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 毛泽东和斯大林的交易]
shenmecaishiminzhu
·中国拘押穆斯林升级“再教育”营扩张
·美参议员呼吁美国制裁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
·人权组织联合国提交报告反驳中国政府
·新疆频传人权侵害 联合国促中国放人
·同等条件下优先落实外来落户人口,尤其是外来落户汉族人口的就业和
·被政府盯上的穹顶 宁夏韦州清真大寺对峙事件原委
·联合国报告指中国存在系统性迫害少数民族问题
·新疆“再教育营”:联合国促中国立即释放被囚穆斯林
·外媒关注中国当局对新疆穆斯林的迫害延伸海外
·新疆“再教育营”:联合国促中国立即释放被囚穆斯林
·新疆频传人权侵害 联合国促中国放人
·数十学者联名:关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权灾难的呼吁书
·联合国:百万维族人被囚 新疆变无权利区
·中国不能接受利用新疆干涉本国内政
· 国际人权组织发表报告 解析国家监察委真相
·联合国指控百万维族人遭关押 中国否认
·中国否认在新疆建再教育营 称维吾尔人安居乐业
·中国代表团:新疆不存在再教育营 是培训中心
·联合国人权机构指责中国当局将百万维吾尔人监禁在秘密再教育营中
·人权组织联合国提交报告反驳中共
·美参议员撰文批中国打压穆斯林少数族裔
·外媒:中国打压维吾尔人无远弗届
·美国国务院对新疆人权状况表达关注
·报告:新疆再教育营关百万人 亟待国际关注
·亲历者:随意抓捕 严酷监控 新疆成大监狱
·河南省镇平县:因租房给维吾尔人被拘留罚款
·联合国一委员会要中国回答数百万维吾尔人被“再教育”问题
·联合国指控百万维族人遭关押 中国否认
·中共在UN回应民族歧视问题 宣称西藏人民很幸福
·美主流媒体谴责中共新疆迫害穆斯林
·港公民团体集会抗议北京对新疆维族严酷打压
·美国会联名信 启动《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陈全国
·美17名议员连署 要求制裁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等侵害人权官员
·中共将打压维吾尔人行动扩展到境外
·香港16个团体抗议中国政府在新疆严酷打压维族
·联合国报告称百万维族人遭囚 中国驳斥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jkerry博客:写一写这个川普被“弹劾”的可能性
· 特朗普的法律顾问将辞职
·川普最大威脅不是穆勒?哈佛學者:是紐約州檢調
·民主黨撂話:如勝選… 強力查川普
·法律分析人士:总统不当行为往往通过政治手段解决
·特朗普总统会被弹劾吗?
·弹劾言之过早 川普强势时代可能成过去
·川普会否被弹劾关键要看2点
·爆川普与女管家有私生子 曾任大厦门房
·川普大帳房獲檢方豁免 「因為管錢的知道最多」
·爆川普與女管家有私生子 門房「封口協議」解約
·川普发推:唯一做错的就是赢得总统大选
·被连捅两刀后,川普做了这个决定
·效命川普40年的 “超级大鱼”也反叛了
·柯恩与川普决裂 恐抖更多内幕 杀伤力大
·特朗普前财政亲信以赦免权为条件接受配合调查
·华尔街主管:川普若下台 股市一飞冲天
·特朗普穷追猛打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
·自己辞职就输了 塞辛斯要逼川普开他?
· 那位满嘴跑火车的美国总统最近遇到了大麻烦。
·川普总统之位悬了?美国政局风向突变
·瑞典200多名新納粹主義者示威
·瑞典9日大选 极右派恐更上层楼
·美国民主党没长进 又想靠假新闻取胜
·库德洛爆料中美谈判仍在继续:中国未达要求
·美大法官候选人拒对《排华法案》表态
·美高官匿名发表反对言论 川普:或有四五人
·班农谈白宫“内鬼”:这就是对特朗普的“政变
·曾提供希拉里黑料 通俄中间人传身亡
·白宫官员被川普吓坏 1天向医生求助2次
·《恐惧》:又一本让特朗普愤怒的书讲了些什么
·纽时登匿名投书攻击特朗普引发舆论两极反应
·7度点名 欧巴马助选痛批川普“民主的威胁”
·美国代表团:克里米亚公投是人民意愿的合法表达
·伊万卡•特朗普道出了撰写关于总统的文章的叛徒姓名
·离开共和党? 内州参议员推文批评川普
·俄女被指曾出卖肉体 换取渗透共和党?
