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谈红纳粹黑纳粹左右派市场经济等问题]
徐水良文集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2017年
2017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红纳粹黑纳粹左右派市场经济等问题


   

   
   徐水良

   

   

   
   2019-8-25日

   
   一、注意说清楚常识问题

   
   (对论述理论问题的一点建议)
   
   我许多次惊奇地发现,当有一定理论知识的人们,在默认的前提条件下讨论比较专业的理论问题的时候,不懂理论的普通人对他们讨论的认知,与讨论者自己对自己讨论的认知,完全是两回事。
   
   例如,最近一次发现,我们多少年关于市场经济的讨论,认为中共经济不是市场经济,结果,不懂经济知识的一般民众,接受了我们讨论的结论,但他们的认知,竟然是土共经济没有一点市场和市场经济成分。所以,当有人把不属于左右内容的许多经济问题,说成左右问题,认为存在市场经济就是右。我反驳说,即使土共文革,也并没有完全取消市场和市场经济,你能说那是右?这时候,有人就奇怪反问,那时候连母鸡自留蛋都是资本主义尾巴,怎么会还会有市场经济?
   
   事实上,自从进入文明社会,商品交易产生,世界上还没有人,有本事消灭一切市场,一切商品,一切货币。消灭市场,消灭商品,消灭货币,不过是马列毛的空想梦想和吹牛而已。这是常识。一般说来,懂理论的讨论者,事实上就是把这个常识当作讨论的默认前提。我们讨论和批评土共经济不是市场经济,只是说土共经济不是规范化的自由市场经济,而不是说土共已经消灭了一切市场和市场经济,变成纯粹的计划经济。我们只是说,土共的市场,不是规范化的自由市场,而是非规范不自由,而且国家可以任意违反市场规律,任意干预经济的非规范化的市场。而不是承认马列毛和土共有能力消灭市场经济,包括消灭市场,商品,货币和金融。而且,事实上,在一般情况下,他们仍然要借助人民币作货币,依靠人民币和市场,来发放工资,来交换和流通商品,如果没有货币和市场,土共经济仍然会停摆,会彻底崩溃。他们只能破坏自由市场,把市场变成国家干预的非规范化市场,而没有能力完全消灭市场、包括货币、金融和商品。
   
   当然,产生这类常识问题,显然应该首先是我们自己的责任,在评论土共经济问题时,只把土共无法消灭市场的常识问题当作不言而喻的前提,而没有向不懂常识的一般人,明确说明这个基本常识,以至他们产生荒唐的误解。所以,今后讨论任何问题,都必须首先界定常识性概念,告诉读者常识问题,那样,才不会产生误解。
   
   再举一个例子:前一段时间,本人评论贸易战问题,有人就不断用市场经济市场和金融杠杆,来反对和批评我的意见,甚至用市场和金融杠杆,来否定我说的会计学常识问题。我不断向他解释许多常识问题,中美贸易战是国家力量之间的经济战,不适合市场规律,市场杠杆经济杠杆金融杠杆。由于贸易战迄今没有动用国家力量没收对方财产,所以它们仍然服从于会计学常识,但不服从于市场规律、市场杠杆、金融杠杆。而且,土共经济,也不是规范化的自由市场经济,而是国家严重控制和干预的经济,本身就不是完全服从市场规律、市场杠杆金融杠杆。
   
   例如,中国严重的贿赂经济,就有它自己的独特规律,比较服从极权专制独裁规律,以及违法黑经济或地下经济的许多规律,服从非法专制的权力杠杆,与完全的市场经济市场规律,以及经济杠杆金融杠杆,就有很大距离。
   
   实际上,现代经济,不仅贸易战是国家行为,不是市场经济,而且,现代经济,无论是(国家)社会主义因素,还是国家资本主义因素,都是国家调控经济的行为,而不是完全的自由市场行为。现代经济,既不可能是完全的计划经济,也不可能是完全的自由市场经济。现代经济,计划和市场,是互补的,互相配合的。美国是自由市场经济,但国家仍然有相当庞大的经济计划,有联准会利用金融杠杆调控全国经济。这都是国家资本主义因素。
   
   这些,都应该是现代经济的常识,可是,这种常识,在中国,先被洋垃圾马列主义教条所否定,后被引进的洋垃圾新自由主义的教条从相反的角度所否定。而美国,由于经济决定论新自由主义教条,人们往往也不懂这些常识。这个批评我的朋友,显然也是被新自由主义的教条所误导。结果,本来应该是普通常识的东西,在全世界都成为稀缺品。
   
   所以,本人新人本主义等一系列理论,首先往往就是纠正常识错误,然后才是研究和探讨本人完全新创的许多理论。
   
   本文论述的红纳粹黑纳粹左右派市场经济等问题,同样也是必须首先澄清常识问题。
   
   下面我汇编和修改的、本人在网上两个帖子的相关讨论。其它问题,在汇编其它问题的讨论时,再顺便说明。
   
   
   二、红纳粹黑纳粹和市场问题

   
   徐水良:建议简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土共纳粹”,但不让土共玷污我们祖国的名称,避免称为中国纳粹。几十年来,我一直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国家特色社会主义,就是国家社会主义的一种。国家社会主义简称纳粹。土共理论界全部是蠢货,非要坚持土共纳粹的称呼。而且,土共纳粹比希特勒纳粹还要坏十倍。
   
