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各有所爱]
非智专栏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没有自由,何来幸福?
·独裁者,结局必惨
·从过圣诞节想起、、.
·政治上的“碰瓷”行为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生活剪影一二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过年的感想、、.
·漫谈西澳警察
·从武术上的作假说去、、、、、、
·读《易经》点滴心得
·读“明史”的感概
·《周易》的处事哲学
·城头变换总理旗
·柏斯太小,流言太多
·从政治人物佩戴假勋章谈起
·厉害之文之用心
·怪人川普的计谋
·“无政府主义者”之论点
· 金钱与政治
·珀斯男人:喝酒玩手机
·是神人,还是魔鬼
·冬季柏斯的小故事
小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连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家变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老乡阿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五 来自中国柏斯女人(连载)--坎儿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各有所爱

这几天,艳芬心情很好,太极协会筹备工作进展顺利,太极第五代传人到柏斯为陶芸站台,确实有影响,不仅艳芬自己成为第五代传人的嫡传弟子,连一些华人界有影响的律师医生和市政委员参选者,都为学太极而拜第五代传人为师,一下子,太极协会还没正式成立,在柏斯已名扬开了,人们见到艳芬都会关心她的太极协会,有的还竖起拇指夸奖她。想起当初她为阿琴参加妇联会并成为副会长而高兴,现在,她为自己而高兴,一时间,似乎自己在华人社区里,也是有脸面的人物了。
   
   
   
   在太极协会忙着创会,艳芳忙里忙外时,她的女儿也高考成功,被西澳的科廷大学入取,这下,艳芬就更是高兴了。女儿读了大学,她也就不要再操心女儿的事了。在澳洲,一旦你考上大学,开始操心的是政府了。政府要为新的大学生承担生活费,借款给学生读大学,这笔借款等到你大学毕业工作后,才从你的收入所得扣回,而且,这收入所得还要在一定的工资级别上,如果低于工资级别,政府还不能随便扣回借款。到了儿女读大学,作为父母的就可以松一口气了。艳芬开始松一口气,有更多的时间在社团。她的丈夫莱恩工作时有时无,没事时在家喝啤酒看电视,他已习惯从早上十点开始喝啤酒,不管天热天冷,照喝不误,一天要喝上一打以上,见到他,总是醉醺醺地懒懒地依在沙发上看电视,同艳芬的交流愈发少了。莱恩对艳芬的女儿还是有点在意,从小英语就是他给培训出来的,艳芬的女儿高考后,找了一份兼职工作,从此就学校、工作、朋友之间往来忙碌,忙得在家很少看到影子。忙得看不到影子的,还有艳芬,女儿不需要她看顾了,她更无心去服侍几乎天天无事可干醉醺醺的丈夫。经常在社团走动,而且逢人就谈论协会,已成艳芬的习惯。对于艳芬老不在家,莱恩开始有了怨言,身为厨师的他,在家是不做饭的,每日还要等艳芬给他做饭。艳芬现在回家少,中午要么在陶芸家吃,要么几个朋友聚在一起,在外面快餐店吃。女儿高考后,她就懒得回去做饭给莱恩吃,莱恩在家里经常等不到饭吃,这日子过了两个月后,他就不辞而别,消失了。

   
   
   
   莱恩没有留言告知他到哪里,出去就没有再回家。
   
   那天,艳芬在家看不到他人,给他打手机,他回了手机,但那声音,似乎是在遥远的地方,问他人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家,莱恩说,他想到外面走走,过一段时间再回家。经常到外旅游是莱恩的喜好,呆不住家是他的性格。同艳芬一起在一个地方一个屋檐过日子,已有十三年之久,对莱恩而言,是历史之最,趁着艳芬女儿考上大学,趁着艳芬不回家少回家,莱恩也就一走了之。这一走,就再也没有音信了,到现在,即便艳芬急着找他回来办离婚手续,都联系不上他。如果离婚申请没有他的签名,法庭一时是不会判离婚的。好在艳芬目前不急着找人结婚,有没有离婚证书,关系不大。艳芬的心思就在社团,就在太极协会上,通过创立协会,认识了社团的一些头面人物,又成了太极大师的嫡传弟子,艳芬渐渐地,不知不觉中把自己当成了社团有影响的人物。她心里感激阿琴将她带入社团,她知道,只有在社团的生活里,她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才能有生活的价值,才能有自己的乐趣。
   
   
   
