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葛敬恩(1889-1979)撒謊與謝娥(1918-1995)遭殃]
徐沛文集
·女人之见 - 挡道的鲁迅
·再别鲁迅
·不比鲁迅
·杨绛和鲁迅
·鲁迅解药
·鲁迅天敌
·主攻鲁迅
·李登辉和鲁迅
·清水君之冤、虹影之光彩与鲁迅之罪
·谁有鲁迅遗风? — 评比曹长青和高行健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
·不忘清水君等仁人志士
·女性认识—针对胡适
·就辞评委和批胡适的答复
·我看五四
·五四后果:女“性解放”
·同是三八 — 背对丁玲
·我看红色文艺及其源头
·我看五四“新青年”(从胡兰成到萧军)
·我看五四“新女性”(从张爱玲到萧红)
·我看民运
·我看政治 
·闲话左右派 — 浅析党文化 
·朱蒙与陈独秀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葛敬恩(1889-1979)撒謊與謝娥(1918-1995)遭殃

   六、葛敬恩(1889-1979)撒謊與謝娥(1918-1995)遭殃
   
    司馬嘯青在上述專著中指控陳儀等「上下交征利」,終至民怨沸騰引爆二二八事件。針對的首要人物是長官公署祕書長與主任葛敬恩。葛氏帶領由47名成員組成的「前進指揮所」搭乘美國專機於1945年10月5日最先代表中華民國抵達臺北。
   
   司馬嘯青認定葛氏把「前進指揮所」演變成「錢進指揮所」,其中「葛敬恩的女婿李卓芝,任臺灣紙業公司總經理,任內曾標賣上千萬元的多架大機器,暗中再以40萬台幣買下其中一架,後改調專賣局台北市分局長,貪污事被揭發」[21] 。但是葛敬恩的兒子,當時也隨父到臺的葛天惠六十年後在美國接受採訪時否認李卓芝是葛敬恩的女婿。[22] 無論葛敬恩與兒女以及兩位弟弟等親屬是否貪腐,「牽親引戚」到臺是事實,難免令人詬病。筆者在此只想以葛敬恩為例說明陳儀政府被紅色滲透的程度。


   
   1949年8月,葛敬恩與在上海的國民黨立法委員50餘人聯名通電宣告擁共。中共建國後被委任為第四屆全國人大代表,第四、五屆全國政協委員。
   
   葛天惠在專訪透露「葛敬恩與蔣介石、陳儀交情深遠」,因為蔣中正義兄黃郛(1880-1936)是葛天惠的表姐夫。 1924年,陳儀被軍閥孫傳芳任命為師長後,「便拉日本陸軍大學的同窗葛敬恩來當參謀長」,葛敬恩因黃郛投奔國民革命後,「當上了北伐軍總部參謀處長」,促使陳儀接受蔣中正的委任。
     
    黃郛建議蔣中正離俄清共,而葛敬恩卻像陳儀一樣親共,專訪透露:當蔣中正圍剿聽命於莫斯科的江西蘇區時,因動用空軍去剿蘇聯支持的共匪。「我爸爸很生氣,批評蔣介石,蔣也生了氣」,導致葛敬恩被捕,可是在他母親營救下,他父親在半年後獲釋。
   
    而被稱為「獨裁者」的蔣中正非但沒有阻止陳儀任用抵制剿共的葛敬恩,而且還放任陳儀到臺繼續施行在福建已遭致抵制的計劃經濟等左傾政策。陳儀在重用抵制剿共的葛敬恩之際,排斥認同中華民國的丘念臺等臺籍菁英,讓無數臺灣人包括國民黨人因陳儀以及二二八而失去對中華民國尤其是國民黨的信任。
   
    葛天惠表示,二二八時他「沒聽說共產黨,他們在臺灣力量並不強大,像謝雪紅是後來我在大陸聽說的」。這恰巧說明共產黨的地下工作者善於偽裝,當事人往往被蒙在鼓裏。共產國際以外國人與留學生滲透臺海兩岸,通過印刷刊物興辦學校包括讀書會從思想入手,赤化民眾尤其是青年世代,連陳儀與葛敬恩等中華民國政要,都被迷惑到親共通共的地步。
   
