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從禍閩到投共]
徐沛文集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從禍閩到投共

   五、
   
    以陳儀為首的福建省政府推行統制經濟的結果導致「民窮、財盡、兵弱、官貪」[17] 沈仲九在福建起就替陳儀招募了「許多左派人士」[17]。
   
    南洋華僑陳嘉庚目睹家鄉人民在陳儀的統制經濟下「貨物『平時商家自行雇運三四天可到者,統制機關代運六十天尚未交到』〔中略〕福州通往蒼前山有一閩江大橋,統制運輸後,很多百姓跳江自殺,不到一年就有900多具屍體被撈起」。[18]


   
    陳嘉庚分別給蔣中正和陳儀寫信,「懇請『迅速下令撤銷統制,免貧苦人民數十百萬人,飢餓疾病死亡之慘』。陳儀的答復是:『戰爭時代運輸必須政府統制,此乃各國通例,唯不識政治之人故有反對。』蔣則回電曰:『閩省田賦系中央意旨。閩事可電我知,切勿外揚』。於是陳嘉庚「行走福建各地,每到一處就大聲疾呼,號召各地的商會、同鄉會一起抗爭。陳儀暗令福建媒體絕不能刊登陳嘉庚的言論,陳嘉庚就自費印刷了『陳儀禍閩』的罪狀在東南和西南各省廣為散發。回到南洋後,他又將罪狀裝訂成冊,印刷上千份投遞到國內政界各要人、各省主席、各戰區司令長官以及南洋各報館、福建同鄉會手上。」
   
    最後是時任民國政府主席的林森促使「行政院提案討論,國民參政會也有議員簽名提案,院會組成一個五人委員會到福建調查。4月,日軍進攻福建長樂,陳儀不戰而逃,福州很快淪陷,蔣介石不得不免了陳儀的省政府主席一職」。換言之,陳儀因得到蔣中正信任,出任國民政府要員,卻在思想上,人事上與經濟上都與共產黨無別,好在中華民國還有自由,只要有勇氣行動,就能敦促政府予以抵制。陳儀禍閩導致陳嘉庚等愛國愛民的華僑在共產黨的國際宣傳與自我包裝下,轉而支持割據延安的共產黨。
   
    1943年開羅宣言發表,因宣言規定,日本戰敗投降後,需將滿州、臺灣及澎湖列島歸還中國,國民政府於1944年10月成立「臺灣調查委員會」,陳儀依然被蔣中正信任,被委任為主委,沈仲久等為委員,預備接收臺灣。 如果沈仲九為陳儀草擬「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組織條例」,獨創「行政長官制」屬實[19],那麼,這顯然利於陳儀不僅繼續實行在福建省實驗失敗的統制經濟,還照樣任用赤化份子。
   
    正是陳儀實行統制經濟,才可能導致其親信葛敬恩們私相授受,給共諜可乘之機。不過共諜確實防不勝防。日本宣告投降之後,楊肇嘉在上海組成「臺灣旅滬同鄉會」,也免不了被共產地下黨員李偉光操控,讓該協會淪為掩護共諜進出臺灣的工具。[20]
    陳儀在臺執政不到一年楊肇嘉等在上海聯絡六個團體,於1946年7月18日向國民政府等中央機構請願。可惜其時國民政府因共產黨抵制行憲並擴充地盤被迫應戰,無暇他顧,但楊肇嘉可以在南京召開記者會,請願消息見報,從此得罪陳儀,招來上述幕僚報復。
    1947年3月11日,楊肇嘉搭機返臺調查二二八,但因陳儀嚴密監控,無法與外界接觸。次日,搭原機返回南京。1947年12月,楊肇嘉才得以攜家回到臺灣。
   
    司馬嘯青披露:「反蔣勢力的代表人物宋慶齡」參與於1948年元旦在香港成立「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民革),約半年後,陳儀主持浙政。「在胡允恭與鄭文蔚(陳儀的親信,曾在臺灣任《中外日報》社長、臺灣紙業總經理)居間穿針引線下」,民革中央常務委員會委員陳銘樞現身杭州,民革主席李濟深「則有策動反蔣的信函」。司馬嘯青不知宋慶齡是共產國際的間諜,以她為首的共產國際間諜網從1927年就聽命於蘇聯,為了顛覆中華民國,製造了各種事端。為了混淆視聽,他們以中華民國的捍衛者蔣中正為頭號敵人,進行抹黑宣傳與策反工作。可惜中共的紅色宣傳至今有效,尤其是對沒遭受紅禍的臺灣人,容易把共產黨的罪惡算在國民黨的頭上,把正邪之爭視為黨派或派系鬥爭。
   
    從鄭文蔚後來發表的〈陳儀之死〉來看,鄭文蔚也聽命於共產黨。陳儀卻「指派鄭氏出任江山縣縣長」。換言之,效力於莫斯科的宋慶齡出面「組成反蔣的聯合陣線」,此陣線還包括1947年成立「孫文主義革命同盟」。陳儀加入其中,因此可以說,通過陳儀,共產黨在滲透臺灣後也滲透浙江。
   
    而浙江大學從一二九運動起就被共產黨滲透,時任浙大校長竺可楨就是國民政府為平息學運選用的受共產黨操縱的氣象學者。「在臺灣228事件爆發前夕,2月15日,該校學生自治會發表宣言,要求停止內戰,從此有如燎原的野火,燃遍全中國各大學。同年稍後的5月20日,京滬杭蘇各主要大學學生更齊集南京,發起三反:反饑餓、反內戰、反迫害;三要:要民主、要自由、要吃飯的示威運動。」[16] 可惜陳儀在遭遇二二八暴動後,依然不明白共產黨如何利用學運,混淆視聽。他到浙江掌權後,立即應竺可楨的要求,保釋因爲共產黨效力而被捕的浙大學生。
   
    司馬嘯青還披露:省府相關人員經常出入浙大教授嚴仁賡宅邸,因為可以收聽到延安發出的消息。1948年底,中共發布了「國民黨43名頭等戰犯通緝令」,各省主席大都名列其上,只有陳儀是「漏網之魚」。第2天,他的親信錢履周就此向他報告,未料陳儀自己從抽屜裡拿出1份抄本,對錢氏說:「我已知道了,這件事可能鬧出問題來。有我的名字對我反而有利哩」!錢履周也是從福建起就開始為陳儀工作,在臺灣被任命为臺湾救济分署署长,在浙江支持陳儀投共。他沒有遭到國民政府懲罰,但1957年就被共產黨打成右派,遭受22年迫害,也算是善惡必報。
   
   此文摘錄自http://xu-pei.hxwk.org/2019/08/27/以「二二八」與「六四」為例探討臺海兩岸的異同/
(2019/09/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