   在玛格丽特区度假时,艳芳公开对阿琴说她对创立太极协会不感兴趣,是不想让她人知道了多话,私底下她还是找阿琴帮助。阿琴认识人多,人脉广,熟悉各个华人社团首领,艳芬太极协会的创立,需要其它协会的支持和捧场,她就找阿琴帮助介绍她同这些侨领认识。汪嵩第一个支持她同陶芸创立太极协会,还单独传授了一些创立协会的经验,甚至将章程该怎么写,都说得一清二楚。阿东也是艳芬寻求支持的其它协会领导之一,看在阿琴的面上,阿东也给了艳芬一些指导和支持,当然,对于艳芬要求能给予一点赞助,阿东很豪爽地答应。
   
   
   
   艳芬是当着阿琴的面,要求阿东给以赞助的,阿琴帮着艳芳对阿东说 “赵总是个大老板,是柏斯有名的慈善家,赞助小芬搞太极协会,一定没问题。是吧?“ 阿东谨慎地微笑着,没有吭声,阿琴就接着说“ 再说,这也是传播中国传统文化。我们华人都要支持的。对吧,赵总?” 阿东被阿琴这么一说,点点头,说“没问题,没问题。我出两千元赞助太极协会成立。行吗?大姐。” “我就知道赵总是爽快的人。” 阿琴说。艳芬获得了阿东的赞助,有着成功的感觉,有着做了大事业的骄傲,在心里,她才慢慢清楚,原来,社团是这样玩的,协会是必须在其它协会的支持下,才有存在的意义的,自己玩自己,最后会玩没掉自己的。
   
   
   
   阿东做人原则很清楚:生意归生意,朋友归朋友。该赚的,他一定赚,不含糊;该捐的,他就捐,没有二话。所以,阿琴为创立太极协会要他赞助艳芬,他没有推辞之言。
   
   阿东生意的成功及为华人社团捐助的贡献,令他获得了些荣誉。他几次被国家侨办请去参加国务院国庆庆典,甚至有一次回到自己出生的城市,还被市长铺红地毯欢迎过,听说,当时他回自己的家乡,捐助修了一条水泥路。阿东很爱国,如果有人对中国政府和党提出一点异见,他都会感到不舒服甚至愤怒。据说,在参加几次庆典后,他被推荐到国家政治学院学习,并获得结业证书。原本初中毕业的阿东,现在自己认为已是大专学历了。当然,人们对阿东的尊重,是他的为人低调,有奉献精神,而不在于他的学历。
   
   
   
   阿东什么都不怕,就怕女人,确切地说,就怕她的老婆。说阿东不喜欢美女,那是玩笑话,哪一个男人不喜欢有风情的美女?食色人之欲也,出自于天然,没有对错之分。只要不出格得太厉害,男人总是有机会就想拥有除了自己的老婆之外的女人的温柔。阿东不是不知道坎儿的魅力,是怕他老婆的强横。阿东曾有过一次偷偷同一个刚到柏斯留学的青春女孩一起吃饭,被他老婆知道后,堵在餐馆停车场,大闹了一通,还煽了青春女一巴掌,好在阿东及时挺身挡住,青春女才避过这一风火扇。回家后,阿东老婆同他闹了好几天,就差阿东没有跪洗衣板。自此后,阿东对任何女人的接近,都非常小心,唯恐传出流言蜚语,被老婆知道后,又有苦日子过。坎儿找他,他是很谨慎的,坎儿大大咧咧,同男人很快熟悉并走得很近的做派,令阿东担心。一旦他老婆知道他和坎儿搭上,他老婆绝不会轻易罢休,再说,阿东不喜欢象坎儿这一类女性,他倒是更倾向于艳芬,觉得艳芬比较实在,适合他的胃口。
   
   
   有爱林妹妹,有倾心薛姐姐,还有人欣赏王凤姐,所以,胡瓜萝卜,各有所好。
   
   在坎儿对阿东咬牙切齿时,艳芬对阿东却满心感谢。捐助二千元不算多,但对一个刚起步的小协会,也是笔丰厚的资金,何况,有了阿东的捐助之举,太极协会还可以争取其它协会和个人的捐助。艳芬同陶芸商量请阿东吃饭作为回谢他的支持,告知阿琴她们的打算后,阿琴说,不需要客气,你们还需要钱用,就省着吧。艳芬说,在自己家请,花不了多少钱。阿琴说,别忙,周六汪嵩要在福建会馆请客,顺便将阿东也叫过去,也算是请了他。艳芬说,那不是她请的,不好意思的。阿琴说,没问题,汪嵩让她召集人,她愿叫谁就叫谁。艳芬同意了,说你叫,阿东才会来的。
   
