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推廣為蘇聯宣傳的魯迅]
徐沛文集
·朱蒙与陈独秀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推廣為蘇聯宣傳的魯迅

   八、
   
   從查到的資料來看陳儀堪稱與魯迅意氣相投,精神相同,雖然魯迅在背後對他惡語相向。伍國在〈陳儀與魯迅的交往初探〉[25]一文中披露1926年12月24日魯迅在致許廣平的信中說:「陳儀獨立是不確的,廿二日被繳械了,此人真無用。」其時陳儀因主張與北伐的國民革命軍合作,被孫傳芳解職,擁有兵權的陳儀沒有反抗。1927年12月4日,陳儀登門拜訪10月剛由廣州定居上海的魯迅。陳儀的養女陳文瑛在回憶先父的文章中說兩人的「交往持續了三十年之久」, 且「兩人時有書信往來,或登門晤談 。」
   
   伍國通過查閱魯迅1912年至1930年的日記證實陳文瑛的回憶,並表示:「關於陳儀的記載共18處,其中提及陳儀訪問魯迅6次,魯迅往訪陳儀1次,魯迅致信和寄書陳儀6次,陳儀致信魯迅4次,最後一次提到陳儀是在1930年7月13日的日記中,魯迅把有陳儀的合影復制贈送許壽裳」。


   
   伍國還在魯迅日記中查到1928年陳儀赴德國考察時,特意購買了一部《哥德的書信與日記》,歸國後於當年12月10日親自面贈魯迅。
   
   魯迅日記自1930年後不再提到陳儀,但當1933年夏,魯迅的紅顏知己許羨蘇的哥哥許欽文(1897-1984)因「窩藏共黨」、「組織共黨」被捕後,魯迅於同年8月20日致許壽裳信,想托陳儀設法營救,問道:「但未知公俠有法可想否?」其時陳儀擔任國民政府軍政部政務次長。1982年,许钦文在《卖文六十年有感》中表示:「生我者父母,教我者鲁迅先生也,从牢狱中救我出虎口者亦鲁迅先生也。鲁迅先生对我的恩情永远说不尽。」許欽文是被魯迅赤化的五四新青年,中共篡奪大陸政權後,他從一名潛伏中學的教師被提拔為浙江省文化局副局长,兼任省文联副主席。許欽文也是大陸眾多靠謳歌魯迅,美化魯迅為生的共產奴才。
   
   魯迅去見馬克思時,陳儀在福建省任主席。《陳儀軍政生涯》中寫道:「獲許廣平電告後,陳儀十分悲痛,當即電告蔣介石,提議為魯迅舉行隆重國葬」。當共產國際間諜合夥推出為蘇聯宣傳的《魯迅全集》後,陳儀「當即托人購得數套,分送福建各圖書館和主要學校,要各校選擇魯迅文章作為教材,弘揚精神,激勵後進。在自己家裏,陳儀一直將《魯迅全集》擺放在書櫥的顯著位置,並不時取閱」。[26] 魯迅逝世後,許壽裳為設立魯迅「紀念文學獎金」一事於1937年1月致函時任福建省主席的陳儀,陳儀在回函中說,「豫才兄事,即微兄言,弟亦拳拳在念。」隨後的文學基金募捐活動從27人處共募集1455元,其中陳儀一人的捐贈就達1000元。
   
   1936年,共產黨及其地下組織利用魯迅之死打著悼念魯迅的名義進行紅色宣傳。共產黨員方海春在其領導茅盾的安排下,著手為魯迅立傳,最後於1942年以筆名欧阳凡海發表其宣傳品《魯迅的書》。[27]另一共產喉舌曹聚仁也著有《魯迅年譜》等紅色宣傳品,其中一部透露:「那時,陳儀任福建省主席,他有一天,在書房中和我閑談,我看見他的書架上擺著一部整整齊齊的魯迅全集。陳氏對我說,『你不知道嗎?魯迅是我的老朋友。』」[28]
   
   上述史實,尤其是陳儀親自推廣為蘇聯宣傳的魯迅,說明陳儀是位沒有道德根基的機會主義者,否則,就不會被五四以來興起的赤潮裹挾。
   
   此文摘錄自http://xu-pei.hxwk.org/2019/08/27/以「二二八」與「六四」為例探討臺海兩岸的異同/
(2019/09/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