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生命禅院
[主页]->[宗教信仰]->[生命禅院]->[生命禅院关于安乐死的观点和态度]
生命禅院
·这是一场文明与野蛮的较量(二)/雪峰
·这是一场文明与野蛮的较量(四)/雪峰
·这是一场文明与野蛮的较量(五)/雪峰
·这是一场文明与野蛮的较量(六)/雪峰
·给三分院兄弟姐妹们的公开信/雪峰
·给三分院驻地村委会李副主任的公开信/雪峰
·十万火急/雪峰
·生命禅院十万火急通告/雪峰
·生命禅院非暴力不合作内容/雪峰
·被迫撤离三分院后末尾的点滴(1)
·被迫撤离三分院后末尾的点滴(2)
·Action against the Four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 is Starting/Xuefen
·The Full Story of the Second Home Event
·The Disbandment Measure to the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the Second Home
·International Help for the Second Home
·哭泣的小草 坚韧的小草/雪峰
·在三分院拍到一些照片/地祖草
·在三分院拍到的一些照片/神仙草
·第二家园中受惊的孩子们
·160条人命(老人孩子)谁来为我们赶走强权和野蛮的侵犯
·中央政府若再不出面 恐怕要出人命/雪峰
·我被暴力了/连心草
·继殴打事件案发后的又一次恶劣断水
·神功草宣言
·致中国公民们的公开信/雪峰
·坚决反对以自杀方式维护家园/雪峰
·第二家园遭遇的系列迫害已构成刑事犯罪
·笑纳八面来风/秋实草
·坚守文明就是守道/恒德草
·党恩党情永难忘/珠峰草
·你 永不枯萎/智师草
·生死存亡,人类希望/智师草
·苍天啊小草向您倾诉/恒德草
·生死边缘我的立场和表态/悠缘草
·破坏升级!法律的权威在哪里/悠缘草
·致生命绿洲四分院所在地的村民们/雪峰
·生命禅院楚雄三分院被非法侵占全过程图解/逸仙草
·第二家园成员遭遇的系列迫害已构成侵犯人权犯罪
·活下来的禅院草不要忘了楚雄欠的债/雪峰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恒德草
·文明社区遭不测 呼吁中央政府来解决/苍茫草
·第二家园成员遭遇的迫害已构成故意伤害罪
·家园兄弟姐妹在迫害中成长/雪峰
·雪峰昨夜得一梦/雪峰
·12月5日暴徒骚扰四分院事件
·无我无相 走向涅槃/雪峰
·我的公开信——致所有我有缘相逢过的人/凤性草
·生命禅院破坏家庭了吗/雪峰
·性命攸关的请求和呼吁
·对生命禅院第二家园的欲加之名何患无辞
·致临沧市临翔区森林公安/雪峰
·祈愿上帝给家园恩赐几位善于外交的禅院草/雪峰
·三分院非暴力不合作实况报道后记/神功草
·友好的协谈/恒德草
·生命禅院的二十六个不动摇/雪峰
·毛主席的这些教导应当牢记/雪峰
·向地方政府道歉 请政府给我们指一条路/雪峰
·危机时期对家园的任何帮助弥足珍贵/雪峰
·中华民族难道不愿有位大思想家吗/悠缘草
·日本木之花代表Michiyo与雪峰交流及四分院生活照/同心草
·风物长宜放眼量/雪峰
·通告:接受政府指令 解散生命绿洲/雪峰
·解散家园步骤/雪峰
·希望政府千万不要逼得太急/雪峰
·请家园每一位陈述解散家园后的困难/雪峰
·政府不讲信用 欺人太甚/雪峰
·谨防地方政府阴谋/雪峰
·庄严宣告:生命绿洲不解散了/雪峰
·试问云南地方政府九个问题/雪峰
·致楚雄市原三分院房东的公开信/雪峰
·现阶段中国可否局部实行共产主义/雪峰
·我们不要政府同情怜悯 只要宪法赋予的权利/雪峰
·云南省副省长丁绍祥与生命绿洲遭受的迫害有关/雪峰
·原形毕露后的极品下作狗急跳墙/悠缘草
·保住共产主义生态社区的价值和意义/雪峰
·邀请媒体和专家学者来体验共产主义生活/雪峰
·打压第二家园者必将成为人类的千古罪人/雪峰
·法新社记者Tom 在生命绿洲体验及与创始人雪峰交流照片
·坚信严寒过去,就是春天/秋实草
·给临沧市临翔区忙畔乡政府的请求书/雪峰
·建议把第二家园纳入临沧生态文明典范计划/雪峰
·危机面前禅院草们为什么气定神闲/雪峰
·Invit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Largest Project in Human’s History
·Invitation to the Media, Experts, and Scholars Come and Experience the
·要求楚雄市地方政府还回我们的三分院/雪峰
·金钱激励和理想激励谁更有效/雪峰
·你敢有远大理想吗/雪峰
·猪活着到底为了什么 人呢/雪峰
·建设绿色中国,已迫在眉睫/秋实草
·Contrastive Photos : Before and After the Building(1)
·Contrastive Photos : Before and After the Building(2)
·The 3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NOW)
·The 4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BEFORE)
·The 4th Branch of the Second Home(NOW)
·2014当是翻天覆地的一年/雪峰
·森林公安车辆堵塞了家园通往外界的唯一道路/悠缘草
·森林公安限制了宪法赋予我们的自由/雪峰
·读万民草《新时代赋予的机遇与挑战》感受/雪峰
·森林公安用高音大喇叭向我们做法制宣传/ 袭黛草
·迫害升级 森林公安预谋杀人/雪峰
·共产主义的优越性将无与伦比/秋实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命禅院关于安乐死的观点和态度

