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张杰博闻
[主页]->[大家]->[张杰博闻]->[快逃!二十八条民企新政是灿烂、可怕的罂粟花]
张杰博闻
·中印冲突会引发战争?为什么习近平需要一场战争?
·扯下郭七条画皮 郭文贵爆料的真实动机?
·王岐山反腐红色娘子军团损失惨重
·朝鲜变脸会对中国哪些战略目标下手?
·回首十八届第七次会议公报 习近平新时代呼之欲出!
·“保卫改革开放”已成人民心声 习近平对手终于现身了
·揭秘郭文贵侮辱、强奸妇女的异常心理
·撩裙子撩出了两个共产党 孙政才和栗战书的命运
·保卫改革开放:两个完全不同的新时代碰撞
·王沪宁入常仕途凶险 这杯苦酒难喝
·郭文贵的代言与北京之春的底线
·杨舒平辱华了吗?我们应该怎样爱国?
·谁是习近平真正的敌人?
·文革中应有的政治智慧:马思聪、巫宁坤和瞿同祖
·郭文贵至今都不明白的一个道理
·习近平视察 政法大学表演 无意间破解了钱学森之问
·习近平任用官员的新规则是什么?
·十九大后,中共将会发动新的反右运动吗?
·党领导司法 中国已进入司法黑暗时代
·王歧山阴险巧施连环计 郭文贵中招害惨孙政才
·扯掉郭文贵最后一条底裤 与郭文贵铁杆支持者谈心
·十九大后,习近平、王岐山和李克强意欲何为?
·为什么博讯能战胜郭文贵?
·为什么习近平要安排王岐山见班农?
·习近平十九大报告说了些什么?
·是什么让善良的中国人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习近平在干一件惊天大事 特使赴朝鲜的秘密使命
·十九大前,习近平最想干掉的三个人是谁?
·郭文贵已成为笑谈 十九大后中国将走向何方?
·人民币持续升值的原因是什么?人民币汇率走向如何?
·女助理王雁平现身戳穿了郭文贵的谎言
·乱世中,如何识别政治骗子?
·从习近平、王岐山性格分析 看习王再度联手的结局
·郭文贵爆料的致命缺陷是逻辑混乱
·郭文贵为何要侮辱范冰冰和许晴?
·十九大后,谁是中共和习近平真正对手!
·习近平九大性格特征
·郭文贵应尽快进行精神检查
·杀害刘晓波的真凶是谁?
·十九大后海外民运将会有大变局
·十九大后,中国将告别改革开放,再次走近腥风血雨
·2017年国内十大新闻事件评述
·全面流氓化已是中国政府新常态
·《中英联合声明》被否定透露危险信号
·郭文贵最不愿看到的尴尬一幕
·郭文贵爆料闹剧落幕的十点总结
·访问学者为何千里迢迢在海外成立党支部?
·法院院长反腐怪招频出终被双规
·江歌之死带来的拷问
·大国外交不是霸道 王毅外长失礼节
·蒂勒森访华是否涉及斩首金正恩和遣返郭文贵?
·触目心惊的法官淫乱现象
·习近平为何成为习仲勋的背叛者?
·为了保护你的辩护权所以剥夺你的辩护权
·大学教授上街当访民 老百姓为何冷漠如冰?
·中国人何时告别毒食品?
·郭文贵的最终结局
·为什么说川普落入了习近平的圈套?
·红黄蓝幼儿园事件的真相是什么?
·马斯克与胡鞍钢的牛皮 钱学森之问的诡异
·爱中共还是爱中国,为何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淫乱男女学生
·中共极权统治崩溃的五部曲
·印度无人机坠毁中国境内的真相
·善心汇是庞氏骗局吗?
·为什么张阳将军一定要上吊?
·绥靖政策完败 五种情况会发生对朝战争
·文革时期的大民主与现代极权主义民主
·大国关系转换及其对民主的影响
·北京西单商场砍人事件与歧视外来人口
·习近平、王岐山为何要设连环计陷害孙政才?
·民国宪法学家张知本
·书生本色--法学家王宠惠先生
·审判“四人帮”是法律审判还是政治审判
·关闭人生的手机
·习近平的幸福观:斗字当头
·论首席仲裁员应具备的办案能力
·我所经历一次重要接待活动
·2018年春节中国社会忧郁症爆发
·习近平总书记,不改革开放请你下台!
·安邦被接管 吴小晖入狱 邓小平家族命运堪忧?
·空气真凉
·心是一条河
·不悔
·习近平修宪取消主席任期 中国要返回皇权时代吗?
·任期制在我国宪法中的规范意义 ——纪念1982年《宪法》颁布35周年
·为什么新华社英文编辑要提前将习近平的修宪丑行曝光?
·中共第三次会议为何不提修宪?习近平的终身制完蛋了?
·三中全会为何不提修宪 习近平狸猫换太子的戏演砸了?
·雄起!人民代表能打一场破灭习近平皇权梦的阻击战吗!
·三中全会内幕流出:取消主席任期已铁定 代表签名表忠心
· 民国法学家李祖荫的《比较物权法》手稿被发现
·人大遭遇表决门!宪法修正案表决方式为何改变? 金瓶掣签游戏重演?
·习近平修宪隐藏着一个更大的企图:香港、台湾危险了!
·没有人大代表何谈通过修宪建议 习近平吹响中共崩溃集结号
·习近平怕刀 蓝衣女记者向谁翻了白眼?
·习近平、王歧山要干哪八件大事?终身制还是世袭制?
·总理记者会暮气沉沉 李克强为何要尴尬留任?
·中共领导体制巨变 习近平脚下已是万丈深渊
·习近平与王岐山的真实关系和最终结局
·习近平与毛泽东,彭丽媛与江青会是相同的结局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快逃!二十八条民企新政是灿烂、可怕的罂粟花

