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 毛泽东和斯大林的交易]
shenmecaishiminzhu
· 美司法部起訴史諾登 稱其新書違反保密協議
· 人权观察:法国不该再对中国人权继续可耻地沉默下去
· 祝贺马克龙先生夺得法国大选总统职务
· 提请法国总统马克龙注意保护斯诺登不得有误
· 葫芦:特朗普为维吾尔人发声 中国拘捕联邦快递飞行员
· 巴黎地铁工会号召无限期罢工
·普京是魔需驱逐?西伯利亚萨满巫师被送精神病院
·中国判他无期徒刑维吾尔学者获沙卡洛夫奖提名
·国际特赦:港警以报复性武力和酷刑对付示威者
·黄背心第45场 巴黎两处森林首次禁止游行
·因示威多并防黄背心 花都多个地点谢绝参观
·新疆穆斯林被判刑消息曝光 公安进村抓人追查泄密者
·法国前总理拉法兰获友谊勋章 侯芷明批北京混淆利益与友谊
·法国再次拒绝给予斯诺登政治避难
·纪念曼德拉 在罗本岛种下101棵树
·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去世
·联合国秘书长反驳人权组织对其新疆立场的批评
·五家人权组织呼吁联合国秘书长就新疆问题谴责中国
·美官员:美国压力在香港问题上奏效
· 提请法国总统马克龙注意保护斯诺登不得有误,否则你将会成为一名小丑发生
·穆勒促众院提供证词 川普顾问史东恐遭起诉
·下台救伊凡卡 他爆川普可能辞职因为
·川普推文:基金會遭解散為司法雙重標準
·涉利用职权令家族生意获益 美众议院调查运输部长赵小兰
· 涉“推翻川普未遂”美前FBI局长或被诉
· 為了這件事!前司法部長霍爾德:川普下台恐被起訴
· 法国再次拒绝给予斯诺登政治避难
·这是恐怖分子总统马克龙遭到历史报应的开始
·请先把你们各自的屁股擦干净发生还我人权再说!
·美国军人意见调查:中国是安全威胁头号国家
·美国务卿:一个中国政策是美国两党的共同立场
·美国参院批准废医改第一步 川普恭喜
·利益交换 川普家族已经被北京搞定了?
·美防长人选:美多届政府长期持一中政策
·川普首认 普京应为攻击美国大选负责
· 特朗普正式就职,宣告“讲空话的时代”结束
· 美国退出联合国!川普前顾问在国会提案
·道德监督组织发声明:川普十分可疑
· 美国法律界人士欲起诉特朗普,称其违宪
· 华盛顿道德观察组织起诉川普违宪
·川普就职当日 奥巴马暗中给巴勒斯坦2亿美元
·川普真的要“拼”了?一定比奥巴马更累
· 写给美国人民的第三份公开信(中篇)序言部分(2)
· 写给美国人民的第三份公开信(中篇)序言部分(3)
· 写给美国人民的第三份公开信(中篇)序言部分(4)
·川普执政第一周将签一系列政推行新政策
·晤国会领袖 川普又扯非法移民投票
· 美参院民主党领袖促川普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
· 美16州司法部长誓言“让特朗普屈服于美国宪法”
· 特朗普的谎言将危及美国信誉
· 川普上任仅8天 反对率超过50%
·川普批法官 戈萨奇也感到“泄气、沮丧”
·美国会民主党人要求彻查川普团队与俄关系
·美参院决裂:民主党以缺席阻挡任命被骂
·抗議川普七國禁令 紐約數百名穆斯林關店禱告
·特战司令:政府乱得难以置信
·川普一鸣惊人:911是美国制造的大骗局
·美媒:川普上任33天 平均每天撒谎4次
·川普炮口转欧洲 第一弹瞄准默克尔真够胆
·民主党将向川普发起全面战争?