   另外,希特勒纳粹可简称黑纳粹,土共纳粹可简称红纳粹或血纳粹。希特勒纳粹标志铁黑色,简称黑纳粹,铁纳粹。土公标志血红色,可简称红纳粹,血纳粹,赤纳粹。
   
   曾节明:不准确,中共的性质是媚外虐内如满清,与纳粹的外向性质不同。
   
   徐水良:我说它比希特勒纳粹坏十倍,就包括这些内容了。
   
   新大陆人:把右派与对手黑成纳粹法西斯是白左与土共一惯的手法。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20724
   
   徐水良:社会主义是左派,国家社会主义极左,怎么会是右派?你黄左一贯肩负特别任务,吹捧希特勒黑纳粹,冒充右派,攻击污蔑你所谓的“匪区运运”真右派。你沿用斯大林把极左纳粹,与共产社会主义竞赛比赛极左,以此争取德国工人,因此与共产社会主义几乎一样极左的纳粹,说成极右,为共产国际极左开脱罪责的传统手法,胡说八道,以曲线方式,为土共红纳粹辩护。
   
   希特勒纳粹连名称,几乎都与共产国际自称社会主义、工人党、共产党的名称一样,自称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并且确实争取了绝大部分传统属于左派属于社会主义的工人阶级的支持。连德国共产党都比不过他们。但因为他没有时间和机会搞苏联那样的集体化,因此比苏联共产党右一点点而已。世界上,有这样的右派吗?如果不是老牌的德国共产党与他对立,德国纳粹也有可能就能混进共产国际,然后与斯大林争夺领导权。而且,斯大林最后还是与希特勒结盟,共同入侵波兰,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
   
   国共两党也都是左派,不是右派。国民党及到不久以前,还执行许多节制资本的社会主义政策。思想上迄今没有放弃节制资本的社会主义理论。但国民党只是一般左派,与共产党马列共产社会主义的极左,有本质区别。
   
   赛昆:从来没人说纳粹是“极左”。轮媒《九评》称之极右。
   
   徐水良:轮子懂什么?斯大林一个撒谎,所有脑残都上当而已。
   
   归去来兮:希望徐先生不要上反法人员的当。我多次在这儿给出论据,指纳粹是左派。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413140。
   
   徐水良:原来你就纳粹及墨索里尼是极左派问题早就批驳赛困了,过去没注意。
   
   (注:后面归去来兮揭露赛困捏造九评定纳粹极右,以及其他一系列谬论,进行了激烈辩论。参见: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20776
   等等)
   
   赛昆:不光“轮子”。你前帖“以名为据”更荒谬。
   
   徐水良:算了吧,你和新大陆人等早暴露了的多少次攻击污蔑本人及“匪区运运”,有用吗?我真懒得搭理你们了。
   
   新大陆人:极左会保留私有制,市场体系,耶教与国王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20728
   
   徐水良:土共也保留不少市场经济,即使文革也还有部分市场经济,那就是右派?土共也还有不少亲共宗教。也支持一些国王。柬埔寨波尔布特极左,还有西哈努克亲王。那就是右派?
   
   更何况现在土共红纳粹的私有制和市场经济比例已经大大上升,被许多学者称为权贵资本主义。
   
   曾节明:文革市场经济?老需此论夸张,彼时连母鸡自留蛋都是资本主义尾巴。
   
   徐水良:你文革还吃奶所以不懂,当时街上还有无数商店,难道不是市场?
   
   新大陆人:文革还有部分市场经济?农村自留地都收没了。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20731
   
   徐水良:算了吧,你这样肩负特殊任务的人,还要装极右。可能吗?
   
   各种各样的极左,都会因时间地点条件不同而不同,用文革极左来否定其他极左,说其他不是左更不是极左,而是极右,这种诡辩骗不了人。
   
   新大陆人:土共开的商店等于市场,别出来丢人了,笑死人啊。
   
   徐水良:由大量商店构成地方,竟然不称市场?称什么?称你家厨房?你自己无知到不知自己丢人?还是因为任务在身,不得不胡说八道攻击污蔑贬低“匪区运运”真民运,口不择言了?
   
   而且,即使文革,也有自由市场、农贸市场、菜市场、猪肉市场,集市市场,乡镇市场,城市市场,五金市场,黑市市场,白市市场,丝绸市场,粮食市场,棉花市场,小市场,大市场,外贸市场等等等等许多称呼,市场也没有绝迹。竟然有你这样故意掩盖事实胡说八道的人,才不怕说胡话出丑,坚持完成攻击“匪区运运”真民运的一贯任务,说文革完全绝对没有市场,市场经济完全绝对绝迹。
   
   告诉你,自从进入文明社会,商品交易产生,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人,有本事消灭一切市场,一切商品,一切货币。消灭市场,消灭商品,消灭货币,不过是马列毛吹牛而已。
   
   土共建政后,包括文革时,土共仍然不得不使用人民币,人民币仍然到处流动。难道人民币不是用于市场,而是用于你家厨房生火的?
   
   新大陆人:照你说的,黄俄土共的民主也是民主。
   
   徐水良:你真能为土共辩护!这里履行市场交易职能的市场,与土共完全没民主职能的假民主,是一回事?
   
   你这样理论上完全无知的带有特殊任务的伪装右派,竟然要在理论上装行家,不知天高地厚,不断贬低攻击理论上不知比你高多少等级的“匪区运运”真民运,不断攻击贬低真民运是“匪区运运”,除了你自己出丑,还能得到什么?
   
   
   三、关于左右问题

   
   新大陆人:上个图,解说一下政治与经济左右二维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