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香港警察聽命於誰?]
点滴人生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隨筆:香港警察聽命於誰?

   

   筆者以前曾在這裡發表一文,說香港警察壞得沒有底線,因為他們喬裝示威者在地鐵縱火,嫁禍示威者,並主動把暴力升級。

   這是幾個星期之前的事了,現在警察的暴行又升級了,‘壞’已經不是適當的形容詞了,現在更恰當的詞是“窮兇極惡”。我們在電視畫面所見,根本沒有什麼可以規限警察的行為。他們隨意亂射催淚彈,把彈射進民居裡,不理無辜的市民在家裡也受到影響。他們亂射水炮,把混了化學物料的顏色水射向清真寺,並射到路過的前印度商會主席。這位主席描述說,顏色水照頭射來,除了眼睛幾十分鐘睜不開外,還全身發熱,有如著了火一樣。此外,警察狂暴地進入私人地方和商場捉人和搜查,完全不按規矩,已到了令人害怕的地步。至於其他方面,例如短距離毫無警告突然對記者和市民噴射胡椒水、與市民和示威者吵架挑機、粗魯對待和侮辱被捕者等等,已是無日無之,不能盡錄了。最新近的一件事是:警察把催淚彈射到一輛停泊在路旁的消防車上,煙霧散入司機艙裡,影響在等候的司機消防員。這位消防員下車爭論,反而給警察們粗暴對付。一句話,警察是執法者,但他們本身已是無法無天了。

   警察屬於紀律隊伍,他們是應該聽命於上級,而且是無條件地聽命於上級的。在六四的時候,筆者在大陸電視上看到一個鏡頭:在一個大街上,有一個指揮官在調動兵士,他手裡拿著一把短槍,在指手劃腳。這有象徵意義,就是如士兵不服從,他有權開槍。警察和兵士都是紀律隊伍,要絕對服從上級。但香港的警察如何?

   回答這個問題,筆者覺得可以從兩個層次考慮:個別警察的層次和整個警隊的層次。之有這個分別,是筆者在電視畫面上看到一些奇怪和不應有的景象,包括:個別警察和市民吵架,甚而發出恐嚇、嘲笑和挑戰的說話;(例如,“再嘈,信唔信我拉你!”、“靚妹,你條仔等緊妳!”、“夠膽埋來啊!”) 個別的警察衝向示威者,要前線的指揮拖回,甚而拍他的肩頭勸回;小隊的警察在並非指揮官命令之下衝入商場和私人屋村,最後要由指揮勸走。

   凡此種種警察的“自由”行為,都不是專業的警察所應有的。警察是紀律人員,在出勤的時候,是沒有個人的自由意志的。這就是上級叫行便行,叫走便走,上級不說話便站著等候指示,不可能無端端的衝上前,也不可能私自的和群眾吵架。這些行為,其實是破壞紀律,要受到處分的。可是我們卻一再在鏡頭上看到,這已經成為警察的慣常動作。這不是他們長官的命令。究竟他們聽誰的命令呢?筆者有一個解釋,下面再談,先談談整個警隊的情況?

   現在整個警察隊伍是聽誰的話呢?相當肯定不是特首,不是政務司,不是保安局長,甚而不是警務處長。那麼是誰?這個問題其實不難答,是警隊裡的中共組織。在中共已經全面滲入香港的今天,你相信警察部門會“獨善其身”嗎?其實,警隊裡有中共份子,在港英期間已有,著名的曾昭科案便是,讀者可上網查看,這裡不贅。可以肯定,像警隊這類敏感單位,中共一早已經培植了自己人,從1984年過渡期開始,到今天經過了三十多年的耕耘,整個警察部門已給中共牢牢掌握住了。誰是主子?警察內部深層的人一清二楚,此所以當特首和政務司言行不合他們的意思時,他們膽敢當眾加以批評和反駁。

   這也可以解釋警隊是很難指揮的,它就像一個紀律意識不強的雜牌軍。解放軍還好,因為它的命令一層一層下達,下級無條件服從上級。香港的警隊,內部必然有共產黨員,也必然有黨組。今天的局面,黨組必然接棒指揮,但黨組成員不是警隊內最高級的官員,因此他們的指揮,屬於瞎指揮,此所以香港亂了幾個月,他們也沒有辦法收拾局面,反而火頭愈演愈烈。至於前線的警員,也不是個個聽話,因為有黨員背景的,可能上級也指揮不了。

   就是這個情況,整個警察隊伍不止無能,而且窮兇極惡,無人可以管得了。

(2019/1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