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上帝的科学——导论四 相信上帝才能认清宇宙的终极奥秘]
徐永海
·从坐牢8年的何德普受洗谈起
·回信张弟兄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论述坚持家庭教会
2011年9月写的文章
·*******2011年9月写的文章
·请您支持我们的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讨
·明天我一个良心犯终于能去住院动手术了
2011年10月写的文章
·*****2011年10月写的文章
·人世间的最伟大的工程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洗礼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洗礼
·圣爱团契就超光速的研讨
·被软禁的良心释放犯何德普我请您帮助
·就超光速一基督徒致信各位知识分子
·17届6中全会我又被软禁4天
·我一个良心犯手术后的感谢信
·借着中微子超光速一事来修改相对论
·就修改相对论一家庭教会致信众肢体与朋友
2011年11月写的文章
·******2011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1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坐牢8年的良心犯何德普耶稣爱你
·望您关心79民运老前辈正坐牢的付月华
·北京一基督徒信仰犯致信中国福音大会
·徐永海就致信各位民运朋友的说明
·面对秦永敏被拘胡石根被撞怎么办
2011年12月写的文章
·**********2011年12月写的文章
·请杨靖弟兄继续关心我们的家庭教会
·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需长期服药治疗
·北京基督徒给寒冷中的访民送棉衣棉被
·2012-1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北京一家庭教会新年献词
·致信给赴台观察大选的民运领袖徐文立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二)
·为痛苦中的廖祖笙先生祈祷
·警察上门对我说不要出家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旧稿:北京著名民运人士何德普被抓到派出所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良心犯何德普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3月写文章
·*********2012年3月写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医学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老师
·法律人俞梅荪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民运领袖徐文立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4月写的文章
·********2012年4月写的文章
·警察上门来阻止我去参加医患关系研讨会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北大医学部)老师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2012年7月写的文章
·*******2012年7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请您支持我一个基督徒良心犯的科研工作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就徐水良“正教与邪教”一文而向此兄传福音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与科研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4年9月写的文章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4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的家庭教会不可能支持薄熙来
·请关心正被劳教的访民夫妻杨秋雨王玉琴
·望民运维权中的老年朋友都来信仰耶稣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要信仰耶稣
·2012-10-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基督徒叶国强、王玲学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学圣经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经
·从现在开始我们又要被软禁了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帝的科学——导论四 相信上帝才能认清宇宙的终极奥秘

               上帝的科学
                  God's Science
            ——关于宇宙及生物及大脑的科学论文
     
     

     
                  徐永海 著
     
     
     
     精神宇宙的终极与信仰科学的统一,自然科学与基督信仰没有任何冲突。
     宇宙本身是个点并在上帝的手心里,从这个点出发来探索宇宙推进科学。
     大脑前额叶使人类具有了崇拜天性,崇拜耶稣拿去恨才能带来美好社会。
     我们人类还具有强迫自罪暗示天性,宗教多迎合天性排斥耶稣带来愚昧。
     
     
     
           前 言 基督信仰就是跟着主走十字架道路
           导论一 科学帮助我们知道耶稣是独一上帝
           导论二 信仰耶稣才能认清精神的终极奥秘
           导论三 用自然科学来解释圣经中的创世记
           导论四 相信上帝才能认清宇宙的终极奥秘
           第一章 量子如何构成粒子与量子粒子种类
           第二章 粒子如何构成原子与宇宙演化过程
           第三章 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
           第四章 分子如何构成细胞与生物演化过程
           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第六章 人大脑前额叶发达与具有爱情精神
           第七章 上帝掌管宇宙灵魂与独一上帝耶稣
           后 记 我的两次为主坐牢与本书完成过程
     
     
     
           导论四:相信上帝才能认清宇宙的终极奥秘
     
     ——从宇宙本身是个点出发来认识磁力光波能量电流芯片等等的本来面目
     
     
     “火在四活物中间上去下来,这火有光辉,从火中发出闪电。这活物往来奔走,好像电光一闪”(结1:13-14)。
     
     
   1、通过进一步理解相对论,可以发现,宇宙本身一定是在一个“点”内
     
   (1)、不论高速飞行者的速度多快,同时出发的光,总是比他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
     