·川普推文搞砸美事 遭呛“将是你的噩梦”
·特朗普总统最终完全彻底暴露了自己的圆形发生向危险发展方向迈出了步伐
·独立检察官穆勒先生, 我给你提供犯罪证据
·美国防部原副部长悔称当年太好骗:不该扶持中国
·美学者:美国对中国的政策一开始就设定错误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赖斯:我为什么访华
·美智库:中国间谍组织庞大,西方会遭凌迟处死
·纽时:一个拥护特朗普的美国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 特朗普的胜利 是共和党和美国的灾难
·宣誓就职前 川普恐要先上法庭
· 预测特朗普胜利教授再次预测:特朗普将被弹劾
· “态度惊人逆转” 川普同意巨资和解川普大学欺诈案
· 美国撕裂:川普当选,加州人宣称要脱离美国
· 环球时报:如果破坏一中原则 不惜与美断交
· 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带来震惊和转折
· 联合国安理会罕见通过谴责以色列决议 美国弃权
· 美众院共和党人撤回限制道德办公室权限计划
· 美国军人意见调查:中国是安全威胁头号国家
· 他就是中共当局代理人曾参与策划发动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其中一
· 写给美国人民的第三份公开信(中篇)序言部分(1)
· 美中达成“局部”贸易协议 推迟下周关税
· 中美达成“第一阶段协议” 学者:协定过程先易后难
·   美中第一阶段协议关键细节
·   美媒:与中国的贸易协议引发诸多质疑与批评
·   特朗普披露中国对美让步措施中方新闻稿只字未提
·   习近平致函川普盼相互尊重处理分歧
·   弱势川普与中国签小协议 符合双方短期共同利益
·     特朗普披露中国对美让步措施中方新闻稿只字未提
·   中美达成部分协议 特朗普称美中重返爱情时光
·   特朗普赞习近平“伟大的领导人” 官媒未敢上头条
·   特朗普华丽转身欢迎中国留学生
· 從開發商到總統 川普洗白慣用手法 罵豬罵狗罵對手
· 我绝不同意、绝不接受和绝不支持
·从头到尾在演戏发生是一个重大骗局阴谋
· 写给美国人民的第三份公开信(中篇)
· 贿赂江泽民等家族 德银行中国捞金术曝光
· 中共大量招收新疆学生 推汉化政策并当人质
· 民主黨震撼彈?白登陷苦戰 彭博思考再戰
·國會兩院難得聯手 擬推翻川普撤軍令 對土耳其全面制裁
·美参议员揭露香港有沦为“警察国家”危险
· 美国财长努钦:中美若无贸易协议 12月15日仍将加征关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和斯大林的交易


   毛泽东和斯大林的交易
   
   选自:《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主题:毛泽东同斯大林签的损害中国利益的秘密协定,毛自己把东北和新疆叫做【殖民地】

    1949~1950 年 55~56 岁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810/seyyidxelil/6_1.shtml
    毛泽东最有求于斯大林的,是帮助他建立一流的军事工业体系,使中国成为全球军事大国,为他扩张势力范围作后盾。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必须要让斯大林相信:最后的大老板还是你。毛对米高扬一再表示对斯大林的忠诚,在联络员科瓦廖夫面前,也作了好些表演。科瓦廖夫向斯大林报告说,毛有一次“跳起来,高举双手,连呼三声:“斯大林万岁!””除了这些口头上的花样,毛还采取了一个所有东欧共产党国家都未采取,连斯大林本人也没有指望的极端行动:同西方不建立外交关系。西方那时已经与共产主义阵营形成两军对垒。毛告诉科瓦廖夫:“我们巴不得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的大使馆都从中国一去不复返。”毛要让斯大林放心,他在以斯大林为首的共产主义阵营待定了。
    跟西方切断关系也有国内的考虑。毛担心西方人在中国会给自由派人士和反对他的人增加勇气,使他们存有一线希望。他对米高扬说:“西方承认只会有利于美、英的颠覆活动。”毛为中国制定了这样一个外交政策:“打扫干净房子再请客”。这一句听起来礼貌客气的话,实际上杀机四伏。
