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五四」以來紅色宣傳的惡果]
徐沛文集
·因六四而反共
·以不同的方式抵抗红祸
·英雄何其多?— 林立果不是唯一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和女囚
·人各有命—也谈流亡
·一甲子红牢 四代人抗争
·没有柏林墙的冷战
·“一虎八奶”
陈独秀李大钊和鲁迅胡适等五四狂人
乃五四“新文化”及中共党文化的奠基石
·女人之见 - 挡道的鲁迅
·再别鲁迅
·不比鲁迅
·杨绛和鲁迅
·鲁迅解药
·鲁迅天敌
·主攻鲁迅
·李登辉和鲁迅
·清水君之冤、虹影之光彩与鲁迅之罪
·谁有鲁迅遗风? — 评比曹长青和高行健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
·不忘清水君等仁人志士
·女性认识—针对胡适
·就辞评委和批胡适的答复
·我看五四
·五四后果:女“性解放”
·同是三八 — 背对丁玲
·我看红色文艺及其源头
·我看五四“新青年”(从胡兰成到萧军)
·我看五四“新女性”(从张爱玲到萧红)
·我看民运
·我看政治 
·闲话左右派 — 浅析党文化 
·朱蒙与陈独秀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四」以來紅色宣傳的惡果

   三、「五四」以來紅色宣傳的惡果
   
    李大釗等通過紅色宣傳影響愛國青年,其中包括聞一多(1899-1946)。以聞一多為例可以審視「五四」以來紅色宣傳造成的後果。在地下共產黨發起的「一二九運動」與「西安事變」時,聞一多還理性地選擇支持民國政府,但在紅色宣傳的作用下,1944年,他就想加入共產黨,但中共認為他在黨外更能發揮作用,因此他加入受共產黨操縱的「中國民主民盟」並與李公僕一起充當中央委員。[36]
    聞一多在〈八年的回憶與感想〉中透露: 「抗戰對中國社會的影響,那時還不甚顯著,人們對蔣委員長的崇拜與信任,幾乎是沒有限度的。在沒有讀到史諾的《西行漫記》一類的書的時候,大家並不知道抗戰是怎樣起來的,只覺得那真是由於一個英勇剛毅的領導,對於這一個人,你除了欽佩,還有什麼話可說呢!」[37] 改變聞一多對蔣中正印象的《西行漫記》正是共產國際間諜網推出的宣傳品。[38]
    紅色宣傳品能惡化聞一多對蔣中正態度的一個因素是聞一多等都有「五四情結」[39] 。〈八年的回憶與感想〉透露:「聯大風氣開始改變,應該從三十三年算起,那一年政府改三月二十九日為青年節,引起了教授和同學們一致的憤慨。」[40] 而對聞一多本人而言1943年蔣中正發表的《中國之命運》一書「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五四給我的影響太深,《中國之命運》公開的向五四宣戰,我是無論如何受不了的」[41]。而流亡德國的湖南人陳嘉遠(1932-2018)卻因小學畢業後,在父親的講解下讀過《中国之命运》,深受啟發,即使後來身陷匪区,也不为紅色宣傳所动,1950年企圖投奔臺灣,可惜未能如願。


   
    1946年7月11日,李公樸在雲南被暗殺。兩天後在兩千公里外的延安,中共就在《解放日報》上用標題為〈反動派恐怖行動變本加厲,李公樸先生在昆明遇害〉的宣傳稿指控「李公僕,前晚在昆明突遭國民黨特務暗殺殞命」,而《人民日報》則直接在標題上誣衊〈蔣介石加緊法西斯恐怖,國特殺死李公僕〉。四天後,在西南聯大舉辦的追悼會上,聞一多則聲情並茂地痛斥「反動派暗殺了李先生」,當天下午聞一多本人亦被槍殺。這就是讓民國政府大失民心的又一事件「李闻惨案」。
   
