九 至一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一十五至一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一至一百二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 七至一百三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九至一百四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三至二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沈从文的妓女题材小说丈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沈从文的妓女题材小说丈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沈从文的妓女题材小说丈夫描写湘西江边船妓的故事,一个船妓及其丈夫前来探望的林林总总。
   
   河上有许多妓船,俨然是飘在水面上的八大胡同。这些船上做人肉生意的多是附近乡下那些种田人家。她们都是被丈夫们派来赚钱养家的正经妇人;只因农田薄,赋税重,不得不如此。因此,在她们看来这是一份正经生意。
   
   有一个女子名唤老七,这日,她的丈夫来探望她;这时正好撞进来一个醉醺醺的商人,进来就是大声嚷着要亲嘴要睡觉。丈夫只能钻到后舱,一边看着河上的风景,一边听着舱里妻子服侍客人。
   
   第二天,丈夫本以为可以跟妻子亲近了,妻子却要去岸上庙里烧香,派他看船。丈夫独自在船上胡思乱想,水保来到船上;这水保乃是水上一霸,船妓们只是生活在最底层的卖肉人。水保临走前只丢下一句:“叫老七晚上不要接客,我要过来”。
   
   当面跟别人丈夫这样说,实在霸道。丈夫捶胸顿足,本来要愤然而去,却正巧碰上妻子回来,带回一件他喜欢的乐器,方才作罢。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却来了两个醉醺醺的兵爷。两个兵爷打骂一通,老七急中生智,拖着那醉鬼的手,安置到自己的大奶子上。醉鬼们方才作罢。一个躺在老七左边,一个躺在老七右边。丈夫只能钻回到后舱,等待妻子打发两位不速之客。
   
   两位兵爷事后扬长而去,丈夫愤然要走,妻子掏出票子给他,丈夫摇摇头,把票子撒到地下去,两只大而粗的手掌捂着脸孔。像小孩子那样莫名其妙的哭了起来。
   
   第二日,夫妇俩一早就回转到乡下去了。
   
   我由是想起 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及其父母——
   
   
   
   
   
   毕太岁致诗 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二
   
   
    邱贼底细听端详,
   
    其父惯窃母为娼,
   
    贫寒子弟称国权,
   
    鼠辈假冒巴山狼。
   
   
   
   
   
    毕太岁回击 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六
   
    国权年长无出息,
   
    端赖娼母维生计,
   
    嫖客遗留冷茶饭,
   
    邱氏父子心窃喜。
   
   
   
   
   
   
   
   毕太岁回击 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九
   
   
   
   
    我问国权欲何往,
   
   
   
   
    答曰为母饰新房,
   
   
   
   
    天下男人皆可入,
   
   
   
   
    唯独邱父闪一旁。
   
   
   
   
   
   
   
   
   
   
   毕太岁回击 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二
   
   
    国权父子也对话,
   
    爸爸你别当王八,
   
    我是文盲没出息,
   
    你考状元骑大马。
   
    毕太岁回击 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三
   
    上得山多终遇祟,
   
    邱母竟然接李鬼,
   
    邱父避走不露面,
   
    国权抱住娘大腿。
   
   
   
   
   
   
   
   毕太岁回击 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七
   
   
    人穷难免生歹念,
   
    国权卖给拍花男,
   
    邱氏男女急脱手,
   
    眉飞色舞数洋钱。
   
   
   
   
   
   
   
   毕太岁回击 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
   
   
    邱父设计仙人跳,
   
    对方竟然是黑道,
   
    须臾创下泼天祸,
   
    一家三口入地牢。
   
   
   
   
   毕太岁回击 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一
   
   
    不容分说先用刑,
   
    皮开肉绽血淋淋,
   
    邱父邱母邱国权,
   
    三人三具老虎凳。
   
   
   
   
   
   
   
   
   毕太岁回击 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三
   
   
    只因邱父是主谋,
   
    老虎凳下架火盆,
   
   
    豆大汗珠如雨点,
   
    不制熏鸡制熏人。
   
(2020/02/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