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胡石根作品:黑头套/ 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北京周末诗会
·清华大学的4条出路/王思想
·南方周末被毙掉的八个版/雾色山脉
·盯住那个割断张志新喉管的人/周秋鹏
·天下兴亡全看匹夫/杨银波
·人民日报拟大庆上山下乡40周年/破冰船
·苏中杰铁流争论中国民主化路径
·我所知道的纳拉迪波王子/刘兴
·五千年一遇的政府/高越农荐
·中国新“黑五类”/肖国珍
·奥巴马的梦想/喷嚏国纪事
·过年/孔令平
·左派混蛋要扒香港保钓人士的皮?/王希哲按
·从金陵大学看中国教会大学/联合祷告会荐文
·嘉荫的歌声/丁朗父
·从梅华宁看极左势力的下场/逆行斋主人
·纪一在那里?/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作者持续遭骚扰抹黑/上帝的线人
·乘舟/欧阳懿
·你敢不敢来重庆?/李启光
·上帝的线人/诗会作者持续遭骚扰抹黑
·脏水从什么地方泼过来/丁朗父
·想起那个冬天我吹一声口哨/丁朗父
·良宵/丁朗父
·读宋宫人词有感时事
·张掖游记(上)/闵琦
·张掖游记(上)/闵琦
·最后的斗争,最后的牺牲!/武宜三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胡石根
·张掖游记(中)/闵琦
·丁朗父诗集序言/胡石根
·张掖游记(中)/闵琦
·张掖游记(下)/闵琦
·张掖游记(下)/闵琦
·中共的“线人”是如何炼成的?/朱正
·张掖游记(下)/闵琦
·杨显惠揭开夹边沟事件真相/李玉霄
·九一八风雨大作作风雨悲秋歌/丁朗父
·他们都说——他们不说/朱忠康
·老人们怒了——清除教育界败类还国人人性尊严
·二十世纪回响曲/丁朗父
·穿越革命的鸽子/丁朗父
·穿越革命的鸽子/丁朗
·草原之夜/丁朗父
·车游记缘起/丁朗父
·难忘的罕达盖/丁朗父
·难忘的罕达盖(续一)/丁朗父
·老秦人的诗/李志英
·长在屁股上的嘴巴/一众屁民
·与志同道合者歌(外一首)/老秦人
·七月诗社: 我有冤魂惹不得(四首)/吴倩
·中国民族问题是共党造出来
·等待恐怖比恐怖更恐怖/马云龙
·向死而生/丁朗父整理
·什么样的农民愿回到毛时代/鄂军都督府
·纪念和期望/丁朗父
·咏婵娟/沙裕光
·辛亥名人陈炳焕/梁小进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4年/朱红
·记住这些右派们/五七之友 朗父
·思乡(题画三首)/丁朗父
·快乐之余想起了杨显惠/文明底
·俞家三代一滴泪/裴毅然
·请赐我们以改变的勇气/丁朗父整理
·一条微博,两年劳教/金羊
·綦彦臣/可爱的枯蒺藜,还有白沙上面的蚂蚁
·等朋友们回家/郭少坤、丁朗父
·唱一首世俗不唱的歌/綦彦臣
·迷雾中的2012/丁朗父
·关于文学,莫言,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关于文学、莫言及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毛左为什么仇恨温家宝?/中国新青年
·入党誓词与自由表达喷嚏/喷嚏王
·永生的大智慧在哪里/丁朗父整理
·听潮者说/丁朗父
·君子歌
·1912年的雪/丁朗父
·题赠王均、俞梅荪/胡石根
·陆祀留言(二首)
·无色透明的我/丁朗父
·致六四死难烈士的一封信/德胜
·丁朗父谈“十八大”
·苦难是上帝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遍地英雄唱梅花(二首)/老秦人
·岳阳二首(题画)/丁朗父
·丁朗父:中国的出路是民主与基督/钟道访谈
·公仆的由来/丁朗父
·官腔一例/丁朗父
·要改变社会,先改变自己/丁朗父整理
·永定河二首/丁朗父
·共产党改革的道与术/丁朗父
·秋月良宵(二首)/丁朗父
·冬雪感怀/老秦人
·大雪飘飘(岁末雅集开篇)/丁朗父
·俗人与雅人/周舵
·打工子弟学校校长赴任途中偶得/萧远
·咏雪/周建国
·向零八宪章致敬/丁朗父
·西山踏雪歌/老秦人
·刘昕,帮个忙吧/陈士胜
·世界末日的雪/丁朗父
·歌与江天唱/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石根作品:黑头套/ 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那种味道很恶心,
    突然罩上,会让你窒息。
   
    粗暴地把你推进陷阱——


    多么恶作剧的剧情设计!
   
    到底谁是真的恐怖分子?
    老百姓受到政府的劫持!
   
    它不是道具,是一种特殊刑具,
    如同手铐脚镣,宣布自由丧失!
   
    只是它并不用在执法的行刑室,
    而是在你难以想象的黑暗之地。
   
    也不是针对犯罪,
    而是针对正义。
   
    执行者比强盗更野蛮,
    又比小偷更神秘。
   
    大街上他们好像是人,
    社会上他们一定是鬼!
   
    受害人比正常人还正常,
    又比无私的绵羊还要无私。
   
    他们的行为来自良知,
    他们的声音发自心底。
   
    专制的天罗地网本来就密,
    黑头套竟然要把网眼都堵死!
    温顺的绵羊被塞进车里,
    两边夹着喘息的狮子。
   
    然后被推到一间密室,
    厚厚的窗帘把世界隔离。
   
    面对柏林墙一样的墙壁,
    按照规定动作苦想冥思。
   
    稍一松弛,就会横遭呵斥,
    拳脚紧接着胜似疾风暴雨。
   
    无辜的脸吻着冰冷的水泥地,
    大皮靴猛烈地摩擦着背脊。
   
    审讯官如同微笑的鬼魅,
    温柔地施展恶毒的诡计。
   
    侮辱,在这里汪洋恣肆;
    栽赃,在这里横行无忌。
   
    这些个良心的盗贼,
    要让你把真理放弃。
   
    你解释,如同面对木偶;
    你叹息,如同遇到机器。
   
    终于明白,比黑头套更黑的,
    是黑的制度、黑的社会!
   
    它用低廉的收入罩着你,
    让你乖乖地受它驱使;
   
    它用统一的思想罩着你,
    让你变成活动的僵尸。
   
    这一道道厚厚的铁幕,
    像无数个黑头套令人窒息!
    2012-3-30
(2019/1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