·「内鬼」匿名文章 CNN:作者可能是伊万卡和老公
·匿名文章水落石出 伊万卡识破白宫内鬼
·真的有深层政府 让川普危机扩大?
·发匿名文章搞川普?白宫高官纷纷表态
·传马蒂斯可能走人 川普正在研究
·白宫中南海为何都有“内鬼”
·从“魔鬼作坊”中拯救美国
·特朗普会被他的同僚罢免吗?纽时刊文解读
·川普促司法部长调查 揪出匿名投书作者
·特朗普激烈回应《纽约时报》匿名文章
·通俄调查期间说谎 川普前幕僚判刑14天
·特朗普抨击纽约时报匿名评论 白宫高管纷纷否认是内鬼
·抓匿名投書者 白宮掌握可疑名單12人
·川普吁司法调查匿名者 或对纽时采取行动
·究竟谁是白宫内部的“神秘撰稿人”
·前“国师”班农:再不分钱美国要闹革命
·川普抨击纽约时报匿名评论
·内鬼抨击川普 CNN:作者或是伊万卡夫妇
·《恐惧》:又一本让特朗普愤怒的书讲了些什么
·我是特朗普政府中的一名抵抗者
·特朗普前竞选团队成员作假证供 判囚14日
·匿名美高官投书纽时 川普彭斯等斥其懦夫行为
·特朗普前竞选经理8项罪名成立
·非獵巫! 穆勒最樂的一天 川普最糟的一天
·川普总统最糟糕的一天:律师认罪,竞选主席有罪
·陪审团判定马纳福特8项罪名成立 特朗普表遗憾
·特朗普前私人律师柯恩向法庭认罪 稱受指使支付掩口費影響大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和斯大林的交易


   毛泽东和斯大林的交易
   
   选自:《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主题:毛泽东同斯大林签的损害中国利益的秘密协定,毛自己把东北和新疆叫做【殖民地】

    1949~1950 年 55~56 岁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810/seyyidxelil/6_1.shtml
    毛泽东最有求于斯大林的,是帮助他建立一流的军事工业体系,使中国成为全球军事大国,为他扩张势力范围作后盾。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必须要让斯大林相信:最后的大老板还是你。毛对米高扬一再表示对斯大林的忠诚,在联络员科瓦廖夫面前,也作了好些表演。科瓦廖夫向斯大林报告说,毛有一次“跳起来,高举双手,连呼三声:“斯大林万岁!””除了这些口头上的花样,毛还采取了一个所有东欧共产党国家都未采取,连斯大林本人也没有指望的极端行动:同西方不建立外交关系。西方那时已经与共产主义阵营形成两军对垒。毛告诉科瓦廖夫:“我们巴不得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的大使馆都从中国一去不复返。”毛要让斯大林放心,他在以斯大林为首的共产主义阵营待定了。
    跟西方切断关系也有国内的考虑。毛担心西方人在中国会给自由派人士和反对他的人增加勇气,使他们存有一线希望。他对米高扬说:“西方承认只会有利于美、英的颠覆活动。”毛为中国制定了这样一个外交政策:“打扫干净房子再请客”。这一句听起来礼貌客气的话,实际上杀机四伏。
    西方在中国的影响很强。正如毛对米高扬所说:“中国知识分子的许多代表人物都是在美国、英国、德国、日本受的教育。”几乎所有现代教育机构都是西方人,特别是传教士办的,要不就是在西方影响下建的。刘少奇在一九四九年夏天写给斯大林的报告里说:除了报章杂志、新闻通讯社以外,仅美国和英国在中国就办了三十一所大学、专科学校,三十二所教会教育机构,二十九座图书馆,二千六百八十八所中学,三千八百二十二个传教机构和一百四十七所医院。
    毛泽东需要这些机构培养的人才帮他管理、发展城市。人们常说毛代表农村,其实他关心的是城市,進城前夕他告诉中共高层,城市搞不好,我们就会站不住脚”。改造知识分子,把他们亲西方的倾向,从西方教育里学来的思想方式清除掉,是毛“打扫干净房子”的目标之一。