    聞一多的激憤言論被潛伏西南聯大的地下共產黨員何麗芳等製作成〈最后一次讲演〉,在聞一多名下發表,變成打擊民國政府的重磅炸彈;大陸淪陷後,又被中共加工成給初中生洗腦的紅色教材。原來的版本中有下麵這段話:「現在司徒雷登出任美駐華大使。司徒雷登是中國人民的朋友〔中略〕從前在北平時,也常見面。他是一位和藹可親的學者,是真正知道中國人民的要求的,這不是說司徒雷登有三頭六臂,能替中國人民解決一切,而是說美國人民的輿論抬頭,美國才有這轉變。」[42] 這段話似乎無意中透露,聞一多當時在為改變輿論而戰。
    大陸學者楊奎松已證實蔣中正並非「李聞慘案」的幕後主使者,相反,蔣中正早在1946年3月中旬就專門告誡國民黨人:「完全依賴既得的政權和武力來解決一切問題,是最卑劣的手段」並諄諄教誨:「不要只在形式上和別人鬥爭,應該忍耐沉著,不動如山,埋頭苦乾,在政治建設上表現我們的成績和力量」 [43] 。但「李聞慘案」發生後,立即被中共各路人馬利用來詆毀以蔣中正為首的國民黨,通過宣傳達到「輿論抬頭」,壓制美國政府支援中華民國行憲。[44]
    而獨立學者林輝則在還原歷史系列中指出原中共地下黨員,後在大陸當教授的朱傑勤曾向其偷渡到香港的學生張君達透露,是中共策劃了「李聞慘案」,因為「只有暗殺受大學生愛戴崇拜的民主學者,方可營造恐怖氣氛,掀起群眾的衝動情緒,激發全國青年的反抗思想,而且還可離間國府與美國的關係,影響美國對華政策,促成美國減少對國府的經濟與軍事援助」。[45]
   
    聞一多等試圖影響並確實受到影響的司徒雷登在1949年8月18日就被毛澤東謾罵為「美國侵略政策徹底失敗的象徵」。 而聞一多則是這篇標題為〈別了,司徒雷登〉的罵文讚美的對象:「許多曾經是自由主義者或民主個人主義者的人們,在美國帝國主義者及其走狗國民黨反動派面前站起來了。聞一多拍案而起,橫眉怒對國民黨的手槍,寧可倒下去,不願屈服」。[46]
    《巨流河》的作者齊邦媛(1924-)在抗戰中就讀大學,親歷共產黨領導的學運,她的回憶錄中有個章節就叫〈學潮〉,裏面專門評介聞一多及其影響。她寫道:「我記得常聽父親說,一個知識分子,二十歲以前從未迷上共產主義是缺少熱情,二十歲以後去做共產黨員是幼稚。我常想聞一多四十五歲才讀共產制度(不是主義)的書,就相信推翻國民黨政權換了共產黨可以救中國,他那兩年激烈的改朝換代的言論怎麼可能出自一個中年教授的冷靜判斷?而我們那一代青年,在苦難八年後彈痕未修的各個城市受他激昂慷慨的喊叫的號召,遊行,不上課,不許自由思想,幾乎完全荒廢學業,大多數淪入各種仇恨運動,終至文革……。身為青年偶像的他,曾經想到衝動激情的後果嗎?」聞一多通過五四運動感染紅色病菌,再在紅色宣傳的強化下發作,於是聞一多也像李大釗一樣投身赤潮,充當烈士。齊邦媛證實:「聞一多之死成了全國學潮的策動力量,對延安的中共而言,他的助力勝過千軍萬馬,對於中國的命運更有長遠的影響。因爲他所影響的是知識分子對政治的態度」[48]。換言之,中共利用聞一多及其慘死達到了騙取民心尤其是知識分子支持的作用。
   
    盡管臺灣像大陸各省一樣被赤潮滲透,但退守臺灣的中華民國各界要員吸取大陸淪陷的教訓,嚴懲共諜,甚至槍斃拒絕悔過自新的共產黨員比如潛伏臺大的許強(1913-1950),以防臺灣被中共侵吞。[49]
   
   
   四、「五四」與「六四」本質的區別
   
    自從共產勢力借「五四運動」以「外爭國權,內懲國賊」的愛國主義開始滲透中華民國後,「五四」就一直是中共意識形態的組成部分,這也形象地表現在中共在大陸顛覆中華民國後,於紅都北京天安門廣場樹立的人民英雄紀念碑。該碑由八幅漢白玉浮雕組成,其中之一的主題就是「五四運動」。
   