   
   
   中美贸易战、香港反送中、新疆维吾尔人集中营引发国际谴责浪潮,2019年让习近平感受到了“逢九必变”的辣汤辣水。但真正让习近平坐立不安的还是国内严峻的经济形势,特别是民营企业一蹶不振,撤资潮像洪水怎么都挡不住。习近平知道共产党与中国人的关系也就剩下金钱关系了。你吃肉,我喝汤,你腐败,我沾光。一旦经济垮了,中国就会狼烟四起,天崩地裂。国有企业是个赔本的货,民营企业才是共产党的救命恩人。
   
   截至2017年底,中国民营企业数量超过2700万家,个体工商户超过6500万户,注册资本超过165万亿元。民营经济为中国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在世界500强企业中,中国民营企业已由2010年的1家增加到2018年的28家。你说习近平心里急不急?


   
   12月2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了《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 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这一文件被指是中国官方就民营企业改革发展领域的首个中央文件。《意见》共分8大项、28条。《意见》明确,在电力、电信、铁路、石油、天然气等国有企业长期垄断的行业和领域,引入市场竞争机制,对民营企业开放。在基础设施、社会事业、金融服务业等领域大幅放宽民营企业的市场准入。《意见》提出要“保护民营企业和企业家合法财产”,“落实更大规模减税降费”,“确实降低民营企业成本费用”。应该说,中共对民营企业的现状的确很焦虑。2018年11月,习近平就曾亲自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对民营企业家称兄道弟。随后,央行对民企在贷款、债券和股权融资三方面给予了扶植。各级政府还在减税降费、清理拖欠账款等方面给予民营企业支持。但民企的情况不仅没有好转,相反继续恶化。今年11月,中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4.5%,增速较去年同期下降4.2个百分点,民间投资在固定资产投资中的占比,也从2018年的62%快速下滑到57%;私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5.3%,增速较去年同期下降4个百分点。 2019年以来,国企亏损单位数基本保持不变,而私营企业亏损单位数同比增加10.5%、股份制企业增加8.2%。数据显示,民企正在加速退出建筑、公共管理、运输设备、汽车、电热水等行业。为什么中国民营企业会一片衰败、哀鸿遍野呢?中共28条民企新政能够使民营恢复生机吗?下面,我与观众朋友们一起分析一下:
   
   第一,民营企业家丧失投资信心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在最近一次公开演讲中说,现在民营企业家的普遍心态是:“需要我们是无奈的选择,消灭我们是崇高的理想”。“如果朝这样的方向下去,民营企业家、私营企业家的权利,自主经营的权利,得不到妥善的保障,得不到充分的保护,他们会有信心吗?结合到最近中共四中全会关于国家经济体系的政策,他深表担忧。他说,“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我们做了什么?”,“我认为一个国家应该鼓励所有的企业做大、做优。历史已经反复证明,国有企业不可能搞好。国有企业能够搞好,我们还需要改革吗?”中共加强党的领导,讲什么“党政军民学、东南西北中,党领导一切”。靠党的一言堂领导,企业能做好吗?“我今天把这个非常尖锐的问题提出来。如果我们今天朝这样走下去,中国经济只会持续恶化下去。”总结向松祚教授的观点,中共的政治倒退导致民营企业家信心严重受挫,民营企业家信心不足是中国经济加速下行的关键原因。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2018年初,人民大学周新城教授发表文章《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2018年9月,财经人士吴小平发表文章《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应逐渐离场》。文章称:私营经济已经初步完成了协助公有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大阶段性历史重任,应逐渐离场。上述文章曾引发民营企业家的普遍恐慌。习近平执政以来,中国出现了严重的政治倒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被提到至高无上的地位。截至2016年底,273万家私人企业中有67.9%建立党组织,10.6万家外商投资企业中已有70%的在华外企建立了党组织,达到7.5万家。习近平政权的政治倒退严重打击了民营企业家的投资信心,他们惶惶不可终日。历史经验告诉他们“打土豪分田地”的悲剧正在重演。
   