    人们一般认为中共建国之初没跟美国和西方建交,是因为美国不承认中共政权。事实上,毛故意采取了一系列敌对动作,使西方不可能承认中共。中共攻占沈阳后,中共干部最初对美、英、法领事馆是友善的。但毛很快就制定了“挤走”这些领事馆的方针,周恩来告诉米高扬:“我们叫他们的日子过不下去,不得不走。”“我们的目标是把东北挡在铁幕后面,除了苏联和人民民主国家[东欧]一概不跟外国政府打交道。”美国驻沈阳总领事瓦尔德(Angus Ward)和领事馆成员被软禁起来,瓦尔德后来被指控搞间谍活动而驱逐出境。以同样敌对的姿态,中共军队進入南京后,闯入美国大使司徒雷登(John Leighton Stuart)的住宅。
    对英国,毛也表现得火药味十足。中共横渡长江时,“紫石英(Amethyst)”号等英国军舰停在江面。毛的命令是:凡是“妨碍我渡江作战的兵舰,均可袭击,并应一律当作国民党兵舰去对付”。四十二名英国水手在炮击下毙命,“紫石英”号受创滞留江上。在英国,愤怒的海员痛打英国共产党领袖波立特(Harry Pollitt),打得他伤重住院。反对党领袖邱吉尔在国会发言,责问为什么“在中国海上没有一两艘航空母舰”,使英国能够“有效地進行报复”。
    斯大林害怕西方武装干涉,把苏联卷了進去。他令驻远东的苏联部队進入全面战备,一面给毛打电报,叫毛不要张扬跟苏联的关系:“我们认为宣传苏联与民主中国之间的友谊现在不是时候。”毛调低调门,要部队:“避免和外国军舰发生冲突”,保护外交人员,“首先是美、英外交人员”。他一度下令停攻上海,考虑到这里西方利益最集中,是最可能引起西方干涉的地方。
    但很快毛就恢复了進攻,一九四九年五月底拿下上海。毛深信,西方不会莽撞地武装干涉中国。为了万无一失,毛同时采取“兵不厌诈”的计策。五月三十日,周恩来找一个中间人带信给杜鲁门总统,说中共领导人分两派,一派是以刘少奇为代表的亲苏的“激進派”,一派是以他本人为代表的亲西方的“自由派”,如果美国支持他,他也许可能影响未来的中国对外政策。这番话让一些美国人焦急等待,等待中共哪天投入西方的怀抱。
    毛还派人同美国大使司徒雷登谈判。司徒雷登是个“中国通”,一厢情愿地以为他能给美国和毛做月老。其实正如毛的谈判使者、后来的中国外交部长黄华所说:“毛和周并非寻求[与美国的]友好关系,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即防止美国大规模武装干涉,在最后关头救了国民党。”
    到大局已定时,毛公布了他的关门政策。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上发表毛的署名文章,宣布外交上“一边倒”。这不只是重申中国属于共产主义阵营,而且意味著在最近的将来不与西方国家建交。为了加强效果,几天后,美国驻上海的副总领事奥立佛(William Olive)在街上被抓去痛打一顿,不久死去。美国立刻召回大使。七月底,当“紫石英”号逃离时,毛下令狠打,“紫石英”号多处中弹,紧靠一艘中国客轮以作掩护,结果客轮被炮弹击沉。
    毛向斯大林郑重申明,他要“等一等,不急于要西方国家承认”。斯大林很高兴,在这句话下画了道著重线,批道:“很好!不急最好。”
    与西方割断关系是毛泽东给斯大林准备的见面礼。一上台,毛就急于去见大老板。这不仅是非有不可的礼仪和面子,他同斯大林还有交易要做。
    一九四九年十月底,周恩来上门告诉苏联大使,毛希望在斯大林十二月二十一日七十大寿时,到莫斯科去给斯大林祝寿。斯大林点了头。毛刚把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纳入共产主义阵营,斯大林却没有给他应有的待遇,把他作为英雄来欢迎。毛去苏联只是全球一大堆给斯大林祝寿的共产党领导人中的一个。
    毛十二月六日离开北京赴莫斯科,一生中第一次出国旅行。代表团里没有一个其他中共领导人,最大的官是秘书陈伯达。科瓦廖夫一语道出了毛的心思:毛知道斯大林一定不会善待他,他丢脸时“不想有中国人在场”。“脸”就是权。斯大林的羞辱会损害他在同事中的权威。同斯大林首次见面时,毛甚至连中国驻苏大使王稼祥也不让参加。
    首次见面是毛到莫斯科的当天。毛向斯大林再次重申他“一边倒”的政策,说:“好几个国家,特别是英国,都在积极地争取想要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我们不急于建交。”