     我们的地球是在运动中,如地球围绕太阳的运动速度是29公里/秒,太阳带着地球在银河系中的运动速度是250公里/秒,银河系也许还带着地球以更快的速度在运动中。
     
     我们的地球是以很快的速度在运动中;那些从前面迎头撞向地球的光,与地球相撞的速度,应当是“光速加上地球的速度”;那些从后面追尾撞向地球的光,与地球相撞的速度,应当是“光速减去地球的速度”。
     
     可是,在1887年的迈克耳逊-莫雷实验中却发现,不论是从前面迎头撞到地球的光,还是从后面追尾撞到地球的光,它们与地球相撞的速度,它们相对于我们地球的速度,都是一样的,不加,不减。
     
     即不论我们如何运动,光相对于我们的速度都是一样的,都是30万公里/秒(光速、C),此为“光速不变”。即不论我们以多么快的速度飞行,光永远以30万公里/秒(光速、C)的速度快于我们,光的速度永远比我们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光速、C),此为“光速不变”。
     
     打开手电筒可以发射出来一束光,这束光可以是一个光柱。如果光源从开到关是1秒钟,这个光柱的长度就是30万公里。如果光源从开到关是1年,这个光柱的长度就是1光年(距离),即近1万亿公里的长度。如果光源从开到关是1亿年,这个光柱的长度就是1亿光年(距离)。如果光源从开到关是1百亿年,这个光柱的长度就是1百亿光年(距离)。
     
     如果,高速飞行者与一个光柱的前端同时出发,与这个光柱一起飞行;这个光柱长度可以极长,长度可达百亿光年(距离)。在飞行中,高速飞行者会发现,不论自己的速度是多快,同时出发的这个光柱,总是比自己,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光速、C)。如果把这个光柱比喻为一列极长(长度可为百亿光年距离)的火车的话,高速飞行者会发现,不论自己的速度是多快,一节一节的车厢总是以30万公里/秒(光速、C)的速度在不停地超自己。
     
     当高速飞行者的速度是10万公里/秒时,他会发现,光柱的速度(一节节车厢的速度)依旧比他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光速、C)。他和光柱(一节节车厢)之间的速度差依旧是30万公里/秒(光速、C),而不是20万公里/秒。
     
     当高速飞行者的速度是29万公里/秒时,他会发现,光柱的速度(一节节车厢的速度)依旧比他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光速、C)。他和光柱(一节节车厢)之间的速度差依旧是30万公里/秒(光速、C),而不是1万公里/秒。
     
     当高速飞行者的速度是100万公里/秒时,一定是,他会发现,光柱的速度(一节节车厢的速度)依旧比他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光速、C)。而不是他的速度比光柱的速度(一节节车厢的速度)快70万公里/秒。
     
   (2)、相对于静止者,相对于高速飞行者,各自有着大小不同的时间、空间、速度
     
     因为,对高速飞行者(自己)来说,高速飞行者与一个光柱前端同时出发,与这个光柱一起飞行;不论高速飞行者(自己)多么使劲飞行,不论速度多么快,同时出发的光柱前端永远飞在前面,高速飞行者永远飞在光柱前端的后面。所以,对静止者(他人)来说,高速飞行者也是飞在光柱前端的后面,而没有超过光柱前端,而永远不能超过光柱前端。
     
     因为,“光速不变”。所以,相对于静止者来说,光的速度也是30万公里/秒(光速、C);相对于静止者来说,光柱前端的速度也是30万公里/秒(光速、C)。(光的速度、光速、C,更准确地说,是29.9792458万公里/秒)。
     
     因为,相对于静止者来说,高速飞行者永远飞在光柱前端的后面,永远不能超过光柱前端。因为,相对于静止者来说,光柱前端的速度是30万公里/秒(光速、C)。所以,相对于静止者来说,高速飞行者的速度永远不能超过30万公里/秒(光速、C)。
     
     相对于静止者来说,30万公里/秒(光速、C)是最高速度,任何速度都不能超过30万公里/秒(光速、C,更准确说是299792458米/秒,是29.9792458万公里/秒,是1光年/1年,是100亿光年/100亿年)。
     
