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因「六四」反省「五四」及其影響]
徐沛文集
·因六四而反共
·以不同的方式抵抗红祸
·英雄何其多?— 林立果不是唯一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和女囚
·人各有命—也谈流亡
·一甲子红牢 四代人抗争
·没有柏林墙的冷战
·“一虎八奶”
陈独秀李大钊和鲁迅胡适等五四狂人
乃五四“新文化”及中共党文化的奠基石
·女人之见 - 挡道的鲁迅
·再别鲁迅
·不比鲁迅
·杨绛和鲁迅
·鲁迅解药
·鲁迅天敌
·主攻鲁迅
·李登辉和鲁迅
·清水君之冤、虹影之光彩与鲁迅之罪
·谁有鲁迅遗风? — 评比曹长青和高行健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
·不忘清水君等仁人志士
·女性认识—针对胡适
·就辞评委和批胡适的答复
·我看五四
·五四后果:女“性解放”
·同是三八 — 背对丁玲
·我看红色文艺及其源头
·我看五四“新青年”(从胡兰成到萧军)
·我看五四“新女性”(从张爱玲到萧红)
·我看民运
·我看政治 
·闲话左右派 — 浅析党文化 
·朱蒙与陈独秀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六四」反省「五四」及其影響

第一章
   
   
   一、六四屠殺引發共產陣營崩潰
   

    1989年4月15日,被迫離職的中共總書記胡耀邦辭世,引發共黨在中國大陸篡政後最大的和平抗爭,波及全球,僅北京就有高達百萬人參加遊行。面對強大的民意,以鄧小平為首的匪幫拒絕接替胡耀邦任中共總書記的趙紫陽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處理問題,卻調動19支部隊進京,用坦克與達姆彈鎮壓和平請願,死傷無數,是謂六四屠殺。[7]
    共產黨在大陸顛覆中華民國後,一直在利用國家機器濫殺無辜,可是因為共產黨封鎖信息,善於宣傳,外界難以獲知共產罪行。筆者出國前在四川生活近23年,從未獲知共產大躍進及其相關政策餓死上千萬四川居民,史無前例。[8] 中華民國對共產罪惡的指控非但沒有誇大其詞,而是因為中共對內操控一切並滲透外界還不夠全面與準確。
    唯獨六四屠殺除外,因1989年5月亞洲開發銀行理事會會議首次在北京舉行與戈巴契夫訪華,大批海外記者聚集北京,得以把八九民運即時向全世界播報。八九民運的學生領袖之一,《六四日記》作者封從德一再強調:「八九民運之和平,古今中外皆罕見甚至空前絕後——數百城市、N多次百萬人大遊行而不砸一塊玻璃,甚至小偷宣佈罷偷,未見它例。即便這樣,共黨照樣集結二十餘萬野戰軍殺向首都北京」[9]。
    六四屠殺成為全球數十億電視觀眾看到的現場報導,引發全球反響,成為國際性的集體記憶。2019年4月28日,六四幸存者,現在美國的李俊披露他去香柏河(Cedar River)畔的「全美捷克和斯洛伐克博物馆」參觀展览「革命1989:撼动共产主义的一年」(Revolution 1989: The Year That Shook Communism),該展覽「主题虽然是东欧,但是不可避免地涉及中国三十年前的大屠杀」[10]。
    以鄧小平為首的匪共用野戰軍屠殺和平民眾保住了在大陸的紅色政權,卻引發以蘇聯為首的紅色陣營隨之崩潰。六四屠殺喚起更多大陸人與共黨決裂,甚至輾轉來到臺灣比如曾為共產黨顛覆中華民國赴湯蹈火的阮銘(1931-)。
   
    六四屠殺是1960年前後出生的大陸人(八九一代)認識共產黨的起步。正是六四屠殺促使筆者在內的大陸人識破共產黨原來是狼外婆,真正的祖國是中華民國,要被解放的不是臺灣而是大陸淪陷區,鄧麗君就是關心大陸,支持用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臺灣人或曰中華民國人。
    六四屠殺引發第一次退黨潮,十年後共產黨對以「真善忍」為宗旨的法輪功信眾的迫害導致更多大陸人認識到共產黨的邪惡並唾棄之。[11]
    1996年,中共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政治制度研究室副研究員陳小雅因在臺灣發表《天安門之變——八九民運史》被解職;在「六四」30週年前已被限制出境。而更多大陸人因「六四」與共黨決裂後流亡海外,其中包括曾屬大陸特權階層的王若望(1918-2001)與高爾品(1947-)。1994年,高爾品利用到加拿大多倫多大學訪問的機會將自己秘密研究的思想成果帶出大陸並於1999年在美國以辛灝年之名發表《谁是新中国:中國現代史辨》。作者詳盡地論證是接受斯大林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分裂了中華民國,制造了两个中国,而中華民國才是真正的新中國。在互聯網時代,海內外華人可以聚集在美國出版的《黃花崗》,為在大陸解體共產暴政,復興中華民國而各自奉獻。
   
