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五 来自中国柏斯女人(连载)--坎儿的故事 ]
非智专栏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没有自由,何来幸福?
·独裁者,结局必惨
·从过圣诞节想起、、.
·政治上的“碰瓷”行为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生活剪影一二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过年的感想、、.
·漫谈西澳警察
·从武术上的作假说去、、、、、、
·读《易经》点滴心得
·读“明史”的感概
·《周易》的处事哲学
·城头变换总理旗
·柏斯太小,流言太多
·从政治人物佩戴假勋章谈起
·厉害之文之用心
·怪人川普的计谋
·“无政府主义者”之论点
· 金钱与政治
·珀斯男人:喝酒玩手机
·是神人,还是魔鬼
·冬季柏斯的小故事
小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连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家变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老乡阿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五 来自中国柏斯女人(连载)--坎儿的故事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来自中国来的柏斯女人(连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天堂的失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偶遇汪嵩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缘分的缥缈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倾吐心思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各有心思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度假邂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 来自中国柏斯女人(连载)--坎儿的故事

坎儿,不是她的原名,是她在微信上所用的名字,好记又好念,大家就用这个名字叫她。
   
   坎儿是重庆人,九十年代初,大学毕业后就到深圳谋生,从一般商场销售人员做起,最后做到了部门经理。坎儿在中国已结过二次婚,第一个丈夫是深圳当地人,这个当地人世代生活在称为保安的小镇,不料一夜间,这个小镇变成深圳市,这个家庭也就一夜富有。人的命运难以估料,原本以为将一辈子成为农民,要“脸对黄土背朝天”地过一生的保安农民,没想到由于邓小平的一句话,成了地主,成了无事可干却又不愁吃穿的游荡汉。为了能落籍深圳,漂亮高挑的坎儿嫁给了保安农民的后代,在成为深圳人妻子的二年后,坎儿选择离婚离开她的没有文化,好吃懒做,无所事事的丈夫。
   
   

   离开的原因是这个有钱没事干的丈夫,又勾搭上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外地女孩,甚至公然将女孩带到家里挑战坎儿,可见坎儿的丈夫是怎样地不把她放在眼里。
   
   
   坎儿离开他,什么也没有得到,在那个时代,女人选择离婚,法律是没有给予多少保护的。坎儿基本净身而出,唯一的获得就是成了深圳人,有了深圳户籍。没有孩子,这是坎儿最为庆幸的事,她想,如果有了孩子,一定会是个弱智,因为那个有钱没文化的丈夫,实在是可以用愚昧固执来形容。如果这个保安农民的后代是靠自己的努力获得财富,那也一定有着创业之心和努力奋斗精神,但他不是,他是靠城市扩张,土地升值而爆富,有了钱,不去搞事业,天天游手好闲,靠丰厚的租金过着逍遥的日子,这种人的孩子会聪明吗?坎儿总会这样回答那些问她怎么没有孩子的话题。
   
   
   坎儿身高167厘米,有着重庆山里人水凌凌白皙的皮肤和漂亮的五官,刚到深圳后在商场当营业员时,就有商场的一位副总对她好感,想方设法想娶她为妻。坎儿开始还是十分愿意的,但知道这位副总还没有深圳户籍后,就给以拒绝。到深圳,不仅为了赚钱,更是为了那张户籍卡,坎儿是不愿回到那个当时还没有开放的山城。已被提升为部门经理的坎儿,拿到深圳户籍后,将父母及一个妹妹接到深圳,从此,坎儿一家都成了深圳人。 坎儿所在公司,是全国连锁商柜,销售人工首饰,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人工首饰还很流行,销路不错,单单在深圳就有几十个专柜卖人工首饰,凡是大的商场,就有坎儿公司专柜,叫“玉之宝”。作为销售部经理的坎儿,经常得到全国大城市参加展销会议,认识曾宁鹰就是在大连的展销会上。
   
   大连在当时市长的治理下,搞得有声有色,尤其是城市容貌,焕然一新,那一对在星海广场的汉白玉华表,成了大连市一大标志,不少中外游人到大连都要去看看,并留下照片。大连的经济也在逐步发展,成了东三省发展最快的城市。不断的有大型的商贸会,展销会在大连举办。一年一度的全国首饰展销会,在八月间也在大连举办,坎儿代表“玉之宝”公司带队参加这次展销。
   
