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陳同佳案 台港角力]
点滴人生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隨筆:陳同佳案 台港角力

   

   陳同佳出獄了。這個燙手山芋如何處理,是留在香港好,還是到台灣伏法好?

   涉及的幾個主角,自然有不同的盤算。這幾個主角是:香港政府、台灣政府,和當事人陳同佳本人。

   就香港政府來說,陳同佳是名符其實的燙手山芋。他是一個已經招認的殺人犯。雖然他已經因其他罪名坐了牢,出了獄,但他是大家都知的台灣殺人通緝犯,難道港府明知也放任不理讓他招搖過市嗎?

   而且,他是因殺人,殺人後毀屍滅跡,並盜用死者的銀行賬款而被台灣通緝的。這是犯眾怒的人,若任由他在社會出現,他必然人身不安全,政府勢須給他保護。目前,他正住在高度戒備的屋子裡,受到警方保護。但這要維持到幾時呢?難道一世嗎?何況,他也要尋生活,不能足不出戶。

   所以,對港府來說,這人最好不在香港,當然最理想是他去台灣接受審判。但是,怎樣去台灣卻涉及台灣的主權了。最初的時候,林鄭希望透過修改“逃犯條例”把陳同佳戒送去台灣。但是這條例修改的含義是某種形式的國內轉移,被緝獲的犯人從國內一個區域遞解到另一個區域。這便是把台灣視為中國主權下的一個區域了,台灣自然不會接納,並且相當早期便聲稱不會在這條款下接納陳同佳。可是在這情況下,林鄭依然堅持強行立法,於是便引出目前的軒然大波,闖下大禍。

   在台灣方面,它現在是以逸待勞,不急。雖然命案發生在台灣,但兇手是香港人,受害者是香港人,現在疑犯也在香港,並在香港政府的掌握下。球在香港這一方,要看香港怎樣踢了。如果香港不踢,台灣不會做什麼事情,一路耽下去,香港繼續失分。

   但如果香港要做什麼事情的話,卻不是著陳同佳買張機票,自己飛去台灣,或由一個“民間”的神職人員陪伴飛去便可。這因為也要一定的司法手續。例如,最起碼的是驗明正身,要這人是真正的陳同佳,不是冒認的。又例如證明這人身體健康,因為他坐過香港的牢,否則這人一交到台灣手上便“暴斃”,台灣便百詞莫辯;等等。所有這些都要由港台雙方正式交收囚犯才行。

   最後,也要想想本事件主角陳同佳本人。與其說陳同佳“良心發現”,不如說他是有算計的人,而他的第一算計是他個人的自由和安全。大約在他入獄的時候開始,有“遠見”的人如管浩鳴牧師便想到他出獄的時候將是香港的一個問題,而最好解決的方法是送他去台灣。怎樣說服他去呢?最能夠打動他的理由是人身安全,這陳同佳也不難明白,因為他犯下了殺人天條,在香港必然難以自保。管牧師接著以自動往台灣自首,雖判死刑也會被赦免為由,再加上其他動人的說話,眾害取其輕,於是陳同佳同意刑滿後去台灣接受審判,並去信特首林鄭月娥告知此事。此信使林鄭高興一陣,並說讓她“釋懷”。

   可是,正如上述原因,台灣不領情,不能香港不要的垃圾,便丟過來台灣接受。現在,陳同佳已不在監獄內,他可以看到各方面的信息,原來沒有人可以保證他不會被判和執行死刑。這樣的話,他便要重新再算計了。在香港,原則上他是無罪之身、自由人。但去到台灣,他是待罪之囚,一想到審判的過程以及審判後的結果,真是不寒而慄。從這個角度看,他較大的可能是留在香港,接受警方的保護了解 。

   陳同佳案,又是香港一個懸而未決的事件。

(2019/10/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