    八九學運爆發後,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借「五四」70週年之際發表〈在建設和改革的新時代進一步發揚五四精神〉的講話,全文在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刊載。趙紫陽算中共的開明派,但他的講話依然充滿共產黨八股,居然宣稱「中國的建設、改革、民主、科學,離開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就會成為泡影」,而八九一代匯聚在天安門廣場,正是因為他們已經發現中共說一套,做一套,剝奪了人權與自由,他們不可能像趙紫陽期望地那樣「理解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歷史必然性」[50]。
   
    從小就被迫接受共產黨洗腦的八九一代在六四屠殺前既沒擺脫共產黨的思維模式,也沒跳出共產黨的紅色術語,不僅合唱紅歌,紀念「五四」,還推出〈新五四宣言〉[51],其中表示:
   「這次學運的目的只有一個,即:高舉民主科學大旗,把人民從封建思想的束縛中解放出來,促進自由、人權、法制建設,促進現代化建設。為此,我們促請政府加快政治經濟體制改革的步伐,採取切實措施,保障憲法賦予人民的各項權利,實現新聞法,允許民間辦報,鏟除『官倒』,加強廉政建設,重視教育,重視知識,科學立國,我們的思想與政府並不矛盾,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實現中國的現代化」。
    該宣言還認為八九學運「是繼『五四』以來最大規模的學生愛國民主運動,是『五四』運動的繼續和發展,是史無前例,極其成功的……學運的勝利是民主運動的勝利,是全體人民的勝利,是『五四』精神的勝利。」
    宣言作者不知「五四運動」前中國人尤其是大學生享有人權與自由,擁有自己的各種組織,可以出版各種刊物。正是「五四運動」為共產勢力侵蝕中國開創了紅色通道。「五四運動」是李大釗、陳獨秀等投身國際共運的資本,從此共產國際開始利用李大釗、陳獨秀等五四狂人赤化中國。而六四屠殺促使更多人看穿共產黨的騙局,開始像上當受騙的王若望一樣覺醒,投身以結束共產暴政,復興中華民國為宗旨的民主運動。
   
    中共至今紀念「五四運動」,現任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也借「五四運動」100週年在中共的「人民大會堂」發表長篇講話,連標題長達7572 字符。[52]
    習近平宣稱「五四運動」為「偉大愛國革命運動」,「偉大社會革命運動」,「偉大思想啟蒙運動和新文化運動」。中共一直讚頌「五四」,原因就在於「五四運動」確實「促進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促進了馬克思主義同中國工人運動的結合,為中國共產黨成立做了思想上幹部上的準備」,是赤化中國的運動!這篇講話也透露愛國主義是「五四運動」的核心,而共產黨正是利用愛國心與民族情混淆視聽,欺騙世人。現在習近平依然打著愛國主義的幌子要求大陸青年「樹立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努力學習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雖然大陸的馬克思主義信仰者也難免被中共打壓,因為中共不在乎什麼信仰,只想管天管地管一切。
    與此同時,中共一直不敢正視勇於在共產極權暴政下齊聲高呼「還我人權」的八九學生。「六四」被中共按需要稱為「動亂」、「暴亂」、「政治風波」,無論如何,只要與「六四」相關的字詞都成為中共在互聯網屏蔽的敏感詞。因紀念「六四」而被捕的大陸人在過去三十年層出不窮。六四屠殺的受害者家屬不僅被禁止哀悼死者,還因此遭受迫害。即使是當年支持鄧小平屠殺的中共前總理李鵬,也被禁止出版涉及「六四」的日記。
   
    總而言之,「六四」是大陸民眾在中共篡政40年後,群起向共產黨討還自由的開端,而「五四」則是共產勢力侵蝕臺海兩岸的開始。八九一代雖然從小被共產黨灌輸「五四」引進的紅色謊言,但六四屠殺前八九參與者連蛋砸毛像都不允許,秉持和平理性非暴力,與五四青年大相逕庭。倒是「二二八」參與者在被國軍鎮壓前在地下共產黨員的鼓動下打砸搶燒,不會日語與閩南話的男女老幼都可能被暴打甚至被打死。「五四」以愛國為由抗日排日,而「二二八」則以自治為由抗華排華,國籍與省籍像階級一樣是共產勢力用來製造爭端,鼓動鬥爭的伎倆。
(2019/09/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