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願「勇武派」消亡使港版顏色革命褪色]
罗列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願「勇武派」消亡使港版顏色革命褪色

   願「勇武派」消亡使港版顏色革命褪色

   自香港反修例風波發生以來,就有港版顏色革命嘅先鋒隊——「勇武派」存在,佢哋都係一啲極端過激分子,頻頻參與縱火、傷人、襲警等極端暴力行為,甚至私藏槍支彈藥,意圖挑起更大紛爭。昵班「勇武派」包括「屠龍小隊」「V小隊」「火炬小隊」「仇士小隊」「五星戰隊」「滅鬼隊」等。而近日由於感到港版顏色革命活動已日益窮途末路,昵班所謂「勇武」小隊紛紛宣告解散退場,有嘅逃離香港,有嘅出現「篤灰」,有嘅轉為污點證人,以逃避刑責免於坐監。昔日活躍係香港暴亂最前沿嘅「勇武派」,短時間內紛紛作鳥獸散,黯然退場。

   顏色革命急先鋒「勇武派」消亡,主要歸功於香港警隊嘅嚴厲執法。眾所周知,自「新一哥」鄧炳強執掌香港警隊以來,香港警隊主動改變戰術,將原先對暴徒以「驅散」為主,改為以「拘捕」為主,特別係理工大學嘅包圍戰術,予以「勇武派」沉重打擊,有力咁打擊咗其囂張氣焰。特別進入新年以來,警隊繼續採取圍捕戰術,大量暴徒被拘,而香港法院近期亦對一大批參與暴力活動嘅暴徒裁定罪名並判監,「勇武派」終於感到法律嘅威力,再點「無腦」嘅暴徒都可以體會到:自由總比坐監好。同時,由於警隊相繼破獲為顏色革命提供資金嘅「黑基金」,將諸如「星火同盟」等支暴帳戶依法凍結,從根本上斬斷咗顏色革命嘅部分資金來源。一方面面對警隊日益嚴厲嘅執法打擊,另一方面又失去咗金錢支持,昵班本就冇信仰、只係攞錢辦事嘅暴徒,邊個仲願意繼續衝鋒陷陣當炮灰。

   此外,反對派係區議會選舉得手後,為咗政治前途考慮,亦同「勇武派」漸行漸遠。反對派利用勇武實施暴力製造事件影響,對外用「和理非」粉飾暴力,麻痹籠絡市民爭取選票嘅目的達到,宜家急需同「勇武」割裂。而「勇武派」期望得到嘅臺灣方面給予香港暴徒「政治庇護」嘅承諾,亦根本係冇辦法實現嘅「黃粱夢」,當初一切美好嘅許諾都係空頭支票,「勇武派」此時終於明白,自己不過係俾美西方勢力在港實施顏色革命而推「上位」嘅「炮灰」,宜家已經失去利用價值,成咗無用嘅棄子。

   香港反修例風波已7個月,昵場顯而易見嘅顏色革命俾香港帶來嘅損失已冇辦法統計。特別係「勇武派」嘅暴力破壞活動,更俾香港社會帶來無法彌合嘅傷痛。但願隨住「勇武派」消亡,香港「顏色革命」可以真正褪色,止暴制亂可以真正實現,香港社會係2020年可以重新回歸和平穩定嘅發展軌道。

(2020/0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