生命禅院关于安乐死的观点和态度

   

雪峰

   

    人活一世极不容易,能顺利走到人生尽头最后无疾而终者是少数,大多数要么夭折,要么被病痛折磨死,要么在自然灾害中丧身,要么被生活或情感所迫而自绝人生,还有在动乱和战争中被打死的,还有被饿死、渴死、热死、冻死和车祸中丧身等等,难以圆满地走到人生终点站。

   

    最理想的结束人生旅行的方式是无病无难睡在床上一觉不再醒转,还有一种方式是用“脱凡骨禅定法”,即自己决定死亡日期,然后进入禅定结束人间旅行,但这两种方式大众不好掌握,睡在床上一觉不再醒转那是需要极大福分者才能享受到的福利,而“脱凡骨禅定法”死亡方式是需要长久的修行修炼才能企及的,那么,对普通大众而言还有没有一种比较理想的死亡方式呢?

   

    有。那就是“安乐死”。

   

    对“安乐死”普通的解释是:“指对无法救治的病人停止治疗或使用药物,让病人无痛苦地死去。”

   

    生命禅院的解释是:凡不想继续人生旅行,自愿结束人生者,都应当给予“安乐死”。

   

    人应当有权利决定自己的人生道路,其实绝大多数人是被现实、环境和亲人绑架了,是被动地活着,而不是主动地活着,我们应当给予每个人有自我选择和决定自己人生的权利。

   

    凡年满十八岁者,对生活绝望了,自己愿意结束人生,就应当给予“安乐死”。不管什么情况下,只要自己还有想活下去的意愿,不管他或她多大年纪和身体状况如何,就应当给予救治,给予能量和希望,让其活下去。

   

    人活多久才够?活一百年够不够?活一千年够不够?

   

    其实,从正常情景而言,即使活一千年也是不够的,永生才是每一个人的愿望。但是,人生是一个生命在人间的短暂旅行,最终每一个人都要告别人生的,无论你多么留恋人生,告别是必然的。既然告别是必然的,那么早一点告别或迟一点告别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我们去走亲戚,去看望好友,不管关系多么亲密,不管亲戚和朋友多么喜欢你或你想在亲戚家朋友家呆多久,最终必然要离开,要告别,我们不能一入亲戚家或朋友家就长期呆下去,既然必须要告别,那就选择最合适的时机告别为好。

   

    “安乐死”不就是一种告别吗?何必非要拉住不放呢?

   

    悠然地安排好一切,体面地告别,潇洒地说一声再见,肯定好过在遗憾悔恨焦虑恐惧中不得不匆匆结束甚至来不及向牵挂的人们道一声珍重而终结人生。

   

    当然,生命禅院的这种“安乐死”观点绝大多数的人是不会同意的,只有那些处在极度绝望中的人们才会欣喜地接受。有人会问,“难道看着一个十九岁身体健康风华正茂意识清晰前程似锦的人要求“安乐死”就能给他实施“安乐死”吗?“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这是很残忍的!”

   

    当然,会有很多人认为实施“安乐死”除了本人自愿,还必须要有亲人们同意签字,否则就是谋杀。

   

    且慢,请问,全球每年有约一百万人自杀,自杀者的亲人们谁同意并签字然后他或她才自杀的?没有吧?那么,自己愿意“安乐死”干嘛还要别人同意呢?只有经过亲人们的同意才自杀,那还能自杀吗?

   

    当然,这种“安乐死”需要立法,需要有一个《全民公约》,否则,难以实施,也不能实施。

   

    我想说的是,我们难以想象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生活在极度的痛苦和绝望之中,有好多人已经觉得“活腻了”,已经活得不耐烦了,但是因为他们被绑架了,所以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活着。还有一些人,若继续活下去,只有痛苦和折磨,比如长期躺在病床上难以医治和无法医治的人,更需要由他们自己决定是否愿意接受“安乐死”。这根本不需要亲人们的同意,现在科技发达,完全可以把自己的意愿和话语进行摄像录像保存下来,也就是说,任何一位自愿接受“安乐死”的人,必须要在没有任何压迫和逼迫及绑架的情形下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并将其一切摄录下来,没有这个录像,绝不能实施“安乐死”。

   

    有年轻人愿意“安乐死”,他的亲人们会说“你太自私”。

   

    请问,到底谁更自私?是愿意“安乐死”的年轻人更自私?还是他的亲人们更自私?

   

    其实,我想过,假如由生命禅院来实施“安乐死”,实施“临终关怀”,那么,想自杀的人至少有一半会放弃自杀念头的,每年会解救五十万人。

   

    顺便在此提及一下,“安乐死”后的人按照《生命禅院殡葬制》安排处理为佳。

   

    天下的事,越是放开,事情越容易越简单,越是紧缩,事情越困难越复杂。

   

    2019-08-26

(2019/09/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