   
   二、國共兩黨本質的區別
   
   
    以鄧小平為首的匪共用六四屠殺保住了在大陸的極權暴政,但促使更多人得以認清共產黨的邪惡本質。不過大陸人無論是誰,無論發表什麼,依然不能逾越共產黨的紅線。1996年大陸學者李玉貞(1937-)在臺灣發表專著《孫中山與共產國際》,披露許多重要事實,但她畢竟身在中共體制內,不可能不聽從共產黨的領導,站在共產黨的立場解讀史實。
   
   2012年,李玉貞在大陸發表《國民黨與共產國際》,她的研究成果可以證明孫文及其三民主義與企圖用蘇式社會主義赤化全球的列寧南轅北轍。以孫文為首的國民黨領袖明確反對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1923年1月26日,孫文於內憂外患中,在拒絕共產黨與蘇維埃制度的前提下,為了實現三民主義,簽署「孫文越飛宣言」,決定「聯俄容共」[34]。「聯俄容共」是為了實現三民主義採取的手段,目的是為了消除障礙比如北洋政府。
    以孫文為首的國民黨人雖然為了實現三民主義不擇手段,但不曾想到要利用他人尤其是學生來達到自己的目的,因為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在1923年如此指責國民黨:「很可以舉許多例來指出國民黨在學生會、商會和別種團體對列強屈辱中國做示威運動的時候,沒有能在其中指導和促進。無怪乎五四運動的學生把國民黨忘掉,去年北京雙十節紀念在中央公園開會,學生工人到者數千人,連創造民國的國民黨的名字也沒有提起。國民黨所以不能得五四學生運動的領袖,不是沒有理由的」[33]。
    1923年8月,孫文派蔣中正率團訪蘇三個多月。敗退臺灣後蔣中正痛定思痛,1956年發表《蘇俄在中國-中國與俄共三十年經歷紀要》,其中第二章第七節〈我的遊俄觀感〉中就已認識到:「蘇維埃政治制度乃是專制和恐怖的組織,與我們中國國民黨的三民主義的政治制度,是根本不能相容的。關於此點,如我不親自訪俄,決不是在國內想像所能及的。」[12] 九十六年後,審視國共兩黨的歷史,筆者斷定國民黨以三民主義為政治綱領無可非議。孫文不僅把美國總統林肯的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譯為「民有、民治、民享」,還明確指出這就是他追求的「民族」、「民權」、「民生」主義。[13]
    1924年2月17日,孫文則在民族主義第四講中明確表示「馬克斯主義不是真共產主義」[14]。推崇孫文並以他為國父的中華民國本質上與馬克斯主義背道而馳,可惜因為孫文被迫聯俄容共,導致國民黨從此被共產黨滲透,最終大陸淪陷,殃及臺灣。
    為了堅持三民主義,孫文敢於反對援助他的蘇俄,認同彈劾共產黨的张继(1882—1947)提出「革命黨人應有自尊精神。以俄為摯友則可,以俄為宗主則不可」[15] 。而中共在斯大林死前,唯蘇俄馬首是瞻。
    李玉貞無法認識國共兩黨本质的區別,以所謂的党派利益抹杀國民黨的理想和实践,把國民黨與共產黨混為一談。孫文創黨是為了實現三民主義,也即為國為民,黨派利益從一開始就在國家人民利益之下,國民黨入黨誓詞堪稱為國為民奮鬥之宣言。真正的國民黨黨員應該像陳立夫兄弟一樣勇於為國為民奉獻甚至犧牲自己與黨派利益,可惜他們無法阻止共產走卒潛伏在中華民國尤其是國民黨,製造事端,禍國殃民。
    只要比較國民黨與共產黨的入黨誓詞,就可辨別孰是孰非。國民黨的誓言既遵守天理人倫又愛國愛民;而共產黨一再變更其誓詞,在抗日戰爭時期,中共入黨誓詞卻隻字不提「抗日」,只要求黨員發誓「不怕困難,不怕犧牲,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到底。」[16]
    國民黨向共產黨學習「監視」和「鎮壓異見」等手段,目的也是為了實現三民主義。只有擺脫共黨箝制的學者比如流亡臺灣的大陸人李明才能認識到民国大陆史「有两条主要的线,一、就是『临时约法』所开的法统与『袁记法统』之争,是民主宪政和开明专制之争,二、与军阀割据之争。护国、护法、国民革命皆由此而来」。國民黨及其創建的中華民國接收臺灣與在臺灣的統治模式與此密切相關,不能忽視。
   