   深圳参加大连展销会的首饰公司除了“玉之宝”,还有像“钻之媚”、“俏佳人”、“安琪儿”等公司。最有竞争力的是当时总部在香港的“钻之媚”公司,其实力在当时的深圳首饰界堪称老大,老板是个女的,一个很能干精明的香港女人。这个公司的销售副总曾宁鹰刚就任不久,是个留学美国的研究生,三十七岁,充满信心和精力,想在新的岗位上,为公司开拓出更广阔的市场,他主动向老板要求带队参加大连展销会,便带着规模不小的团队,飞到大连。就在这次展销会上,坎儿认识了稳重深沉有知识的曾宁鹰,在展销会结束后,他们已成朋友。
   
   接到曾宁鹰电话邀请吃饭,是在从大连回深圳的第二个周六。
   
   
    “一直想请你吃饭,刚从大连回来,忙着处理展销会后的事,没空联系你。今晚有空,是否一起吃个饭,聊聊天?”曾宁鹰在电话中说得很轻松随便,好像同一个老朋友谈话似的。
   
   
   坎儿接到曾宁鹰电话,先是吃了一惊,随后心里十分高兴,听了曾宁鹰话后,迟疑着不知该怎么回答,接受邀请不?对方见坎儿没有回答,显得有些尴尬似的,又说“如果有困难,就不勉强,不过吃顿饭,主要是想见见你。” 最后一句想见见你,令坎儿心里一阵紧,有些感动,忙说“噢,没问题,曾总,我晚上刚好没事,可以的。”然后,她就不知该说什么,她听见对方电话里舒了口气的声音:“那好,晚上6点半在佳宁娜见,我去接你。对了,近来好吗?”“好的,还不错,还是老样子、、、、.”坎儿又不知该说什么,对方说“那好,晚上见面谈。”说完挂了电话,怎么连“再见”都不说,就挂电话?坎儿对突然沉默的电话说。
   
   
   佳宁娜在罗湖区,靠近罗湖口,是九十年代深圳华丽时髦的大厦,有一些做的不错的西餐厅、咖啡屋,到这里消费的主要是些商业界成功人士,及在外企工作的高管。在这个现代气息浓厚的建筑里,还有着深圳有名的同性恋俱乐部,但那是十分隐蔽的,只有企业界高管、一些名艺术家、作家和住深圳外企的洋人,常到这里,一般人是不知道的。这是他们在西餐厅坐下吃饭时,曾总告诉坎儿的。“他怎么会知道呢?难道他是个同性恋者?”坎儿感到纳闷,似乎看出坎儿的疑惑,曾总说,那是他老板一次带他到那儿吃饭,俱乐部有一家餐厅,菜做得不错,对外营业,一般人是不知道这主要提供给同性恋,有些男男女女一对对地也到这餐厅吃饭,只是价钱贵一点,但环境很优雅,很静,很温馨。“我不会到那儿去的。”坎儿说。“”我知道,所以我们才在这儿,不是吗?”曾总说,接着二个都笑起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外出,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曾总又多次邀她外出吃饭,二个月后,他们已在谈恋爱了。
   
   
   同对手的主要负责人谈恋爱,这事得保守秘密的,不然公司不一定高兴,但曾总却似乎不在乎而且愿意宣扬出去。他们在一起的事,坎儿公司知道,没有干涉,只是说多从对方探点商业消息,坎儿不干,认为谈恋爱归谈恋爱,她不当间谍。曾宁鹰是个非常绅士的男人,同坎儿单独外出那么多次,却从来没有碰过坎儿,他知道坎儿结过婚,目前离婚还单身,但就是没有提到过性的事,甚至连暗示都没有。坎儿打心里敬佩他的君子之道,敬佩他并不是想把女人勾引上床的那种男人。
   
   
   
    曾宁鹰最后向坎儿求婚,一时令坎儿及坎儿一家好激动。婚礼办得相当得体,不豪华但也不失精彩,以西方形式为主,请客也是在西餐厅,在结婚那天,坎儿第一次见到了曾宁鹰的男伴,一个长得很清秀的,样子有点腼腆的男人,曾宁鹰告诉她,这个叫小军的三十岁男人,是他多年的朋友,现在在一家马来西亚驻深圳公司当主管。
   
   
   