    西方在中国的影响很强。正如毛对米高扬所说:“中国知识分子的许多代表人物都是在美国、英国、德国、日本受的教育。”几乎所有现代教育机构都是西方人,特别是传教士办的,要不就是在西方影响下建的。刘少奇在一九四九年夏天写给斯大林的报告里说:除了报章杂志、新闻通讯社以外,仅美国和英国在中国就办了三十一所大学、专科学校,三十二所教会教育机构,二十九座图书馆,二千六百八十八所中学,三千八百二十二个传教机构和一百四十七所医院。
    毛泽东需要这些机构培养的人才帮他管理、发展城市。人们常说毛代表农村,其实他关心的是城市,進城前夕他告诉中共高层,城市搞不好,我们就会站不住脚”。改造知识分子,把他们亲西方的倾向,从西方教育里学来的思想方式清除掉,是毛“打扫干净房子”的目标之一。
    人们一般认为中共建国之初没跟美国和西方建交,是因为美国不承认中共政权。事实上,毛故意采取了一系列敌对动作,使西方不可能承认中共。中共攻占沈阳后,中共干部最初对美、英、法领事馆是友善的。但毛很快就制定了“挤走”这些领事馆的方针,周恩来告诉米高扬:“我们叫他们的日子过不下去,不得不走。”“我们的目标是把东北挡在铁幕后面,除了苏联和人民民主国家[东欧]一概不跟外国政府打交道。”美国驻沈阳总领事瓦尔德(Angus Ward)和领事馆成员被软禁起来,瓦尔德后来被指控搞间谍活动而驱逐出境。以同样敌对的姿态,中共军队進入南京后,闯入美国大使司徒雷登(John Leighton Stuart)的住宅。
    对英国,毛也表现得火药味十足。中共横渡长江时,“紫石英(Amethyst)”号等英国军舰停在江面。毛的命令是:凡是“妨碍我渡江作战的兵舰,均可袭击,并应一律当作国民党兵舰去对付”。四十二名英国水手在炮击下毙命,“紫石英”号受创滞留江上。在英国,愤怒的海员痛打英国共产党领袖波立特(Harry Pollitt),打得他伤重住院。反对党领袖邱吉尔在国会发言,责问为什么“在中国海上没有一两艘航空母舰”,使英国能够“有效地進行报复”。
    斯大林害怕西方武装干涉,把苏联卷了進去。他令驻远东的苏联部队進入全面战备,一面给毛打电报,叫毛不要张扬跟苏联的关系:“我们认为宣传苏联与民主中国之间的友谊现在不是时候。”毛调低调门,要部队:“避免和外国军舰发生冲突”,保护外交人员,“首先是美、英外交人员”。他一度下令停攻上海,考虑到这里西方利益最集中,是最可能引起西方干涉的地方。
    但很快毛就恢复了進攻,一九四九年五月底拿下上海。毛深信,西方不会莽撞地武装干涉中国。为了万无一失,毛同时采取“兵不厌诈”的计策。五月三十日,周恩来找一个中间人带信给杜鲁门总统,说中共领导人分两派,一派是以刘少奇为代表的亲苏的“激進派”,一派是以他本人为代表的亲西方的“自由派”,如果美国支持他,他也许可能影响未来的中国对外政策。这番话让一些美国人焦急等待,等待中共哪天投入西方的怀抱。
    毛还派人同美国大使司徒雷登谈判。司徒雷登是个“中国通”,一厢情愿地以为他能给美国和毛做月老。其实正如毛的谈判使者、后来的中国外交部长黄华所说:“毛和周并非寻求[与美国的]友好关系,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即防止美国大规模武装干涉,在最后关头救了国民党。”
    到大局已定时,毛公布了他的关门政策。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上发表毛的署名文章,宣布外交上“一边倒”。这不只是重申中国属于共产主义阵营,而且意味著在最近的将来不与西方国家建交。为了加强效果,几天后,美国驻上海的副总领事奥立佛(William Olive)在街上被抓去痛打一顿,不久死去。美国立刻召回大使。七月底,当“紫石英”号逃离时,毛下令狠打,“紫石英”号多处中弹,紧靠一艘中国客轮以作掩护,结果客轮被炮弹击沉。
    毛向斯大林郑重申明,他要“等一等,不急于要西方国家承认”。斯大林很高兴,在这句话下画了道著重线,批道:“很好!不急最好。”
    与西方割断关系是毛泽东给斯大林准备的见面礼。一上台,毛就急于去见大老板。这不仅是非有不可的礼仪和面子,他同斯大林还有交易要做。
    一九四九年十月底,周恩来上门告诉苏联大使,毛希望在斯大林十二月二十一日七十大寿时,到莫斯科去给斯大林祝寿。斯大林点了头。毛刚把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纳入共产主义阵营,斯大林却没有给他应有的待遇,把他作为英雄来欢迎。毛去苏联只是全球一大堆给斯大林祝寿的共产党领导人中的一个。
    毛十二月六日离开北京赴莫斯科,一生中第一次出国旅行。代表团里没有一个其他中共领导人,最大的官是秘书陈伯达。科瓦廖夫一语道出了毛的心思:毛知道斯大林一定不会善待他,他丢脸时“不想有中国人在场”。“脸”就是权。斯大林的羞辱会损害他在同事中的权威。同斯大林首次见面时,毛甚至连中国驻苏大使王稼祥也不让参加。
