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
胡志伟文集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李白與共軍相約夾擊中央軍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唐德剛首鼠兩端 左右逢源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蘇雪林斥唐德剛妄誕淺薄
·唐德剛未為人知的一面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斯大林策划的謀殺案
·貳臣卜少夫的一生
·剿匪總部 情報科員
·攜卅萬港幣赴港
·一夕之歡 三百美金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冒名頂替 居然獲獎
·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
·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
·生前編誄 欺世盜名
·僑選立委 鑽營失格
·五十萬元 出賣靈魂
·「某公厚吾」
·「某公厚吾」
·〈卜少夫左右逢源國共通吃花天酒地的一生〉
·一生名利薰心,見利忘義
·陶勇之死
·雲南王譚甫仁被暗殺之謎
·福州軍區第二政委劉培善之死
·台灣老千朱伯舜訛騙中共六十五
·陰溝洞裡翻船
·江李朱統通上當
·一塊錢也不掏出來的騙子
·自稱榮獲聯合國和平獎章
·陳長捷日夜捱鬥自殺身亡
·張居正出席國民党四屆六中全會
·上古時代就有口述歷史
·殷鑒不遠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邪!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李兆麟死於情殺
·楊綽庵終於平反
·李兆麟被刺於一單身女人的住所
·李兆麟貪色喪命
·李宗仁欠缺毅力 白崇禧非常陰險
·閻錫山狡黠圓滑 馮玉祥貪生怕死
·保甲制度徒有其名
·張發奎一生精忠報國守志不移
·張發奎反對英軍在香港受降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義釋胡志明
·供養了數千名流亡中國的越南志士
·越南志士協助國軍退入諒山
·一代詞宗陳蝶衣軼事
·選美始祖——陳蝶衣
·花窠詩葉 永垂青史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的張發奎
·俠肝義腸 樂於助人
·張發奎下令槍決廣州暴動五百個縱火歹徒
·廣州暴動有五千七百平民被殺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李煦寰跪求余漢謀迷途知返
·黃紹竑遺棄一個又一個女人
·張發奎嚴以律己 脂膏不潤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宋楚瑜怎樣搞垮香港時報?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的文學價值
·古籍重印功德無量
·吳法憲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迫害幹部的罪魁是毛澤
·吳法憲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周恩來逼死林彪
·李震之死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特任官在香港聖保羅中學教文史課
·陳克文讚蔣介石剛毅堅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

   
    「一九六七年港共在香港暴動,港府頒布戒嚴令,一時風聲鶴唳,謠言四起,老總統關心留在香港的一些反共人士安全,特邀請了錢穆、左舜生、胡家健和我回臺北,並在陽明山官邸以茶會款待我們,一方面徵詢我們的意見,一方面也安慰我們。茶會前後,建中兄對我說,香港局勢不會擴大惡化,他認為中共不會讓香港成為一個死城死市的(註卅七)」。所以,卜少夫在新天的「每週評論」欄連續發表〈左派造反的慘敗〉〈香港左派敗得慘!〉〈毛共坐視港共就死〉〈港共將與江青偕亡〉〈港共夢幻的破滅〉〈看港共的垂死掙扎〉等義正辭嚴社評,還以本名在新天發表《毛共暴亂中的呈現》(第一OO七期)、《奉勸費彝民兄》(第一OO八期,大公報社長費彝民當時任港九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委員,儼然暴亂的指揮官)、《掃蕩匪巢擒匪首》(第一O一四期)等文,又在第一O二四期發表《香港暴亂前後》,揭露毛共幕後支持港共之陰謀與猙獰面目。