   
   阿琴将所要召集的人的名单列一下,竟有十几个。她一一打电话,将这些人都落实下来,能把各种人都请到,这就是阿琴的本事。
   
   坎儿接到阿琴邀她参加周六汪嵩聚会时,程总也接到通知。程总在柏斯呆了三个月后回国几周,又回到柏斯的第二天,就接到阿琴的电话, 对能参加柏斯当地人组织的派对,他当然乐意参加,只是特意问了还请了谁,阿琴告诉他,青、坎儿和艳芬都会参加,顺便提到,阿东也来,程总听了,说能否把顺哥也带上?阿琴见过顺哥,就是上次程总带着一起吃火锅,对人还不是很熟悉,但阿琴还是说,叫过来,一起热闹吧。
   
   
   
   看来,这会是个很热闹的的聚会,阿琴想,考虑着是否将自己的老公杰森带上。她知道杰森不喜欢热闹,尤其不喜欢中国人的那种大声呼叫喝酒的热闹,他很少参加华人活动,对阿琴参与社团活动采取不反对、不支持的不干涉态度。不过,每次活动,阿琴都会礼貌地问他是否愿意参加,除了那些正规的在州会展中心或领事馆邀请的活动,杰森拘于礼节参加外,阿琴的私人聚会,他都谢绝参加。这次这么多男男女女的聚会,阿琴还是希望杰森会参加,以免将来什么话传出来,搞得家庭不开心。好在杰森是洋人,没有接触华人社区,华人社区的流言蜚语,从来就不会传到他的耳朵。如果是华人家庭,夫妇俩都在华人社区,难免会有不愉快的话语传到对方耳朵,而造成家庭纠纷。阿琴想,这也是找洋人的一大好处,至少,洋人不牵涉到华人圈里的个人是非。
   
   她记起了去年妇联会在北桥酒店举办的中秋联欢会,那次是她组织的,来了不少华人妇女,身边陪伴着洋人老公,那些洋人老公没有一个有着她的杰森的风度,多数是上了年纪,体力劳动者模样。不过,看起来对他们的中国太太很是关心,而且很多时候,都手拉着手,相互依偎,很亲昵的神情,令人见了不免觉得:找洋人做老公真是幸福。为什么青、坎儿和艳芬,与她们的洋人老公生活的结果,同她所见的那幸福的一对对不同?是否青她们几人太有性格,太有主张了?
   
   
   
   除了她同杰森一起的生活过得愉快,阿琴尽量在记忆中,搜索在柏斯她所认识的同洋人老公生活一起快乐幸福的人。搜索了一阵,她想起了还有东方艺术会的李莉莉,她的洋人丈夫是家上市公司经理,一副绅士模样,待人接物令人感到亲切,常看到莉莉的洋人老公参加华人活动,卿卿我我地,两人关系很亲密。李莉莉经常开心地向人们介绍她的洋人老公,一口一口“达令“地叫着。还有一对原也是很幸福的,阿琴记起来了,那是住在北柏斯的刘颖英,丈夫是个渔业公司老板,家里有钱,对刘颖英很好,很舍得在她身上花钱。刘颖英身上穿的衣服,手上提的包,都是名牌,见到他们时,也是相互间一口一口”达令“叫个不停。不过,现在好像听到他们已在闹离婚,说是男的到印尼又找了一个年轻的,还公然带着那个印尼女见刘颖英,把刘颖英气得半死。看来,善变的是洋人老公,不是华人妇女。至少,华人女性遵守着华人文化传统,不会轻易出轨。造成家庭破裂的,多是洋人老公。想到这,阿琴为自己有杰森这么优秀的洋人老公感到高兴。
   
   
   
   
   她不由地想到她的妇联会,想到这个协会存在的意义,“什么时候,应该给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特别是嫁给洋人的柏斯女人,开个讲座,谈谈中西文化在家庭婚姻的相互作用,谈谈怎样在家庭里融合中西文化。“ 她想,”这也应该涉及到中西文化对性观念的包容和理解。“
   
   
   
   
   作者介绍
   非智,西澳自由撰稿人
   ---------------
   非智,原名卢盛晖,福建厦门人。曾为知青,于1982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1997年研究生毕业于澳洲埃迪斯科文大学(Edith Cowan University)。
   西澳文化界知名人士,旅居澳洲30年。西澳东方文化艺术协会副会长,创办和主编西澳最早的华文杂志《南半球》,曾在《亚洲时代》、《东方邮报》、《澳大利亚时报》等报开辟个人专栏。擅长于人物专访及杂文随笔,文章300多篇散见于澳洲华文报及海内外多种华人报纸媒体。有中篇小说《困惑》、《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等,著有文集《非言非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