    4月22日,蔣中正主持行政院例會,撤消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依照《省政府組織法》改製。5月16日正式建立臺灣省政府。丘念臺等臺籍人士在省政府高層占四分之一。
   
    二二八的親歷者葛天惠在專訪中承認陳儀「手下有些是共產黨的人,鼓動他「和平起義」,於是陳儀居然就背信棄義,賣國投共,雖然他深得蔣中正信任。葛天惠的專訪也再次證明,共產黨一貫打著和平的旗號,混淆視聽,暗渡陳倉。
   
    陳儀雖因通匪被民國政府槍決,但他沒有被剝奪尊嚴,還算落得好死,而親共的葛敬恩淪為共產黨的花瓶,雖身為政協委員和人大代表,可是「文革」中在劫難逃,被抄家四次,賴活到91歲。
   
    陳儀未能任命許壽裳出任臺大校長,但「在沈仲九的運籌帷幄下」,陸志鴻出任臺大校長,「從文學院長錢歌川、法學院長陳世鴻、農學院長王益滔、史學系主任凃序瑄、哲學系主任范壽康等,皆係因行政長官公署之關係而任命者」,遭撤廢的編譯館,從館長許壽裳,到編纂楊雲萍……等,都轉進台大任教。[21] 這也從另一個角度證明臺大最遲從1945年就被紅色滲透。
   
    司馬嘯青認為「228事件的引爆點是:民眾抗議遊行到公署(今行政院)前,遭軍警當場開槍,死2人,數傷人,可是葛氏卻文過飾非,輕描淡寫成「兵民受傷各一」。陳翠蓮在〈長官公署開槍事件〉一節中也指証葛氏撒謊,時任臺灣國大代表的女醫生謝娥因為聽信葛氏的不實之詞呼籲民眾冷靜,反而遭致暴民搗毀她開設的醫院。陳翠蓮證實抗議人群遊行到公署前就已開始打砸搶燒,還毆斃兩位專賣局分局職員。當時在長官公署的鄭士榕在回憶中表示陳儀本準備對群眾講話,「方欲步向陽台之際,忽聞兩聲槍響」,事後鄭士榕下樓查看獲知有人企圖搶槍,導致衛隊長開槍示警,引發槍戰,五人傷亡,六人被捕。 此種說法也與當時身在長官公署的葛氏不符,鄭士榕證實陳儀「嚴令軍警不准開槍」,反駁請願民眾被機關槍掃射,鄭士榕認為,因謝娥曾說「未聞機關槍聲」遭來暴民,「自此無人再敢質疑公署衛兵以機關槍掃射請願民眾之說,中外輿論遂據以作為政府殘民的佐證了」[23]。
   
   林秋敏在專文〈謝娥在臺灣政壇的崛起與退出(1946-1949)〉披露「謝娥在臺北帝大醫學部服務時,正好院方聘請徐征開設非正式講座的中國語文課程,謝娥即隨徐征學習魯迅、巴金、老舍等人的作品」。也就是說,徐征(1909-1947)在日本殖民臺灣時期就已被共產黨派到臺灣,借教中文之機用紅色讀物赤化抗日學生,1944 年遭人告密,與謝娥、郭琇琮等人被日方逮捕,直到戰爭結束才出獄。
   
   徐征在陳儀3月13日呈報蔣中正的「辦理人犯姓名調查表」上名列20人中的第二,王添燈位於榜首。[24] 3月15日被捕,後被軍法處決,留下妻子與四個年幼的兒女,他們的故事令人同情,但徐征在臺灣的所作所為都與共產烈士一致。陳立夫參與制訂的〈處理臺灣事件辦法〉明確表示:「除共黨煽惑暴動者外,一律從寬免究。」
   
   
   此文摘錄自http://xu-pei.hxwk.org/2019/08/27/以「二二八」與「六四」為例探討臺海兩岸的異同/
(2019/09/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