卜少夫的善於做戲,表現於他在新天第一O一O期撰寫的《我接到兩封恐嚇信——警告偷偷摸摸寄發無頭信的毛共鼠輩們》一文中:「我卜少夫行不改姓,坐不改名,我反共,我要打倒毛澤東,我要打倒共產黨!」在民國五十六年七月十五日出版的第一O一三期新天上,他則轉過身來向總統蔣公表忠心曰:「公開在戰鬥、赤膊上陣的忠貞人士、本乎良知良能、愛國情操,克盡神聖天職,也不介意政府作什麽安排或什麽獎勵。愛國反共是自動自發的,是每個中華兒女的本份,如存有交換條件、存有期待保障,那不是真正的愛國、真正的反共」,進而呼籲「台灣的精神、物質以至軍力支援,共同保衛香港,此其時矣!」直至十三年後他回憶這段經歷時還說:「六七年在香港發動大暴亂,到處是炸彈,一時風聲鶴唳,謠言四布:民兵要來了,解放軍要來了……于右任老先生來信勸我先回台灣避避鋒頭,我回信只有十個字:出門二十步,便是一大海。因為那時我住在銅鑼灣海濱高士打道,隔一條馬路對面的現在海底隧道以及新填地那塊大土地,都是維多利亞海峽的一片海水(註卅八)0」。
    對於卜少夫的作秀,不畏權勢的剛直人士從未被矇蔽過。曾跟隨美國空軍轟炸日本本土、親涉緬甸叢林十四個月,直至菠蘿遍地的香港左派大暴動一直出生入死實地報導的元老記者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自民國五十五年至七十七年,在曾氏出任港九教育新聞文化影劇界慶祝雙十國慶籌委會主任的廿二年期間,都堅拒把卜少夫安插到在希爾頓酒店舉行的慶祝雙十國慶酒會以及新年春茗、九‧一記者節宴會的主席臺上。
    民六十年前往美國舊金山出席世界中文報業協會年會,斯時聯合國已通過決議排斥中華民國,按納中共為會員國。卜少夫在友人所設晚餐上邊喝邊談,醉後情緒激動,大罵聯合國的姑息氣氛和尼克森的忘恩負義(註卅九)。在新聞天地上也作了類似表態。民六十四年三月十日,中國國民黨總裁蔣中正以榮譽獎狀頒贈予資深黨員、新聞天地社社長卜少夫。四月五日,蔣公病逝臺北,卜與余鑑明等十餘人回臺北參加喪禮。同年六月廿三日,申報的老上司潘公展在美國逝世,卜少夫發表〈為潘公展先生憾〉一文,提及「民卅八年三月上海已人心惶惶,湯恩伯在佈置大上海保衛戰了,潘為公子在九江路都城飯店舉行婚禮,飯店裏的花籃已無法容納,擺滿了附近兩條街人行道,車水馬龍冠蓋雲集,那個排場可說為淪陷八年勝利三年大上海一件盛事,足以笑傲王侯。這種踵事浮華不顧時局多艱的舉措,頗為不智。他遠在上海陷共前一個月——四月初就悄然離滬走避香港,他之早走,影響了一部份人心,也引起不少人的攻擊(我是五月十五日從龍華乘機飛廣州),他當時在上海的地位與所負的責任,應該留到最後,他也不愁不能撤退。對這兩件事,總統多少有些不悅,因此廿多年來,有各種各樣機會,也從未想到有這位同志……直到他一瞑不視,卻從未有機會踏上我們反共復國的聖地――台灣的土地(註四十)」。對此,幼夫的軍校同學陳賢文直指是「誹議(註四十一)」。此時《新聞天地》幾乎在港九報攤絕跡,其發行最主要是寄贈臺北黨政機構、國營企業以及海內外的舊雨新知,經費來源端賴每年三次分別在香港、臺北舉辦的壽宴和報慶的募捐。新天的十一位創辦人之一、參加過兩次緬甸戰役的老記者樂恕人一九七八年坦言「在經營上,新天本身是一個爛攤子,沒有成為企業形式,一切由卜少夫決定,一切也沒準;多少錢進來,多少錢出去,只有他一個人知道,另外說到內容,讀者對近十幾年來的評價是很低的,一般批評是不充實、不精采,好像每一期拿過來,信手翻翻,無啥意思就扔開了(註四十二)」。另一位創辦人陸鏗,被中共特赦釋放後於一九七八年四月卅日出境到了九龍,在旅館放下行李第一件事就是找一本新聞天地,「打開一看,只皺眉頭,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很少像樣子的文章,有些『文章』簡直不知所云,甚至無法自圓其說,天哪!何至於如此?……少夫坦承這些年來確實沒有辦好,精力也沒有集中,有時連稿子都沒有過目(註四十三)」。連心慈面軟的老立委、名作家陳紀瀅都拋出金玉良言:「盼望少夫於遊樂之餘,多把精神放在您那應世『本錢』的刊物上……近若干年來,不但內容無所改進,即文字上也不可讀,這完全是缺少經營之故(註四十四)」。民六十五年三月十日在新天撰文《海外兩重人格的人》,指責「五類心智畸型的人」是投機無恥的「文娼」,說「最無恥是這類人,過去反共,後來恐共,現在又媚共,而媚共又不敢挺身而出彰明昭著,卻躲躲藏藏,扭扭捏捏,而醜態真令人作嘔……主張雙方和談,有意無意在為中共做統戰工作……」
(2019/12/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