    孫文珍惜自己民族的文化,反對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可惜「聯俄容共」好比引狼(共產黨)入室(國民黨),養虎為患,導致中華民國在大陸淪陷,臺灣也跟著遭殃。所謂的「國共合作」實質是以孫文為首的國民黨人為了實現三民主義被迫與共產國際勢力鬥智鬥勇,無奈追求民族獨立的國民黨最終不敵投靠國際恐怖組織的中國共產黨。
   
    與聽命於莫斯科的中共不同,國民黨突破重重阻力在大陸通過軍政,實行訓政,籌備憲政。1936年,國民黨主導的中央政府就公布「中華民國憲法草案」(五五憲草),組織選舉「制憲國民大會代表」。以蔣中正為首的國民政府慘勝日本後,試圖完成既定目標:結束訓政,走向憲政,還政於民。即使在中共的阻攔下,國民政府依然於1946年召開首次「制憲國民代表大會」,臺灣代表依法參加。1947年元旦,正式公佈憲法,定12月25日為憲法實行日期,中華民國正式進入基於三民主義的民主共和國憲政時期。全國包括臺灣開始致力於實行憲政。因此,以蔣中正為首的民國政府與中國國民黨面對毛澤東詆毀蔣中正1945年8月14日發布的《告全國同胞書》,把重慶談判當緩兵之計,依靠斯大林的支持,不遵守《國民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也即雙十協定),繼續企圖顛覆中華民國,只能被迫奮起反抗,捍衛辛亥革命果實。[17] 明明是毛澤東禍國殃民,但中共卻用宣傳污蔑以蔣中正為首的民選政府發動「內戰」。[35]
    「國共內戰」不是內戰,而是以國民黨為首的各政黨各民族各地區反對國際共產勢力的正邪大戰,持續至今,臺灣也未能倖免,雖然形式不同,就像臺海兩岸都在紀念「五四」100週年,但著重點不同一樣。而「五四運動」不僅為共產國際在中國成立支部提供了社會基礎,也將打砸搶燒等犯罪行為史無前例地在愛國主義的旗幟下政治化。李大釗等發動「五四運動」的方式堪稱赤潮滲透中華民國的模式,特此簡評,不僅僅是因為「二二八」與「六四」都受其影響。
   
   
   三、「五四運動」開啟赤化機制
   
    在列寧1919年3月成立共產國際前,就有俄共(布)党员鲍立维以教俄語為掩護從海参崴到北京從事赤化活動。鲍立维不僅通過教職與北大教授李大釗(1889-1927)取得聯繫,還赤化了在天津北洋大學就讀的張太雷(1898-1927)等青年學生。[18]
   
    李大釗1918年就在陳獨秀(1879-1942)創辦的《新青年》上發表〈庶民的勝利〉與〈Bolshevism的勝利〉,聲稱Bolshevism的戰爭,「是階級戰爭,是合世界無產庶民對於世界資本家的戰爭。……這是二十世紀世界革命的新信條」[19]。李大釗還想當然地宣稱:「由今以後,到處所見的,都是Bolshevism戰勝的旗。到處所聞的,都是Bolshevism的凱歌的聲。人道的警鐘響了!自由的曙光現了!試看將來的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20] 李大釗一廂情願地把鼓動「階級戰爭」的「Bolshevism」美化成「人道的警鐘」與「自由的曙光」,奮不顧身地投入國際共運,利用愛國心與民族情誤導他人尤其是青年學生,赤化中文世界。[21]
    1988年中共刊物《黨史研究與教學》就曾發文論證〈五四運動的總司令應是李大釗〉 [22] ,此前因毛澤東在中共「七大」預備會上的報告中稱陳獨秀是五四運動的總司令,無人敢有異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