   第二,新“公私合营”使民营企业家魂飞魄散
   
   1949年中共建政后不久曾开展过“公私合营”运动,公然洗劫了民营企业家的财产。2012年习近平上台以来,就明火执仗地开展了第二次“公私合营”。有学者指出,第二次公私合营的动机,绝非官方宣布的“改善企业治理结构与管理水平”。而是希望通过民企入股国企,降低企业债务率,将国企做大做强。政府双管齐下地用政策逼迫使民企与国企混改:先是利用去杠杆收紧对民企贷款的政策,让民企陷入困境;再发布有利于国企的财税政策让国企空手套白狼。与上世纪50年代的公私合营不同,那一次“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中共政府是用政治暴力的强取豪夺;这一次则是通过金融去杠杆政策硬性挤压,迫使民营企业陷入困境后“主动”投靠国企,是乘人之危的巧夺。
   
   2017年10月,联通和阿里巴巴宣布将相互开放云计算资源,在公共云、专有云、混合云三个方面深度合作。2018年6月,腾讯和吉利控股两家企业组成的联合体斥资30.49亿元,受让了中国铁路总公司旗下动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49%股权。国资委秘书长彭华岗在今年5月向媒体透露,目前中央企业混改的占比已达到70%。2013年到2018年,中央企业通过产权市场吸引的社会资本超过2600亿。2019年以来,相继有数十家上市民企转让股权、变更实际控制人,“国资系”也借机大规模“公私合营”。截至12月9日,有41家上市民营企业因资金紧张、债务危机,变更实际控制人为国资委、地方政府、中央事业单位等在内的“国资系”。
   
   经济学者何清涟指出,中共推出混合所有制之初,民营企业家都非常反感。2014年是国企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阶段,王健林、宗庆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都明确表示过反对意见。从那时开始,与中国权贵瓜葛甚多的王健林、肖建华、吴小晖都试图往外转移资产。中国政府当然不会让这些富翁挟资外逃,采用几种方法分而治之:一是软禁拘押或采用政治高压,让有政治靠山的超级金融大鳄们将转移至境外的财产转回国内,吴小晖、肖建华、王健林都属于这类情况。二是马云模式,主动交班,将自己的公司“献给国家”。杭州市政府将抽调100名官员,进驻阿里巴巴、吉利控股、娃哈哈等第一批100家重点企业作为政府事务代表,宣称这种做法是“服务重点企业,为企业协调解决各类政府事务、开展信息沟通交流、政策解答和项目落地推进等提供全方位的保障。”但谁都明白,冠冕堂皇的说辞伴随的是寻找污点的行动。根据以往经验,凡民营企业涉及腐败、偷税漏税问题,这家民企不是收归当地政府,就是财富烟消云散。中共最高检办公厅主任王松苗近期表示,“在办理涉民营企业家的案件时,能不逮捕的就不逮捕,能不起诉的就不起诉,能判缓刑的就提出缓刑的量刑建议,以形式上的‘不平等’促进实质上的平等。”这段看似保护民企的官方表态,如果我们反着听,是否会听出画外音脊背发凉呢?
   
   
   第三,针对民营资本的围猎正在进行
   
   习近平对民营企业的控制不仅仅是为了经济利益,更重要的是政治考量。中南海要通过“混改”牢牢控制民营企业,切断颜色革命的经济命脉,将民营企业纳入监控视野之内。2016年10月10日,习近平曾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下,国有企业和国有经济必须不断发展壮大,这个问题应该是毋庸置疑的,而我们有的同志也对这个问题看不清楚、想不明白,接受了一些模糊的、似是而非的甚至错误的观念。我们要善于从政治上看问题,决不能认为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所有制问题,或者只是一个纯粹的经济问题,那就太天真了!”
   
   蔡慎坤先生指出,对民企的围剿许多人不以为然,如同当年对付地主资本家,许多人没有意识到:消灭了地主资本家,每个人的危险也随之而来,道理很简单:当社会秩序经济秩序甚至伦理秩序遭到破坏,每个人都将付出代价。无视别人的生命,你的生命一样也不会受尊重,轮回的闹剧在中国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只是中国人不长记性。新一轮的“公私合营”在本质上与一个甲子前的没有区别,都是巧立名目的非法掠夺,但在具体操作上却更隐蔽、更有欺骗性。中共当局无法如上次一样以血腥屠杀的恐怖来威慑,而且无法公开阻止私营业主的合法移民和资金的出逃,只能以见不得人的阴招损招逐步蚕食。
   
   面对中共对民营企业的打压和围剿,民营企业家在加快逃离,或移民他国,或将资金转移国外,生死时速。中共对民营企业出台再多优惠政策也难以让他们停下脚步,因为信心没了。在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下,市场经济会变成一个肥皂泡。没有依法行政、司法独立和言论自由,党凌驾于宪法之上,就没有个人和财产的安全。中共出台的民企优惠政策就像开放在野地里的罂粟花,灿烂迷人,但会将他们的生命吞噬。
(2019/1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