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胡石根作品:黑头套/ 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北京周末诗会
·丁二郎的旗帜/丁朗父
·陇头歌/北朝民歌
·民主夜话/丁朗父
·中国最好的宪法——四六宪法/勇敢的心(南京)
·四六宪法中的人权/甲午
·民国宪法的联邦主义精神/司徒一
·老莫绝食图
·秦人祝祷辞/老秦人、胡石根
·湖南少年歌/杨度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纲要/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最勇敢的基督徒群体/于中原
·没有了徐永海后的清静/于中原
·关于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关于1995年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民国复兴运动歌曲选
·日拱一卒图
·致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优雅深沉的民国歌曲/民国复兴运动
·青年之声:心底的中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辛亥革命第一枪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成立到辛亥革命爆发/丁朗父
·遙望孙先生的背影/民国复兴运动辑
·台湾民主的品质与中国的出路/丁朗父
·一个大骗局,百年专制史/塞鸿秋
·国家/孫儀词 劉家昌曲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张家瑞等在北京要求注册中国人权观察
·台北不是天安门/直言
·恍若隔世又见向阳花/老知青
·文革风气一览/老知青
·面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陈炳焕不做大官做大事/丁朗父
·丁朗父观念设计作品之一
·我们的旗帜/丁朗父
·一黨專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观念设计作品之三、丁朗父
·什么是觀念藝術/丁朗父
·观念艺术的典范作品/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领导人介绍
·留在大陆的中华民国/丁朗父
·我的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我的耐力訓練之“夏”/(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高洪明:献给母亲的祭奠
·民国复兴运动问答
·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赵紫阳晚年认为应当学蒋经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國復興運動問答
·律师声明/Hu Blog
·记忆中的那张血盆大口/(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叶老大的新作/秋雨摄影
·琉璃厂的牌匾/(民国复兴运动)朗父先生辑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
·北京市井人物/(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鸣谢/无秘密学会
·北京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荣城
·母親——六四25年祭(一)/王康
·北京老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本周分享: 圣经教导,凡事相信。 如果
·四季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關注香港 刻不容緩/徐文立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駁中共香港白皮書/徐文立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丢掉幻现准备战斗
·应当得满分的零分作文/袁彬
·周有光/中国还没有崛起
·跨国界歪理与点对点渗透/民国复兴运动
·中国城花园角的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箴言一束/(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今日中国真正进入红卫兵时代/闲人维杰
·我的理想与信仰——诗人、画家丁朗父访谈/楚钟道访谈
·投身民国复兴运动的理由/丁朗父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尹曙生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六月北京记忆/民国复兴运动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怎样战斗?/民国复兴运动
·感謝美國飛虎隊英雄/王康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孟之飞:P民论诗
·小华:关于北大荒知青的一本书和一个真实的故事
·泥塑《收租院》是中国艺术和艺术家之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石根作品:黑头套/ 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那种味道很恶心,
    突然罩上,会让你窒息。
   
    粗暴地把你推进陷阱——


    多么恶作剧的剧情设计!
   
    到底谁是真的恐怖分子?
    老百姓受到政府的劫持!
   
    它不是道具,是一种特殊刑具,
    如同手铐脚镣,宣布自由丧失!
   
    只是它并不用在执法的行刑室,
    而是在你难以想象的黑暗之地。
   
    也不是针对犯罪,
    而是针对正义。
   
    执行者比强盗更野蛮,
    又比小偷更神秘。
   
    大街上他们好像是人,
    社会上他们一定是鬼!
   
    受害人比正常人还正常,
    又比无私的绵羊还要无私。
   
    他们的行为来自良知,
    他们的声音发自心底。
   
    专制的天罗地网本来就密,
    黑头套竟然要把网眼都堵死!
    温顺的绵羊被塞进车里,
    两边夹着喘息的狮子。
   
    然后被推到一间密室,
    厚厚的窗帘把世界隔离。
   
    面对柏林墙一样的墙壁,
    按照规定动作苦想冥思。
   
    稍一松弛,就会横遭呵斥,
    拳脚紧接着胜似疾风暴雨。
   
    无辜的脸吻着冰冷的水泥地,
    大皮靴猛烈地摩擦着背脊。
   
    审讯官如同微笑的鬼魅,
    温柔地施展恶毒的诡计。
   
    侮辱,在这里汪洋恣肆;
    栽赃,在这里横行无忌。
   
    这些个良心的盗贼,
    要让你把真理放弃。
   
    你解释,如同面对木偶;
    你叹息,如同遇到机器。
   
    终于明白,比黑头套更黑的,
    是黑的制度、黑的社会!
   
    它用低廉的收入罩着你,
    让你乖乖地受它驱使;
   
    它用统一的思想罩着你,
    让你变成活动的僵尸。
   
    这一道道厚厚的铁幕,
    像无数个黑头套令人窒息!
    2012-3-30
(2019/1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