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儒眼】马帮成立以来,很多精英为之服务;四九立国之后,境内精英无不入其囊中。不过,入其囊中的精英,绝大多数是三无牌,随波逐流不入流,邪命恶令无不从。极少数二三流人物,仿佛具臣,逆天弑民,亦不从也。真正的第一流、超一流人物,以道事君,只事有道之君,绝不会助纣为虐。纵因故偶入马圈,必能及时脱离。

   【击蒙】认为马主义、社会主义、公有制理论先进,是一大误会。不仅北化派,一些西化派也有此误会,认为马学实践灾难,是因为理论超前。殊不知,马主义、社会主义、公有制在理论上就极其反常反动,反道德和政治之常,反历史和社会而动。马学马制不适合现在也不适合未来,不适合任何时代,任何时代实践起来都是灾难。

   【东海律】无论正邪善恶,任何人物和势力,只要利用邪恶,必被邪恶要挟。邪恶与邪恶之间最能相互勾结利用,也最能相互要挟、危害和自相残杀。凶手最容易被帮凶要挟,帮凶最容易被凶手灭口。邪恶之间,包括人与人、人与组织、组织与组织之间,都不可能真正团结和谐友好,根源在此。

   【教育】儒家教育,一是真理教育,先知觉后知,先觉觉后觉;二是君子教育,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这就意味着,教育者必须具备文化、道德双重资格。没文化和文化立场非正确者,缺德者,道德标准非正常、政治标准非正义者,都不配从事教育工作。而马帮特权阶级中,很多人连做小学生乃至做人的资格都已丧失。它们办教育,必是负教育;办孔子学院,是对孔子最大的羞辱。

   【东海律】何谓善良,不作恶是必须的,但仅此是不够的。善良的底线是不助恶。支持、拥护、帮助两极主义,又是最大的助恶帮凶。两极主义是极权主义与极端主义的统称。以任何言论、行为和形式帮助两极主义,都是对社会的作恶,对良知的犯罪,都有相应的恶果和恶报。

   【启蒙】儒家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两者都不明性与天道,都是昧于宇宙生命本质的现象主义。物质和意识都是道体所现之象。儒佛道所悟虽然不同,但都于道有得,都不是唯心主义。夷儒佛道为唯心主义,是马家的浅陋缺智,不学无术。物眼看世界,焉能识道心哉。

   【人生】马帮人大多是现象主义者,一根筋人士。曾有体制内人说我危险,我反告诫,你们中很多人更危险。略微提示一点:东海十几年(这是当时的话,于今二十余年矣)始终逢凶化吉,有惊无险,这意味着什么,昭示这什么,还不够明白吗?天道无言而昭昭也。对方似懂非懂,半醒不醒。物人迟钝,终究难醒。

   【后极权】后极权时期,有法未必依,无法未必行,规则之外有潜规则,法律之上有特权。特权有大小,特权之大者又变动不居。故很多事情都处于“不一定”状态。这才是可怕的,让所有人包括特权阶级都没有安全感。例如,同样偷税漏税,同样贪污腐败,同样反马反毛,性质程度一样,但是否惩罚,如何惩罚,则因人而异,因地制宜,不可逆料。

   【东海曰】杂时代龙蛇混杂鱼目混珠,有两种人特别受蛇鱼的欢迎:一种人不相信龙珠的存在,认为天下乌鸦一般黑,世上无非蛇与鱼;一种人不辨龙蛇与目珠,甚至错认龙珠为蛇目。其实,龙蛇混杂、鱼目混珠乃是人世常态。据乱世也有龙珠,升平世也有蛇鱼。区别在于,据乱世是蛇鱼得势,升平世是龙珠在上。

   【东海曰】一些明白人忽然变成糊涂蛋,一些聪明人忽然傻气腾腾起来,很有可能是装傻。装傻本来是一种小聪明,但装傻装久了,会变成真傻。要装傻,就要不断说傻话做傻事发傻气,时间久了,智力会逐渐衰退甚至崩溃。同样,有些人本来不坏,但为了适应环境装坏人,慢慢就弄假成真,真的变成坏蛋了。

   【制度】制度有高低、优劣、正邪、善恶之别。同为礼制,公天下的禅让制优于家天下的世袭制。同为民主制,美国优于俄国。同为家天下,儒家正善,法家邪恶。暴秦和长毛的君主制是古典极权主义,纳粹和苏俄的党主制是现代极权主义,都是恶制。在暴秦、长毛、纳粹、苏俄的制度框架内,纵有正人善人也无能为力,任何好的政策措施都改变不了暴政的性质。

   【东海曰】任何事物的变化,都逃不脱量变质变规律。量变不足,质变无法成功,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积就是量变的过程。量变充足,质变难以抗拒,恶积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罪恶积累到一定程度,就无法掩盖、赎救,所谓恶贯满盈,天毕其命。一根稻草可以压垮骆驼,就是这个规律在起作用。

   【考题】有文章指出:《这才是中美两国的根本不同——一个层层向上负责,一个层层向下负责》。然哉,这正是极权与自由两种政治、党主与民主两种制度的本质区别。儒家则主张双重负责:既层层向下负责,又层层向上负责。到了最高元首,同样要双重负责:敬天是对天道负责,保民对人民负责。如何把这个理念体现和落实到制度中去,是历史交给新王道事业追求者的一大考题。

   【信邪】两极势力确然擅于忽悠欺骗,但纯粹的骗子是成不了气候的。尤其是在两极势力成长和成功初期,不少人有其信仰的真诚,或真诚信仰真主,或真诚信仰唯物主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当然,信邪的真诚,与正信的真诚、良知的真诚是两回事。换言之,这些邪说信仰者,在忽悠别人之前,自己就已被忽悠了。自欺欺人,此之谓也。等到两极分子都成了纯粹的骗子,其欺骗性就会迅速衰退丧失,意味着两极势力魂飞魄散,命不久矣。

   【两极】论欺骗性、恐怖性和危害性,两极势力远远大于一般黑社会和恶势力,因为有歪理邪说作为思想武装;两极分子远远高于一般骗子和暴徒,因为它们是有信仰有文化的暴徒和有武力支持的骗子。

   【功罪】洪杨帮杀人如麻,曾国藩大开杀戒。都是杀人如麻,性质截然不同。洪杨帮是集极权主义、极端主义、民粹主义于一体的邪恶恐怖势力。其杀人是草菅良民之命,对抗正义之师,丧心病狂,罪不容诛。曾国藩杀人,是吊民伐罪,以戈止武,义杀义战,功在人民,利在国家。

   【功罪】清朝严重偏离中道和民本原则,但毕竟是以儒立国和治国的王朝。在其与儒为敌、蜕化为一家一族小朝廷之前,其上层建筑与儒家文化、政府利益与人民利益不乏一致性。曾国藩剿灭洪杨,维护清朝,与维护人民、保卫道统方向一致。而洪杨帮,不仅是清朝之敌,也是儒家之敌,人民之敌。

   【有感】当你见多了毛左,就会对马右产生好感;当你见多了马列派,就会对西化派产生好感;当你见多了反儒派,见到任何儒生都会感到亲切,哪怕还没入门,哪怕是伪装的。2019、9、1余东海于广西南宁

(2019/09/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