     如果,几个高速飞行者与一个光柱前端同时出发,与这个光柱一起飞行。他们都飞行了100亿光年(距离),之后返回地球。
     
     相对于地球上的等待者(即,静止者)来说,他一定是在第100亿年结束这一刻,看到光柱前端返回地球的。相对于地球上的等待者(静止者)来说,光、光柱、光柱前端的速度永远是C(是29.9792458万公里/秒,是1光年/1年,是100亿光年/100亿年)。
     
     如果,地球上的等待者(静止者),是在第101亿年结束这一刻,看到第一个高速飞行者返回地球的(比光柱前端晚回来了1亿年)。那么,相对于地球上的等待者(静止者)来说,应当有理由认为,在飞行中,第一个高速飞行者的速度约等于0.99C(29.67945334万公里/秒),比光(光柱)的速度是慢上0.299792458万公里/秒,之间的速度差是0.299792458万公里/秒。
     
     如果,地球上的等待者(静止者),是在第110亿年结束这一刻,看到第二个高速飞行者返回地球的(比光柱前端晚回来了10亿年)。那么,相对于地球上的等待者(静止者)来说,应当有理由认为,在飞行中,第二个高速飞行者的速度约等于0.9C(26.98132122万公里/秒),比光(光柱)的速度是慢上2.99792458万公里/秒,之间的速度差是2.99792458万公里/秒。
     
     ……
     
     可是,事实上,确是,在飞行中,光(光柱)比任何飞行者都要快上C(29.9792458万公里/秒);任何飞行者都要比光(光柱)慢上C(29.9792458万公里/秒),而不会是只慢上0.299792458万公里/秒、2.99792458万公里/秒、……。
     
     如果把光柱比喻为一列极长的火车的话,一节一节的车厢都是以C(29.9792458万公里/秒)的速度在不停地超这些高速飞行者,之间的速度差永远是C(29.9792458万公里/秒)。光柱(一节一节的车厢)不会以其他速度(如0.299792458万公里/秒、2.99792458万公里/秒……)在不停地超这些高速飞行者,之间的速度差不会是其它的速度(如0.299792458万公里/秒、2.99792458万公里/秒……)。
     
     也就是说,从静止者自己的角度来推测,每个高速飞行者与光(光柱)之间的速度差(如,是0.299792458万公里/秒,是2.99792458万公里/秒),虽然是可以的,但却不是高速飞行者自己的实际情况。相对于静止者自己,相对于高速飞行者自己,各自有着大小不同的时间、空间、速度。
     
     同样,从静止者自己的角度来推测,每个高速飞行者的速度是0.9C(26.98132122万公里/秒)、0.99C(29.67945334万公里/秒)、0.999C(29.94926655万公里/秒)、0.9999C(29.97624788),虽然是可以的,但却不是高速飞行者自己的实际情况。相对于静止者自己,相对于高速飞行者自己,各自有着大小不同的时间、空间、速度。
     
     自然,从静止者自己的角度来推测,高速飞行者他自己的速度不能超过光速(29.9792458万公里/秒),虽然是可以的,但却不是高速飞行者自己的实际情况。相对于静止者自己,相对于高速飞行者自己,各自有着大小不同的时间、空间、速度。
     
   (3)、仅仅是相对于静止者来说,光速是最高速度,任何速度都不能超过光速
     
     通过我们前面的讨论,相对论中的“光速是最高速度”就应当理解为(修改为):“只仅仅是,只单单是,相对于静止者自己来说,30万公里/秒(光速、C)是最高速度,任何速度都不能超过30万公里/秒(光速、C);只仅仅是,只单单是,相对于静止者自己来说,那些高速飞行者的速度永远不能超过30万公里/秒(光速、C)。”
     
     从高速飞行者自己角度看问题,应当是,相对于高速飞行者自己来说,高速飞行者自己可以以任何速度飞行,很高的速度飞行,甚至是无限大的速度飞行,只是同时出发的光(光柱)依旧比他自己还要再快30万公里/秒(光速、C)。
     
     我们高速飞行;当静止者(他人)推测我们的速度是在越来越接近于30万公里/秒(光速、C)时,当相对于静止者(他人)来说,我们的速度是在越来越接近于30万公里/秒(光速、C)时;那么相对于高速飞行的我们(自己)来说,我们的速度是在越来越接近于无限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