    首次见面是毛到莫斯科的当天。毛向斯大林再次重申他“一边倒”的政策,说:“好几个国家,特别是英国,都在积极地争取想要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我们不急于建交。”
    毛做出重大让步。他来莫斯科时曾希望签订新的中苏友好条约,取代苏联与蒋介石签订的旧条约。可是,当他听见斯大林说,废弃旧条约会牵涉雅尔达协议,苏联决定 “暂时不改动这项条约的任何条款”时,毛立即表示赞同:“对我们的共同事业怎么有利,我们就怎么办”,“目前不必修改条约。”毛主动请求苏联继续保持旧条约给苏联的领土特权,说它们“与中国的利益一致”。
    作为回报,毛摆出了他的要求:帮我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一个全面的军事工业系统。
    对毛的要求斯大林需要权衡。军事强大的中国对他有利有弊:利在能增强他领导的共产主义阵营的力量,弊在有全球野心的毛会如虎添翼,威胁斯大林本人的地位。
    毛被送到远离莫斯科的斯大林的二号别墅,一幢安著窃听器的大屋子。一连数日毛被晾在那里,从落地大玻璃窗看窗外的雪景,朝身边工作人员发脾气。何时同斯大林正式会谈遥遥无期。斯大林派一个个底下人来看毛,但他们没事可谈;就像斯大林对莫洛托夫所说:“去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科瓦廖夫报告斯大林说,毛“很生气,很焦虑”。斯大林回答道:“我们这里有很多外国客人,没必要专门给毛泽东同志特殊待遇。”
    莫斯科那时聚集著全世界的共产党领导人,毛想见他们,他们自然也想见毛,毛毕竟刚取得自“十月革命”以来共产党世界中最大的胜利。但斯大林拒绝让毛见任何一个外国党领袖,只让匈牙利平庸无奇的拉科西(Matyas Rakosi)跟毛说了几句不关痛痒的话。斯大林死后,毛一次对意大利共产党代表团说,他曾提出想见意大利共产党领袖陶里亚蒂(Palmiro Togliatti),但“斯大林千方百计不让我见”。
    尽管一肚子不满,斯大林七十大寿那天毛还是做得很像样,引人注目地为斯大林鼓掌。斯大林看上去也对毛格外亲切,让毛坐在他右手边主宾的位子。《真理报》报导说,毛是唯一讲话后全场起立致意的外国领袖。文艺演出结束时,全体观众起立朝毛坐的包厢欢呼:“斯大林!毛泽东!”拉科西说这样的场面莫斯科大剧院还从来没有过。毛也朝观众呼口号:“斯大林万岁!”“光荣属于斯大林!”
    第二天,毛要求跟斯大林会谈,说:“我仅仅是来祝寿的吗?我是来办事的。” 他的用语还色彩十足:“难道我来这里就是为天天吃饭、拉屎、睡觉吗?”
    就连这三样生理活动毛也不顺心。吃的方面,苏联主人送来的只有冰冻鱼,毛生气地对卫士说:“告诉我们的厨师,只能给我做活鱼吃,如果他们送来死鱼就给他们扔回去!”拉屎呢,他一向有便秘的毛病,又只习惯蹲式马桶,别墅里的坐式马桶使他没法子方便。睡觉他又不喜欢钢丝软床,受不了鸭绒枕头,按按枕头说:“这能睡觉?头都看不见了。”他让人换上自己的荞麦枕,把床垫掀掉,铺上中国大使馆送来的木板。
    发脾气之后两天,毛见到了斯大林。但斯大林闭口不谈毛上次提出的建设军事大国的要求,只谈上次没谈到的问题,即毛与越南、日本、印度等亚洲共产党的关系。斯大林在观察毛的野心到底有多大。观察完毕,又是许多天没有消息。在此期间,毛本人五十七岁的生日无声无息地过去。毛整天待在别墅里用电报处理中国国内问题。他后来说,“我往斯大林家里打电话,那边竟回答说斯大林不在家,让我有事找米高扬。”“科瓦廖夫来,问我去不去参观,我说没兴趣,我说这次不是专来替斯大林祝寿的,还想做点工作。”“我拍了桌子,骂了他王八蛋,我的目的就是请他去告诉斯大林。”斯大林给他打了几次电话,但都是寥寥数语,又言不及义。毛无可奈何,随员看得出他心情“非常寂寞 ”,“非常郁闷”。
    毛想了个高招来调动斯大林:“打西方牌”。在他那安著窃听器的屋子里,他谈论著中国准备和“英、日、美等国做生意”。他刚到莫斯科时曾告诉斯大林,他不急于同英国建交,但此时他指示同英国加速谈判,英国很快在一九五0年一月六日承认毛的中国。英国通讯社说,毛被斯大林软禁起来了。这个风声,很可能是毛的人放出的。元旦那天,毛告诉斯大林的使者,英国将要承认中国。毛后来说,就在这一天,“我收到了一份由斯大林签署的毛泽东对报界的谈话稿”。斯大林同志改变观点了。他起草了一个我的谈话稿,他给我当秘书。”毛说是英国帮了中国的忙,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促使斯大林态度的改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