    毛做出重大让步。他来莫斯科时曾希望签订新的中苏友好条约,取代苏联与蒋介石签订的旧条约。可是,当他听见斯大林说,废弃旧条约会牵涉雅尔达协议,苏联决定 “暂时不改动这项条约的任何条款”时,毛立即表示赞同:“对我们的共同事业怎么有利,我们就怎么办”,“目前不必修改条约。”毛主动请求苏联继续保持旧条约给苏联的领土特权,说它们“与中国的利益一致”。
    作为回报,毛摆出了他的要求:帮我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一个全面的军事工业系统。
    对毛的要求斯大林需要权衡。军事强大的中国对他有利有弊:利在能增强他领导的共产主义阵营的力量,弊在有全球野心的毛会如虎添翼,威胁斯大林本人的地位。
    毛被送到远离莫斯科的斯大林的二号别墅,一幢安著窃听器的大屋子。一连数日毛被晾在那里,从落地大玻璃窗看窗外的雪景,朝身边工作人员发脾气。何时同斯大林正式会谈遥遥无期。斯大林派一个个底下人来看毛,但他们没事可谈;就像斯大林对莫洛托夫所说:“去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科瓦廖夫报告斯大林说,毛“很生气,很焦虑”。斯大林回答道:“我们这里有很多外国客人,没必要专门给毛泽东同志特殊待遇。”
    莫斯科那时聚集著全世界的共产党领导人,毛想见他们,他们自然也想见毛,毛毕竟刚取得自“十月革命”以来共产党世界中最大的胜利。但斯大林拒绝让毛见任何一个外国党领袖,只让匈牙利平庸无奇的拉科西(Matyas Rakosi)跟毛说了几句不关痛痒的话。斯大林死后,毛一次对意大利共产党代表团说,他曾提出想见意大利共产党领袖陶里亚蒂(Palmiro Togliatti),但“斯大林千方百计不让我见”。
    尽管一肚子不满,斯大林七十大寿那天毛还是做得很像样,引人注目地为斯大林鼓掌。斯大林看上去也对毛格外亲切,让毛坐在他右手边主宾的位子。《真理报》报导说,毛是唯一讲话后全场起立致意的外国领袖。文艺演出结束时,全体观众起立朝毛坐的包厢欢呼:“斯大林!毛泽东!”拉科西说这样的场面莫斯科大剧院还从来没有过。毛也朝观众呼口号:“斯大林万岁!”“光荣属于斯大林!”
    第二天,毛要求跟斯大林会谈,说:“我仅仅是来祝寿的吗?我是来办事的。” 他的用语还色彩十足:“难道我来这里就是为天天吃饭、拉屎、睡觉吗?”
    就连这三样生理活动毛也不顺心。吃的方面,苏联主人送来的只有冰冻鱼,毛生气地对卫士说:“告诉我们的厨师,只能给我做活鱼吃,如果他们送来死鱼就给他们扔回去!”拉屎呢,他一向有便秘的毛病,又只习惯蹲式马桶,别墅里的坐式马桶使他没法子方便。睡觉他又不喜欢钢丝软床,受不了鸭绒枕头,按按枕头说:“这能睡觉?头都看不见了。”他让人换上自己的荞麦枕,把床垫掀掉,铺上中国大使馆送来的木板。
    发脾气之后两天,毛见到了斯大林。但斯大林闭口不谈毛上次提出的建设军事大国的要求,只谈上次没谈到的问题,即毛与越南、日本、印度等亚洲共产党的关系。斯大林在观察毛的野心到底有多大。观察完毕,又是许多天没有消息。在此期间,毛本人五十七岁的生日无声无息地过去。毛整天待在别墅里用电报处理中国国内问题。他后来说,“我往斯大林家里打电话,那边竟回答说斯大林不在家,让我有事找米高扬。”“科瓦廖夫来,问我去不去参观,我说没兴趣,我说这次不是专来替斯大林祝寿的,还想做点工作。”“我拍了桌子,骂了他王八蛋,我的目的就是请他去告诉斯大林。”斯大林给他打了几次电话,但都是寥寥数语,又言不及义。毛无可奈何,随员看得出他心情“非常寂寞 ”,“非常郁闷”。
    毛想了个高招来调动斯大林:“打西方牌”。在他那安著窃听器的屋子里,他谈论著中国准备和“英、日、美等国做生意”。他刚到莫斯科时曾告诉斯大林,他不急于同英国建交,但此时他指示同英国加速谈判,英国很快在一九五0年一月六日承认毛的中国。英国通讯社说,毛被斯大林软禁起来了。这个风声,很可能是毛的人放出的。元旦那天,毛告诉斯大林的使者,英国将要承认中国。毛后来说,就在这一天,“我收到了一份由斯大林签署的毛泽东对报界的谈话稿”。斯大林同志改变观点了。他起草了一个我的谈话稿,他给我当秘书。”毛说是英国帮了中国的忙,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促使斯大林态度的改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