    曾宁鹰同坎儿有性关系,也只有在结婚的那个晚上,其后,只偶尔在曾宁鹰情绪非常好的时候,做过几次爱。蜜月度完后,曾宁鹰就推脱工作忙,要么迟迟才回家,要么,说人累,没有做爱的兴致。坎儿因为是过来人,不愿勉强丈夫,一方面体恤他的工作辛苦,一方面也关心他的身体健康,故此虽没有多少夫妻之乐,倒也没有影响他们的恩爱。
   
   
   
    虽然做爱不多,坎儿竟怀孕,这对坎儿,对坎儿的父母来说,真是天大的喜事。曾宁鹰也十分高兴,总是不断叨唠着:“啊,真的怀孕了?真不敢相信,这可是真的,啊,真还能怀孕啊,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好,好极了。” 坎儿开始以为他是怀疑她没有生殖能力,因为第一次婚姻就没有孩子,直到孩子二岁后,才知道曾宁鹰所说的还能怀孕是指他自己。
   
   
   
   这是后来坎儿对阿琴和青说的:“在孩子二岁才过一周的那一天晚上,把孩子料理完睡了后,我们也都躺下。已很久没有性爱了,我真的好想,我就主动接触他,不料他却爬起来,把客厅的灯拧亮,坐到外面的沙发上,我一下被冷落的感觉,我想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惹他生气了,我还想,这也太不近人情了,再怎样不高兴,也不应该不理我就走开,我心里憋着气,真想冲出去同他大闹一通。我从床上刚站到地上,就听到有哭泣声,那是一种被压抑很久,有些委屈,没被理解的哭泣声,那哭泣声把我惊吓住了,我不敢挪动一步,只是用心听那哭声哪里来,我听清楚了,那是从客厅传来的,是我的丈夫的哭泣声,我一下惊慌起来,同这个男人生活那么久,在我心里他一直是坚强沉默不多话的男人,从没见过他掉过眼泪,现在却如此哀伤地哭,一定发生了不仅仅是我得罪他什么的小事。
   
   
   
   我走过去,蹲在他面前,悄声问,发生了什么事,能让我知道吗?他压低了哭声,变成只有抽泣声,摇着头,不说话。我握着他的手,轻轻地说:我是你妻子,我希望能知道你有什么委屈。我愿意分担你的痛苦。我尽量显出温柔。他开口了,说:你帮不了我,谁也帮不了我。我知道是我错,真对不起你,我不该同你结婚。他这样说着,我以为他外面有外遇了,心里一阵痛苦,但由于是他告诉我这事,我就决定要表现出原谅他,不计较,不给他压力,要温柔对他,让他的心回到我这边来,让他现在就回到床上做爱。我说,还是那么温柔,轻声细语地说不管你出轨了还是又爱上别的女人,既然你主动告诉我,我就不会计较,我会原谅你的。 我抚摸着他的头,尽量让他知道我真的原谅他。
   
   
   
    他还是摇着头说你不会原谅我的,原谅我也没有用的。我不是爱上一个女的,我是同性恋者,我爱上的是小军,已经很多年了,在认识你之前。 我听了如被雷击,刹时呆住了,一股羞愤,厌恨,委屈,无助的情绪涌上来,我真的想给他一巴掌,但我没有,我只有气无力地说: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同我结婚?你不知道这是在害我?我还傻傻地以为我们真有感情,还傻傻以为你爱我,爱这个家。我厌恶地离开他,无力地躺在床上。
   
   
    你们说我命是不是很苦,哪像琴姐这么有福气。我躺在床上想起了第一次他请我吃饭就在同性恋俱乐部旁边,他还同我讲了俱乐部的事,我也想起他对于我能怀孕感到惊奇,还一直说不可思议。我被骗了,彻底被骗了。
   
   
    我们离婚,我没有同他闹,冷静下来后,他同我讲了他的事,讲了他同小军的爱情,讲了由于社会对同性恋的不接受,他只能同我结婚,他知道我离过婚,所以不会伤害很大,如果找第一次结婚的处女,可能那女子会接受不了。他说了许多感谢我的话,也把他的房产什么都留给我,自己净身出户。
    为这事我精神打击很大,把工作也辞掉,把父母亲从妹妹那边接过来住,不久就沉迷于麻将里。嗨,不过是借打麻将消磨时间忘掉伤痛。琴姐,小青,真的,不是我好赌,实在是为了让大脑把这事忘了,才没日没夜地打麻将啊,现在你们明白了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